第212章 第一次交锋!斗争起!(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哥说这句话时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十分不合群的人。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蹙了蹙眉,然后道:“看你们这个架势,应该是有重要的人来咱们这里了吧?”

她把手下的骑士都派出去了,老爷子自从赫连域出事之后也就没上过朝,所以对于皇城中的情报,总是会慢上一步。

“当然啊!”小哥一瞪眼,“你难道不知道这件事情吗?”

她知道个屁!

她天天在阵殿学习灵阵,然后晚上的时候去趟朱雀皇宫,她又没有长一百只手,哪里忙的过来那么多事情。

卿云歌无语,然后接着问:“是什么人?”

嘴上这样问着,她心里已经有了隐隐的猜测。

“一看你就是新来的,不知道皇城的情况。”小哥一看就是个很健谈的人,他口若悬河,吐沫横飞,“你不知道吧?咱们朱雀国的皇帝前些日子病了,然后……”

卿云歌看着滔滔不绝的小哥,眼角一抽,然后身子又是一隐,走到了角落里。

这人实在是太能说了……

她还是自己看吧。

就在卿云歌刚刚抬起头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阵骚动。

先是“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下一秒,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支军队的装扮十分奇怪,因为骑在马上的那群人全身都笼罩在盔甲里,连脸都没有露出来,一个头盔将模样完好地掩饰住。

军队足有六百人,整齐而庄重。

而在军队的中间,是一台轿辇,由四个穿着甲胄的人抬起。

轻纱从轿子的顶处垂落,薄而透,可以刚好看到里面的人影。

而在看到轿子里的人时,卿云歌的双眸瞬间眯起,瞳底逐渐被冷意所占据。

轿子里坐着一个少女,她的肌肤苍白无比,几近透明,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手腕上的青筋血管。

她看起来很是柔弱,一双眼眸似寒潭清澈。

她目光平视着前方,连一点余光都没有施舍给周围的人,傲慢骄傲,如同女皇莅临。

更让人惊讶的是,少女整个人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她出现的时候,周围原本就低的温度刹那间又降了几分。

卿云歌微微偏头,便看到有些围观的百姓,开始打起了哆嗦。

实力很高。

这是她给这个少女的第一个评价。

玄力为冰属性。

这是她第二个发现。

卿云歌眸色深了深,目光凝重起来。

这个时候出现这么一个少女,那么她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

轿子里的人,正是她一直等待的……赫连笙离!

而被军队围在中央的赫连笙离似乎感受到了卿云歌的目光,她的头终于转了一下,然后就和那双玫瑰紫瞳直直地对上了。

卿云歌也抬着头,和赫连笙离对视着,她脸上没有一丝波动,在看到少女转过来的时候,甚至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了。

赫连笙离的目光顿了一下,然后旋即移开。

移开的时候,能清晰地听到“啪——”的一声响,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深深地掰断了。

这声响惊醒了围观的百姓,他们有些惶恐地抬起头来,看着轿子中的少女,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而只有卿云歌知道,方才她和赫连笙离的那一场对视,就是她们第一次较量。

不过很可惜的是,这位公主……似乎心智并不怎么坚强啊。

否则不会在她的注视下,强行扭头。

最起码,不也得和她玩两下?

可是赫连笙离,似乎连和她玩的胆量都没有。

卿云歌微微眯着眼,接着打量着赫连笙离,目光意味深长。

坐在轿子里的赫连笙离却是因为方才那一眼对视,整个衣襟都被汗水打湿了。

她在那双玫瑰紫色的双瞳中看到了惊天的杀意,那杀意尽数朝她袭来,震得她差点从轿子上栽下去。

直到现在,赫连笙离的心还扑通扑通地跳着,白皙的额头上也是一片热汗。

她刚才几乎以为自己看见了……恶魔,那种感觉,她不想再承受第二次。

赫连笙离的神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双手也开始兽化。

这就是她这一次的对手?

似乎有些超出她的预料了。

卿云歌注意着赫连笙离的一举一动,自然也看到了她手上不正常的变化。

白色的绒毛?

事出反常必有妖。

刹那间,卿云歌的脑子在高速运转着,然后她想到了一个让她有些惊异的可能性。

难道赫连笙离一直没有回朱雀国,就是因为她在梦玉染那里,进行着半兽人的实验?

除了这个,卿云歌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解释赫连笙离的变化。

这倒是出乎她意料了。

没想到赫连笙离和梦玉染还有一腿,幸好十大玄法世家是不能插手世俗皇朝的事情的,否则以她目前的实力对上梦家,只能是两败俱伤。

而这些军队……

卿云歌的目光微微一扫,她敏锐地发现,那些人的眼睛都很无神。

难不成……这些人也是半兽人?

而且是被摧毁了神智的半兽人?

想到这里,卿云歌的目光微微一沉,看来,她需要先让赫连知杳动手了。

沉思中的卿云歌并没有看见,军队里有一个人的双眸中有着挣扎的神色,但仅仅只是片刻,很快,也就变回了呆滞。

……

赫连笙离归来的消息是今天一大早传来的,本来只有几个大臣们知晓此事,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皇城里近一半人都知道了。

而百姓们又喜欢看热闹,他们很好奇这位神秘的四公主,到底她有着什么样的能力,能被立为下一任储君。

如今一看,确实不同凡响,但看着阵势,就要甩出其他几个皇族人老远。

军队走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已经离开了街道。

百姓们又驻足了一会儿,便三三两两地散开了。

……

皇宫。

夜素玉听到自己最宝贵的女儿回来之后,喜极而泣,她连忙出了凤仪宫,亲自去接赫连笙离。

“阿离……”在看到纯白色的少女时,夜素玉的眼圈瞬间红了,“你终于回来了。”

“母后。”赫连笙离的声音也有些哽咽,她上前一步,猛地将女人抱在了怀里,“阿离好想你。”

“我的阿离受苦了。”夜素玉一脸慈爱,双眸柔情似水,她摸着少女的头,“现在回来了,没事了,母后一直都在。”

夜素玉对赫连笙离和赫连盛的态度完全不同。

一个和蔼,一个严厉。

一个可以撑着十几年都不放弃,一个只要出现失败的地方就可以随手丢弃。

“母后,我离开的这段日子,您没有受什么苦吧?”赫连笙离轻声问道,“如果有,说出来,我会帮您的。”

闻言,夜素玉沉默了一下,旋即苦笑一声:“只要你能好好的,母后再累再苦也值。”

她这个女儿,果然是随了她,是她的骄傲啊。

不像那个废太子,一点用处都没有。

要不是赫连盛跟她的阿离也有半点血缘关系,他的血对阿离有用,她早就把这个不成器的儿子给杀掉了。

毕竟赫连盛……可是她的耻辱。

夜素玉的双眸中渐渐浮起了一丝冷意,那是对赫连域刻骨的恨。

“母后?”赫连笙离察觉到了女人的不对劲,她担忧地唤了一句,“您没事吧?”

“母后没事。”夜素玉这才回过神来,她敛去眼中的冷色,然后笑道,“阿离这一次回来,就可以继位了吧?”

这几天可是让她气坏了。

明明她的女儿才是下一任国君,那两个老不死的非要让赫连瑞把持朝政,简直就是不把她这个皇后放在眼里。

夜素玉在心中冷冷一笑,都是快入土的人了,还天天想着权势,也不看看有没有那个命来享用。

“这件事情母后不必急。”赫连笙离微微一笑,“继位是迟早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

顿了顿,她眸中划过一丝杀意:“是肃清朝廷,然后拔除那些有反叛之心的人。”

“阿离?”夜素玉惊讶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你要做什么?”

“母后,如果我想坐上这个皇位,首先我们要除掉的,就是赫连知杳和赫连瑞两姐弟。”赫连笙离淡淡地说道,“现在父皇病重,已经管不了事情了,趁着这个时候,刚好把其他人全部杀掉。”

“有道理。”夜素玉点点头,欣慰道,“阿离,你不愧是我的女儿,行事跟我一样狠辣。”

“除掉这两个人之后,我还要灭的……”赫连笙离宠辱不惊道,“就是卿家和兰家了。”

萧家离的太远,管辖着南淮城那个不大不小的地方,对她来说也造不成什么威胁。

只要把兰家除掉,整个朱雀国的命脉,都会在他手里。

至于卿家……赫连笙离微微眯起眼,作为让她沉睡了十几年的罪魁祸首,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然而这个时候,赫连笙离并不知道,就算她想要放过卿家,卿云歌也绝对不会放过赫连皇族。

她们注定……是死敌。

“兰家?”闻言,夜素玉震惊出声,“阿离,兰家可是在十大玄法世家之中有着排名的,我就算拿出我暗中全部势力,也动不了啊。”

“母后,这个你可以放心。”赫连笙离唇线上挑,“我此次回来,带了一支特殊的军队,别说兰家了,就算踏平整个四洲界,也不在话下。”

梦玉染送给她的那批半兽人,其实力全部在冥阶以上,有五分之一都已经到了灵阶。

而四国的骑士军中,哪怕是最强的夜影军,其平均实力也不过是魂阶九段。

何况,兰家最有威胁的老祖宗已经死了。

现在的兰家,不足为惧。

“阿离……”然而,夜素玉并没有放松下来,她欲言又止,“对付兰家,母后不拦着你。”

顿了顿,她的声音凝重道:“但是你想对付卿家,母后不建议你去做。”

“为什么?!”赫连笙离的声音一下子就提高了,“如果不是因为当初那个女人,母后你怎么会被父皇那样对待?”

“如果不是因为卿家,我怎么会失去了女儿最好的年华?”

少女的面容忽然狰狞起来,她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母后,你居然不让我去对付卿家?难道你已经忘了我们这些年是怎么过得了吗?”

随着这句话的吐出,周围的温度猛地下降了。

霎时,地面上就结了一层薄冰。

夜素玉只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她睁大着眼睛,肌肤很快就被冻裂了。

她突然感觉她不认识自己的女儿了,这样的感觉让她十分的陌生。

处于发狂状态的赫连笙离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双眸恢复了清明,而温度也随着她的回神,渐渐回升。

夜素玉一个支撑不住,就倒在了地上,她被冻得牙齿咯吱咯吱的响。

“母后!”赫连笙离微微一惊,然后立马俯身,抬手按住了女人的后背。

直到她将女人体内的寒气全部吸收了后,夜素玉才好受了许多。

“阿离,刚才……”

“是我失态了,母后。”赫连笙离瞬间收敛了身体里所有的气息,她眸中掠过一丝疑惑,“母后,您能给我说,为什么不让我对付卿家吗?”

她并不想让她的母亲知道她变成了不人不兽的东西,那样夜素玉一定会很伤心的。

“那个时候你刚出生没多久,不知道这件事情。”夜素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卿家的背后,有一个很厉害的人,那个人在十五年前,几乎灭掉了整个赫连皇族。”

听到这句话,赫连笙离猛地抬起头来。

“就连赫连皇族的老祖宗们都死掉了。”夜素玉缓缓地打了一个寒战,“那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阿离,我比你还恨卿家,可是有着那个人,我们根本无法对卿家动手啊!”

血债血还!

她不想为了一个卿家,搭上她自己的命。

“还有这种事情?”闻言,赫连笙离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难道这个仇就报不了了吗?”

“我不知道。”夜素玉摇了摇头,“但是我可以确定,那个人现在就在朱雀国,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对卿家出手。”

赫连笙离沉默了,半晌,她才开口:“母后,这件事情,恕我不能答应你。”

“阿离!”夜素玉的声音严厉起来,“你不要任性妄为!”

“我今天回来的时候,碰见了那个女人的女儿。”赫连笙离眸中带着一丝回忆之色,“我虽然只跟她对视了一眼,但我却知道,我们两个人之中……”

“到最后,只能活下来一个!”

夜素玉悚然一惊。

“母后。”她忽然笑了一下,“卿家我可以不灭,但是卿云歌……我必杀无疑。”

声音蓦然转冷:“我和她之间,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战斗!”

……

赫连笙离归来之后,就以雷霆手段,将赫连知杳和赫连瑞囚禁了。

此事传遍了整个皇城,百姓们虽然震惊,但不敢发一言。

幸好,赫连知杳早就有警惕心,在被抓之前,她就已经办好了卿云歌交给她的事情。

赫连笙离并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他们动手,因为赫连知杳的背后,还有着白虎国,她必须先把朱雀国安定下来,才能对白虎国发起进攻。

她与夜将臣约定好了,在二十三日,一起对其余两国宣战。

赫连笙离已经预想到了天下二分的场景,一定是别样的壮阔。

既然她答应了夜素玉不会动卿家,那么就只好从兰家下手了。

赫连笙离也想到,她该如何去对付卿云歌了。

……

卿云歌在赫连笙离回来的时候,就立马加强了卿家的防守。

海鸣天和封伦二人还没有带着骑士们回来,她这个时候,不能主动出击。

现在,血焱军已经到了赫连笙离的手中,仅仅靠着风彻军,是远远不够的。

卿云歌思考良久,她准备再去和兰停云做个交易。

兰家不问国事,也不关心谁做皇帝,是一个很好的合作对象。

然而,就在卿云歌准备去找兰停云的时候,她收到了一封信。

上面只写了一句话,字体飘逸飞舞,但却透着嗜血的冷意。

“兰停云在我手中,若想救他,一个人来皇宫禁地。”

------题外话------

明天……应该能写到*部分,写不到就是后天咳咳。

然后一大群反派和渣渣要凉凉。

艾玛看在我加字数的份上,快点用票票来砸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