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意识本源,兽主是谁?(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尽管卿云歌还是不能相信自己得出来的那个结论,但是在魔渊之中,和她相处过的,就只有那头巨大的深渊裂骨龙了。

“对咯!”看到红裙少女的反应,男孩很是满意,他伸了个懒腰,然后打了一个响指,想要嘚瑟一下。

自己终于变成人了,一定要好好地玩耍一下!

但是还没等他说些什么,卿云歌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紧接着蹦出来一句话:“原来你就是那头蠢傻龙。”

魔杀:“……”

造了什么孽他这是。

好不容易变成人了还要被说蠢傻。

魔杀有些忧伤。

“小傻龙。”卿云歌心里还有着一些疑惑,她走上前去,很自然地捏了捏魔杀的小圆脸,“你怎么会变成人?”

“咦,你不知道吗?”魔杀倒是没介意那只在他脸上不断揉捏的手,他挠了挠头,“神灵器认主之后,守护神灵器的九星大君主兽就可以变成人了啊。”

顿了顿,他补充了一句:“难道君主大人他没有告诉你?”

按理说,在神灵器传承的时候,君主是会直接给传承者传音,然后告诉其一些注意事项,以及某些只有君主的继承人才能知道的秘辛。

但是魔杀和卿云歌都不知道,某位君主因为好不容易才把暗夜笛送出去之后,直接高兴地忘记了。

于是……什么也没有告诉。

暗黑:“……”

他是真的忘了,这不能怪他。

要怪就怪其他八个人要和他打赌,好不容易赢一次能不激动么。

“暗黑君主?”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稍稍地怔了一下,旋即摇了摇头,“并没有,我都没有见过他。”

虽然她现在已经知道那些神明是真正存在过的了,但是至于他们现在在哪里,她就不得而知了,遑论见面。

“其实我本来打算在逛逛的。”魔杀嘀咕一声,变成小男孩的他总让人感觉有些滑稽,“但是我感受到了小雪的气息,想要和老朋友见上一面,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你们。”

说完,他抬起头来,仍然是一副谨慎的模样,扭捏了一下,说道:“小姐姐,我悄悄地告诉你一个秘密。”

“秘密?”闻言,卿云歌来了一丝兴趣,她微微俯身,从善如流地应道,“你说,我听。”

虽然一只那么大的骨龙变成了如今这么一个小不点她有些接受不了,但仔细想想,这大概就是反差萌吧。

“我偷偷和你讲。”魔杀一脸神秘,他又一只手挡住嘴巴,压低了声音,“你当时进到传承地里面去的时候,有人担心的不得了,差点把我都宰了。”

“嗯?谁?”卿云歌一愣。

魔杀抬了抬下巴,目光不自觉地飘向了红裙少女身后的人。

卿云歌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然后就对上了一双墨色的眸子。

墨眸中是道不清说不明的情愫,一如既往的温柔,笑意清浅。

“这我知道。”卿云歌心口微微一热,但诧异了一下,“不过他怎么可能宰得了你,你可是九星大君主兽。”

听到这句话,魔杀刚想说什么,就接到了白衣男子警告的目光,于是他立马换了个说辞:“因为我感觉他的目光能杀人。”

“噗——”卿云歌没忍住笑出了声,她望了容瑾淮一眼,“有这么可怕么?”

容瑾淮微微颔首,承认了:“是很可怕。”

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如果她死了,那么他一定会随她而去。

至于苍生山河?

他并不在乎。

“好了,现在本龙来为小姐姐你解惑,为什么小雪要说你杀了她弟弟了。”魔杀双手背在后面,摇头晃脑地说道,“因为啊,小雪跟我一样,她也是一只九星大君主兽,而她的弟弟,是一只雪灵冰晶兽。”

葬沉默地站在那里,眸中闪过一丝挣扎,她闭了闭眼,想要努力把心中的那抹疼痛驱逐出去。

闻言,卿云歌意外地挑了挑眉,她不慌不忙道:“我并没有杀任何一头玄兽。”

“是,小姐姐你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杀我们玄兽。”魔杀很认同地点了点头,“但是你杀了一个半兽人。”

赫连笙离!

卿云歌瞬间回想起,赫连笙离的玄力就是冰,那么联系一下就能猜出,与其结合的玄兽就是雪灵冰晶兽。

但是……她杀的是赫连笙离啊,而且半兽人制造成功的话,玄兽因为提前死亡是没有任何意识的,主导身体的是人类。

就算她提前知道赫连笙离体内的力量来源于雪灵冰晶兽,她一样还是会杀。

卿云歌现在能理解葬的做法了,毕竟……被拿去做实验的可是葬的弟弟。

如果她的弟弟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恐怕她会把所有牵连到其中的人都杀掉。

卿云歌想起了一个流传很久的故事。

曾经,混沌大陆上有一个名为“平南”的城市,平南城繁华富饶,又是沿海,物产丰富。

然而,就这样一个足有数十万人口的城市,在一夜之间被灭掉了。

因为有一位修为极高的玄法修行者,他唯一的儿子在平南城被暗杀了。

于是他就直接杀了全城的人,为他的儿子报仇。

很不可理喻。

但换位思考一下,也能理解那么一些。

“抱歉。”卿云歌抬头,看向了冰蓝色长发的女子,“我并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并不怪你。”闻言,葬摇了摇头,神色有些疲惫,“我应该知道,早在痕被融合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可是……”她抬手捂住了眼睛,有着泪水顺着指缝流出,打湿了衣襟,声音微微哽咽,“可是我不想去相信。”

如果可以,葬宁愿给自己营造这样一个假象,那就是痕仍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是她找不到。

“小雪,你别伤心了。”魔杀和葬已经熟悉了上万年,他出声安慰道,“这件事情不关小姐姐的事,我听说是梦家的人做的,如果你想,我可以陪你去梦家。”

“不用。”葬已经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她淡淡地说,“区区一个玄法世家,我一个人就够了。”

梦家,她是一定要灭的。

“那么就此别过了。”葬朝着三个人轻轻颔首,便转身离开。

“等等。”身后,忽然有人出声了。

葬回过头去,神色有些不解地看向红裙少女。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卿云歌抬手,然后下一秒,掌心之中出现了一团冰蓝色的光,“但是我觉得,这个和你弟弟应该有关系。”

在看到那团光的时候,葬倏地睁大了双眼,她颤抖着嘴唇,感觉声音都不是自己的了:“这、这是……”

“咦,这难道就是那个小家伙的意识本源?”魔杀倒是更镇静一些,但也是吃了一惊,“它不是都被制造成半兽人了么?怎么还会有剩下这个?”

“这个我不太清楚。”卿云歌耸了耸肩,“我把那个半兽人杀掉之后,在处理她的尸体时,发现了这个。”

那日,她用极致之火将赫连笙离的尸体燃烧成灰烬之后,便出现了这么一团光。

令她颇为惊奇的是,这团光竟然让她感受到了一丝生机。

于是,她就把这团光放入了七玄空间里,想着日后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但是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到来了。

“有了意识本源,小家伙不是不能活过来啊。”魔杀啧啧出奇,“小雪,你说是不是?”

葬此刻已经将那团冰蓝色的光接了过来,然后瞬间泪流满面,她轻轻地抚摸着那团光,仿佛又回到了在寒冰大陆的那些日子。

“谢谢。”葬阖了阖眸,半晌,有些干涩地吐出这两个字,“我要为我先前的行为道歉。”

“不必。”卿云歌倒是无所谓,“我能理解。”

换了她,她会做的更狠。

“光有意识本源还不够。”这个时候,容瑾淮淡淡出声了,“虽然这团意识本源保留的很完整,但气息太弱了,再过几个月,就会完全消散。”

听到这句话,葬猛地抬起头来,脸色再度煞白。

她久居寒冰大陆,纵使修为再高,有些事情还没有其他人清楚。

“唯一的办法,就是拿到生灵泉水。”容瑾淮神色依旧淡淡,仿佛事不关己。

“生灵泉水?”闻言,卿云歌微微沉吟了一下,“我记得,就算是精灵族,也只有生命泉水吧?”

生灵泉水在神明时代落幕不久后,就退化成了生命泉水。

“不错。”容瑾淮稍稍颔首,“就算是生命泉水,也只能暂时让意识本源不溃散罢了。”

葬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很是坚定:“既然以前有生灵泉水,那么以后也会有,我可以等。”

她的寿命是无穷无尽的,她不怕。

那么等她灭了梦家之后,就去月光森林讨要生命泉水。

“诶,小雪你要去月光森林。”魔杀摸了摸鼻子,“那带上我吧,我也好久没见小月了,我记得,他应该比你早化形。”

“嗯。”葬点了点头,她对玄兽的态度,要比九族好的太多。

“守护月神弓的九星大君主兽月神鹿?”卿云歌托腮,“连月神弓都认主了啊,也不知道其他几位传承着在哪里。”

如果轮回镜也能尽快认主的话,那么紫冥就可以出来了。

唔,她还挺期待,她的小梦魇化成人形是个什么样子。

会不会也是个小正太?

“因为时候就要到了啊。”魔杀答道,“我听君主大人说,在某个时间点来临之前,所有神灵器都会找到主人。”

“某个时间点?”闻言,卿云歌微微蹙眉,“什么时候?”

“这君主大人倒是没说。”魔杀摆了摆手,仍然是老成的姿态,“反正也和我们无关了,我现在就想吃吃喝喝。”

“我先走了。”葬揉了揉眉心,“我先去梦家的领地一趟。”

说完,身形一动,一个暴掠而出,就不见了踪影。

“哎哎!等等我啊!”见状,魔杀顿时急了,“你说你这么冷性子的一个人,做事怎么这么急。”

他扭过头去,朝着两人挥了挥手:“我们回头见哦,小姐姐!”

话音一落,魔杀的小身板也消失了。

魍魉森林再度寂静了下来,静得只能听见风吹过的声音。

卿云歌想了想,然后问身旁的人:“你接受传承的时候,九幽君主没有给你说什么时间点?”

“未曾。”闻言,容瑾淮的眸色深了深,“他的话比较少。”

他只和九幽君主有过一面之缘,便是得到幽梦琴的时候。

“你说那个暗黑君主是不是有什么社交恐惧症?”卿云歌琢磨了一下,“为什么我接受传承的时候,只听到了一堆杂音?”

容瑾淮稍稍地顿了一下,然后很虚心地问:“敢问卿卿,什么是社交恐惧症?”

卿云歌:“……”

哦一不小心现代词语就蹦出来了。

“就是不敢和陌生人说话什么的。”卿云歌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我觉得应该没有。”他很快就否决了。

“哈?”她诧异,“你见过暗黑君主?”

“没有。”容瑾淮笑意浅浅地望着她,“因为我觉得他应该是不敢和异性说话。”

俗称,害羞。

暗黑:“……”

不行他要下界捅了这个人类。

“唔……社交恐惧症是有这么一个病情。”卿云歌摸了摸下巴,赞同地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走吧。”容瑾淮抬头瞅了一眼天色,“我们还要去找幽幻寒铁。”

“嗯。”卿云歌跟上。

他们一直走到距离魍魉森林中心一半的距离时,才碰见了超神兽。

不过这头超神兽只是轻轻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就慢腾腾地走了。

这年头,玄兽都很傲娇嘛。

卿云歌如是想着。

魍魉森林的面积是幽冥森林的数十倍,横盖几乎四分之一个中州界,所以这里面的玄兽种类也十分的多,各个属性都有。

卿云歌想,不如就趁着这一次,在这里找一只地属性的玄兽然后契约?

这倒是个好办法。

不知道以她现在入微境中期的精神修为,能不能契约超神兽。

于是,接下来,卿云歌就如同阅兵一样,开始打量着周围的玄兽,但是没发现一个入她眼的。

而令卿云歌有些诧异的是,这些玄兽在看到她和容瑾淮的时候,都发出了吼叫声,但并非那种遇见敌人的吼,倒像是在聊天。

如果她能听懂兽语,那么就知道这些玄兽此刻在聊什么了。

某青风牛:“哇,这就是人类吗?长得可真好看,难怪你们都在这里围观。”

某三眼灵狐:“不过话说回来我们都是神兽为什么不用人话交谈?”

某暗月白虎:“因为大王有吩咐了,在它选中的那个人来的时候,整个魍魉森林的玄兽都不能说人话。”

某四色麋鹿:“是那个红衣的还是白衣的?”

某夜刃豹:“不知道诶,两个人长得都挺好看的。”

于是听到这些话语,更多的玄兽都朝着这边奔来,然后很久秩序性地围在了两边,列成一排。

这样一看,就像是整个魍魉森林的玄兽都集体出来欢迎卿云歌二人一样。

卿云歌:“……”

她总觉得今天森林里的玄兽有些不正常。

而容瑾淮握着她的手,声音低沉了几分:“要小心,马上就要到森林中心了。”

他也只是听过魍魉森林中的大君主兽,但究竟是何种类,是何星级,连他都不知道。

这位玄兽之主,委实神秘。

“我知道。”卿云歌点了点头,“你不必担心我。”

“卿卿,你跟紧我。”容瑾淮的神色微微凝重,“玄兽们的表现如此异常,那么就证明,一定是那位玄兽之主对他们下了什么命令。”

就在两人接着向前走的时候,魍魉森林深处的某一个地方,传来了一声慵懒而轻快的声音,就像是小勾子在挠人痒痒一样。

清澈悠闲,如潺潺流水。

“来了么?”

------题外话------

想了想,还是努力地把第二更码出来了。

说实话,我并不是全职,我还有自己的学业。

从开文到现在,万更大概有三个半月了,到现在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我的手速也并不快,而且情节构思的也很慢,总想着写一些什么新梗出来。

所以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但想着啊,还有读者在等着看,就咬咬牙接着万更了。

怎么说呢,如果有哪一天更新减少了,也请亲爱的们不要催,我很努力地在码字。

虽然我也知道很多人都在看盗版,但是我也没有说什么,但请看盗版的读者尊重我一下,不要看了盗版还来评论区说什么更新慢,说我的文收费贵,网文都是一个价格,吃个棒棒糖还要五毛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