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决裂!大战开始!/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正是当年与永安公主夜子衿有着婚约的三皇子黎风,他此刻神色有些慌张,步子也不稳。

等到跑到白衣男子跟前时,已是气喘吁吁。

“世子,那个……”黎风看着面前太过俊美的男子,眼中划过一丝妒忌,但很快就隐去了,开始说自己的正事,“对于玄武国的战书,您有什么看法?”

容瑾淮注意到了黎风每一寸肌肉的颤动,自然也看到了他眼里的神色,他不置可否地淡淡道:“没有看法。”

说完,他回过身去,不再看黎风一眼,接着向外走去。

“世子!世子殿下!”黎风一见到白衣男子居然就这么走了,顿时更慌了,他咬了咬牙,不甘地叫出声,“您难道就这样弃我们于不顾吗?”

“您怎么能这么忘恩负义?”

这一句话一出,白衣男子的脚步瞬间一顿。

见状,黎风不由大喜。

心想,说什么第一世子心性淡泊,不在乎外界看法,没想到听了他这么几句话,就受不了了,真是没用。

然而,黎风脸上的欣喜并没有持续多久,就看到距离他几丈远的容瑾淮在瞬间来到了他的面前。

下一秒,他整个人就悬空了。

容瑾淮连手都没有抬,就那样目光淡淡地看着悬在半空中的人。

他的面色仍旧波澜不惊,绯色的薄唇微微掀起,出口的话语清淡如水:“忘恩负义?”

听到这句话,黎风的双腿在空中乱蹬着,面露恐惧之色。

“以后说话,记得过过脑。”容瑾淮将身上的威压重新收回,黎风也顺势掉到了地上,直接摔了个狗啃泥。

“咚——”的一声落地响,引起了其他大臣和皇子们的目光。

顿时,原本还在行走的人,在这一时刻全部都停住了脚步,开始驻足观看。

“咦,那不是三皇子殿下吗?”一人惊讶,“三皇子殿下怎么这么狼狈?”

“一看就是得罪了容世子。”另一人撇了撇嘴,“也不看看自己几分几两,还敢跟世子那样说话。”

“就是,在那么多殿下里,只有三殿下最不受宠。”更多的人开始随声附和,“我看啊,要不是因为三殿下是嫡出的,早就被陛下给发配到边疆去咯。”

三皇子黎风在黎氏皇族中的地位很尴尬,有着高贵的出身,但是因为为人太过草包而被所有人看不起。

如今他竟然敢当着青龙国众多大臣的面,在第一世子面前自取其辱,简直是再愚蠢不过了。

第一世子是什么人?

容瑾淮在青龙国臣民眼中的地位,绝对超越了皇帝黎霜,只要他想,不用耗费一兵一卒,这青龙国就会是他的。

黎风自然也听到了那些声音,他被迫爬在地上,原本清俊的脸庞被压出了血痕,这让他感觉到无比的屈辱,犹如芒刺在背。

可是他还真的就不敢反抗一下,因为黎风知道,眼前的这个白衣男子,就算是加上整个黎氏皇族,都敌不过第一世子。

第一世子与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黎风隐隐约约知道,是他父皇在某些方面有恩于第一世子,才得以让第一世子留在了他们青龙国。

而这些年,第一世子帮了他们不少,若说恩情,早都还得干干净净了。

是他们离不开第一世子,而不是第一世子离不开他们。

所以,其他几个皇子见到这一幕,都气得不行。

尤其是大皇子,他走过来,直接撂了黎风一个巴掌,声音带了一丝咬牙切齿:“混账,赶紧给世子道歉!”

黎风好不容易才站起来,然后就被打蒙了,他瞪着眼睛:“皇兄,你打我做什么,我又没说错话!”

“住嘴!”大皇子见到黎风居然不知悔改,更是生气,“你若是在这样,本宫就让父皇把你送到边疆区,好好去去你这一身的毛病。”

“皇兄?!”黎风不可置信地看着太子,嘴唇在颤抖,“你居然为了一个外人对付你的亲弟弟?”

他真的就不懂了,这个第一世子除了长得受欢迎,就那么一副病弱的样子,能干的了什么?

此时的黎风已经忘记了,他刚才是怎么摔倒地上的了。

“你给本宫闭嘴!”大皇子的鼻子都被气歪了,他不再看黎风,而是看向一旁的白衣男子,“世子,老三也是不懂事,您不要怪罪他。”

其他几个皇子也都在为着黎风说好话,他们之中虽然也有人对第一世子颇有微词,但根本不敢说出来。

容瑾淮望了他们一眼,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既然如此,那么从今天开始……”

“世子府,可以撤销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这句话是意味着,第一世子要离开他们青龙国了?

不,这绝对不可以。

青龙国要是没有了容瑾淮,一定会被玄武国吞并的。

“世子?”大皇子咽了一口吐沫,他小心翼翼道,“您说的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

“你想的很对。”容瑾淮低笑,然后身子一转,就离开了这里。

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大皇子瞬间呆滞了,他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而等到他想起要事的时候,容瑾淮已经走远了,连叫都叫不住。

“黎风!”大皇子怒吼一声,直接踹了上去,“都是你这个蠢货!”

“你好端端的没事跑出来做什么?能不能安安心心地待在父皇给你分的府邸里?”

完了,这下完了,他们青龙国要完蛋了。

“大哥!”黎风红着眼,大吵大闹,“他走了不正好省事?那样子父皇也就不会天天想着他了!”

“你瞧瞧容瑾淮在这里的日子,父皇什么时候正眼瞧过咱们?”

“大哥,你还是下一任国君,你怎么能忍受一个外姓人爬在你头上?”

“够了!”听到这些话,大皇子终于忍无可忍,他拔高了声音,“御天军,把三殿下带下去,让他好好反省!”

话音一落,便有身穿青色甲胄的骑士现身,根本不给黎风反应的余地,就把他给架下去了。

黎风死命地挣扎着,大声咆哮:“大哥,你问问其他几个弟弟,看他们是不是和我一样的想法!”

闻言,大皇子铁青着脸,然后猛地看向了其他几个皇子,见到他们也是一脸畅快,瞬间感觉头晕目眩。

四皇子道:“是啊,大哥,我看那个容瑾淮也没什么好,空空占着咱们青龙国的资源,这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啊。”

七皇子撇了撇嘴:“大哥,你看他那个样子,根本就是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何必对着他卑躬屈膝?”

大皇子被这些话气得心肺都在疼,他伸出一只手,指着皇子们,颤颤巍巍道:“你们……你们毁了黎氏皇族!”

他身为下一任储君,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容瑾淮真正的身份?

哪里是第一世子占着他们的资源,分明是他们跪着求第一世子庇佑青龙国。

而如今,就因为这几个弟弟,人家第一世子甩手走了!

一想到明天就是玄武国举兵来犯的日子,大皇子眼前一阵发黑,最终只张了张口,然后仰天喷出了一口鲜血,直接倒了下去。

“大哥!”

叫声不断传来,然而什么都挽救不了了。

然而,玄武国皇帝黎霜听闻此事后,倒是比自己的嫡长子淡定得许多。

他去看望躺在床上的大皇子的时候,目光悠远,幽幽地说道:“朕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

大皇子愕然。

“我们黎氏皇族因为有着龙族的庇荫,才苟延残喘到现在。”黎霜长叹一声,“而如今,气数要尽了啊。”

“父、父皇,我们可以去求……”大皇子因为气血盈亏,声音有些虚弱。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黎霜挥手打断。

“皇儿,朕很了解你,你并非看重权势之人。”黎霜淡淡地说,“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切都是定数,再怎么挣扎都没有用的。”

说完,他起身,面容一瞬间苍老了很多:“如果这一次青龙国被灭了的话,也是一件好事。”

“父皇?”大皇子有些不解地看着皇帝。

“不管是家族还是国家,只要传承了千百年,那么一定是蛀虫累累。”黎霜苦笑,“如果这一次的失利能让他们明白一些事情,那么也是好的。”

他拍了拍大皇子的肩膀,声色和蔼:“皇儿,朕很欣慰,你到现在依然能保持一颗赤子之心。”

“如果你哪天遇到了困难,拿上这个,去找诺兰殿下。”黎霜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放到了大皇子的手中,“他一定会帮你的。”

大皇子一看,发现是一块梅花令,他愣愣道:“那父皇您呢?”

“我?”黎霜怔了半晌,旋即淡笑,“我会很快意。”

……

二月二十三日。

苍青城,玄武国与青龙国的交界之处。

夜将臣骑在一匹纯黑色的骏马上,站在军队的正前方,微微抬着头,看向不远的城门。

而他身后,是一望无际的人马,皆是一身黑衣,其中还有着选择归顺的夜影军。

他们都是一副冷然的模样,如同手里冰冷的刀剑长矛。

只待玄衣男子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攻城。

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夜将臣微微眯起眼,望着城门上飘舞的旗帜和驻扎的士兵们,唇边勾起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他倒是很意外,偌大一个青龙国,居然选择闭城不出。

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他放弃攻打了么?

还真是天真。

“主子!”

黑衣人的领头出列,对着玄衣男子跪了下来,恭敬行礼。

“告诉他们。”夜将臣淡声,“如果不出来迎战,全城的人,都要死。”

“明白!”

黑衣人迅速应了一声,然后足尖一点,就飞离了大部队,来到了苍青城下。

“你们听好了——”他凝聚起玄力,确保自己的声音能传遍整个城池,“如果不出来应战,所有人……都要死!”

死那个字说出来的时候,杀意也跟着扑面而来。

城门上有一个士兵直接吓得掉了下来,惨叫一声,就摔成了肉泥。

而其他士兵们看到这一幕,顿时慌张起来,然后准备去禀报皇城派来的将军和元帅。

然而,还没等到他们跑下城门,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足有数十丈高的城墙哐当哐当,在眨眼间,就倾塌了下来。

灰尘犹如奔流不息的大海一般,瞬间覆盖了半个战场!

跌落下来的石块掉入了苍青城前面的一条河流中,顿时清澈的水就变成了乌黑。

那些没来得及跑下来的士兵,直接被卷入了裂缝之中。

随着城墙的塌陷,尖叫声传来,刹那间血肉四溅,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而这一番惊天动地的动静,让所有人都震惊了,玄武国的骑士军也毫不例外。

也就是在城墙塌陷完毕的时候,天空中的太阳,忽然被一个巨大的身影遮住了。

那是一只通体冰蓝的飞禽,它有着巨大的双翅,长长的羽翼拖在空中,仿佛一道流星。

它的双瞳是血红色的,而背脊之上,有着尖锐的冰刺。

这是一只冰系玄兽!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只突然出现的玄兽,一瞬间愣到了那里。

除了夜将臣。

夜将臣伸出手,朝着空中的冰系玄兽招了招,那只飞禽就迅速俯冲直下,朝着地面飞去。

在它飞近的时候,夜影军和黑衣人们都感受到了极冷的寒气。

“辛苦了。”夜将臣轻抚着那只飞禽的脑袋,神色是难见的柔和,他唤道,“阿冰,可以回去了。”

话音一落,巨大的飞禽就不见了踪影,而玄衣男子的手腕处,闪过了一道光。

众将士倒吸一口气,万万没有想到,这只毁掉了苍青城城墙的玄兽,竟然会是夜将臣的契约兽。

有着如此威力的一只玄兽,他们还怕什么青龙国?

打!

战!

瞬间,士气大涨。

而青龙国刚刚聚集的军队看到这一幕,脸色就很是难看了。

说来也很奇怪,城墙是向两边倒的,两军正对着的地方,依旧是平坦的平地。

所以,御天军能看清楚和他们隔了一条河的玄武*队。

因为城墙的倒塌,损失了他们五分之一的人手,如何能与之对抗?

在那一刻,哪怕是御天军,都心生了退意。

简直就是梦魇!

他们不过是普通的战马骑士,怎么能和这种级别的玄兽斗?

“殿、殿下,你看我们是不是……”骑士长拿捏不好程度,于是只好向前方的人求救。

“是什么?你想跑?”黎风一下就听出了骑士长的画外音,提高了声音怒喝道,“不过就是一只杂毛鸟,怕什么?”

闻言,骑士长立马闭嘴了,但心里在一直暗骂。

也不知道皇帝是什么意思,不派骁勇善战的五皇子,也不派足智多谋的六皇子,偏偏派了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三皇子,这不是明摆着要让他们送命呢吗?

骑士长不知道为什么,黎风更不知道。

他本来被管着紧闭,还没过多久,父皇就下令让他带领着御天军赶往苍青城,拦下玄武国的军队。

黎风也是气得要命,他想,一定是皇帝为了容瑾淮再故意整他。

但是毕竟已经来了,就不能灰溜溜地回去。

既然几年前那个病弱的第一世子都能轻易地打败这位玄武国的新君,他不信他还打不赢了!

“御天军听令——”想到这里,黎霜底气大涨,他挥手喝道,“给本殿下集体冲锋!把这些想要犯我青龙国的人都杀掉!”

话音一落,震耳的鼓声响起,咚咚作响,如同惊雷乍裂。

下一秒,数声长啸惊破云霄,划裂了整个战场。

“杀——”

“杀——!”

“犯我青龙者,虽远必诛!”

数万将士同时大吼出声,骑着战马飞奔而去。

马蹄声滚滚而来,杀气冲天而起!

不过片刻,御天军和夜影军就碰撞在了一起。

青色和黑色交织在一起,火花四射。

刀戟声嘶哑,到处都是血肉思撕烂的声音,一片哀嚎。

双方拼杀之际,激烈的连大地都随之颤抖。

尘土飞扬,鲜血四溅!

有些没有跟上大部队的,直接被战马踏成了肉泥。

没有任何的章法,也没有任何的计策,就是简单粗暴的战斗。

各种属性的玄力光芒在空中飞射着,数百柄长刀一起挥出,无数道剑影纷繁缭乱。

眨眼间,又是一片尸骨横野,其中,青色最多。

黎风躲在御天军后面,看着那激烈的战场,感觉自己的腿都在打颤,他哆哆嗦嗦地想要退后,但是为了自己的名誉,还是咬牙忍住了。

输了就输了,大不了自己跑路,城里的百姓和他有什么关系,死了正好!

“殿下!”骑士长发现了黎风的意图,瞬间红了眼睛,“兄弟们要支撑不住了。”

夜影军不愧是四只皇家骑士军中实力最强的一只,御天军根本就不是对手。

而且,夜影军的战斗方法很有技巧性,他们在布局,不像御天军毫无章法地在打。

骑士长心中一片悲哀,如果这一次领兵的不是黎风,是第一世子的话,他们肯定不会这么狼狈的。

第一世子可是能让他们以一人敌十人的啊!

眨眼间,御天军就死了三分之二。

玄武国的攻线,也在随之推进。

战场太过激烈,让人看得胆战心惊。

“快,你让他们再多撑一会儿!”见状,黎风连忙大喊,“本殿下去皇城搬救兵!”

“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城中的百姓,不要让苍青城沦陷了!”

喊完,黎风飞身上马,就要弃御天军而去。

骑士长看到那一幕,直接气得从马上摔了下来,而夜影军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数十柄长剑同时亮出,再同时刺入。

瞬间死亡!

其他御天军看到连他们的骑士长都死了,军心大乱,也跟着向后退去。

“你们退什么?”黎风看到离他越来越近的夜影军,顿时慌了,“快挡住,挡住啊!”

他一急,狠狠地抽着剩下的骏马。

马儿嘶鸣一声,就朝着反方向跑去。

听到厮杀声离他越来越远,黎风松了一口气,暗自得意。

只要他能活命,管其他人呢。

然而,黎风还没有露出一个笑容,他的身子就给腾空了。

那只先前出现过的飞禽,再次出现,直接越过死伤无数的战场,将逃跑的黎风给抓了起来。

黎风吓得腿脚直登,他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等到他再度落地的时候,发现自己来到了玄武*队的后方,而在那里,伫立着一个玄衣男子。

阿冰将黎风放下之后,敛了翅膀,站在夜将臣的身边。

黎风并不认识这位玄武国的新君,他叫嚷道:“你是谁啊,快放了本殿下,不然本殿下要你好看!”

夜将臣冷冷地看着黎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了他的咽喉:“你就是那个同子衿姐姐有着婚约的人?”

听到这句话,黎风瞪大了双眼,然后他才明白了眼前人的身份,支支吾吾:“是,是啊……”

“很好。”夜将臣阖了阖眸,“看来我没有杀错人。”

“你要杀我?!”黎风傻眼了,“你为什么要杀我?”

夜子衿又不是他弄死的,跟他有什么关系?

夜将臣却根本不理他,修长如玉手指开始用力,一点一点扼住手中人的呼吸。

黎风的脸瞬间青紫了起来,他挣扎着,断断续续道:“不、你不能杀我!”

话音一落,他感觉到那只手更紧了,再过几秒,他肯定就会被活活地掐死。

对,不就是夜子衿吗?

他才想起来,他当时偷偷地留了一个心眼,把那个永安公主“留”了下来,现在就能派上用场。

想到这里,黎风憋着一口气,然后吐出来一句话:“我、我知道夜子衿在哪里。”

“她其实没有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