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夫人真可爱,找到了!/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卿云歌知道魍魉森林是什么地方,魍魉森林是混沌大陆第一凶险之地,其凶险指数绝对不亚于兽族的烈焰山脉。

因为魍魉森林里,有着高阶玄兽,而那里的玄兽之主,更是一只大君主兽。

魍魉森林的外围还好,一旦到了中心,想要活命,就得看运气了。

诚然,他们这四人行去一趟魍魉森林,阵容应该是整个四灵学院里最强大的了,但是再怎么强大,也不能和一只大君主兽比啊。

要知道,只有神阶以上的人,才能够和大君主兽较量一番。

果然,听到易染染这句话,冷夜也看了过来,他蹙着眉头:“魍魉森林?你居然还想着去那个地方?”

由于上一次的兽潮是易染染引起的,导致她身上被魍魉森林的玄兽之主做了一个标记。

而这个标记,可以让玄兽之主在第一时知道易染染来到了魍魉森林。

容瑾淮倒是没有说话。

因为按照他的想法,就是自家夫人去哪儿,他就跟着去哪儿。

嗯,没错,他就是他家夫人狗皮膏药。

毕竟刚才某人的反应,实在是太可爱了。

他还从来没有发现,这个小丫头,明明平常看起来那么的张狂果断,却在这种事情上,单纯的跟个小孩子一样。

想到这里,他轻轻地勾了勾唇角,落在红裙少女身上的目光微微柔和。

卿云歌自然感受到了旁边那炙热的视线,她有些不自然地扭过头去,想让自己身上的温度冷下来。

虽然有时候她挺想打这个腹黑的家伙的,但不可否认,他对她的确很好。

易染染这时候又开口说话了,她义正言辞道:“冷夜,这次就是你想错了,可不是我要去魍魉森林,是院长大人前不久传讯给我,让我在回来前去一趟。”

她抬了抬下巴,得意的像一只小狐狸。

“院长大人?”冷夜并不信,直接伸出手,是命令的口吻,但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你的传讯灵石拿来我看看。”

传讯灵石还有一个很好的功能,就是可以将以往的传讯记录下来,不管是文字还是声音,只要注入玄力,就可以再度看到或听到。

“喂!”听到这句话,易染染立马就瞪圆了眼,“你居然不信我!”

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着,但她还是把传讯灵石递了过去:“要是有的话,你就得让我揍一顿。”

冷夜不置可否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接过。

他将玄力注入到里面,看了一看,好看的眉再度蹙起。

的确,影溶月给易染染说了,让他们在回来之前,去一趟魍魉森林。

为的是……寻找一种名为幽幻寒铁的铸器材料。

整个混沌大陆,只有魍魉森林才有幽幻寒铁,而且外围没有,中心才能见到。

但至于中心是否有,没人知道。

因为那里可是那位玄兽共主的领地,无人敢踏足。

能去到那里的,估计整个四灵学院,就影溶月一人了。

但起止至今,依然没有人清楚,这位四灵学院的院长,修为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保守估计,绝对不亚于圣阶。

这样子也就造成了,四灵学院、炼药师公会以及十大玄法世家三足鼎立的局面。

“院长大人没有告诉你为什么要去找幽幻寒铁?”冷夜皱着的眉头一直都没有舒展开来,“我们学院里应该没有铸器师要用到幽幻寒铁才对。”

四灵学院在铸器这一领域,并没有炼丹和灵阵强。

准确的来说,是整个人族都不怎么擅长铸器。

九族之中,最擅长铸器的一族,当属精灵族了。

而在神明时代的时候,还有一种名为“矮人”的种族,他们的铸器本领,还要在精灵族之上。

只不过万年过去,矮人一族已经退出了九族世界的舞台了,至于现在还有没有,就不得而知了。

“没有啊。”易染染挠了挠头,神色也很是不解,“院长大人只是让我去找幽幻寒铁,但是并没有说为什么。”

想了想,她猜测了一下:“难道咱们学院要和月光学院做交易?”

闻言,冷夜的眸色微微深了深,他轻轻颔首:“这个可能性最大。”

眼下,还有不到半个月就要进行学院大比了。

到时候,他们不仅会碰上卡撒学院和风羽学院,还会撞见一直很神秘的月光学院,甚至还有那些如春笋般冒头的新立学院。

不得不说,这一届的学院大比,绝对是这几千年来,最危险的一届。

“小师妹,你去吗?”易染染也觉得魍魉森林过于危险,她于是转头看向红裙少女,“你也可以先回学院。”

“嗯?”卿云歌冷不丁地被点到了名,她先是愣了愣,然后点点头,“去也无妨。”

她倒是还没有去过魍魉森林,如果这一次不去的话,日后等他离开人族了,就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去了。

而且……混沌大陆里还流传着一个言论,那就是——魍魉森林是九幽之境的一个入口处。

但至于究竟能不能从魍魉森林进入到九幽之境中,就没有人得知了。

“那……容公子你也来吗?”易染染又客套地问了一下一旁的白衣男子。

在东州界呆了十几天,她大约也明白这个人同她小师妹之间的关系了,于是目光有些不善。

唔……怎么说呢,有种自家的白菜还没有成熟,就被叼走了的感觉。

不得不说,明焰和易染染这对师徒,在某些方面的想法,还是十分相像的。

“既然卿卿要去,那我肯定是要去的。”容瑾淮微微颔首,“想必多一个人,你们也能轻松不少。”

“好,就这么决定了。”易染染拍了拍手,神色很是兴奋,“走,我们再去闹一闹魍魉……哎哟!”

森林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她的脑袋就挨了一记板栗。

“冷、夜!”易染染咬牙切齿,“你怎么又打我!”

要不是看在他在她受伤的时候,眼睛都没合地照顾了她三天三夜,她早就打他了。

哼哼,虽然是有那么一点舍不得。

不过……没事!

她又不会打他的脸。

“我们可以去,但你绝对不能去。”冷夜警告地看易染染一眼,“你若是再进去一次,我们又要碰到那里的玄兽之主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不明白,为什么影溶月偏偏给易染染传讯。

院长应该知道当年的那场兽潮就是易染染引起的,这样子让她去魍魉森林,根本就是人入兽口。

万一那位玄兽之主心情不好,一下子暴怒了,再来一次兽潮,那就麻烦大了。

“染染姐,你这是做了什么吗?”卿云歌并不知道那段过往,她微微诧异,不由打趣一声,“难不成你和魍魉森林的玄兽之主有私情……喂你干什么!”

同样,她的话也还没有说完,额头就被人屈指弹了一下。

力量不大不小,虽然不疼,但卿云歌心里十分的不爽。

她瞪着面前的人,咬牙切齿:“你怎么对我动手动脚的!”

她不过就是好奇一下而已,他打她做什么。

生气了!

“别乱说话。”容瑾淮的神色有些无奈,他见到红裙少女的表情之后,伸出手又将那白皙的额头揉了一揉。

“哼,不需要你假好心。”卿云歌冷哼一声,她摆过头去。

她刚才明明是在开玩笑好不好!

她以前也经常和易染染这样说的,毕竟她还经常去她这位同殿师姐那里取取经,两人都已经习惯了。

“别生气。”容瑾淮揉了揉眉心,他低声哄着,“要不然你打回来?”

他只是觉得这个小丫头开放的地方,实在是用不到正途上。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看了他一眼,有些不信:“你有那么好心?”

和某一种人相处,他能把你气的半死,让你恨得牙根痒痒,但是不得不承认,在看到他的时候,心就软下来了。

对于卿云歌来说,这样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容瑾淮。

“嗯。”容瑾淮低垂着睫羽,低低笑着,声音愉悦,“你打,我不还手。”

说完,他俯身望着她,双眸里面的神色认真而温柔。

瞳底幽深,但清晰可见一个人影。

卿云歌知道,那个人影是她。

原来真的有那么一种人,他从身到心再到眼,完完全全地容纳着一个人。

在这一刻,本来都抬起来的手,又放了下来。

她偏了偏头,嘀咕一声:“算了,我舍不得。”

是啊,她舍不得打他。

虽然每次都在心里演了一遍是如何把他药晕之后,卖到兽族的奴隶市场去的。

但也只是想想,让自己开心一点。

想到这里,卿云歌有些丧气。

说好的第一杀手呢,风范都被撂得一干二净了。

听到那句话,容瑾淮的眸光瞬息一变。

那一刹,仿佛有着万千星辰从他的眼角滑落,带着浅浅的流光,来到人世。

他默然地凝视了她一会儿,然后低声一笑:“我就知道。”

也许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听到比刚才那句话更好听的话了。

不是什么誓言,但于他来讲,却比他的一切都重。

卿云歌一直知道容瑾淮的眼睛很美,带着一丝女气的迷离,有带着一抹俊邪。

那双墨眸,举世无双。

可她为什么觉得……如果他的眼睛是金色的,那就更好看了。

“喂。”想到这里,卿云歌忽然就把心里的想法问了出来,“你说你的眼睛要是金色的多好,我觉得金色更适合你。”

这句话一出,两个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因为冷夜,也恰巧听到这句话,他下意识地看向了白衣男子,双眸掠过一丝疑虑。

“为什么卿卿会想到金色?”容瑾淮的神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试探地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那层记忆封印已经开始松动了,如果是,那就再好不过了。

但是想要解除生灵血誓的那层封印,必须得靠她自己,如果有了外力的推动,那重新聚集起来的神魂,一定会面临再度破碎的边缘。

他赌不起。

虽然他也很想让她想起来,可是比起那些虚无缥缈的记忆,命更重要。

他已经没有办法,再用一次生灵血誓了。

除了他之外,没有人知道,生灵血誓不仅需要施展者的全部修为,还需要没有一丝杂念的爱。

这也就是这么多年来,只有他能够施展成功的原因了。

“我也不知道。”卿云歌也觉得很是疑惑,她揉了揉太阳穴,“就只是感觉罢了。”

因为她隐隐有一种感觉,曾经这双墨色的眸子,是金色的。

“嗨小师妹,你这个感觉可真奇怪。”易染染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她走了过来,“要我说啊,你要想找金色的眼睛,去龙族就可以了,咱们人族哪里会有人有金色的眼睛啊,那不就是妖怪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易染染忽然发现紫衣男子在直勾勾地看着她。

“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做什么。”她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应该没说错啊。”

“是是,没说错。”冷夜意味深长地看了易染染一眼后,就收回了目光。

易染染并不知道,与他们同行的,就有两位来自龙族的龙人。

“冷夜,你给我说清楚!”易染染更奇怪了,她呲牙咧嘴地扒着紫衣男子的衣服,“快说!”

奈何她和冷夜的身高差实在是太大了,她怎么扒也够不着。

“时候不早了。”冷夜一只手按着易染染的脑袋,然后咳了一声,“我们该去魍魉森林了。”

容瑾淮难得地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云歌师妹,不如你把染染带回去?”冷夜看向红裙少女,斟酌了一下道,“她因为当初那件事,是不能去魍魉森林的。”

说完,他把兽潮的始末由衷讲了一遍,然后摊了摊手。

卿云歌听了之后,顿时给易染染比了个大拇指,然后由衷地赞叹了一声:“染染姐,你可真厉害。”

什么叫暴力,这就叫暴力啊。

“我那不是……跟它在玩呢么。”易染染反驳的声音有些微弱,“谁知道区区一只神兽会和大君主兽挂上关系啊。”

“那好冷夜师兄。”卿云歌也是知晓自家师姐的性子,她点了点头,“我把染染姐带回去,你们去魍魉森林寻找幽幻寒铁吧。”

冷夜还没有说话,容瑾淮先接口了:“不是你们,是他自己。”

冷夜:“……?”

说好的一起去呢?

要不是有着这位殿下在,他就算解开自己的封印,也打不过大君主兽啊。

“我说了。”容瑾淮睨了紫衣男子一眼,然后微微一笑,“卿卿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他对四灵学院的事情,可是没有半点兴趣。

当然,如果自家夫人想要幽幻寒铁的话,他不介意吧魍魉森林里所有幽幻寒铁都拿来给她玩。

冷夜:“……”

要不是因为他是龙侍,不能和王动手,他早就上去打人了。

好吧……虽然他根本打不过诺兰殿下。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小孩子,用得着小师妹送吗?”易染染倒是看出了一丝端倪,她摆了摆手,“我自儿个回去,自个儿回去。”

“每次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最后都会偷偷跑回来。”冷夜毫不客气地拆穿。

易染染:“……”

当着小师妹和小师妹夫的时候,就不能给她点面子吗?

“又不是生离死别,分开一阵怎么了?”卿云歌伸出手指戳了戳容瑾淮,低声道,“以你的实力,肯定不用一天就能找到幽幻寒铁。”

“嗯。”他的声音很是坦然,“没有夫人,我就不会打架了。”

卿云歌:“……”

虽然这话听起来有些无耻但她觉得很开心是怎么回事。

“算了。”卿云歌扶额,她想了个折中的办法,“这样,冷夜师兄你带染染姐回去,我和他一起去魍魉森林。”

“这样好吗?”易染染迟疑了,“毕竟院长大人是给我传的讯。”

“没事。”卿云歌摆了摆手,气定神闲,“我有免费劳动力。”

免费劳动力的某世子替雇佣者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丝,然后抬眸看了冷夜一眼。

冷夜立马就明白了容瑾淮的意思。

人家这是不想让他和易染染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啊。

冷夜的嘴角抽了抽,他万万没有想到,在圣纳城之中被万人所崇拜的诺兰殿下居然还会有这样的心思。

高,实在是高。

“走吧,染染。”冷夜拉过想要挣扎的易染染,不给她反驳的余地,“我们先回学院,这种事情交给云歌师妹还有……就够了。”

“可是……”易染染还想再挣扎一下,但是奈何冷夜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

她挣扎也没有用,直接就被拖走了。

走的时候,易染染还可怜巴巴地看了红裙少女一眼,像是在说,小师妹,你救救我。

卿云歌自然看到了那个眼神,她对着自家师姐比了个我看好你的手势,然后就不管了。

开玩笑,染染姐怎么能浪费和冷夜师兄单独相处的机会呢?

这可是扑到的好时机啊!

卿云歌并不知道,其实在易染染心里,打架才是排在第一位的。

冷夜:“……”

他以前觉得她没有情敌,现在他觉得他的情敌应该姓打。

而卿云歌更不知道的是,就在她心里暗搓搓地脑补易染染如何扑到冷夜的时候,某人也在想着如何扑到她。

“走。”卿云歌心情很好,“我们找到幽幻寒铁就回去。”

把两个碍眼的发光体终于赶走的某世子心情也很好,他笑着应了一声:“嗯。”

于是,两人就朝着魍魉森林的方向出发。

而与此同时,阿诺德也接到了梦玉染给他的命令。

“杀人?”阿诺德看了一眼传讯灵石,不屑地撇了撇嘴,“还只是一个冥阶?真是大题小做。”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他还是接下了这个命令。

毕竟他体内的毒,还是要靠梦玉染给他解。

所以哪怕阿诺德实力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他也不敢造次。

至于四洲界的事情他也听说了,不过他才懒得管,反正都是人族自己之间的战争,他巴不得人族自己灭亡算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寻找他的同胞,他已经感受到了当初的那抹黑暗气息,就在中州界这里。

阿诺德收起传讯灵石,然后身形一动,就离开了,而他所去的方向,正是魍魉森林。

不得不说,梦家的情报系统确实很强大。

在卿云歌进入中州界的第一时刻,梦玉染就收到了消息,所以他立马就通知了阿诺德。

连赫连笙离都失败了,那么就只有阿诺德了。

但是梦玉染并不认为赫连笙离是卿云歌杀的,他可不信,一个冥阶能杀的了魔阶。

梦玉染想,在卿云歌的背后,一定还有人。

否则,一个连十六岁都没有到的小丫头,怎么可能灭了整个赫连皇族?

不过赫连笙离的仇……他是一定要报的。

至于玄兽,他是要去一趟魍魉森林或者兽族领地了。

这样想着,梦玉染的眸光闪了闪,然后叫了几个心腹,离开了梦家。

……

阿诺德的速度很慢,因为他在边走边游玩,然后饿了的话,就随手找个人挖心吃掉。

有时候阿诺德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不像在暗兽人那里,还得受大祭司的管辖。

如果可以,他倒是不介意定居混沌大陆。

反正这里的人口这么多,足够他吃了。

阿诺德舔了舔嘴唇,然后鼻子轻轻地嗅了嗅,已经找到了猎物。

而此刻他并没有发现,他头上的那个透明色的菱形印记,忽然发出了光。

印记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正在疯狂地闪动着。

因为葬……现在就在这里。

葬先是去了北州界,因为从寒冰大陆漂洋过海,首先到达的地方,就是北州界。

她去的时候,北州界还是玄武国。

等她利用神识将整个北州界的人全部查看了一番之后,北州界便是恒月王朝的领地了。

葬自然也是知道夜将臣出兵青龙的,不过她并没有去帮忙,因为若是连区区一个青龙国夜将臣都不能拿下的话,那就枉对寒冰君主传人这个称号了。

顺着北州界,葬的第二个目标地点,就是中州界。

中州界的人普遍实力都高,痕也最有可能是被这里的人杀掉的。

葬开始逐个排查,但是走遍了大半个中州界后,她仍未发现菱形印记的拥有者。

但是在今天,葬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心悸,是在痕死亡的时候那种感觉。

除非杀死痕的人距离她不到十米,否则她是不会有这样的感觉的。

葬的神色骤然一变,然后目光凌厉地开始观察着周边的人。

街道依旧繁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尽管葬的面前有着不下百人,可是她依旧在瞬息之中,就探查完了。

并没有一个人有着菱形印记。

葬皱了皱眉。

便在这时,她闻到了一抹极淡的血腥味。

血腥味是从右前方的一个小巷子中传来的,如果不是她的修为极高,根本闻不到。

葬的眸光沉了一沉,然后步子一迈,就朝着小巷走去。

阿诺德正在享用着美食,他根本没有料到危险将至。

此刻,他手上拿着一颗鲜红的心脏,准备大快朵颐,而他的脚下,是一具还没有完全冷下来的尸体。

就在阿诺德把心脏送入口中的那一瞬间,他忽然感受到在他的身后,有一抹凛冽的寒气席卷而来。

那寒气太过逼人,直接就将他手中的心脏冻成了冰块。

“谁?是谁打扰老子吃饭?”阿诺德气得不行,他猛地将冰块摔了出去,然后转过身来,看不都看,大大骂出声,“知道老子是谁吗?!”

“哦?”葬在看到阿诺德的眉心时,双眸之中的杀意瞬间暴涨起来,但她的语气还是淡淡,“你是谁?”

“老子可是暗兽人将军!”阿诺德拍了拍胸脯,“小心老子挖出你的心,吃了你!”

一个女人,居然敢对他出手,真是不要命。

不过在杀她之前,他还可以好好地玩玩。

孰料,在阿诺德说完这句话之后,葬的脸色顿时煞白,一时间,她竟然后退了几步。

“怕了吧?”看到这一幕,阿诺德很是得意,“想让老子不杀你,那就过来好好伺候老子。”

人类女子的味道,他也尝了不少,确实比他们暗兽人舒服多了。

“你该死——!”葬的一头黑发迅速变成了冰蓝色,她的眉眼之间也镀上了一层霜寒。

下一秒,她一个暴掠而出,直接将还在得意的阿诺德锁在了掌中。

葬死死地看着阿诺德,眸中是抑制不住的杀意。

她当然听过暗兽人,但那个时候她还在寒冰大陆,并没有见过暗兽人这种生物,也不知道他们的习性。

吃心?

难不成……她的弟弟是被挖心而死的?

不可饶恕!

想到这里,葬的双手再度用力,掌心之中散发着寒气,直接将阿诺德头颅一下的身体都变成了冰块。

阿诺德大惊失色,他根本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而且他的一身玄力竟然被封住了,丹田连转都转不了。

这就说明,面前的这个人,修为一定在他之上。

难道是人皇来了?

不,不可能,人皇是男性,这一点他是知道的。

“你、你是谁?”阿诺德哆哆嗦嗦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对我出手?”

“无冤无仇?”闻言,葬冷冷地笑了一声,“你杀了我弟弟,你居然还敢对我说这四个字?

一想到痕那么小的一只雪灵冰晶兽,居然是这么残忍的死法,她就恨不得把眼前的人碎尸万段!

“你弟弟?”阿诺德迅速在脑海中过着他杀的人,然后立马否认,“不可能,我不可能杀你弟弟。”

他杀的都是一些没有背景的乞丐流民,那些人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悍的姐姐?

“去年。”葬的手并没有松开,然后冷冷地吐出几个字,“十一月二十九号。”

这个时间?

阿诺德迅速回想着,接着否认:“我那一天根本没杀人。”

他那几日都在忙着进行半兽人实验,哪里有空出去觅食?

但是他倒是真的杀了一个生物,不过不是人,是……

想到这里,阿诺德猛地瞪大了双眼,他忽然大叫出声:“你、你是那只雪灵冰晶兽的、的……”

声音因为太过惊惧而断断续续,连一句完整的话都吐不出。

“说!”在听到雪灵冰晶兽那几个字的时候,葬身上的寒意更重了,整个小巷都结了一层冰,“你到底是怎么杀了我弟弟的?”

“我、我……”阿诺德感觉自己要被逼疯了,他疯狂地挣扎着,“不是我,不是我!”

“不是你?”葬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杀了我弟弟的时候,我就没有感应吗?!”

“轰——”的一声,阿诺德大脑一片空白。

他知道有这么一种秘法,可是锁定杀人凶手,但是……那可是神阶以上修为的人才能动用的啊。

“不、真的不是我!”阿诺德十分慌乱,“前辈,不不不,大人,我是被逼的!”

“不是我想杀您的弟弟,是他们逼我杀的!”

“说,还有谁?”葬冷冷地看着他。

不管是多少人参与了杀痕这件事,她都不会放过。

“大、大人,是梦家的人。”阿诺德直接就把梦玉染卖了,“他们的少主让我给他制造半兽人,大人,他给我下了毒,真的不是我想要做的啊大人明鉴!”

半兽人!

听到这三个字,葬的瞳孔猛地一缩,她倒吸了一口气,脸色更加的苍白:“你们把我的弟弟……”

阿诺德咽了一口吐沫,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就是梦家的少主,他把大人您的弟弟制造成了半兽人。”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便感觉眼前的女子处于一种极度暴虐的边缘。

完了,真的完了……

要是知道那只雪灵冰晶兽身后还有着这么一位大能,他怎么会把它杀掉?

就在阿诺德忐忑不安的时候,他听到一声淡淡的反问:“梦家的少主?”

“是是是!”他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

“那么,那个被制造出来的半兽人呢?”葬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听不出来喜怒。

但若是夜将臣在这里的话,他便会知道,她已经心死如灰了。

那是一种悲哀到极致的表情。

“那个半兽人……”阿诺德傻眼了,他结结巴巴道,“已经死了。”

“死了?”闻言,葬猛地扭头来,“谁杀的?!”

“是、是一个人类。”阿诺德立马说道,“我现在就是准备去杀掉那个人类。”

话音一落,巷子中的寒冰瞬间褪去了,阿诺德感觉自己似乎在生死线间走了一遭,顿时腿脚打颤。

“你带我去找那个人类。”葬挥手,一道冰蓝色的光没入阿诺德的体内,“找不到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明白了大人!”阿诺德发现他的修为直接被封住了,不由震惊。

这个女子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地步,竟然如此轻易地就给他下了禁锢。

葬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身形一动,率先离开了小巷。

……

魍魉森林。

这个时候,卿云歌和容瑾淮刚刚进入到森林的外围。

不愧是混沌大陆最大的玄兽森林,这刚一进去,她就已经看到了很多玄兽。

这些外围的玄兽是清一色的神兽,其中夹杂着几只神兽。

但是这些玄兽看到他们的时候,都摇摇尾巴离开了。

虽然有几只灵智还未开化的玄兽想要靠近,但都被神兽给制止住了,于是只好不甘地退了回去。

“你不会还有驱赶玄兽的功能吧?”卿云歌诧异地看了一眼白衣男子,很是不解。

她想着如果玄兽太多,那么就把小九叫出来。

有着帝王兽的镇压,料其他玄兽也不敢造次。

可是她还没有用到小九,这些玄兽自己都离开了。

小九:“……”

呜呜呜它又被抛弃了。

“我有没有我不知道。”闻言,容瑾淮勾了勾唇,“但是卿卿你是应该有的。”

嗯,其实他们俩都有。

卿云歌:“……”

她又不是帝王兽怎么驱赶玄兽?

“你是说……”卿云歌想了想,然后灵光一闪,“我体内朱雀的血脉?”

“正是。”容瑾淮微微颔首,“整个混沌大陆的玄兽,曾经都是拜四灵守护兽为王的。”

“卿卿你既然已经接受了朱雀的传承,那么自然也有了朱雀的血脉,所以这些玄兽……”他顿了顿,轻轻一笑,“应该是把你当朱雀了。”

卿云歌:“……”

她长得又那么像神鸟么?

混沌灵兽能变成人的事情,并非所有人都知道。

“唔,既然如此,那倒还是省事了。”卿云歌摸了摸下巴,“由此看来,我们走到中心,也不会有其他玄兽来打扰了。”

美滋滋。

可以不用打架,省心省力。

“超神兽以下是会避开我们。”容瑾淮若有所思道,“但是超神兽以上的玄兽就不一定了,毕竟你并非朱雀,只是有着一些血脉。”

当然,若是他们施展出王族威压,超神兽也得躲着走。

“无事。”卿云歌摆了摆手,“只要不碰见那头玄兽之主就可以了。”

交流了一番之之后,他们接着向前走去。

然而,没等到他们走几步,忽然背后一阵冷风袭来,夹杂着玄力的波动。

容瑾淮的眉头一蹙,然后“啪”的一声,手中的折扇在瞬间展开。

------题外话------

昂~精灵族要登场了。

至于精灵族长啥样呢,可惜放不了图片,不过……看看魔戒和霍比特人中的精灵就知道了!

绝对美颜盛世。

又一波美男即将登场。

云歌:(举手示意)有我的桃花吗?

世子:来一朵,掐一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