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赫连域之死,加冕!(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你怎么……”兰停云的表情头一次出现了龟裂,他怔怔地看着红裙少女,嘴唇蠕动着,半天都没有说出来一句话。

卿云歌在空中虚握了一下,然后凤璃剑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她歪了一下头后,才上前一步,将锁着兰停云的铁链尽数砍断。

没有了铁链的束缚,兰停云虚弱的身子顿时有些不稳,但他还是强撑住了,没让自己倒下。

也多亏他的体质并不弱,否则可能根本受不住这些酷刑。

他咳嗽了一下,扶着墙,才缓缓道:“多谢卿姑娘救命之恩了。”

“不用谢,我其实没想救你。”卿云歌双眸扫视了一下,然后递过去一颗丹药给他,“你我的交易还没有结束,兰少主若是死了,我可就没处找第二个人了。”

不得不说,事情果然如同她所料进行着。

自然,她不会为了兰停云以身涉险,但是这个人,她还是要救的。

卿云歌早就能猜出,以赫连笙离的性子,在听到她说了那么一番话之后,必然会大发雷霆。

而赫连笙离要是想平复这番怒气,一定会将它撒到兰停云的身上。

所以她只要跟着那个太监进宫去,就能得知兰停云的位置所在。

很简单的事情,不需要怎么动闹,就能成功。

第二次交锋,依然是卿云歌完胜。

但是卿云歌也没料到竟然真的这么简单,她现在已经失了和赫连笙离周旋的兴趣。

看似心狠手辣、实力高超的一个人,终究不过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对比她这个活了两世的怪物,其手段还真的是远远不够看。

卿云歌高估赫连笙离了。

“呵……”兰停云微微苦笑,他将那颗丹药吃进去后,道,“卿姑娘还是同以前一样。”

心中刚刚腾起的那抹情愫,眨眼间又消失不见。

“兰少主,你还能走么?”卿云歌瞅了一眼兰停云,神色有些凝重。

她刚才在进来的时候听到了,赫连笙离废了兰停云的经脉,这就相当于,他的一身修为也不复存在了。

果然不愧是夜素玉的女儿,一出手便是这般狠辣。

卿云歌目前还没有那个本事,去将一个人的经脉重塑。

“尚好。”兰停云吃下补玄丹之后,感觉自己的力气恢复了一些,他摇了摇头,“我还没有那么虚弱。”

“兰少主先委屈一下。”卿云歌将凤璃剑收起后,然后双手抓住兰停云的肩膀,身形猛地一动。

眨眼间,便掠出了数十米。

地牢内所有人都已经被卿云歌给干掉了,直到出去,也没有人拦他们。

赫连笙离很自负,她根本也没有派几个半兽人来这里,因为她相信兰停云根本不会逃出她的手掌心。

因为卿云歌的速度很快,兰停云的五脏六腑差点没有受住。

眼见着他又要吐血,卿云歌迅速在他周身的几大要脉处点了几下,锁住了他的伤势,然后又从七玄空间中拿出了一枚圆形的果子。

“这是……”看到那枚果子,兰停云的目光微微一动,“紫霜果?”

紫霜果是一种天才地宝,可以提升修为,也可以恢复伤势。

“对咯,不愧是兰少主,见多识广。”卿云歌直接将紫霜果递给了他,“不过这果子对我没什么用,就先便宜你了。”

“多谢。”兰停云并没有推辞,他接过之后,沉吟了一下,道,“赫连笙离的实力很强。”

“我知道。”卿云歌点了点头,“她现在已经不是人类了。”

转化为半兽人之后,实力都会出现暴涨。

元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与之结合的玄兽越强,实力也会暴涨的越多

不过……也不知道白家的人有没有将白陌尘救回来。

卿云歌虽然对白陌尘没有任何感觉,但也不希望他变成那种不人不兽的东西。

“不是人类?”兰停云的眸色微微一深,“你意思是,她现在是半兽人?”

回想起昨夜赫连笙离那双跟某种玄兽十分相像的手,让他想到了一种很久远的生物。

“猜得不错。”卿云歌有些意外地看了兰停云一眼,“你应该已经和她交过手了。”

“卿姑娘,我知道你现在的修为已经远远高出了我。”兰停云吃完了紫霜果后,身体果然好受了许多,他低声道,“但是你千万不要和赫连笙离碰上,因为我能感觉到,她的修为,绝对不会在灵阶之下。”

“这件事情就不劳烦兰少主操心了。”卿云歌轻轻一笑,“兰少主还是好好养伤吧。”

“卿姑娘……”兰停云的神色骤然一变,他想要说些什么,然后突然感觉脖颈间一痛,紧接着眼前一黑,便没了意识。

卿云歌没想这个时候把兰停云弄晕的,但是她发现似乎有人往这边赶来了,还是得尽快把这位少主送回兰家去。

“小九,来。”她吹了个口哨,把在七玄空间呢玩耍的不死鸟叫了出来,“有事你要忙了。”

听到这句话,还在追着剑灵后屁股跑的某只不死鸟顿时眼睛一亮,它又吐出了一口火,才高高兴兴地飞了出来。

“嗷嗷,娘亲!”小九扑腾着翅膀,兴奋地直叫,“什么事呀?”

“把这个人驮回到兰家去。”卿云歌指了指地上的兰停云,“就在那个方向,你把它送进去就可以了。”

“嗷!可是我只想驮娘亲啊。”小九不高兴了。

卿云歌正准备再说点什么让这只小宝宝听话,然后便看见小九蹭蹭蹭地爬到了兰停云的身边,然后伸出翅膀戳了戳躺在他。

下一秒,小九的双眸浮现出一丝喜悦,嗷嗷叫道:“诶,娘亲,他长得还不错诶,我驮我驮!”

卿云歌:“……”

她是真的忘了她家小九一直喜欢美色。

目送着小九和兰停云双双离去之后,卿云歌再度隐匿了身形。

她并不想让兰停云知道她还有一只不死鸟,于是只好委屈一下他,让他晕过去了。

而与此同时,赫连笙离正在凤仪宫中,和夜素玉在一起。

“阿离,我听说你跟玄武国的新皇有关系?”夜素玉迟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关系好么?”

“夜将臣?”赫连笙离有些讶异,但她还是回答道,“也没什么关系,不过是他和我有合作,谈不上好不好。”

她和夜将臣到现在都没有见过面,唯一的交流,也不过是几次飞鸽传书罢了。

“呼……那就好。”夜素玉似乎松了一口气,然后眸中的挣扎之色也尽数转化成了坚定。

“母后,怎么了?”赫连笙离不解,“你为什么这么问。”

“阿离,如果母后说,你的父亲其实不是……”夜素玉咬了咬牙,然后准备把事情全部托盘而出。

然而就在她即将说出真相的时候,一个侍卫忽然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对着赫连笙离下跪行礼道:“太女殿下,皇后娘娘。”

夜素玉立马停住了,她冷冷地看了一眼地上的人,怒斥:“哪里来的狗奴才,不知道进来的时候要禀报吗?!”

“母后,别生气。”赫连笙离认出了这是她派去伺候赫连域的侍卫,她淡淡地问,“出什么事了?”

“太、太女殿下,陛下他、他……”侍卫的脸上有着惶恐之色,结巴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一句话。

“父皇怎么了?”赫连笙离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快说!”

刹那间,冰冷的气息铺天盖地的袭来。

侍卫在极度的惊惧之中,终于蹦出来一句话:“陛下撑不住了!”

此话一出,赫连笙离低低地呼了一声,她猛地起身,然后身形速动,一个暴掠而出,就离开了凤仪宫。

“阿离……”夜素玉只感觉身旁一道风闪过,再看时,少女已经不见了踪迹,顿时气得跺了跺脚。

“都怪你这个奴才!”她将手中的杯子砸到了侍卫的身上,声音怒极,“赫连域撑不住就撑不住,至于那么大惊小怪吗?”

要不是这个侍卫突然跑出来,她已经将阿离的身世说出来了。、

侍卫的脑门被砸出了一道伤口,他哆哆嗦嗦地磕着头,嘴里不断叫道:“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拖下去!”夜素玉并不理会侍卫的求饶,她冷冷地说道,“凌迟处死,诛九族。”

敢打扰她的好事,死了算便宜他了。

很快就有新的侍卫出现,将那个磕的头破血流的侍卫拉了下去,并细心地清理了地面。

“哼,赫连域……”夜素玉冷笑了一声,“你终于要死了。”

“本宫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了!”

“死得好,死得好啊。”

……

这边,赫连笙离终于赶到了赫连域的寝宫。

她匆匆忙忙地提着裙摆跑上前去,然后就看到了龙袍男人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顿时眼圈就是一红。

虽然赫连域是对不起她和她母后,但他毕竟是她的父亲,她再怎么狠心,也无法去苛待他。

“父皇……”赫连笙离弯下了身子,然后轻声唤道。

听到声音,床榻上的人轻轻地动了动,勉强睁开了眼。

赫连域看到少女的时候,眼中先是掠过一丝疑虑,他有些不信地反问:“阿离……?”

“是我,是我。”赫连笙离连忙握住赫连域的手,“是我,父皇。”

“只有你啊……”赫连域有些疲惫,半晌,他才低声开口,“真抱歉,让你这些年受苦了。”

赫连笙离沉默了下来,她不知道怎么去回答。

“你母后呢?”赫连域支撑着做了起来,此刻他的五脏六腑,已经完全被蚕食了,只剩下了一副空壳子,半点力气也没有了。

“母后她……”赫连笙离这个时候才发现,夜素玉竟然没有来。

“朕知道,她在恨朕。”赫连域的眼神很空洞,他微微苦笑一声,“不过也没关系,朕马上就要死了,她也恨不了多久。”

“不!不会的父皇!”听到这句话,赫连笙离顿时急了,“您不会死的,您绝对不会死的!”

“朕自己的身体,朕自己清楚。”赫连域幽幽地说道。

毒上加伤,他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凤姬……这就是你对我的惩罚么?

如果我没有对卿风琊下手,你是不是还会看我一眼?

赫连域满心苦涩,眼眶湿润一片。

“父皇,我可以救你的!”赫连笙离急切地说,“我认识梦家的人,他们一定有办法救你的。”

“梦家啊……真好。”赫连域忽然笑了笑,“阿离你居然还认识玄法世家的人,那朕就不担心了。”

“父皇?!”

“朕……可以安心去了。”赫连域断断续续地说完这句话之后,眉头忽然一紧。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爆发开来了,他的身子剧烈地颤抖着,然后倏地绷直。

下一秒,龙袍男人的身躯就软了下去,而那只刚刚抬起的手,也重重地落回了床榻之上。

“父皇——!”赫连笙离顿时凄厉地尖叫了起来,她抱着男人的躯体,轻声啜泣,“您不要丢下阿离好不好,好不好?!”

然而,没有一丝回应,温热的身体,也在慢慢地变冷。

远处,“咚——”的一声,是青铜钟被撞响的声音。

钟声悠长,带着丝丝的悲戚之意,传遍了整个皇宫。

这意味着,皇帝……驾崩了。

……

赫连域的葬礼在赫连笙离的主持之下,十分的盛大。

她用了最好的东西,来为赫连域送葬。

还活着的嫔妃,除了夜素玉,都被她杀掉了,然后一同封在棺木之中,埋入地下。

赫连笙离不会让她父皇就这样孤独一人离开,九幽的路途上,需要一些人作伴。

少女穿着一袭素白衣裳,站在祭台之下,目光冷淡,平静地望着眼前的灵柩。

她的双眸之中满是挣扎之色,身子也跟着颤抖。

为什么?

为什么她好不容易才醒过来,就要面对生离死别?

为什么她父皇死了,她的仇人还活得好好的?

不应该这样!

赫连笙离猛地抬起头来,然后转身,望向下方。

下方围着朱雀皇城内的所有百姓以及文武大臣,他们同样穿着送葬的服饰,脑袋上还绑着白色的飘带。

冷风吹拂而过,旗帜在空中猎猎作响。

众人都垂着头,不敢多说一句话。

这几天,他们已经明白了这位太女殿下的作风,比起其父,还要狠上三分。

一个不敬,就有可能掉脑袋。

今天,不仅是先帝的祭礼,也是新君登基的日子。

而现在,礼官都已经在一旁准备好了,台上的赫连笙离依旧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殿下,现在……”一个太监上前一步,想要出声提醒。

然而他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一身素白的少女,直接拦腰砍断了。

鲜血喷涌而出的瞬间,太监的脸上才浮现出一抹恐惧。

“咔嚓——”一声,上半身与下半身完全分离了开来。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震惊了,一些胆小的女性,已经尖叫出声。

“都给给我闭嘴!”赫连笙离这个时候终于开始动了,“我的事,你们也想插手?”

她清秀的眉眼间满是戾气,像是只要底下人敢说一句,她就能把这些人全部屠尽。

动乱立马停息了,不管是平民还是贵族,都颤抖着跪了下去。

实在是太可怕了,这位新君,真的是太可怕了。

“现在……”赫连笙离满意了,她十分享受权力在手的感觉,“登基仪式开始!”

身形一动,少女就离开了祭台。

然后礼官们迅速将灵柩运了下去,将白色的高台换上了艳烈的金色。

在一系列礼仪完毕之后,礼官们才退了下去。

而这个时候,赫连笙离已经换下了身上的祭服,穿上了象征天子的金色龙衣。

她脸上是华丽的妆容,虽然看起来漂亮,但却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少女缓缓地走上高台,然后坐在那张象征着皇权的椅子上。

她拂袖,目光傲然地看向下面的臣民,然后缓缓开口:“朕现在宣布……”

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轰——”的一声巨响,震彻了整个云霄……

------题外话------

反派和渣渣是不同的,反派是有能力和主角斗争的人。

譬如东方不败他是个反派,他跟主角作对,但不渣啊。

反派有反派的苦衷,但是渣渣就是没有理由的在那里蹦跶

类似文中的赫连笙离、梦玉染,他们是反派,而兰心然、曲绫裳这些是渣渣。

……

推荐友文《隐婚99分:一品傲妻》骨思玦。

男女双洁1对1,爆笑甜宠文。

宫凌泽,“阿棠,我觉得我们可以三年抱俩!”

唐棠立马退离某人十米远,并无情的讽刺,“然而结婚半年,一次没中。”

当夜,宫凌泽努力了很久,用行动证明了是他的问题还是机缘的问题。

几天后,某人厚颜无耻,

“阿棠,可能是姿势不对,我们再试试其他的。”

唐棠摸了把酸痛的腰,滚,宫凌泽,你个王八蛋,老娘天天四五点睡,会折寿的!

不生了不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