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不叫亲哭你!(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哐当——!”

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被甩到了地上,顿时砚台中的墨水撒了一地。

地上跪着几个人,都在瑟瑟发抖,他们不敢抬头去看书桌后的男子,生怕一不小心就把性命给搭进去了。

梦玉染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他阴测测地看着地面上的人:“世俗皇朝到底是怎么回事?!”

“禀、禀少主……”其中一个人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才颤颤开口,“现在已经没有四国了,而是大宣和恒月王朝。”

“仔细一些!”梦玉染猛地抬手,直接掐住了那人的喉咙,“赫连皇族呢?我问的是赫连皇族!”

“赫连皇族除了赫连瑞与赫连知杳……”那人脸色胀得青紫,声音断断续续道,“其他人全部都死了,现在南州界已经变成了白虎国的领地,也就是如今的大宣王朝。”

全部都死了……

“轰——”的一声,梦玉染的大脑一片空白,他跌跌撞撞地后退了几步,直到撞到墙角处的花瓶,才重新回过神来。

“少主……”说话的那人被大力推到了地上,他不顾身上的疼痛,忍不住问道,“您怎么了?”

四洲界的事情,中州界的人从来都不会去关心,毕竟世俗皇朝的实力和他们十大玄法世家相比,实在是差的太多了。

但是为什么他们少主听到朱雀国被灭这件事情,会如此失态?

“现在还剩下多少玄兽?”梦玉染敛了敛眉眼,又恢复了平静。

“禀少主,还剩不到一百头了。”

“嗯——?”梦玉人的眉头顿时一皱,语气也不好了,“怎么只剩这么一点了?”

“因为前一阵子制作的那批临时半兽人大军,损失了不少品级很好的玄兽。”心腹小心翼翼地说道,“而且现在四洲界的四片森林里能用的玄兽,我们都已经抓来了。”

“全部都抓来了?”梦玉染伸出手敲了敲桌子,声音寒寒,明显不信。

心腹打了一个哆嗦,才呐呐道:“慕家似乎对我们已经起了疑心,如果再去四洲界的玄兽森林逮捕玄兽的话,恐怕……”

说到这里,他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梦玉染也稍稍地沉默了一下。

毕竟,半兽人实验他还是背着梦家做的,以他现在的势力,肯定不能和整个慕家做对抗。

若是慕家在联合其余几大世家,那么他恐怕就要完蛋了。

“此事先放放。”梦玉染冷眸一眯,“你们打听到是谁杀了所有赫连一族吗?白虎国?”

“并非是白虎国。”心腹说道,“江关城那一战朱雀国是输了,可是灭掉赫连皇族的人据说是卿家的大小姐。”

“卿家的大小姐……”梦玉染想了想,一个名字呼之欲出,“是叫卿云歌吗?”

“少主竟然知道?”心腹略略诧异,但他却没有多问,“不错,正是这个名字,而且现在因为纪家被灭,卿家已经成为十大玄法世家之一了。”

“卿家?”闻言,梦玉染冷笑两声,“凭他们也配和我梦家同位于十大玄法世家?”

“少主说的有道理。”心腹连忙拍马屁,“不过是世俗皇朝中出来的小家族罢了,怎么可能和我们传承了千年的梦家相比?”

江关城那一战,除了在场的人,没有人知道,此刻的卿家是拥有六百头超神兽的。

陆宴心思缜密,尽管卿云歌并没有特地和他打招呼,但他回去之后,还是下了封口令。

参加战争的风彻军听从了命令,毕竟要是没有卿家骑士团,恐怕他们白虎国已经被灭了。

当卿家又重新回到十大玄法世家之中的时候,可是让很多家族都吃了一惊。

以前有一个卿风琊,现在又出了一个卿云歌。

这卿家难道是块风水宝地吗?

怎么老出天才。

也不是没有家族眼红卿家,他们不认为卿家有实力进入十大玄法世家,所以专门带人前去砸场子。

去的家族不同,但相同的是,他们连卿家的门都进不去,更不用说和卿家较量一番了。

而且,更令人意外的是,在十大玄法世家之中,苏家、慕家、兰家、萧家竟然都跟卿家交好。

甚至还有传闻说,白家和叶家也想着要与卿家打好关系。

这里面的事情就耐人寻味了。

“我听说,卿家现在似乎很是神秘?”梦玉染像是丝毫没有听到那声马屁,语气依旧不好,“连楚家的人去南州界的时候,都碰了壁?”

“是有这么个传言。”心腹愣了一下,“但是是不是真的,就不知道了。”

“哼,是不是真的……”梦玉染轻轻地哼了一声,“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这……”心腹欲言又止,“少主要不要给家主说一……啊——!”

话还没有说完,心腹就直接被一巴掌抽了出去。

那巴掌的力量太大,直接将他达到了墙上。

顿时,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是不是平常我太惯着你们,你们就以为,你们可以替我做决定了?”梦玉染看都没看,直接收回手,他阴柔一笑,“要不然,你来当这个少主?”

声音带着凛冽的寒意,目光含着实质的杀气。

此话一出,其他几个人立马开始磕头,嘴里不断叫着:“少主饶命,少主饶命!”

而那个心腹直接因为那一巴掌,晕了过去,自然也就看不到现在的一幕。

若是他看到了,估计也会晕过去。

“滚。”梦玉染头都不抬,冷冷一喝,“没有我的吩咐,都不许进来。”

听到这句话,几个人如临大赦,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他们为了不让那个晕过去的心腹脏了梦玉染的眼,还专门把他拖了出去。

书房内很快就又恢复了平静,只剩下梦玉染一个人。

梦玉染的脸上笼罩了一层黑气,清晰可见他的身体在不断变化着。

“卿云歌,卿云歌啊……”他轻声喃喃,然后唇边浮起一抹嗜血的微笑来,“我似乎还从来没有这么想要杀一个人呢。”

下一秒,梦玉染面上的笑容顷刻间全部敛去,取而代之的是化不开的冰冷。

“连我最好的试验品都败在了你的手下,看来……我只能让他去了。”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阿诺德,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

距离四国大战现在已经过了十天了,转眼便是四灵学院开学的日子了。

而三月,亦是学院大比的时候。

故而,所有在校学员都被院长召回了学院,包括哪些十大玄法世家的继承人。

卿云歌在安顿好了卿家之后,也踏上了归校的路途。

这一次,她依旧不是一个人回去,单人行变成了四人行。

“哟小师妹!”在幽冥森林的出口处,易染染兴高采烈地朝着她挥了挥手,“好久不见哇。”

在看到那三个熟悉的人的时候,卿云歌目瞪口呆。

这三个人怎么会在这里等着她?

他们不是在青龙国吗?

青龙国可是在东州界啊,和南州界差的老远。

哦不对,她忘记了,现在已经没有青龙国了,有的只是恒月王朝。

卿云歌的神色微微一恍惚。

没想到只是短短几个月,她就真的把赫连皇族灭掉了。

当初立下的誓言,她总算是没有辜负。

现在就剩……去凤凰族找娘亲了。

“卿卿是见到我太激动了么?”就在卿云歌魂飞天外的时候,一股熟悉的冷梅香萦绕在她的鼻翼间,紧接着是低沉悦耳的声音,“怎么也不打个招呼?”

打招呼?

他们都那么熟了,还用得着打招呼?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定了定神,然后这才瞅了白衣男子一眼。

咳……她不会承认,她刚刚是故意没看他。

“那个……”卿云歌干笑两声,“好久不见。”

原谅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打这个招呼,总觉得莫名羞耻。

容瑾淮显然也不满意,他挑了挑眉:“卿卿这招呼是给谁打的?”

“自然是你啊。”卿云歌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是他说让他给她打个招呼么。

“可是你都没叫我。”容瑾淮的目光明显有些幽怨,他睫羽轻轻颤了一下,仿佛蝴蝶薄翼一般,从她眼前飞过。

要命啊!

卿云歌的眼角一抽。

她最害怕他这个样子了,卖惨可耻有没有!

而且是一个美人在你面前用那样的目光盯着你,搞得你以为你欺负他了。

问题是她没有!

她明明就是听了他的话好不好。

“我、我那个什么不知道怎么叫你。”卿云歌是真的不好意思称呼他的名字,旋即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你现在已经不是世子了对么?”

她也听说了关于青龙国的事情,虽然不知道容瑾淮为什么会那么做,但是她也不会过问。

“嗯。”容瑾淮微微点头,然后他眯了眯眼,“卿卿,你还是没有叫我,我很不开心。”

卿云歌:“……”

她转移话题失败了怎么办?

卿云歌用余光瞟了瞟旁边的两个人,见到易染染和冷夜就像是没有看到这边,似乎在过招,顿时感觉到头疼。

完蛋了,连个救兵都没了这下。

“我能不能不叫。”卿云歌嘟囔一声,“我都已经给你打招呼了。”

这个人有时候还真是霸道的不讲理。

“不能。”听到这句话,容瑾淮勾了勾唇,忽然,他俯下身来,然后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不叫的话就亲哭你。”

卿云歌:“……?!”

等等,这是个什么操作?!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面前的人伸出手,蓦地将她揽入了怀中。

容瑾淮的下巴抵在她的脑袋处,略微喑哑的声音在她耳畔边响起,撩人至深:“嗯?叫不叫?”

“不叫。”卿云歌一下子就黑了脸,她的双颊上浮起一抹绯红,但语气十分的不好,“你想都别想!”

靠之!

她算是发现了,这个腹黑的世子又开始调戏她了。

她还不信他真的敢那么做。

“真的吗——”容瑾淮的双眸微微眯起,声音拖的很长,他偏过头,气息更加灼热,“夫人可不要后悔。”

说完,他直接抬起她的下巴,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摩挲了一下那淡色的樱唇,眸色在瞬间一黯。

卿云歌自然感受到了周围的温度在慢慢地上升,冷梅花的香气也愈来愈浓了,她仿佛喝了一碗桃花酿,有些微微的眩晕。

眼前的人,作势就要吻下去。

而她,动弹不得。

真是败在这个人手下了。

卿云歌咬牙切齿,于是她只好闭上了眼睛,不情愿地叫了一声。

“瑾淮。”

声音很小,几乎难以听到。

“嗯……”容瑾淮的动作果然停了下来,他眯着眼,“卿卿你的声音有些小,我没听见。”

“你……!”闻言,卿云歌气得要死,她瞪着他,喊出了声,“瑾淮瑾淮瑾淮!”

不行,拿刀来!

她要砍了这个无耻的人!

“夫人不用叫那么多遍。”容瑾淮终于满意了,他浅浅地笑了笑,“我听到了。”

卿云歌不想理他,拍开他的手就向前走去。

然而她没走几步,手腕就被拉住了,紧接着是他不紧不慢的声音:“但我希望卿卿你下次叫的时候,能温柔一些。”

温柔个屁!

她没有砍死他已经很温柔了。

“走了。”卿云歌没好气地说道,“还要回学院呢。”

等到她强过他,她一定要把他卖到诺托城去!

“哎哎哎小师妹不急。”这个时候,易染染才像是注意到了他们,她走了过来,说道,“在回学院之前,我们还得去一趟魍魉森林。”

“嗯?”闻言,卿云歌微微诧异,“去那里做什么?”

------题外话------

昂~第三卷开头就撒糖了开不开心!

发现一个问题,现在发文是先发后审,而每天早上九点的时候审核编辑没上班。

导致九点发的时候,到十一点才会审核,这样子每天就没有修改的机会了(吐血)。

为了严谨起见,我把早上的更新移到中午啦,十二点准时,吃完饭就可以看昂~

应该从明天开始又要合章了~

【小剧场】

世子:叫不叫,不叫亲哭你。

云歌:无耻,你敢?

世子:试一试?讲道理,嗯……啪哭的效果更好一些。

云歌:来人,把这个色狼给我拖下去!

世子:(温笑看人)只对你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