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快说你喜欢我!异变!(万)/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声音的主人隐藏在森林的深处,没有露出半点身影。

但他轻快的语调,就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清澈少年。

声音传来的位置,只能看见一片湖泊,而在湖泊前,有一只巨大的玄兽。

它似乎在跪拜着什么,神色很是恭敬,然后回答道:“是的。”

那是一只九天神雷兽,它有着一双巨大的双翼,四肢强壮有力,动作迅猛不亚于巨龙。

九天神雷兽是玄兽中帝王般的存在,因为正如其名字,九天神雷兽要渡过九次雷劫,才能成功地晋级大君主兽。

而大部分玄兽,一次就够了。

湖泊前的这只九天神雷兽,其品阶,已经到了七星大君主兽的层次。

难以想象,能让七星大君主兽都下跪的,会是一只怎样恐怖的玄兽。

在听到那声肯定的“是的”之后,先前的声音默然了一会儿,继而缓缓笑开,依旧清澈如同流水。

“终于回来了啊。”声音笑着,很是愉悦,但仔细听,能听出一种沉淀了千年的悲伤。

声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有些感伤:“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

九天神雷兽并没有答话,因为它也不知道那个很久究竟是多少年。

只知道的是,在他还是一只刚出生的幼兽时,声音的主人就已经在等了。

“那我们,还需要再发动兽潮么?”九天神雷兽问了一句。

昔年,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兽潮,就是由九天神雷兽发起的。

所以在外人看来,它就是掌管魍魉森林的玄兽之主。

可孰不知,它也是奉命行事。

为的只是找人。

“不需要了。”声音沉吟了一下,“我马上就要出来了。”

听到这句话,九天神雷兽的双瞳猛地收缩了一下,它的语气带了一丝激动:“您是说……”

“是的,正如你想的那样。”声音笑了起来,好听得过分,“因为……”

说到这里,声音顿了一下,然后幽幽地说:“他们也要出来了。”

闻言,九天神雷兽的双瞳中划过一丝迷茫,它有些不解:“您指的他们是……”

“那个时候,你应该还没有出生呢,小雷。”声音变得有些虚幻缥缈起来,像是沉浸在了久远的未来,“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九族。”

九天神雷兽低下头去,望着自己的爪子,不做言语。

因为它知道,如果声音的主人不说,它什么也问不出来。

声音恍然未觉,仍在自叹:“只可惜,当年并肩作战的人,已经不在了。”

“好了小雷。”声音叹息完之后,便开始吩咐,“他们需要幽幻寒铁,你派几个你手下的人,找来给他们吧。”

“就当是……再次相逢的见面礼了。”

九天神雷兽应了一声,然后便下去了。

湖泊依旧平静一片,然而下一秒,忽然泛起了点点涟漪。

在涟漪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轻轻地闪烁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

卿云歌和容瑾淮接着向前走去,但是直到他们来到了中心区,都慕月发现什么危险。

而这个时候,已经有帝王兽的影子了。

这些帝王兽也站在两旁,探着脑袋望着两人,探究的神色之中还带着好奇。

但是在卿云歌的目光移到它们身上之后,帝王兽们便收起了眼中的情绪,然后恢复了傲然的神态。

很奇怪。

特别不正常。

诚然,魍魉森林里的玄兽绝对不止这些,但这些出来的表现也太不对劲了吧。

卿云歌不能理解。

她又不是什么玄兽之主,这些玄兽这么看着她做什么?

容瑾淮的神色稍稍凝重了起来,他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危险,反而敏锐地发现了这些玄兽讨好的态度。

这就意味着,那位玄兽之主一定是发现了他们的到来。

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给玄兽们下达了命令,不让它们轻举妄动。

“我们找到幽幻寒铁就尽快回去。”他微微偏头,低声,“这里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我也这么感觉。”卿云歌轻轻颔首,“虽然不怎么危险,但让人有些渗得慌。”

废话!

被成千上百头玄兽这样盯着看,不渗才鬼了。

然而,就在他们又走出了一段距离之后。

忽然,异变突生!

远处的草丛里,窜出来一道黑影,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红裙少女奔去。

速度快到都能看到它在空中留下来的残影,哪怕以卿云歌如今的修为,都没有看清那团黑影是什么。

“卿卿,小心。”看到这一幕,容瑾淮低声轻喝。

他手中原本合起的十二骨折扇,又在瞬间打开,然后挡在红裙少女的面前。

卿云歌在也同一时间凝聚了玄力,准备随时发出攻击。

但是这个时候,那团黑影已经来到了红裙少女的面前,然后,纵身一跃……

只听“噗——”的一声,黑影直接扑到了她的怀里。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两个人虽然反应过来了,但奈何这团黑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竟然越过了那把十二骨折扇。

卿云歌下意识地就想将怀里的东西扔出去,直到她看清楚了那团黑影,然后目瞪口呆。

此刻,黑影,哦,应该称呼它为小白猫了。

它四脚朝天,懒懒地卧在她的双臂中,模样可爱至极。

小白猫全身雪白如玉,玛瑙石一般的眼睛眨巴着,耳朵尖尖,灵活精怪。

它墨绿色的瞳仁中流露出来的娇憨,就像是一把钩子一样,让人的心不由微微一颤。

卿云歌承认她被这只白猫萌到了。

因为她还感觉到,这只白猫的手感十分的好,皮毛软绒绒的,摸了还想再摸。

小白猫睁着大眼睛,望着红裙少女,然后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嘴唇,轻轻地叫了一声:“喵……”

声音软软糯糯,带了一点小奶腔。

“嘶——”卿云歌吸了一口气,然后还是想把怀里的小白猫丢出去。

因为她实在是无法接受这么萌的一只猫,一脑补就脑补出一个小孩子在咬手指。

但是还没等她扔,有人就已经将小白猫给提起来了。

那是一只修长如玉、骨骼分明的手,手的主人蹙着眉头,似乎有些不悦。

然而就在小白猫被提起来的那一刻,它开始激烈地挣扎了起来,然后不断地叫着:“喵喵喵!喵喵喵!”

像是在说,快放开我,快放开我。

容瑾淮并没有理睬小白猫,依旧拎着它,他蹙着眉打量了一下那只白猫,然后淡淡道:“是公的,你不要抱,我来。”

卿云歌:“……”

小白猫:“……”

喵呜!

还有没有人性!

它只是一只兽啊连话都不会说谈什么公母!

它才不要这个人抱它,它要美人抱。

“嗯,你抱着吧。”卿云歌倒是点了点头,她伸出手指戳了戳小白猫的肚子,也皱着眉头,“你说这只白猫究竟是什么种族的?我看着不像玄兽。”

她方才之所以没有抵抗,就是发现这只小白猫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玄力波动,而且也不会说人话,只会喵喵喵。

哪怕是一星灵兽,身上都有玄力的波动,只不过很弱罢了。

这么一只普通如同宠物的小白猫,竟然生活在如此凶险的魍魉森林中还没被吃掉?

不仅如此,它也不怕人类,甚至还很依赖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目前看来不是玄兽。”容瑾淮眉目清寒,他同样也在打量着那只小白猫,“但也说不准不会是什么变异的种类。”

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方才他拿出折扇的时候,虽然没有附着任何玄力,但也不是普通的东西就能过忽视的。

然而就是这只小白猫,直接跳过了十二骨折扇。

而且它方才的速度,连有些擅长奔跑的超神兽都有所不如。

这绝对不会是一只简单的小白猫。

小白猫就像是听懂了他们的对话一样,无辜地睁着眼睛,然后又“喵”了一声。

这个时候,方才站在林荫道两旁的玄兽都已经摇摇尾巴回家了,魍魉森林的中心区重新变得平静下来。

再往前走几步,就到了先前那个神秘声音所在的湖泊了。

“变异的可能性很大。”卿云歌微微颔首,“毕竟它刚才的速度让我都吃惊了。”

小白猫反驳:“喵喵!”

它只是看到美人了好不好!

扑过去呀赶紧扑过去。

“扔了?”闻言,容瑾淮挑了挑眉,然后建议道。

“嗯,扔了吧。”卿云歌点点头,“万一真的是什么变异的玄兽,我可不想像染染姐那样,引起兽潮。”

保不准这只小白猫就和那位玄兽之主的关系十分好呢。

这要是被她带走了,估摸她就是第二个给四灵学院引来兽潮的人了。

听到这句话,方才平静下来的小白猫两只爪子又开始在空中乱挠了,边挠边怒声叫着:“喵喵喵!喵喵喵喵!”

顿时,平静的空气中,只有猫叫声在回响着。

叫得那叫一个凶狠和凄惨。

卿云歌表示很遗憾,她虽然挺厉害的一个人吧,没错就是这么自恋,可是她实在是听不懂兽语。

鸟语倒还算的上精通,但是这只猫在喵喵什么,她完全不知道。

“喂,容世子,你这么万能,你能听懂它在说什么吗?”卿云歌摸了摸下巴,偏头问一旁的人,“它是不是不愿意让我们丢掉它啊?”

闻言,容瑾淮沉吟了一会儿,然后浅浅一笑:“卿卿你想错了,它在说它离家太久了需要回去。”

小白猫:“喵喵喵!”

你在胡说什么!

“那就赶紧把它放走吧。”卿云歌倒是没多想,摆了摆手,“我们还得去找幽幻寒铁呢。”

“卿卿说的有道理。”容瑾淮很是认同地点点头,然后手一松,就把小白猫撂到了地上。

“喵!”

小白猫四脚朝天,口中嗷嗷直叫。

于是,卿云歌很好心地帮助小白猫翻了个身。

经历了一场闹剧之后,两人接着向前走去。

幽幻寒铁是铁矿的一种,但它并非生长在地底或者岩洞中,而是长在树上。

它十分的柔软,和鸿毛一般轻,但它制造出来的兵器却尖利无比,而且杀人不见血,自带冰冷的寒气。

所以幽幻寒铁在铸器界十分的受欢迎,但在混沌大陆,这种铁矿很稀少。

因为人族之中的铸器师并不多,高级铸器师更是少之又少,他们用不到幽幻寒铁。

加入了幽幻寒铁的武器,最低也在圣灵器的层次。

卿云歌现在还没有打开器殿,所以并不知道器殿里面都有什么。

就目前来看,她还用不到自己铸器。

毕竟一个混沌灵器,一个神灵器,怎么也够它用的了。

“染染姐说幽幻寒铁就在这个地方。”卿云歌张望了一下,“可是我怎么没有看到什么树。”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目光微微顿了一下,然后偏移开来,落在了一棵树上,眸中掠过一丝疑虑。

他记得,他上次来的时候,还在这棵树上看到了幽幻寒铁。

这不过短短几个月,竟然一块都没有了。

没有了幽幻寒铁的树,更普通的树没有丝毫的差别。

“不急。”容瑾淮淡淡地说道,“魍魉森林并不止这一处有。”

“嗯?”闻言,卿云歌转过头来,“你来过?”

他点了点头。

卿云歌微微眯起眼,神色有些不怀好意:“你老实告诉我,你的修为到底是多少?”

“修为啊……”容瑾淮稍稍地怔了一下,旋即轻轻一笑,“这样,卿卿你叫我一声夫君,我就告诉你,如何?”

卿云歌:“……这辈子你都别想!”

算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人家也得有自己的小秘密不是。

她是不能给这个腹黑的世子制造机会来调戏她。

就在两人又交流了几句之后,忽然,远处又传来了一声急促的猫叫。

紧接着,一团毛绒绒的东西从卿云歌身后袭来,然后四只爪子牢牢地抱住了她的一只胳膊,死都不放开。

“喵喵喵!”小白猫死命地抱着,然后委屈地叫着。

卿云歌甩了甩胳膊,发现那只喵就跟黏在她身上一样,怎么也甩不开。

狗皮膏药这是……

看到这一幕,容瑾淮眯了眯眼,目光很是危险地看着那只小白猫。

然而小白猫丝毫没有畏惧,毫不示弱地用那双墨绿色的瞳子看了回去,接着张牙舞爪地喵喵喵。

卿云歌扶额,选择放弃了:“算了,它想跟着就跟着吧。”

其实说来有种奇怪的感觉,她在见到这只猫的第一眼,就觉得十分合她的眼缘。

反正一只猫她还是养得起的。

小白猫就像是听懂了这句话一样,顿时大喜:“喵喵喵!”

听不懂听不懂。

卿云歌面无表情地将小白猫从她的身上拽了下来,然后放到地上:“不许上来,就跟在后面就好了。”

小白猫的动作顿时一顿,然后委屈地垂下头去:“喵喵喵……”

容瑾淮的目光在小白猫的身上停留了一瞬后,便收了回去。

如果这只莫名其妙的猫对她有什么危险的话,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把它除掉。

于是,两人之行又加了一只小白猫。

而就在卿云歌准备去森林里别的地方寻找幽幻寒铁的时候,忽然,面前一阵狂风大作,将树叶吹得哗哗响。

但令人惊奇的是,湖水没有半点动静。

有情况!

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凛,然后便召唤出了凤璃剑。

果然,在狂风落幕之后,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身影。

那身影无比高大,足有十几米。

而先前的狂风,正是它的翅膀引起的

九天神雷兽!

卿云歌在看到那个身影的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头在玄兽界威名极响的玄兽。

而冷夜当时也同她讲了,这是九天神雷兽就是当时带领玄兽发起兽潮的主导者。

所以它应该就是魍魉森林里的玄兽之主了。

传言九天神雷兽的性子十分暴虐,遇见人类从来不给好脸色,昔年的兽潮,它就杀掉了好多人。

大君主兽的神智于人类没有丝毫的区别,如果能交涉,那就最好了,但如果不能……

卿云歌的双眸微微眯起,那就有一场硬战要打了。

而几乎是在同时,她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作战计划和逃跑路线。

她并不清楚容瑾淮的修为是多少,但再高,她也不认为能和七星的大君主兽一敌。

容瑾淮是见过这只九天神雷兽的,所以他很清楚地知道,它并非玄兽之主。

那么,它出现在这里只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它看他们不顺眼,第二是玄兽之主给它发了什么命令。

但不管是哪一个,都不是好事。

便在此时,九天神雷兽动了。

卿云歌也瞬间准备出手。

然而,九天神雷兽居然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它抬起了一只前爪挥了挥。

就像是……就像是在和他们打招呼。

卿云歌:“……”

完了这森林里面现在已经没有一只正常的玄兽了吗,连大君主兽都疯了。

九天神雷兽挥完爪子之后,湖泊的右边又响起一阵脚步声,听起来应该是某种玄兽。

下一秒,只见一群普通的神雷兽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不约而同的是,它们的嘴里,都衔着一块形状规则的黑蓝色晶体。

晶体不大不小,刚好跟一个巴掌一样。

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幽光。

幽幻寒铁!

卿云歌认出了神雷兽嘴中的东西,正是他们要找的幽幻寒铁。

然后她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该不会是……这位玄兽之主知道他们要来找幽幻寒铁,然后把魍魉森林里所有的幽幻寒铁都拿来了吧?

就在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那数十头神雷兽齐齐地上前一步,然后恭顺地将头低了下来,把嘴中衔着的黑蓝色晶体放在了红裙少女面前。

做完这些之后,神雷兽们如同来的时候一样整齐,迈着四肢爪子又走了。

这时,九天神雷兽又抬起了前爪,再度挥了挥。

又是一阵狂风卷地而来,风尽时,九天神雷兽也不见了踪影。

总头到尾,它都没有说一句话。

卿云歌忽然就想起了一句诗——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然后……留下来了一大堆幽幻寒铁。

仔细数一下,足有五六十块。

而在拍卖场上,一斤幽幻寒铁的价格都在三百万晶石。

小白猫同样也看到了地上的黑蓝色晶体,然后兴奋地竖起了一只爪子:“喵喵喵!”

快拿呀,那可是好东西。

卿云歌诧异归诧异,但是她还是把这些幽幻寒铁都收到了七玄空间之中。

收完之后,她问一旁的白衣男子:“你说,那只九天神雷兽是不是受刺激了,不仅不攻击我们,还给我们送了幽幻寒铁?”

闻言,容瑾淮若有所思道:“有这个可能性。”

看来,树上的幽幻寒铁之所以不见了,是全部被九天神雷兽摘去了。

九天神雷兽:“……”

要不是上面下了命令,它才不这么干!

“这刺激受的好。”卿云歌很是满意,“我可以回学院交差了。”

“卿卿。”容瑾淮忽然出声叫住了她。

“嗯?”卿云歌回头,“怎么了?”

他的语气之中带了一丝幽怨:“我现在觉得,和玄兽之主有私情的应该是你了。”

卿云歌:“……”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只好不说话。

但是,她不说话,不代表某腹黑世子会放过她。

容瑾淮上前一步,俯身望着她,眸光如火灼热,声音依旧幽怨:“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养兽了?”

“咳咳咳咳!”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直接被呛住了,她扶额,“你在想什么呢,我的契约兽你都知道啊。”

这个时候,安静了没多久的小白猫忽然叫了起来:“喵喵喵!”

没错!

美人养了它这只可爱的小喵喵!

“乖。”卿云歌受不了他这种目光,于是她踮起脚尖,摸了摸他的头,“不要多想。”

这一刻,她觉得她是在哄小孩子。

“嗯。”容瑾淮捉住她的手,然后眯了眯眼睛,“那你说一句,我只喜欢你。”

卿云歌:“……想都别想。”

简直得寸进尺。

闻言,他故作黯然地叹了一口气:“卿卿,你果然背着我……”

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嘴唇就被一只柔软的手捂住了,然后对上了一双灿若星辰的玫瑰紫瞳。

卿云歌实在是受不了,她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别说了,我只喜欢你。”

“我也是。”这个时候,容瑾淮终于笑了起来,笑容清浅,眸光温柔而缱绻。

天荒地老,至死不渝。

……

四灵学院。

“什么?!”易染染瞪大了双眼,惊叫出声,“小师妹你是说这些幽幻寒铁都是九、九天神雷兽给你的?!”

“虽然我也不想相信。”卿云歌摊了摊手,“但事实确实如此。”

“区别对待啊!”易染染直嚷嚷,“为什么我就没这待遇?”

“因为你是个惹祸精。”明焰嗑着瓜子,还不忘打击自家徒弟。

“有趣。”影溶月看着地上的黑蓝色晶体,眸中飞快地掠过一丝什么,“看来我应该给卿丫头你传讯。”

虽然没有人知道九天神雷兽为什么会这么做,但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有了幽幻寒铁就达到目的了。

“小师妹,你有没有在魍魉森林里,看到我当时揍的那头神兽?”易染染还是不能理解,她比划了一下,“就是这么大的一只猫,是白色的,特别调皮……”

易染染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她看到了红裙少女的肩膀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小白猫。

在看到那只小白猫的时候,她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怪叫一声:“不是吧小师妹,你居然、居然把那只神兽给带回来了?”

“神兽?”卿云歌微微诧异,“染染姐你应该记错了,喵喵喵连玄兽都不是。”

那日,她在离开魍魉森林的时候,还想着让这只小白猫回去。

但是不管她是威逼还是利诱,小白猫都是一个态度,不回去,绝对不回去!

无奈之下,她只好就带回来了。

为了方便起见,卿云歌给小白猫起了一个名字——喵喵喵。

没办法,从跟着她的一开始,这只小白猫就一直在喵喵喵。

高兴也喵喵喵,难过也喵喵喵,干什么都喵喵喵。

而且,喵喵喵特别黏她。

卿云歌把小白猫放在七玄空间了一段时间,小九和羽毛都表示欢迎,但是喵喵喵愣是只跟着她。

连小九那么闹的一个兽,挖空了心思,也没让喵喵喵跟它一起玩。

小九:“……”

呜呜呜是它魅力太小了么。

于是卿云歌只好让小白猫待在外面,也幸亏它只有巴掌大小,要不然走哪儿带哪儿真的是太累了。

“不可能!”易染染果断否决,“我记得很清楚,当年我揍得那头玄兽就是这只小白猫。”

说着,她走了过来,然后想要拎起喵喵喵看一看,却被它恶狠狠地瞪了回去。

“喵喵喵!”

美人,有人要欺负你的猫!

“就是这个眼神!”易染染一拍巴掌,“我对它的绿眼睛太熟悉了,一脸奸诈的样子,小师妹,你可不要被它骗了。”

“喵喵喵挺可爱的。”卿云歌伸出手,然后挠了挠小白猫的肚子,“可是染染姐,它真的不是玄兽,不信你仔细看。”

闻言,易染染凑近一看,发现确实没感受到一点玄力的波动,顿时奇道:“不应该啊,它在去年的时候,还是神兽,难不成降阶了?”

“染染,你可真是越学越回去。”明焰看不下去了,“就算降阶成一星灵兽,也不至于没有玄力。”

“是哦。”易染染尴尬地摸了摸脑袋,“可是它真的就是我揍得那只啊。”

她再傻也不会傻到认错吧。

“如果是的话,兽潮又会来了。”影溶月平静地说,“这是白猫的的确确不是玄兽,就是普通的家养宠物。”

院长大人一发话,易染染顿时不说话了。

毕竟影溶月的见识可不是他们能比的,既然她都说不是了,那就肯定不是。

“奇了怪了。”易染染嘟囔着,而她并没有看到,小白猫墨绿色的瞳孔中划过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光。

在卿云歌和易染染离开玄灵湖的小岛之后,影溶月就将幽幻寒铁全部收到了储物戒之中

“阿影,你是要把这些幽幻寒铁给月光学院吗?”明焰嗑完了瓜子,出声问道。

“并不。”影溶月淡淡地说,“是丹灵塔的塔主要。”

“他?”听到这句话,明焰明显吃了一惊,“他什么时候开始搞铸器这一行业了?”

“不知。”影溶月摇了摇头,“也可能是又发明了什么新型丹药吧。”

“啧啧啧,把幽幻寒铁用作炼药的材料,不愧是个疯子。”明焰啧叹一声,“幸好丹灵塔还有一个靠谱的长老团,要不然就被他给毁掉了。”

“他再疯,也不会拿丹灵塔开玩笑。”影溶月不置可否,“毕竟,那可是他大哥留下来的心血。”

闻言,明焰默然了一会儿,才道:“你一说这个,小蒲已经回到丹灵塔了吗?”

“嗯,回去了。”影溶月微微点头,“这是他帮助我的条件。”

“你怎么了?”明焰明显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不是我。”影溶月的目光悠远而深沉,“是人族啊……”

“四灵守护兽留下来的天堑,并不能一直存在,如果哪一天它崩裂了,那么混沌大陆很有可能又会回到当初的黑暗时期,而玄灵域……”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玄灵域里面那些东西,在蠢蠢欲动。”

明焰微微一惊:“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还可以挽救。”影溶月阖了阖眸,“至少,三年的时间应该是有的,这就要看,那些人能成长到什么程度了。”

明焰沉默了,半晌,她声音干涩道:“如果我可以的话,我其实不愿意把这么重大的责任,加在那群孩子们身上。”

她知道玄灵域之中有着秘密,但具体是什么,她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有些秘密,纵然是她,也没有资格知道。

但是明焰很清楚,玄灵域之中有着极为恐怖的东西。

一旦那些东西破了昔年四灵守护兽留下的封印,不光是混沌大陆,整个九族都会陷入黑暗之中。

但哪怕是七千年前来势汹汹的暗兽人,都没有那个能力,那么玄灵域之中的东西会是什么?

明焰其实庆幸自己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也是是白白地给自己带了一道名为“恐惧”的枷锁。

“可惜,我们不行啊。”影溶月睁开双眼,“这个世界,终究要留给年轻人。”

明焰不想再讨论这个沉重的话题了,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话锋一转:“对了,还有七天就到学院大比了,这一次的大比规则还和以前一样么?”

如果和以前一样,那么很有可能,他们派出去的学员会再次全军覆没。

每一次学院大比,会派一个殿主前去。

而当年蒂恩杀掉了所有四灵学院学员的那一届学院大比,去的殿主,正是明焰。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惨烈的一幕。

可是有着规则在,她根本无法动手,更不用说还有其余学院的院长在虎视眈眈。

只要她一动,那么会陷入被动的境地之中。

“不。”出乎意料的是,影溶月竟然摇了摇头,“这一次学院大比,和以前的每一届,都不一样。”

“什么比法?”明焰的双眼回了几分神。

“尚且不知。”影溶月淡淡道,“但是这一次,只需要十个学员,每五人一队,一共两队,其中一对为替补。”

“这倒是清奇了。”明焰诧异出声,“往年不都是至少要一百人么?”

“所以这一次学院大比……可谓是凶险重重啊。”影溶月幽幽地说道,“人虽然少,但是并不表明,就会轻松。”

明焰也认同地点了点头,她问:“名单你都拟好了吗?”

“拟好了。”影溶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而且这一次,我会亲自带队。”

深灰色的双眸中划过一道冷冷的光:“如果我的学员受到了什么伤害,不管是谁,都要死。”

就算是王族的成员,她也不会放过。

……

很快,所有学员都回到了学院中,等待着这一届学院大比的来临。

据他们收集到的消息将,其他三大学院的实力要比往届高了不少,而且还有很多新学院如春笋般冒头,都想着争夺四大院的称号。

而据说,这一届学院大比,守护者们很有可能会来。

这个噱头,更是让所有学员趋之若鹜。

甚至有传言,如果能得到第一,那么就有可能得到守护者的栽培。

四灵学院的学员们都想一展雄风,但奈何,这一次学院大比,只有十个名额,而这十个人是有院长影溶月亲自定的。

名单公布的那一天,群体震动。

第一队:卿云歌、冷夜、沈长玦、吴萧、萧沐晨。

第二队:易染染、梦惜、白竹灵、苏沐颜、凌墨沉。

震动的原因有二。

其一是因为这十个人里面一大部分都代表着四灵学院的顶尖实力,这让其他学员十分的有信心。

其二是因为第二队的最后一个人,很多学员根本没有听过凌墨沉这个名字,于是很是不服他为什么能被选中。

但是院长的决定不容置疑,尽管有胆大的人去询问,也没有得到半点原因,无奈之下只好放弃。

于是,他们把希望都寄托在了第一队的身上。

在所有人看来,第二队只是替补。

从四灵学院出发之前,影溶月在给十个人说注意事项。

“记住,在大比过程中,你们是在一个独立的空间中,所以一旦发生什么事,以保命为第一,切不可为了名次置生命于不顾。”

说完,她着重地看了一眼易染染:“染丫头,这一点你是最应该记住的人。”

易染染吐了吐舌头。

她不就是在四殿大比上冲动了一下么,这也不没事。

“这一次学院大比很是特殊,但只有到了比赛的地方才能知道,但不管怎么比,你们都要团结一心,听到了吗?”

十个人都点了点头。

影溶月微微颔首,淡淡道:“那么明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吧。”

这一次,她是绝对不会让她的学员受到伤害,哪怕拼杀她的性命,亦在所不惜。

然而,就在他们出发的那一天,四灵学院所在的地方,忽然发生了巨大的震动。

如果不是有着防御型灵阵加以保护,恐怕半个四灵学院,都会在这场震动之中,化为废墟。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震动的中心并不在学院内的任何一个地方,可是震感却那样的强烈,乃至于冥阶以下的人,都感受到了压力。

影溶月却知道是什么地方发生了异变。

玄灵域。

四灵守护兽当年封印起来的地方。

------题外话------

给你们写一个不同于其他玄幻的学院大比!

而肯定不是无聊的打打打,单挑群殴什么的。

作者不按套路出牌因为没套路╮(╯▽╰)╭

至于神秘的声音是谁,暂且保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