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又死一个!美世子!(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赫连笙离一出生就病魔缠身的真相?

听到这个问题,赫连知杳和赫连瑞都愣了一下,难道不是因为当年夜素玉在怀着赫连笙离的时候,动了胎气么?

他们也曾经听过皇帝和皇后之间的那点恩怨。

据说是皇帝喜欢上了别的女人,然后那个女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皇帝离开了朱雀国一段时间。

而很巧的是,皇帝出去的那些日子,正逢夜素玉怀孕。

夜素玉在生下赫连域之后,过了几年才怀上赫连笙离,而这一次怀孕很是奇怪,要么腹痛,要么生病。

有时候会因为吃了一点不合胃口的东西,上吐下泻。

原本好好的身子骨,也被这一次怀孕给折腾得不轻。

距离夜素玉临盆的时候,皇帝依旧没有回来,然后因为接生的时候半天找不到婆子,导致差点落了个一尸两命的下场。

也是因为胎儿在母体内受了太多的苦,呼吸不畅,营养不良,所以在出生没多久,就被断定活不了多长时间。

赫连笙离出生后的几天,皇帝才风尘仆仆地回宫了,他回来的时候一脸疲惫,根本没有去关心皇后到底过得如何。

也就是这样,赫连笙离从小体弱病多,到最后竟然直接陷入了昏睡。

皇后爱女心切,不惜亲自带着赫连笙离游历整个四洲界,甚至前往中州界去寻找奇能异士,想让他们挽救她女儿的性命。

幸运的是,夜素玉还真的碰到了一个人,那人就是已经死去了的白虎殿殿主元雷。

元雷将赫连笙离身体内的胎毒压住后,告诉夜素玉若想救她的性命,必须要去寒冰大陆寻来千年寒冰,将其冰封,也许就有可能治好她。

夜素玉信了,然后立马派人前往寒冰大陆。

也许连上天都在帮她,她的人去了一趟寒冰大陆,不仅带回来了一块千年寒冰,还带回来了一只帝王兽级别的冰系玄兽。

夜素玉并不认识那只玄兽是什么种族,但既然是冰系的,那么刚好可以给阿离留下,等她醒来,如果能契约这只帝王兽,实力绝对会更上一层。

她又得到另一位对玄兽有着颇深研究的大师的指点,说把这只帝王兽体内的寒气让一个人吸收后,就可以完好地保存下来。

但是能吸收帝王兽寒气的人,少之又少。

夜素玉几乎都要放弃这头玄兽了,而就在那个时候,她看到了赫连繁凡——这个她名义上的假女儿。

赫连繁凡的体质竟然神奇地能够容纳帝王兽的寒气。

夜素玉大喜过望,她让那个大师帮她把帝王兽体内的寒气转移到了赫连繁凡体中,帝王兽得以存活,而赫连繁凡却因此……染上了千年寒毒。

这就是事情的始末由衷。

而如今,这件事难道另有原因?

夜素玉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身子颤抖了起来,她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哆嗦着嘴唇:“你、你怎么会知道?”

这不可能,普天之下,应该只有她和那个人知道才对。

而如今,那个人已经死了。

以他的身份,根本不会把这种事情说出去!

“卿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赫连瑞愣了一会儿,“你知道些什么?”

赫连知杳默然着不说话,但双眸中也浮起了一丝疑惑。

“这就要问问我们的好皇后,昔年玄武国的镇国公主了。”卿云歌轻轻笑着,“夜素玉,你敢说赫连笙离就是赫连域的女儿么?”

此话一出,三人皆惊。

而夜素玉在震惊之中,还有着深深的恐惧。

她想立马从这个是非之地中逃脱,可是也不知道红裙少女用了什么妖法,她就像是被无形的锁链锁住了一般,动了动不了。

“瑞王殿下。”卿云歌像是没有看到夜素玉惊惧的表情,她微微偏头,朝着有些呆愣的赫连瑞开口,“你应该知道,你们赫连皇族的专属玄力属性是什么吧?”

“知、知道。”赫连瑞还处于震惊之中,他愣愣道,“一般来说,我们皇室成员的玄力都是火属性。”

玄力这种东西,其实也是有规律可循的。

一般来说,子代的玄力属性,一定是和父母有关,而且强的一方的玄力,遗传下来的可能性更大。

还有另一种说法,如果是两种相克的玄力,要么就是变异成别的属性的玄力,要么就是存留下来一种,绝对不会是两种并存。

譬如父母的玄力是火与冰,那么他们后代的玄力要么是火,要么是冰,要么是其他属性的玄力。

“那么你可记得,赫连笙离的玄力属性?”卿云歌接着问,模样慵懒而悠闲。

这一次是赫连知杳开口,她声音低沉下来:“她的玄力属性是冰。”

“没错。”卿云歌微微笑着,“如果我没有记错,玄武国夜氏皇族的专属玄力属性就是冰吧?”

“这……”赫连盛更摸不着头脑了,“这和四妹是不是父皇的女儿有关系么?”

“不。”赫连知杳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突然开口,“如果她真的是父皇的女儿,那么她的玄力属性绝对不会是冰。”

“二公主果然是个聪明人。”卿云歌微微颔首,“因为夜素玉的玄力属性,可不是冰啊……”

她抬起头,笑意盈盈地看着被束缚着的女人:“我说的对么,皇后娘娘?”

“你在胡说!”夜素玉的双眸之中浮过一丝慌张,她色厉内荏道,“阿离怎么可能不是本宫和先帝的女儿?”

“什么狗屁的玄力理论系统,你就仗着本宫不了解这些,就可以胡说吗?!”

这么多年了,连赫连域本人都没有发现,她明明隐藏的很好。

没错,卿云歌就是在胡说。

想要诈她,门都没有!

“二姐,我还是没明白啊。”赫连瑞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家姐姐,“为什么四妹是父皇的女儿,玄力就不能是冰?”

听到这句话,赫连知杳的眼角抽了一下,然后说了一个字:“猪。”

赫连瑞:“……”

他是真的不知道啊!

“没关系,你不承认也无妨。”卿云歌慢慢起身,缓步踱至夜素玉的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但是这件事牵扯到了我母亲的名誉,我就不得不把你的丑事抖出来了。”

“这跟你母亲有什么关系?”夜素玉抬着头,美眸中是愤恨的光芒,“她那个贱女人,也配……啊——!”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就挨了一个巴掌。

力道之大,女人保养得当的脸颊迅速地红肿了起来。

“卿、云、歌!”夜素玉猛地扭头,她咬牙切齿地看着红裙少女,“你敢打本宫?!”

“哦?”闻言,卿云歌挑了挑眉,然后再度扬手。

又是“啪啪”几声,几十个巴掌落了上去,夜素玉被打得眼冒金星,鼻子和嘴巴都溢出了鲜血,肌肤青肿一片,早已不复雍容的姿态。

“你说我敢不敢?”卿云歌在撂完巴掌之后,抬手捏住了夜素玉的下巴,声音冷冷,“夜素玉,你再敢说一句我娘亲,我就把你做成人彘。”

“你……”夜素玉刚想说一声你敢,但一想到先前红裙少女的举动,立马闭了嘴。

“现在,我来和你好好算算旧账。”卿云歌右手用力,将那秀气如玉的下巴生生地卸了下来。

夜素玉瞬间吃痛,她的双眸中浮出了一片盈盈的水雾,水雾中是怨毒的神色。

“你不承认,我来帮你承认。”卿云歌微微笑着,“你也可以放心,等你死了,我会把真相,告诉你的宝贝女儿。”

“你……你想对、想对阿离……做什么?”夜素玉因为下巴处的疼痛,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也含混不清。

“呵……”卿云歌轻笑一声,唇边是嗜血的笑意,“让她知道,谁才是害她沉睡十几年的罪魁祸首。”

“你……!”听到这句话,夜素玉猛地睁大了眼,“你不能、不能……”

“别怕,皇后娘娘。”卿云歌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长剑,她用冰冷的剑身轻轻拍打着女人的脸庞,“那个时候,你可能已经看不到了。”

“不过你放心,既然你唆使你的女儿要灭我卿家,她同样……也不会好过!”

夜素玉的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她惊恐地看着那凌厉的银光从她眼前闪过,连尖叫声都没有发出,就倒了下去。

手起,剑落。

死得很透。

卿云歌面无表情地收回了凤璃剑,然后很淡定地凝聚起火玄力,将夜素玉冰冷的躯体给烧了个干净,连带着地面上的血丝也没有放过。

而这一系列举动,让赫连两姐弟彻底惊呆了。

“二、二姐,她就这么……就这么……”赫连瑞感觉自从自己今天来到卿家之后,整个人都在体会什么叫做“目瞪口呆”。

“我看到了。”赫连知杳到底是经历过后宫中风风雨雨的人,很快就会过了神,“不就是死了个人么,你至于这么激动?”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赫连瑞有苦说不出。

他只是觉得,这位卿大小姐的脾性太捉摸不透了,前一秒还在冲你笑,下一秒就把你抹脖子了。

赫连瑞忽然哆嗦了一下,他的手下意识地抚上了自己的咽喉,有些瑟瑟发抖。

奇怪了,自己好歹是一个王爷,手下也有兵,怎么这么怕一个还不到十六岁的姑娘?

“多谢卿小姐替我们报杀母之仇了。”赫连知杳不想理她这个弟弟,她抬头对着红裙少女笑了笑,“如果没有卿小姐,我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报仇。”

她想要夜素玉死,很久了。

十几年来每个夜晚,她都梦到小时候那一日。

年幼的她躲在角落里,看着自己的母妃被强行灌下毒药,可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而如今,这个害她母亲的人,终于死掉了!

“举手之劳。”卿云歌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润了润嗓子,“你们现在就去白虎国,还是如何?”

“多待几天也无妨。”赫连知杳摇了摇头,“我已经派人给陛下说了赫连笙离要攻打白虎国的事情了,想必他很亏就会加强边线的防守。”

“嗯,也好。”卿云歌不置可否,“左右卿家现在就只有我一个,养你们几天还是可以。”

在决定与赫连皇族彻底开战的那一刻,她就让云叔带着卿老爷子去了南淮城。

她不会犯赫连笙离那么愚蠢的错误,把自己的亲人暴露在敌人的眼下,到时候反过来会绊住自己的脚步。

南淮城有着萧家,萧老爷子是她爷爷的好友。

赫连笙离,还不敢动。

她也可以肆无忌惮地开展她的计划了。

“咳咳……那个卿姑娘。”这时,赫连瑞咳嗽了几声,欲言又止,“在下很是好奇,卿姑娘能不能给我说说那个真相到底是什么?”

他实在是好奇的不得了。

而且,赫连笙离如果不是他父皇的女儿,那么会是谁的?

“既然瑞王殿下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卿云歌慢悠悠地说道,“赫连笙离,是夜素玉和她哥哥生下的女儿。”

“什么?!”听到这句话,不光是赫连瑞,就连赫连知杳都忍不住惊呼出声。

姐弟俩相视一眼:“这不是……这不是乱亲吗?”

赫连知杳虽然想过赫连笙离应该是夜素玉和玄武国皇室的人所生,可是万万没有料到,那个人居然就是夜素玉的亲哥哥。

在人族,表兄妹是可以结婚的,但是亲兄妹根本不被人伦所允许。

“那大哥他……”赫连瑞有些凌乱,他结结巴巴,整个人都不好了。

“哦,你说那个废太子啊。”卿云歌轻描淡写,“他倒是跟你同父异母。”

此话一出,赫连瑞更惊了。

这位朱雀国的皇后不得了啊,竟然在两个同为天子的男人之间周旋,还各自留了一个种。

“所以赫连笙离之所以会体弱多病,自带胎毒,是因为夜素玉和她哥哥乱亲的原因?”赫连知杳被夜素玉给恶心到了。

她本以为这个女人也就是心狠手辣一些,万万没想到夜素玉居然还有着和自己哥哥乱亲这种癖好。

亲兄妹结合生下来的孩子,本就不是正常人。

“不全是。”卿云歌唔了一声,她淡淡道,“最重要的原因,是夜素玉在怀着赫连笙离的时候,回了一趟玄武国。”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和她哥哥闹翻了,她被玄武国皇帝亲手推进了寒潭内。”

“所以……赫连笙离可是因为她的好父母,才活活睡了十几年啊。”

说到这里,卿云歌的双眸之中划过一丝杀意。

赫连笙离之所以对卿家有那么大的敌意,就是因为夜素玉告诉她女儿,是因为赫连域为了别的女人置她们娘俩于不顾。

而那个女人缠住了赫连域,导致他不能在她生产的时候陪在她身边,她也因此焦虑过头,落下了一身的病根。

好端端的一个罪名,落在了凤琅嬛的头上。

卿云歌绝对不能够忍受,有人这样污蔑她的娘亲。

既然夜素玉敢这么做,她就要让这个女人付出相应的代价!

樱色的唇扬起一抹嗜血的微笑,也不知道赫连笙离得知了这个真相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她很期待啊。

二月二十三日……已经不远了。

明天,就是和赫连皇族决一死战的时候!

……

皇宫。

“蠢货,一群蠢货!”赫连笙离怒不可遏,“皇族养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

“连个人都找不到,要你们何用?!”

血焱军和夜影军翻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没有找到赫连笙离要他们找的人。

这让赫连笙离恨不得杀了他们泄愤,但是她忍住了,因为她还需要这些皇家骑士军来替她攻打白虎国。

等到血焱军和夜影军将风彻军消耗完毕后,半兽人大军就可以长驱直入。

到那个时候,白虎国就会变成她的天下。

赫连笙离忍着怒气,冷冷地开口:“所有地方你们都找了?”

“禀陛下,是的。”骑士长不卑不亢地开口,声音同样冷硬。

“卿家也找了?”赫连笙离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问道。

“找了。”骑士长回答,“没有皇后娘娘和叛贼的踪影。”

听到这句话,赫连笙离的双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按理说,她的仇敌目前就只有卿家,如果不是卿云歌掳走了她母后,那又会是谁?

“陛下……”骑士长这个时候忽然出声,“您说有没有可能,皇后娘娘被两个叛贼待到白虎国去了?”

赫连笙离闻言,动作猛地一顿,因为她发现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

白虎国虽然地处贫瘠,但是能人异士也不少,万一赫连知杳和苏家有着什么关系,轻易地带走夜素玉也不是难事。

双手死死地握了起来,赫连笙离咬着唇,脸色发白。

她失策了,她应该把她母后一直带在身边的。

如果夜素玉被囚禁起来了,那还好,如果……

赫连笙离不敢想下去了。

“传朕口谕……”她的眉眼间是一片霜寒,“血焱军和夜影军即刻去往江关城,进攻……白虎国!”

“属下明白!”骑士长行完礼之后,就迅速退了出去。

然后紧接着红色和黑色的身影都从暗中飞了出来,血焱军和夜影军飞身上马,朝着白虎国和朱雀国的边线城市——江关城赶去。

江关城和朱雀国皇城只隔了一个城池,如果不出意外,军队在第二天一大早就能达到。

赫连笙离的神色很冷,眉目间满是戾气和杀意。

都怪她太过心慈手软,还顾念着那一点血缘之情,她早就应该在抓到那对姐弟的时候,杀了他们,这样她母后也就不会出事。

随着赫连笙离情绪的波动,宫殿内的温度也跟着随之降低。

不,她一定要亲自去把夜素玉救出来。

眸光微微一动,赫连笙离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宫殿之中。

而在她离开之后,宫殿内又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

少女望着赫连笙离离开的地方,樱唇微微勾起,她手上拿着传讯灵石,然后淡淡开口:“计划……可以开始了。”

……

青龙国。

早朝刚刚散去,群臣的神色都很不好。

自从玄武国下了战书之后,整个青龙国是一片动荡,他们根本没有做好打算去和玄武国对上。

安逸的日子过惯了,谁都不想在回过战火纷飞的日子里去。

而在这些人之中,有人的神态依旧悠闲,他穿着一袭白衣,走得不缓不慢。

萧疏轩举,湛然若神。

有匪君子,如琢如磨。

白衣男子自成一道风景,而眉眼间偶尔流露出来的风华,让人感受到了惊心动魄的美。

唯有第一世子,才能引得所有人驻足流盼。

“世子!世子殿下留步!”

便在此时,有人在他身后高声叫道,声音很是急促。

闻言,容瑾淮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过了身。

逆着阳光的脸,依旧美到震撼人心。

白衣似雪,眉眼如画。

容瑾淮在看到叫住他的人的时候,好看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他抬起光滑如玉的下巴,淡淡地开口:“何事?”

------题外话------

预告!

明天大战!

六军之战!

五一了,劳动节快乐~

月初求个啥呢?评论有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