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两大君主兽!/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冷风太过寒冽,在瞬间将周围的树木直接冻成了冰块。

一刹那,半个魍魉森林仿佛重新回到了凛冽的寒冬之中,树叶上结着冰棱,地面上也被寒冰覆盖,倒映出来天上的太阳。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最强悍的一道寒气直直地朝着并肩行走的两人袭来了。

只听“砰——”的一声响,那把十二骨折扇忽然发出了红色的光,然后气息一个暴涨,直接将寒气吞了下去。

更令人意外的是,那把折扇脱手而出,在空中漂浮着。

在红光的作用下,方才不久结成的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融化着,连水渍都不曾留下。

不过三息,魍魉森林再度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而此刻,发出攻击的人也到了。

容瑾淮微微眯起眼,看着面前冰蓝色长发的女子,他拉过卿云歌的手,示意她先不要动。

卿云歌自然也是感受到了方才那道攻击。

那攻击带给她的感觉,比当时在暗黑之域,切西菲尔给她的压力还要大。

此人实力一定极高!

卿云歌在瞬间提高了警惕心,但她并没有站在容瑾淮的身后,而是同他并肩而立。

“是她么?”葬这个时候收回了手,然后瞥了一眼她身后身子不停在打颤的暗兽人,“说话!”

“是是是!”听到那声冷喝,阿诺德吓得差点跌倒,他连忙点头,“就是她,梦大人给我的浮影里就是这个人类。”

“很好。”葬微微冷笑一声,“那么现在你已经没用了。”

闻言,阿诺德大喜过望,他小心翼翼道:“那么大人,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说着,他朝后迈了一步,就想要离开。

“走?”葬抬手,神色冰冷,“我让你走了么?!”

阿诺德的双脚顿时一僵,他扭过头来,勉强一笑:“大人,您这是……”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在瞬间,面前的冰蓝色长发女子的一只手在瞬间贯穿了他的左胸膛。

顿时,黑色的鲜血喷涌而出。

阿诺德瞪大了双眼,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你竟然、竟然要杀我……”

他的修为被封印住了,连一个中州界的乞丐都能杀了他,遑论玄法修习者。

“喜欢挖心是么?”葬狠狠地笑了笑,这样的表情还是第一次出现在这张冷淡的面孔之上,“这种死法,你一定很喜欢。”

伤过她弟弟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哪怕只是一个帮凶。

如果全天下的人都参与了这个过程,那么她不介意屠遍整个苍生。

“不、不!”阿诺德的面孔上满是惊惧,他忽然大叫一声,双手猛地抬起,然后将贯穿他心脏的那只手拔了出来。

他忍着胸膛处的若疼痛,脚底生风,顿时跑出了十几米。

而在逃跑的过程中,生命本源在极具地溃散。

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死的,他不能死,他还没有找到大祭司他们。

阿诺德的表情十分的狰狞,他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抛弃了这具身体,选择神魂出窍。

他已经到圣阶了,完全可以去找一个人夺舍,只要能活下去,变成什么他也无所谓。

然而,这个想法终究是落空了。

因为在阿诺德的神魂刚刚离体的那一瞬间,就有一大股吸力将他的神魂猛地向后拉去,力道之大,让他根本动弹不得,瞬间就被扯了回去。

“大人!”阿诺德这个时候才终于慌了,他不断地哀求道,“大人饶命啊大人!”

“我保证以后不杀任何一个人了,求求你大人!”

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眼下,阿诺德可以确认,这个冰蓝色长发的女子,其实力一定在神阶以上。

因为只有神阶以上修为的人,才可以攻击到离体后的神魂。

“可是我弟弟,他再也回不来了。”葬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她只是抬起了一只右手,就牢牢地将阿诺德的神魂给禁锢住了。

下一秒,她的另一只手也抬起了,一声冷喝从她唇中发出:“还想轮回?”

“我让你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双手在空中猛地一捏,葬冷冷地笑出声:“全部都灭吧!”

随着手指的合拢,那道淡色的神魂也开始出现了变化。

神魂之痛,比肉体上的痛苦还要疼上七分。

阿诺德的神魂是被活活撕裂的,而裂开来的神魂碎片,在空中飘散开来,不一会儿,就化为了虚无。

眨眼间,一代圣阶暗兽人将军,死亡!

而在把阿诺德杀了之后,葬的长发重新变回了黑色,她转过身来,目光再度落到了红裙少女的身上,冷眸一眯。

紧接着,一道实质的光从她眼中爆发开来,直直地朝着红裙少女袭去。

在感受到那凛冽的杀意的时候,卿云歌的身子在瞬间绷直了,连想都没想,她的手中就同时出现了暗夜笛和凤璃剑。

然而,她还没有来得及防守。

那道攻击就在距离她还有不到半米的时候,忽然自动消失了。

已经做好了受伤准备的卿云歌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偏了偏头,瞅了一眼白衣男子:“是你?”

“不。”孰料,容瑾淮极轻地摇了摇头,“刚才是,现在不是。”

眸色深了深,瞳底掠过一抹浅浅的流光。

的确不是他,因为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他已经清晰地感觉出来,那道攻击的力度正在慢慢减弱。

距离他们越近,攻击越弱。

这是什么情况?

两人的心中有着疑虑,而葬却是微微一惊。

葬像是想起了什么,眸色骤然一变,她脱口:“你是暗夜笛的主人?”

“关你屁事。”卿云歌直接撂了这四个字,声音冷冷。

笑话,如果她对着一个莫名其妙对她出手的人还要给好脸色的话,那她就是犯贱了。

至于这个女子是怎么知道她是暗夜笛的主人……卿云歌瞟了一眼手中的幽紫色笛子,大概是看到了这个,才那样说的吧。

“你竟然就是暗夜笛的主人。”葬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暗夜笛那么难得到,你是怎么得到的?”

同为守护神灵器的大君主兽,她自然也和守护暗夜笛的深渊裂骨龙有着联系。

所以也知道,在这九大神灵器之中,暗黑君主所设立的关卡,绝对排的上前三。

因此,在当时暗夜笛认主的时候,她接到寒冰君主的命令时,还有些不敢相信。

不敢相信暗夜笛居然这么快就有了主人,也不敢相信她与其他几位大君主兽,连同其余八大神灵器的传人,都无法对暗夜笛的主人造成伤害。

葬就后面这件事问过寒冰君主,可是寒冰君主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说她在赌局上输了,而这就是赌注。

君主向来去无影来无踪,除非他们主动联系九族世界中的人,否则没有人能找到他们。

九位大君主兽与九大神灵器是一体的,所以既然神灵器的传承者无法伤害暗夜笛的主人,那么他们就更不行了。

“因为我厉害,不行吗?”卿云歌耸了耸肩,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那道攻击会自己溃散,但显然于她来讲是一件好事。

毕竟她能清楚地感知到,眼前这个神秘的冰蓝色女子,想要杀她。

杀手的直觉,向来很准。

葬现在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她现在无法对红裙少女造成攻击,那么就意味着,她没有办法杀掉这半个杀她弟弟的凶手。

她承认她已经魔障了。

哪怕她知道这个人类少女只不过是杀了由痕和别的人类制造出的半兽人,可她还是认定,这就是杀她弟弟的凶手。

就算是半兽人,身上也有着她弟弟的气息啊。

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葬的身子在微微颤抖着,她头发的颜色开始在冰蓝和黑色之间交替着,变换的很快。

而与此同时,距离混沌大陆几十万里之外的寒冰大陆,此刻也开始天崩地裂,无数冰系玄兽四窜开来,惊慌失措地开始乱跑。

“很好。”葬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既然我动不了你,那就让你再多活一段日子。”

她完全可以去找别人来杀这个人类。

她麾下的任何一个大君主兽,都可以轻易地把这个人类杀死。

“慢着。”卿云歌蓦地出声,叫住了准备离开的葬,“你要杀我,应该要有一个原因吧。”

她并不认为,这个冰蓝色长发的女子,是她仇人的后盾。

如果是的话,早在赫连皇族灭亡之前,她就应该见到了。

由此可见,里面一定有着什么误会。

葬的脚步顿了一下,冰冷的声音带了一丝颤抖:“你杀了我弟弟!”

诚然,早在被制作成半兽人的那一刻,痕就死了,但是哪怕只是半兽人,也能留给她一个念想啊。

她不想去听,也不愿意去听,就这么一意孤行。

“哈?”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微微一怔,“不可能,我杀的人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容瑾淮并没有说话,他的眸色微微幽深,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葬不想解释什么,只想离开。

因为她还要去中州界梦家那里,杀掉其他害她弟弟的人。

然而,就在她刚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她的面前出现了一道屏障,阻碍了她离去的脚步。

下一秒,身后传来一道清清淡淡的声音:“想动我的人,问过我了么?”

语气很是轻柔,但带着凛冽的杀伐之意。

葬猛地回过身来,目光唰的一下看向了一直伫立在一旁的白衣男子,神色冰冷。

容瑾淮的面色波澜不惊,但眉眼间是彻骨的寒意。

他仍握着那把折扇,连玄力都没有凝聚,却让人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

这种压力,连九星大君主兽都深深忌惮着。

“我不和无辜的人动手。”葬的神色变了变。

她虽然执拗地认为杀了半兽人,也算是杀了她弟弟,但是其余人,她并不想牵连。

闻言,卿云歌微微冷笑一声:“我不可能杀了你弟弟,你连你弟弟是谁叫什么都不肯说,难道是怕被拆穿?”

听到这句话,葬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脸色白了一分。

的确,这个人类少女确实没有杀她弟弟,但是杀了那个半兽人。

容瑾淮安抚地拍了拍红裙少女的肩膀,然后低声道:“不用怕,交给我。”

“我怕你个大鬼头!”卿云歌的眼角一抽,“你什么时候见我怕过。”

她的实力是不如这个冰蓝色长发的女子,但是她并没有感觉到害怕。

“是是是。”他的声音柔和下来,眉眼间像是藏了春天最柔软的星辰,“卿卿什么都不怕。”

“这倒不是。”很罕见的,卿云歌否决了这句话,她说,“我还是有怕的事情的。”

她不怕天,不怕地,不怕神,不怕魔,但唯独怕的,就是他离她而去。

“嗯?”容瑾淮的眼尾里含了一丝笑,尾音上扬,他轻声问,“是什么事情?”

“咳……”卿云歌咳了一声,然后偏过头去,“我不告诉你。”

如果告诉这个腹黑的家伙,指不定又想出什么鬼方法来调戏她。

两人一聊天,就忘了一旁还有一个人在虎视眈眈。

葬现在已经完全平复了心情,她仔细思考过了,是她太固执了。

她的弟弟死了就是死了,万分没有复活的可能,就算那个半兽人没死,那夜不是她的弟弟,不能怪这个人类少女。

“你说得对。”葬淡淡地开口,“的确不应该是你杀了我弟弟,是我太顽固了。”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微微眯起了眼:“所以你是找错了人?”

一句顽固,就能解除方才的动机?

她并不领这个情。

如果不是因为那道攻击溃散了的话,恐怕她现在不死,也是重伤。

“不,不是。”葬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于是她索性也不说了,直接道,“我不会杀你了。”

闻言,容瑾淮轻轻地笑了一声,他的目光仍在红裙少女的身上,声音慢慢:“但是我却不想放过你。”

他不能留一个对她有杀意的人,哪怕这份杀心已经打消,但依旧是一个隐患。

“你?”葬的脾气也来了,她冷冷地说道,“我说了,我不和无辜的人动手。”

下一秒,一道声音响起了,但是不属于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

“是啊,动什么手,都是老朋友,打来打去累不累。”

声音落地,便见一个矮小的人影从魍魉森林的入口处慢吞吞地走来,他边走边说:“还有小雪你啊,我知道你心疼那个小家伙,可是你也不能把罪责加到别人身上不是?”

听到这句话,葬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她脱口:“你怎么来了?”

这个时候,那个声音的主人也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他并不像他的声音那样成熟,相反,他的模样不过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但脸上挂着一副老成的神色,令人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卿云歌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孩子,忽然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容瑾淮倒是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他是谁了,他勾了勾唇,轻声一笑:“没想到你来到了这里。”

“这是谁?”卿云歌戳了戳他,“你们都认识?”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她也应该认识才对,可是她的印象里没有这么一个奇怪的男孩子。

而在这个时候,男孩忽然转过身来,然后面朝了她,继而他呲着一口白牙笑了起来:“好久不见呀,小姐姐。”

卿云歌:“……”

她总觉得这个笑容有点像二傻子。

等等……这个男孩认识她?

“唉,看来小姐姐已经把我忘记了。”见到她一脸茫然的模样,男孩故作老成地叹了一口气,“难为我们还在魔渊里面一起单独相处过。”

魔渊?

听到这两个字,卿云歌猛地抬头,她指着男孩,有些不敢相信:“你不会是那个、那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