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天下二分!(第二卷完)/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咳咳咳咳!”看到这一幕,赫连笙离先是剧烈地咳嗽了一会儿,紧接着她大笑出声,“卿云歌,你没想到吧,梦玉染把白陌尘送给了我!”

因为笑得太过激动,她的唇角溢出了血丝。

而令人惊异的是,她的血并不是鲜红,而是黑红。

卿云歌微微皱眉。

她以为,凭借着白家的势力,是可以将白陌尘救出来的。

而显然,白竹灵并没有救出白陌尘。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来啊,你杀了我卿云歌。”赫连笙离的笑声越来越大,“但是你杀我前,先得杀了他!”

她从元雷那里得知,这位白家的公子似乎和卿云歌有着一些交情。

梦玉染也告诉她,如果事情出现了不好的变化,那么一定要让白陌尘出来。

当然,没有用到最好。

可眼下却不得不用了。

“白陌尘!”赫连笙离朝着那头巨猿厉喝一声,“给我把卿云歌杀掉!”

喝声一落,那头巨猿仰天咆哮了一声,然后手脚并用,迅速地朝着红裙少女发起了攻击。

卿云歌猛地将凤璃剑从赫连笙离的左胸膛处抽了出来,然后右脚一个后撤,在空中翻跃了一下,将剑身横了过来,抵挡住了巨猿的双掌。

“吼——!”白陌尘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人类了,他的一举一动,同一头玄兽无疑。

他仰天嘶吼着,双眸赤红,只知道一味地发起进攻。

和白陌尘仅仅交手一个回合,卿云歌就已经知道他和什么玄兽结合了。

泰坦巨猿。

这是一种力大无穷的玄兽。

在力量上,泰坦巨猿几乎达到了极致。

它可以仅仅凭着肉体,就掀翻一座城池。

卿云歌感受到了自剑身传来的极大推力,她死死地咬着牙,努力地抵挡着白陌尘的攻击。

诚然,如同赫连笙离所说,她不会杀白陌尘。

可是并非不敢,而是不想。

她对白陌尘没有任何感情,如果不是当时他来告诉她元雷想要用她做实验,他们不会有交集。

但是这一点恩情,她在四殿大比的时候,已经还了。

“见鬼!”卿云歌低声,然后身子一斜,直接从巨猿的身躯下滑了出去。

下一秒,她收起了凤璃剑,拿出了暗夜笛。

笛声急促地响了起来,不同于以往的舒缓,嘈嘈切切,仿佛惊涛骇浪一般席卷而来。

令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在笛声响起的时候,白陌尘忽然停止了动作。

他双眸仍是血红色的,但已经出现了变化,隐隐约约有着墨色波动而过,瞳底是一片挣扎之色。

巨大的兽掌死死地捂住了耳朵,白陌尘痛苦地嘶吼出声,他将头不断地在地上砸着,直到砸出了一个深坑。

笛音仍未停歇,甚至又上了一个高度。

卿云歌在赌。

如果暗夜笛都不能让白陌尘恢复意识,那么真的是没有任何办法了。

而另一边,倒在地上的赫连笙离吸着气,抬起右手,凝聚玄力,把自己被贯穿的左胸膛用寒冰给封住了。

与此同时,她的身体出现了惊天的变化。

原本还能算一个人的赫连笙离,此刻突然变成了一只兽,而那只兽的模样,正是放大版的痕。

“卿云歌!”雪灵冰晶兽的口中发出了一声阴狠的笑,“你终究还是要死在我的手下!”

笑声一落,赫连笙离手脚并用,迅速朝着吹笛少女袭去。

也是在同一时刻,用头砸地的巨猿忽然停止了动作,然后也嘶吼一声,奔跑的方向和赫连笙离如出一辙。

两方受击,卿云歌紫眸一眯。

眼下她遇到了一个难题。

她完全可以抵挡住白陌尘和赫连笙离的攻击,但是这样子的话,白陌尘也会死。

因为她和白竹灵的关系比较好,她不可能杀了白陌尘。

难办了……

“死吧!”此刻,赫连笙离已经扑到了红裙少女的面前,仰天咆哮一声,“极度冰爆!”

雪灵冰晶兽天赋玄通之一,可以让一个人在瞬间变成冰块,然后炸裂开来。

卿云歌眉头一皱,凤璃剑再次出手。

然而,与此同时,白陌尘也到了。

一前一后。

“一剑苍穹青霄破!”

凤璃剑脱手而出,化为一只火色的凤鸟,直直地对上了极度冰爆。

攻击被阻挡,赫连笙离却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

下一秒,她的右爪直直地朝着红裙少女的心脏处袭去。

卿云歌自然看到了这一道攻击,她倒是没什么感觉,因为她的底牌还没有用完。

就在她准备用出《夜神的黄昏》的时候,忽然,“哧——”的一声响,是什么东西被贯穿的声音。

一只巨大的泰坦巨猿在这个时候,挡在了红裙少女的面前,而它的左胸膛,被一只利爪贯穿了。

赫连笙离惊愕无比,她根本没有料到,这凝聚了她全部力量的一招,居然没有成功地取下卿云歌的性命。

她倒是也得手了,不过被穿心的人并不是她的宿敌,而是她带来的傀儡。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的双眸微微睁大。

几乎是同时,凤璃剑吞噬了极度冰爆,然后再次将赫连笙离的胸膛一剑穿过。

“不——!”赫连笙离这一次才真正的感受到了自己的生命本源在疯狂地流失着,哪怕她再次用寒冰封住伤口,依旧无济于事。

最终,她瞪着眼睛,倒了下去。

而在倒下去的一瞬间,只见一道白光闪过,赫连笙离又重新恢复成了那个昔日的清秀少女。

她的脸庞是那样的白皙,肌肤几近透明。

她倒在那里,像是沉睡了一般。

赫连笙离,死了。

曾经的辉煌,也埋没了。

与此同时,那头泰坦巨猿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它有些艰难地回过神来,将身子转向了红裙少女。

卿云歌清晰地看见,巨猿的左胸膛处,是一个深冽的黑洞。

而那张脸,一如既往的熟悉。

眸中的血色已经缓缓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清明的黑色。

它张着嘴,蠕动着,神色有些茫然,然后慢慢地说了四个字。

“云歌师妹……”

话音落地的下一秒,巨大的身躯,轰然倒下。

了无生息。

白陌尘在最终还是恢复了意识,可他在醒过来的第一时间,选择抵挡在红裙少女的面前。

卿云歌的神色微微复杂,她望着那具冰冷的躯体,轻轻叹了一口气。

赫连笙离的攻击对她来说根本不会致命,因为这位半兽人的实战经验实在是太差了,差到只会一味地攻击。

她没有料到,白陌尘会挡在她面前。

这是她的失策。

如果白竹灵知道了,恐怕会很伤心。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卿云歌极轻地摇了摇头,她是个无情的人。

即便白陌尘做到了这个地步,可不喜欢,终究是不喜欢。

白陌尘死了,她虽然心情复杂,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因为不爱,所以都错。

但是假如今天替她挡伤的是容瑾淮会如何?

卿云歌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发现,只是一想,她就完全受不了。

无法忍受他在她面前死去。

并非冷血,因为她的心只能容纳一人。

“大小姐,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全部办好!”海鸣天等人已经将半兽人大军全部料理干净了,他们齐齐地踏出一步,“请大小姐过目!”

“做得不错。”卿云歌微微笑了笑,“回去之后,兄弟们都重重有赏!”

“谢大小姐!”海鸣天率先大声应道,“禀报大小姐,狂澜小队这次猎杀的半兽人最多!”

此话一出,其他两队的队长顿时冷哼一声。

这个家伙还真是不要脸,居然还邀功了。

“嗯。”卿云歌点点头,“接着努力。”

很简单的夸奖,但却让海鸣天高兴得不得了。

“德性!”风云队长吐了口吐沫,“下一次老子一定赢过你。”

“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海鸣天得意洋洋,“就算给你十年,你也赢不了我。”

“海鸣天!”风云队长大怒,“你找打!”

“得了吧,你修为可不如我。”海鸣天哼哼,“我不欺负你。”

“兄弟们,我们一起上!”风云队长忍无可忍,“揍他!”

其他两队的骑士们大吼:“好,揍他!”

海鸣天先是一愣,继而怒吼出声:“他奶奶的,你们要不要脸?”

“能揍你一顿,不要也罢。”风云队长狞笑两声,“让你再给我显摆!”

说完,一堆人就扑了上去。

“我靠,你们来真的啊?”

“嘭!”

“大爷的,老子要反攻了!”

“嘭嘭嘭!”

拳打脚踢。

这大概就是骑士之间最纯净的情谊了,见面就要打一场才罢休。

卿云歌微微笑着,眉眼弯弯。

“卿姑娘。”陆宴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他神色肃穆,“多谢你这次出手相救了。”

“不必言谢。”卿云歌淡淡颔首,“我的初衷并非想救你,只是想灭掉赫连皇族。”

此话一出,陆宴稍稍地怔了一下,旋即他笑了笑:“但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卿姑娘了。”

“陆将军,有一件事要麻烦你。”卿云歌低眉,“还请你派人殓了白陌尘的尸体,送往中州界白家,然后交给白家的大小姐白竹灵。”

“啊?”陆宴一愣,看了看地上已经变回人形的男子,然后点点头,“好的,我明白了。”

这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那么就此别过了,陆将军。”卿云歌嗯了一声,“至于皇贵妃她到时候一定会安然无恙地回去。”

“卿姑娘这是要去哪儿?”陆宴忍不住问道。

“回朱雀。”卿云歌微微勾唇,缓缓说了三个字,“灭、赫、连。”

……

白虎国和朱雀国之战不过一天,就落下了帷幕,而这一场战争后的结果,却是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原本掌管着朱雀国的赫连皇族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一夜之间全部死光了,只有在白虎国的瑞王和知杳公主才逃过一劫。

所以,朱雀国现在是群龙无首。

大臣们急得不行,派人传书去白虎国,想要把赫连瑞叫回来。

但一向游手好闲的瑞王却表示,他不想当这个皇帝,爱谁当谁当去吧。

据说,赫连瑞说这话的时候,被赫连知杳直接打了一顿,然后又灰溜溜地回到了朱雀。

但是这皇位他根本没有坐几天,就直接宣告天下,他要把朱雀国当做知杳公主的嫁妆,送给白虎国。

此事一出,大臣们惊呆了。

他们还从来没有遇见过,把一个国家当做嫁妆送出去。

大臣们顿时如同火锅上的蚂蚁,一个个开始劝谏,但是奈何赫连瑞就是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油盐不进。

因为臣民们还深信着四大皇族便是四灵守护兽的后代,所以他们并不想让除了赫连皇族以外的人当皇帝。

但是更没想到的是,赫连瑞这一举措得到了好几个世家的支持,其中就包括兰家、萧家、苏家……还有重新回到十大玄法世家之列的卿家。

大臣们无奈,到最后也只能认可了这个决策。

于是,白虎国和朱雀国合二为一了。

陆皇也大笔一挥,直接改了国家的名字。

从此,世上再没有朱雀国和白虎国,有的只是……大宣王朝!

天下至此三分……不,并不一定是三分。

因为青龙国和玄武国,仍在开战。

孰胜孰负,还没有定。

有传言说这一次青龙国一定会被玄武国灭掉,因为前不久传出消息来,说第一世子离开了青龙国。

没有了第一世子的青龙国,根本不容为惧。

玄武国势如破竹,长驱直入,不过七天,就攻下了青龙国一半的城池。

而现在青龙国的皇城,也已经沦陷。

夜将臣眉眼冷寒如霜雪,衣袂也如同镀了一层寒冰,他神色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黎风,瞳底被杀意占据。

时间回溯到三天前。

黎风带着夜将臣来到了他的府邸,然后派人封锁住了消息。

他眼下还根本不敢告诉黎霜,他弃兵逃跑了。

若是让他父皇知道了他居然敢这么做,他绝对会被贬为平民。

至于玄武国现在打到哪儿了,他可不在乎,反正有其他人在抵挡着,碍他什么事。

黎风就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一点困苦都受不了。

他根本就没想过,如果青龙国被灭了,他的下场会如何。

“你确定她在这里?”夜将臣已经将冰翼龙雀召了回去,他手握着雪魄剑,声音冷冷,“如果没有,你知道下场。”

“是是是!”黎风慌忙点头,“我绝对不敢欺瞒陛下。”

夜子衿确实在这里,但是至于是不是夜将臣理想中的那样,他就不会做保证了。

因为……如今的夜子衿,他见了都觉得可怕。

夜将臣跟在黎风后面,穿过一串的亭台楼阁,然后来到了一座简朴的木屋前。

“永安公主就在里面。”黎风打了一个寒颤,“陛下您进去便可知道。”

闻言,夜将臣微微眯了眯眼,他轻轻地冷笑:“没关系,就算里面有陷阱,也对我没有任何用处。”

有着九大神灵器之一的雪魄剑,世俗皇朝之中还没有什么东西能伤得了他。

要说青龙国唯一对他有威胁的人,就只有那位被称为人中之龙的男子了。

只可惜……容瑾淮现在不在这里。

夜将臣轻嘲了一声,然后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推开了门。

他根本不抱着夜子衿还活着的希望,之所以随黎风来到这里,也不过是闲来无事罢了。

在没有了第一世子,青龙国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然而就在夜将臣走进去的那一瞬间,他的目光死死地定住了,因为他确实看到了他熟悉的容颜。

可是容颜的主人,却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

女子眼神空洞无神,她呆呆地看着前方,没有任何反应,脸色也是不正常的青紫,而她的唇边,有着猩红的鲜血。

但女子确确实实就是永安公主,夜子衿。

“这是怎么回事?!”夜将臣猛地转身,一把就将黎风提了起来,“子衿姐姐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咳咳咳……!”黎风剧烈地咳嗽着,“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了一个亡灵法师的话,他说这样可以把一个人复活。”

“但我用了那个方法之后,永安公主就一直保持着这个样子,他说,只要每天喂她生人肉,总有一天,她会活过来的。”

黎风此刻惧怕不已,因为他也是偶然才碰见了那位亡灵法师,而那个时候,正逢夜子衿中毒身亡。

更巧的是,夜子衿的神魂因为某些原因稍稍地在体内逗留了一下,然后这就被他寻着了机会,让亡灵法师用亡灵玄诀把夜子衿复活。

但至于复活后是个什么东西,他是真的不知道了。

“亡、灵、法、师。”夜将臣阖了阖眸,强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怒意,他忍着想要嗜血的冲动,“你居然敢把子衿姐姐变成那样肮脏的生物。”

“黎风!”他终究忍无可忍地大吼出声,“你该死!”

夜将臣的见识当然不是黎风能比的,他现在看出,夜子衿并非活物,而是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的尸体,但是偏偏,这具尸体可以像人类一样活动。

活尸,亡灵生物的一种,只有十分苛刻的条件,才能让人变成活尸。

即便夜将臣不想去想这个字眼,可是这两个字顽固地在他脑海中盘旋着。

他现在宁愿夜子衿已经去往了九幽,甚至轮回转世,也不愿意她变成活尸。

终究还是……他那个时候太弱。

夜将臣猛地睁开双眼,目光如刀般划向了黎风,冰冷嗜血。

黎风被这恐怖的眼神直接给吓得大小便失禁了,他哆哆嗦嗦:“夜子衿真的没死,你看,她还能吃东西。”

他指着放在女子脚底下的一盆生肉,兴高采烈。

他都把夜子衿交出去了,这下夜将臣应该满意了,说不定还会赏他一些稀罕玩意儿。

熟料,黎风的笑容还没有维持多久,他的脸就僵住了,因为他的胸口处,传来了一种十分陌生的酥麻感,紧接着疼痛席卷了全身。

“你竟然、竟然……”黎风根本没料到,夜将臣会突然对他出手。

他瞪着眼睛,望着那柄通体透明的剑,喉咙里嗬嗬几声,然后不甘地倒了下去。

夜将臣看都没看黎风一眼,直接抽出了雪魄剑。

随着剑身的离开,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黎风的尸体慢慢地变成了冰块,紧接着冰块碎裂了开来,在阳光的照耀下,很快就融化了。

连一丝一毫的血肉都没有遗留下来。

屋内的女子对此毫无感知,她仍呆呆地坐在那里,连有一只修长的手抚上她的脸都没有感觉。

下一秒,她落入了一个冰冷的怀抱。

热泪滚滚而下,微微喑哑的声音响起。

“子衿姐姐,我们回家。”

玄武纪元493年,青龙国被灭,南州界归属玄武国。

同年,玄武国发布诏令,改玄武为月,史称恒月王朝。

至此,乾坤已定,天下二分。

------题外话------

呼……第二卷完了,第三卷马上就要开了。

人族的事情暂且告一段落。

永安公主的事情我会写一个番外发群里,唔……至于是什么时候,就不知道了╮(╯▽╰)╭

等我闲了就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