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完全兽化!大逆转!/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卿云歌!

陆宴的双眸微微睁大,流露出来一丝不可置信。

这是个太过传奇的名字,名字的主人被整个四洲界所知。

传言她容貌倾世,才华横溢,还是……第一世子亲口定下的世子妃。

不管是哪一条,都注定了她的不平凡。

陆宴也听过卿云歌的名字,但最开始的时候,这个名字是以废物无颜闻名四国。

而在几个月前,名字的主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一场四国宴会,铸就了她辉煌的第一步。

陆宴的神色微微恍惚着,他没有料到,自己竟然能在这样的场合下,碰见这位传说中的卿大小姐。

而且,确实担得起倾世这两个字

“陆将军……”卿云歌见到年轻的将帅看她看出了神,低笑着提醒,“你不疼么?”

听到这句话,陆宴才回过了神,瞬间想起自己还在战场上,顿时有些羞愧。

“嘶——”也是在这个时候,他感受到了左胸膛处的疼痛,不禁倒吸一口气。

赫连笙离的右爪虽然没有没入他的胸膛,但是他的衣服上也很清晰地印出了五个带血的指印。

“陆将军,你们男人还是不要掺和我们女人的斗争了。”卿云歌微微笑着,然后手上猛地一个用力,直接将那白色的爪子卸了下去,“还是好好地去当你的总指挥吧。”

陆宴一怔,旋即他发现自己整个人开始往下掉。

他脸色一变,迅速凝聚起玄力,稳住了身形,才不至于让自己摔倒在地。

而陆宴落到地上的时候,那里早有人在等待着他。

“殿下!”副将连忙迎了上去,他身后是从皇城新赶来的风彻军,“您受苦了!”

陆宴摆手,他倒是不介意自己那点小伤,带兵打仗的,哪里还会怕受伤?

只是现在……陆宴微微蹙眉,红裙少女的出现似乎让这场战争偏离了轨迹。

副将早就看到了卿云歌,因为他在陆宴翻身下城的时候,把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这位陆氏皇族最出色的成员就这样死在了这里。

不过幸好,殿下贵中有福,这不,有人来救他们了。

陆宴简单地料理了一下伤势之后,然后有些紧张地抬起头来,看着飘浮在半空中的两个人。

无尽的苍穹之下,艳烈的红色与华美的金色交织在一起,仿佛巨大的利网缓缓散落。

卿云歌仍扣着赫连笙离的腕骨,眉眼一如既往的慵懒。

她像是根本没有被那凛冽的寒气所困扰,也丝毫不在意对面的人可以杀人的目光。

“赫连笙离……”卿云歌勾起樱唇,微微笑着,“别来无恙啊。”

不,准确的说,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光明正大的对决!

“卿云歌!”赫连笙离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人,眸中是阴厉的寒光,“你居然敢出现在我面前!”

一想到那个被她困住的蓝衣贵公子喜欢的是她的宿敌,她就感觉自己的心闷闷的,喘不过气来。

活了十八年的赫连笙离,有近十六年的岁月都沉睡在寒冰之中。

她根本不懂得如何去控制自己的情绪,也不懂得如何收敛自己的想法。

赫连笙离一直认定,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一定就是她的。

但是她却屡屡在一个人面前碰壁。

那个人就是她母后让她对付的卿云歌,同她有着深仇大恨的卿云歌。

“赫连笙离,你不是派人来说想要见我么?”卿云歌这个时候才松开了手,她的眉眼清清淡淡,犹如山间云烟,“我来了,你难道不应该欢迎?”

她来得还是太迟了。

在得知赫连笙离提前对白虎国动手的时候,已经是今天早上。

因为和赫连知杳达成了交易,亦为了卿家,她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江关城,却无法挽救那些风彻军的性命。

卿云歌微微低头,还能看到地面上,那因为自爆遗留下来的乌黑的痕迹。

成千上万的性命,就这样没了。

她仿佛能想象出,当年卿风琊带领着卿家骑士团远赴沧澜,那时候的战场是不是如同今天一样惨烈?

那时候的尸骨是不是也如同而今一样横遍荒野?

而她的亲人,也同今天的风彻军一样,在战争中,奉献出了自己的性命。

卿云歌已经不想再看到这种场景了。

因为……可怜河边无定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啊。

她的娘亲过了多少这种日子?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赫连皇族!

不管是赫连域还是赫连笙离,只要对她的亲人有威胁的,她全部都不会放过!

“欢迎你?”赫连笙离冷笑着,“卿云歌,你可还真时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过奖过奖。”卿云歌掏了掏耳朵,耸耸肩道,“我这人没有别的缺点,唯一的缺点就是自恋。”

两人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战场上还活着的人都能听得到。

陆宴的嘴角一抽,他忽然发现关于这位卿大小姐的传闻还是有些不靠谱的。

三军也面面相觑着,没有上面的命令,他们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打。

赫连笙离被这一句话气得要死,她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噎过,她怒极:“卿云歌,我现在不想杀你,你最好给我让开!”

等她收拾完白虎国,再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杀死。

“唔,可是……”卿云歌歪着头,然后声线倏地沉了下来,冷冽无比,“可是我想杀你,怎么办?”

一句轻飘飘的反问,让所有的围观者都倒吸了一口气。

“卿姑娘!”陆宴急忙喊道,“你不是她的对手,你快离开这里!”

声音切切,很是担忧。

卿云歌充耳不闻,她环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地看着飘在她对面的金色华服少女。

“听到了没?”赫连笙离却是笑了起来,她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不会是我的对手。”

以她魔阶的实力,整个四洲界,没有人是她的对手。

就算卿云歌在四灵学院修习过,也绝对不会敌得过她。

“嗯,我当然不是你的对手。”卿云歌点了点头,直接承认了。

赫连笙离一愣,她虽然诧异,但面上却很傲然:“你还真有……”

自知之明四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红裙少女挥手打断了。

“毕竟……只有实力相当的人才配成为对手啊。”卿云歌轻轻笑着,缓缓吐字,“赫连笙离,你还不配。”

声音轻柔,却带着彻骨的寒意。

你还不配!

赫连笙离的瞳孔微微收缩了起来。

那日,在地牢中,蓝衣贵公子也对她说了这么四个字。

“卿、云、歌!”赫连笙离的神色瞬变,她咬牙切齿,“你在找死!”

她竟然被一个根本不如她的人给羞辱了,可恨!

“来啊,来杀我啊。”卿云歌目光淡淡,言语是毫不忌惮的张狂,“杀的了我,算我输。”

“好,很好。”赫连笙离被这语气激怒了,“那么就且看看,我究竟杀不杀得了你!”

下一秒,她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

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此刻被一片雪白的毛绒所覆盖,而一头乌黑的长发,在瞬间变成了冰蓝色。

原本清秀的眉眼,也染上了白色的寒霜。

几近透明的脸庞此刻更是苍白了几分。

如同从冰天雪地中走出来的雪女一般,带着足以冰封三千里的寒气,让人喘不过气来。

完全兽化!

半兽人的最佳战斗模式!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凝,但是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

在寒气出现的同时,她早已凝聚起玄力。

极致之火将她整个身躯的包裹住,不容旁人亵渎半分。

霎时,天空中燃起了两团光,一冰蓝,一赤红。

耀眼灼目,璀璨绚丽。

冰蓝和赤红就像是两柄锋利的剑一般,激烈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

声音清晰深冽,传遍了整个战场。

只是简简单单玄力的碰撞,就让地上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压力。

实力稍弱的血焱军更是觉得胸前被大锤狠狠地击打了一下,狂喷出一口鲜血。

“你怎么可能……”赫连笙离不可思议地看着和她分庭抗礼的红裙少女,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在刚才卿云歌释放玄力的时候,她就已经洞悉了其真正的实力。

冥阶九段而已!

连灵阶都没有达到,居然能抵御住她的进攻?

卿云歌现在并没有让剑灵给她灌顶,因为现在还用不着。

她早就看出赫连笙离空有一身修为,却不知道怎么使用。

打个比方来说,就是婴儿的躯体里有着成人的力量,可是他却施展不出来。

而且,虽然赫连笙离的冰属性纯度极高,但也依然没有达到极致。

哪怕其修为再高,在她的面前,都会被压制。

卿云歌微微勾唇,气定神闲:“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啊,杵在那里怎么杀?”

她倒想看看,赫连笙离能不能把所有的实力发挥出来!

一个连混沌囚牢都不会用的魔阶,委实是个废物。

听到这句话,赫连笙离双眸血红,周遭的寒气更盛了,温度接着下降。

下一秒,她仰天长啸一声,然后便见天空中顿时出现了第三个人影。

第三个人和赫连笙离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容,不同的是,没有神魂之力的波动。

分身!

卿云歌的双眸冷冷一眯,然后右脚一点,迅速后撤,在自己的面前凝聚出一个烈火铸造而成的屏障来。

现在只有她一个人能拦得住赫连笙离,绝对不能再让赫连笙离去干扰战场。

“哈哈哈哈卿云歌!”赫连笙离原本清秀的面容剧烈地扭曲起来,“我一时半会杀不了你,那我就先让白虎国的子民将士,为你陪葬!”

瞬间,趁着本体拦住卿云歌去路的时候,分身笙离迅速回到地面。

她素手一挥,大片的冰雪飘落而出,迅速将血红的战场染成了银白色。

而那些随之而来的风彻军,眨眼间又被困住了,连陆宴也毫不例外。

“血焱军、夜影军听令——”分身笙离冷喝出声,“迅速攻破江关城,今天务必拿下白虎国!”

听到这声命令,两军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然后立马发起了进攻。

顿时,惊天动地的吼声响彻山河,又是一片刀光剑影。

陆宴的神色骤然一变,他努力地想要逃脱寒冰的掌控,却发现根本没有能力。

“殿下,这该如何是好!”副将也急得不行。

但是他急得不是自己,而是陆宴。

他们所有人都可以死,但是唯独陆宴不能。

“听天由命吧。”陆宴现在倒是平静下来了,他神色淡淡,“你以为我们现在逃掉,就能一直逃?”

副将默然。

朱雀国分明是要把他们往死里逼,也不知道赫连笙离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实力,一人主宰整个战场。

分身啊,那可是分身!

说明她的修为已经越过了仙凡之隔!

灵阶根本就不是四洲界的人能想象的,除了皇族中已经避世不出的祖宗,他们这一辈,还没有人能达到这个高度。

“哼,卿云歌,你拦得住我的本体,也拦不住我的分身。”见到事情又重新按照她所想的开始发张,赫连笙离神色傲然,“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救下白虎国!”

说完,便握掌成爪,直直地朝着红裙少女袭去。

卿云歌眉目一凛,然后反手召唤出了凤璃剑。

下一秒,银白色的剑身和兽爪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力量之大,连天地都在为之震动。

剑气缭绕,冲天而起,似乎将整个苍穹都撕裂了开来。

碰撞,再碰撞!

无数个回合之后,交缠在一起的身影才猛地分开,两人皆是后退了数十步。

“没想到你手中竟然还有如此神兵。”赫连笙离忌惮地看了一眼凤璃剑,旋即她冷笑出声,“不过我会让你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好的兵器,也没有用!”

眼下,战场上已是一片鲜血淋漓、白骨横野,分身笙离站在后方,脸上满是杀意。

陆宴他们已经做好了死亡的打算,皆闭上了眼。

“是么?”卿云歌淡淡地应道,然后她轻笑,“既然我们之间的对决,你要伤及无辜,那么我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赫连笙离眉头一皱,并不白她这句话的意思。

但是很快,她就知道了卿云歌为什么会这么说。

因为高高的苍穹之上,此刻出现了一只硕大的神鸟,呈火烧云状,鸣声尖锐,迅速朝着地面飞去。

随着那只神鸟的靠近,地面上的寒冰竟然出现了融化的趋势。

陆宴也感受到自己周围的温度竟然在上升,他猛地睁开了眼,然后就看到了一只通体火红色的鸟歪头盯着他。

“诶!你长得……马马虎虎吧。”那只鸟盯了他一会儿,然后口吐人言,“那我就勉强救一把你。”

陆宴瞬间呆滞。

等、下!

他是不是被一只鸟给嫌弃了?

什么叫马马虎虎?

他可是白虎国有名的美男子!

而且一只鸟能看出谁好不不好看?

鸟的审美观能和人的一样吗!

陆宴不知道,这只嫌弃他的鸟,就是传说中的不死鸟。

而这只不死鸟,不巧,是只看脸的鸟。

不好看的,不帮。

陆宴要庆幸,他的长相刚刚好过了小九心目中的及格线。

小九才不管那么多,它欢快地吐出一片火,将那些困住白虎国将士们的寒冰全部给融化了。

陆宴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腿又能动了,顿时大喜。

这只鸟虽然说的话那么不讨人喜,但是还是很善解人意的。

剑灵:“……”

兄弟你可能不知道它的本性你才会这么想!

看到白虎国的将士们已经脱离了困境,小九满意地张开了翅膀,然后面向了血焱军和夜影军,傲娇地抬了抬小脑袋:“娘亲说你们惹她生气了,就是不乖。”

“不怪的人,就要受到惩罚。”

“看小九怎么打你们这群坏蛋!”

下一秒,巨大的火色不死鸟冲天而起,扶摇直上,然后翅膀猛地一挥,大片的火朝着地面飞去。

这还不够,小九张开了嘴巴,对着领头的骑士兵就是一口不死鸟之焱。

上古帝王兽的本命火焰,根本不是普通人能抵抗得了的。

于是,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只听得数道惨叫声响起,还在冲锋的血焱军就在大火之中,化为了灰烬。

尸骨无存!

比起先前的风彻军,还要惨上不少。

而火焰无休止地席卷而来,瞬间埋没了半个战场,凡是被不死鸟之焱包裹住的人,全部都死得干干净净。

局势再度扭转!

看到这一幕,陆宴猛地挥手,大吼出声:“兄弟们上!把这些外贼赶出我们白虎国!”

副将也是一脸激动,他万万没想到,原本的必死之局,又让他们有了新的希望。

风彻军更是底气大涨,他们手握着刀剑,齐齐地向着对面冲去。

“该死!”分身笙离注意到了这一幕,暴怒不已,“哪里来的畜生,竟敢坏朕好事!”

“你才是畜生!”小九顿时怒了,它气愤不已,“瞧你长得那砢碜样儿,居然还好意思出来影响市容,我要是你我就躲在家里不出来了!”

“畜生!”听到这句话,分身笙离忍无可忍,暴掠而出,朝着空中的不死鸟飞去。

然而,赫连笙离的这具分身充其量不过是魂阶高端的实力,根本无法和帝王兽相媲美。

小九也是看这个少女不顺眼,直接施展出了不死鸟的天赋玄通之一——狂焰瞬击!

猛烈的火焰喷涌而出,以难以躲避的速度,狠狠地砸到了分身笙离的身上。

顿时,连叫声都没有,分身笙离就化为了乌有。

而在同一秒,正在与卿云歌对决的赫连笙离身子猛地一震,显然也受了一些伤。

小九解决完分身笙离之后,冷哼一声,接着帮助风彻军攻击血焱军和夜影军。

不过片刻,朱雀国的军队就已经完全覆没,不剩一兵一卒!

“吼——!”

“干得漂亮!”

白虎国的将士们都欢呼了起来,他们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向了飞在他们头顶上的小九,喜出望外。

神明显灵了,一定是上天庇佑,他们才能打赢这场战争。

小九骄傲地展了展翅膀,心想,它可是娘亲的小宝贝,当然厉害了。

地面上的人欣喜不已,而空中的人脸色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

赫连笙离因为分心,脸上瞬间被凤璃剑划出了一道血痕。

不得不说,她的实战能力实在是太差了。

论打斗技巧,又怎么会是曾经身为第一杀手卿云歌的对手呢?

“帝王兽!”赫连笙离现在已经看出了小九的级别,她咬着牙,声音寒冽,“没想到你居然也有帝王兽!”

她苦心营造出来的场面,因为一只帝王兽功亏一篑!

“不过是帝王兽。”卿云歌见到赫连笙离停住了攻势,索性也不动了,“怎么,嫉妒了?”

真不好意思,她不光有帝王兽,还有一头九星大君主兽。

“好啊,好你个卿云歌。”赫连笙离猛地扭头,双眸血红一片,状若修罗,“是你逼我的!逼我的!”

卿云歌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本来不想让他们这么早出来。”赫连笙离冷笑着,“但是能打败你,我也认了!”

话音一落,她仰天长啸,就像是号召什么的信号一般,传遍了。

而就在长啸声尽的时候,战场的远处,顿时出现了一片滚滚的烟尘,其中还夹杂着几声兽吼。

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凛,她大概知道赫连笙离要做什么了。

因为那滚滚而来的尘土,正是……半兽人大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