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冰封千里!自爆!(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子衿……真的没有死!”

“咚——”的一声响,在黎风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的时候,他倒在了地上。

而脖颈间,是深深的青痕。

那个将他松开的玄衣男子,原本冰冷的脸上,此刻出现了一种名为“惶然”的神色。

“你说……什么?”夜将臣感觉自己的嗓音有些发哑,一双黑眸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人,里面清晰可见血色的波澜在翻涌着。

“咳咳咳……!”黎风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他有些害怕,但还是开口了,“永安公主没死,真的没死!”

像是害怕玄衣男子不相信一般,他急忙解释:“永安公主虽然中了毒,但毒不至死,所以她还活得好好的。”

“是我救了她。”黎风重重强调。

对,他是救了夜子衿,只不过是用那种方法而已。

他敢保证,夜将臣不会杀他。

然而下一秒,黎风的脖颈间就横了一把通体透明的剑,他能感受到剑身上散发出来的凛冽寒气,似乎要把他血液都冻住了。

“知道骗我的代价么?”夜将臣握着雪魄剑,声音虽然还有些不稳,但十分寒冽,“你不该拿一个已死之人来开这种玩笑!”

他虽然没有见到子衿姐姐的尸体,但也知道,他的姐姐……是死了。

“我没有!我绝对没有!”黎风吓得直哆嗦,“对,你一定是听到传信说夜子衿死了对吧?但是你根本没有见过她的尸体,而且,当年刺杀的事情又发生在青龙国,你当时还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皇子,怎么能确保自己知道的就是真的?”

诚然,当年青龙国并没有骗玄武国,因为在他们看来,夜子衿确确实实死了。

但是黎风在那个时候,去偷偷摸摸地看了一眼他那个未过门的皇妃,发现了一丝不对劲,所以后来新生了一个注意。

他要把夜子衿带走,说不定日后能用作秘密武器来对付玄武国。

今日他也是因为被吓到了,才一时间忘了。

这番话说完之后,那冰冷的剑依然横亘在黎风的咽喉处,他耳畔边传来冰冰凉凉的声音:“我又凭什么要信你的话?”

黎风松了一口气,他飞速道:“你若是不信,你和我一起去皇城看看,就知道夜子衿究竟有没有死了。”

夜将臣冷冷地望着黎风,末了,他终于收回了雪魄剑,声线微沉:“如果你敢骗我……”

“不、不敢!”黎风急忙摆手,语气带了一丝谄媚,“我怎么敢骗陛下您呢?”

“阿冰。”夜将臣并不理睬他,而是偏头轻唤了一声,“带上他。”

冰蓝色的飞禽鸣叫了一声,然后长尾一扫,直接把黎风送到了它的背上。

就在黎风搞不懂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便见清风一扫,玄衣男子同样飞身上背,动作优雅轻盈。

“今日之内,我要见到她。”夜将臣没有说是谁,因为他根本不信夜子衿还活着。

但他不介意陪黎风好好玩玩,有着冰翼龙雀在,就算是青龙国所有人一起上,都不会有任何招架之力。

眼下的两国之战,他培养出来的死士和夜影军已经以摧拉枯朽之势破了青龙国的防线。

黎风慌忙点头,但是眼中却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

下一秒,冰翼龙雀倏地张开了巨大的翅膀,然后朝着高空中飞去,速度极快,眨眼间便是数十里。

而烈烈的苍穹之下,战争仍然没有停息,青黑两色交织在一起,映出一片血光。

随着一声声大吼,那条长河也被鲜血染红,而负责防守的御天军此刻已经……全军覆没!

夜影军和黑衣人再度飞身上马,朝着苍青城内奔去。

马蹄声如雷奔般震耳,犹如丧钟敲响在耳边。

苍青城……沦陷了。

若是玄武国再攻陷三个城池,便会抵达青龙国的皇城!

而就在玄武国朝着青龙国发起进攻的时候,朱雀国与白虎国的交界处——江关城,也是一片昏暗。

赫连笙离本想着打白虎国一个措手不及,熟料,白虎国居然早有准备,早在血焱军和夜影军抵达江关城下的时候,风彻军早已整装待发。

城门之上,是白虎国最负盛名的元帅陆宴,他同样也是当今圣上唯一的弟弟。

“该死。”赫连笙离低声咒骂一声,她盯着那个年轻的元帅,目光很是不善。

她自然听说过陆宴的大名,虽然名声要比第一世子弱了许多,可并不能否认,他是一个将帅奇才,武功谋略,皆在四国皇室人的前列。

如果没有陆宴,就没有如今的白虎国。

他生生凭着贫瘠的土地,养出了数万骁勇善战的军队来。

陆宴手中的风彻军,其实力比白虎国皇帝手下的还要厉害不少。

仅仅只是这么一会儿交战的功夫,血焱军就死了一大半,夜影军虽然有着自己的阵法,但奈何数量太少,也无法抵御来势汹汹的风彻军。

整个江关城似乎只剩下了一种颜色,那就是鲜血的绯红。

“笙离陛下。”陆宴站在城门之上,轻轻地扬着唇角,“你最好还是让你的人离开江关城,我白虎国……不是你能动的地方。”

虽然他们据守着四洲界最贫瘠的一块地方,可这不代表,他们就是最弱的。

一个小姑娘,也妄想着收复他们白虎国?

冥顽不灵!

听到这句话,赫连笙离的神色倏地一沉,她直接飞身而起,不顾骑士长的阻拦,一个暴掠,就来到了三军对决的战场之上。

下一秒,她的双手成爪,眉眼间镀上一层寒霜,磅礴的气势从她的身上爆发开来,瞬间席卷了战场上的所有人。

那是来自帝王兽的力量,源于寒冰大陆最极致的冷。

紧接着,只听得“咔嚓咔嚓”几声响,大地猛地震颤起来。

以三军对垒的地方为中心,温度在急速下降。

霎时,挥舞着刀剑的风彻军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阻挡了,一下子就停下了脚步。

而阻挡他们的不是别的,正是因为低温而凭空出现的冰,那些冰将风彻军的双脚完全冻住,不让他们动弹一分。

有些骑士身怀火玄力,可是不管他们怎么去燃烧着冻住他们的冰,依旧无法使其融化半分。

血焱军和夜影军立马士气大涨,趁着那些风彻军不能动,大吼地冲向前去,只是眨眼,无数人头落下,尸骨堆满了平野。

刹那间,战势扭转!

仅仅凭着一个人,挡住了白虎国的千军万马!

看到这一幕,陆宴的神色骤然一变。

四洲界之所以与中州界差的太远,就是不会出现那种以一己之力可以改变整个战场的人。

而如今,这个惯例,被打破了。

“全部都给朕上!”赫连笙离把所有风彻军控制住后,又是一个暴掠,重新回到领兵的位置,她眉眼寒寒,杀意盛盛,“我朱雀国威严不容侵犯,杀掉他们,重重有赏!”

“吼——!”

“杀光他们!”

血焱军和夜影军一同发起进攻,无数刀光剑影落下,在一片鲜血之中,又是一群人被砍断了喉咙。

原本占据着极大优势的风彻军,在片刻,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冻住他们的寒冰仍然没有化开,导致那些没了头颅的身躯仍高高耸立在那里,犹如青松古树。

宁死不屈!

靠后的风彻军没有任何的惧怕,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做了一个决定。

就在陆宴和赫连笙离都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硝烟弥漫的战场之上,瞬间响起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只听“嘭——!”的一声,数十个风彻军的身子猛地炸裂开来,速度快到让人来不及躲避。

而离着他们最近的血焱军和夜影军,直接被这突然的爆炸,亦然炸的身首异处。

自爆!

风彻军在以自己的性命进行着自爆。

他们宁死,也要拉敌人一起。

也是这一连串的爆炸,让即将攻打到江关城下的朱雀*队,再度停止了攻势。

超过一万的血焱军在这股爆炸之下,化为了灰烬,而代价是……所有风彻军的性命。

此刻,激烈的战场之上,已是一片血肉模糊。

而那些自爆的将士们,连神魂都不复存在了。

这是一种极为惨烈的攻击方式,伤敌八百,损身一千。

没有人会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可是他们必须守住他们的国家。

因为一个“忠”字。

城门上陆宴死死地看着这一幕,双眸通红,他一个没忍住,就想翻身下城,然而却被一旁的副将紧紧地抱住了腿。

“殿下不可!”副将的眼圈同样很红,他声音哽咽道,“您不是她的对手。”

陆宴咬牙,他冷喝:“松开!”

他何尝不知道他不是赫连笙离的对手,去也是送死,但这可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骑士啊!

多少个日日夜夜,他见证了他们的成长,而如今他的兄弟们,就这样死了!

陆宴猛地将抱住他的副将踹开,然后深吸一口气,直接从城墙上一跃而下,来到了鲜血淋漓的战场之上。

既然他的兄弟们都已经先他一步去了,那么他便来陪他们。

朱雀国的军队被先前风彻军的自爆给震住了,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赫连笙离也暗自惊了一下,但是她对此很是不屑。

只有弱者,才会用自爆这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听朕口谕——”赫连笙离根本不会给白虎国喘息的机会,她再度发令,“拿下江关城!”

陆宴这个时候也来到了大军的跟前,他冷着眉眼,望向被骑士们拥簇的金色华服少女,心中是按捺不住的杀意。

他要杀了这个人,为他的兄弟报仇!

丝毫没有考虑自己能和赫连笙离过几招,就直接冲了上去。

“嗯——?”赫连笙离自然看到了那个越过无数骑士,朝着她袭来的年轻军帅。

“不自量力!”她微微冷笑一声,然后身形一动,离开了骏马,暴掠而出,就和陆宴撞在了一起。

赫连笙离想尽快结束这场战斗,所以她根本没有留手,直接兽化,朝着陆宴的左胸膛袭去,速度快到无人能够躲避。

陆宴的神色一变,迅速凝聚起玄气护体罩,但是他发现,他根本无法抵御赫连笙离的侵袭。

只听“噗——”的一声响,是肌肉撕裂的声音。

风声猎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有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预想中的死亡。

陆宴诧异地睁开了眼,然后惊讶地发现,那只白色的爪子,并没有深入他的胸膛,只是蹭破了少许肌肤。

因为有另外一只如玉微凉的手,牢牢地扣住了那只爪子。

目光微微向上移,顺着那只手,陆宴看到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那张脸的美,无法用言语来诉说。

在对上那双玫瑰紫瞳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你、你是……”

红裙少女闻言,挑了挑眉,模样慵懒而闲适,声音不缓不慢。

“卿家,卿云歌。”

------题外话------

嗷呜……三军了,看来明天才能六军。

明天接着打~

这几天应该都有二更。

打完第二卷就完结了,预告下一卷——狂天下。

小云歌就是这么霸气!

唔……至于夜子衿,我只能说黎风没有骗夜太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