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夜素玉,你该说出真相了!/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声音太过庞大,直接把高台上插着的旗帜都给震断了。

臣民们惊讶地抬起头来,然后望见远处一片硝烟滚滚,血腥味弥漫开来,刺激着鼻翼。

赫连笙离自然也看到了那一幕,她的双眸猛地沉了下来,脸色冰冷无比,双手也紧紧地握了起来。

到底是谁敢在这个时候,打扰她的登基大典?

然而,令所有人疑惑的是,只有轰鸣声在不断地响起,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出现。

“来人。”赫连笙离阴沉着脸,挥手,冷声吩咐,“派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旁负责伺候的人连忙应了一声,然后就迅速派侍卫前去查看。

就在此时,轰鸣声忽然停止了。

有眼尖的百姓看到,离着高台处不远的皇宫建筑,此刻损坏了大半,就像是被炸裂了一番。

而很快,侍卫们就回来了。

他们神色十分慌张地前来禀报:“不好了陛下,不知道是谁在皇宫里动用了攻击型灵阵,把宫殿全部都给弄塌了,而且、而且……”

说到最后,开始结巴起来,似乎是在犹豫该不该说出来。

“而且什么?”赫连笙离瞬间就从高台上飘了下来,金色的曳地羽衣拖出长长的影子,“快说!”

“而且二公主和瑞王殿下都不知去向了!”

侍卫头子终于说出来这句话。

赫连笙离的双眸登时一沉,她咬着牙,一字一顿道:“你再说一遍?!”

在那凌厉的目光的注视下,侍卫头子只好又硬着头皮说了一遍。

“咔嚓——”一声,是东西断裂地声音。

赫连笙离面无表情地将栏杆生生地给折断了,她的一只手,此刻也变成了兽爪。

明明是十分可爱的毛绒,但此刻看起来却那样森寒。

侍卫们惊惧无比,跌跌撞撞地向后退去,一不小心,就摔了一个跟头,然后倒了一片。

“好啊,好你个赫连知杳,好你个赫连瑞!”赫连笙离咬牙冷笑,她不断地吸着气,踱着步子,“朕倒是小瞧了你们姐弟俩,没想到你们野心还不小。”

臣民们眼下根本不敢妄动,他们惶恐地看着站在那里的金色华服女子,满脸都是畏惧。

如此一个人来当他们的国君,真的是明智之举么?

他们忽然想起赫连瑞执政的那一段时间,虽然这个王爷表面上看起来十分地不想管理国事,但是还是会很认真地处理奏折。

亦不会像先帝那样,动不动就训斥他们。

更不会像新君,一言不合就杀人。

赫连笙离并不知道自己此刻已经失了民心,她现在只想把那一对姐弟抓起来,然后凌迟处死。

“传朕之令,二公主和瑞王以下犯上,扰乱秩序。”她挥袖,冷冷地开口,“血焱军全体出动,无比把这两个叛贼找出来,然后……”

“杀无赦!”

这一道命令,顿时在臣民之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原本面露恐惧的人们在这一刻露出了愤然的神色,他们把所有能扔的东西都朝着金色华服的少女扔了过去。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言行举止出奇的一致。

“他们可是你的亲人,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肯定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二公主殿下和瑞王殿下都是那么好的人!”

“妖女,你一回来,我们朱雀国就开始坏事,你一定是个扫把星!”

“对,扫把星!”

“放肆,不许辱骂陛下!”

一时间,场面乱成一团,哪怕有着亲兵在镇压着,也难以镇住这些暴乱的臣民。

丞相站在最前头,他虽然没有开口,但也是恨恨地看着赫连笙离。

如果不是他的外孙早就和他通过气,说他们只是假意被赫连笙离抓住,恐怕他已经要联合其他几个大臣们反了。

先是夜素玉毒害他的女儿,再是赫连笙离对付他的一双外孙。

他还真的是跟这一对母女反冲!

丞相苍老的脸上是化不开的冷意,但是他心中此刻却畅快无比。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他终于可以不再当这个丞相了。

“老夫不认这个国君。”丞相摘下头上的官帽,然后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场上静默了片刻,紧接着暴动更加剧烈了。

还有几个官员也效仿着丞相,将乌纱帽扔在了地上,甚至还用脚踩了几下。

“我们也不认这个国君!”

“让瑞王殿下登基!”

“我们只认瑞王殿下!”

“陛下,这……”负责镇压臣民的亲兵头子急忙看向一旁的金色华服少女,眼里带着求救的信号。

赫连笙离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以她魔阶的修为,基本上是刀枪不入。

但是那些话语,却让她气得体内的寒气都开始在经脉中四处乱窜。

她终究还不过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女,实力虽然高,但是根本镇不住这样的场面。

“把这些刁民还有乱臣,全部给朕拿下!”赫连笙离压抑着怒火,“听到没有,快拿下!”

“陛下,这些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们根本挡不过来啊。”亲兵头子也急得不行,“而且他们可是咱们皇城里的平民百姓,若是全抓了,陛下您的名声可就……”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但赫连笙离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赫连笙离的脸上头一次出现了名为“慌乱”的表情,她这个时候终于有一点小女儿的样子,她咬着嘴唇,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诚然,如同亲兵头子所说,她若是把这些人全部抓了,那么朱雀皇城就该没人了。

但是不抓,又不能展示她的权威。

赫连笙离咬了咬牙,然后冷声道:“今天的加冕仪式就到这里,你们让这些人全部回去,朕不想看到他们。”

“至于丞相等人……”她眯了眯眼,“他们既然不想当官了,那么就撤了,朕还不信,没了他们,这朱雀国还会瘫痪!”

亲兵头子缩了缩脖子,虽然他也想撂挑子不干,但是他十分惧怕这位新君的实力,所以只好下去吩咐其他亲兵了。

赫连笙离冷着眼,将底下的人一一扫过,然后把每一个反叛她的人都记在了脑海里。

她的目光没有做任何的停留,蜻蜓点水,一掠而过。

直到赫连笙离看到一个人的时候,目光猛地停住了。

那是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少女,她的手上戴着长及小臂的护腕,看起来英姿飒爽,但亦不失柔美清秀。

她有一双灿若星辰的玫瑰紫瞳,眸底似乎有着花纹在旋转,只消一眼,便会深深地沉沦。

唇瓣是极淡的樱色,柔软如同花朵,带着淡淡的莹光。

此刻少女微抬着下巴,露出了那张绝美到震撼人心的脸庞,眉眼如画,倾国倾城。

而这个时候,她也看到了赫连笙离。

两人的视线堆在了一起,噼里啪啦地开始火花四射。

下一秒,赫连笙离看见红裙少女的唇瓣微微开启了,然后无声地说了一句话。

那句话是——我们之间的战斗,开始了。

你,准备好了么?

……

尽管加冕仪式上出了很大的乱子,但最终新君还是得以顺利地继位了。

然而皇宫却被弄得一团糟,宫殿的墙壁都被炸裂开来,基本上没有几个能住人的地方。

赫连笙离回到皇宫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去吩咐人修缮建筑,便看到夜素玉身边的大宫女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殿下,不不陛下!”大宫女一时惊慌,说错了称谓,她连忙改了过来,然后跪了下来,“您终于回来了。”

“怎么?”赫连笙离皱着眉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娘娘她、她……”大宫女哆嗦着身子,埋着头,不敢抬起来,“娘娘她被人掳走了!”

“你说什么?!”闻言,赫连笙离的双眸倏地睁大了,她猛地将跪在地上的宫女提了起来,声音顿时冷硬了起来,“母后被人掳走了?”

“是、是……”大宫女吓得不行,她蹬着脚,努力地说道,“是二公主和瑞王殿下。”

“砰——”的一声,被抓着的人就掉到了地上。

“赫连知杳!赫连瑞!”赫连笙离满脸的煞气,“你们还真是胆大的可以!”

她咬牙,努力地将心情平复了一下,才扭头问道:“他们人去哪个方向了?”

“不、不知道。”宫女觉得自己的身体都散架了,她忍着痛,“我只看到他们进来,却没有看见他们是怎么出去的。”

听到这句话,赫连笙离的双眸微微一眯,然后冷笑一声。

原来这两姐弟竟然还有帮手?

能在她的防范之下将夜素玉带走,恐怕帮手的实力不小。

如此看来,肯定不会是丞相那个老东西。

那么究竟会是谁?

“夜影军!”赫连笙离稍稍思索了片刻,然后冷冷地说道,“你们跟随血焱军一起,先把风彻军全部杀掉,然后务必把赫连知杳和赫连盛给朕找出来!”

话音一落,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黑色骑士军,全部都现身了。

光滑的甲胄在折射着阳光,但夜影军看起来依旧森冷无比。

他们是隐藏在暗处的骑士,如同毒蛇一般,伺机等待猎物的到来。

赫连笙离有着一部分夜氏皇族的血脉,自然也可以吩咐夜影军。

但这些军队的数量终究是太少了,还不够她用,她得提前动用梦玉染给她的半兽人大军了。

少女的身上忽然浮现出一层薄薄的冰来,清秀的眉眼间也出现了寒霜,而她的双手再度化为了兽爪,连带着一头黑发,也变成了冰蓝色。

好,很好!

是你们逼我的,既然你们想死,我就成全你们!

赫连知杳,赫连瑞,还有你……卿、云、歌。

……

夜影军和血焱军找遍了整个皇城,甚至连毗邻着皇城的其他几个城池也翻遍了,依旧没有找到赫连知杳和赫连瑞的踪迹。

甚至,连原本驻扎在驿站的风彻军,也一同失去了影子。

而没有人知道,此刻这些人,全部都在卿家。

因为有着结界的缘故,外面的人根本看不见。

大厅内,卿云歌懒懒地靠在椅子上,模样闲适。

她的对面坐着一男一女,正是被赫连笙离搜查的姐弟俩。

“卿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赫连瑞先开口了,“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是你救了我们。”

“谈不上救,交易罢了。”卿云歌浅浅地笑了笑,“要是没有二公主的帮助,恐怕我还得非很大的力气。”

“我不过是用了你给我的东西罢了。”赫连知杳淡淡一笑,“是你自己在帮你自罢了。”

那日,卿云歌给赫连知杳的是一枚储物戒,而戒指中,有着十几个小型惊雷灵阵。

品阶只算得上天品初级灵阵,因为没什么用处,只能炸掉建筑罢了。

但是也就是惊雷灵阵,扰乱了赫连笙离的加冕大殿,而且……

卿云歌抬起头来,望向一旁,微微勾唇,道:“皇后娘娘,现在,你应该把你宝贝女儿为什么一出生就病魔缠身的真相……说出来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