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玄灵之谜,舞轻袖!(万)/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八千多年,玄灵域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级别的震动了。

哪怕青龙、玄武和白虎相继逝去,也未曾让玄灵域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影溶月直接伸出手来,在空中虚画着什么,只见片刻,便浮现出了一个虚影来。

那虚影是一个老人的模样,看得有些不大真切。

“玄灵。”影溶月看着那道虚影,开口了,“去玄灵域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完之后,虚影就如同泡沫一般碎掉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卿云歌等人自然看到了这一幕,但都没有多问。

影溶月淡淡挥手:“你们先跟着明焰走,我随后就到。”

话音一落,黑衣女子的身形迅速一动,然后也朝着学院内掠去。

“走吧。”明焰朝着有些愣神的十个人喊了一声,“我们得尽快前往梅尔州,去晚了的话,会连参赛的资格都没有。”

历年来的学院大比,都是在梅尔州上举行的,虽然这一次的比赛规则同往届不同,但是比赛地点却没有任何的改变。

梅尔州是位于星辰海洋上的一块绿洲,刚好就在混沌大陆的右边,毗邻卡撒大陆,又与风羽之谷遥遥相望。

可以说,四大院之中,四灵学院、卡撒学院和风羽学院去往梅尔州都是十分方便的,但是月光学院的精灵们就得横跨大半个星辰海洋了。

所以说,卿云歌他们十个人只需要在混沌大陆的西南方向海关口,租一艘小船便可以抵达梅尔州。

所以五天的时间,对他们来说,是绰绰有余了。

于是,在明焰的带领下,卿云歌等十人开始前往招摇城——离着梅尔州最近的一个沿海城市。

而很巧的是,招摇城是隶属于如今的大宣王朝的。

不得不说,前任白虎国国君,也就是如今大宣王朝的皇帝,是个很明智的人。

他对待臣民们十分的好,做了一系列减税措施,甚至还专门打开国库,派钦差大臣前往各个地方赈灾。

所以朱雀国在易主之后,奇迹般的没有发生暴乱,原属于朱雀国的百姓们都很满意皇帝陆枭的统治,因为陆枭并不想赫连域那样残暴专制。

而且,还有着陆宴在一旁帮衬着,一时间大宣王朝比以前的白虎国更是强了不少。

但即便如此,大宣王朝在军事力量上依旧要弱了恒月王朝不少。

至于为什么恒月王朝并没有对大宣王朝发起进攻,恐怕也就只有夜将臣知道了。

世俗皇朝再怎么震动,也影响不了中州界的生活。

但今天,中州界发生了一件极为重大地事件,让所有玄法世家都狠狠地吃了一惊。

因为十大玄法世家排名第一的梦家,在一天之内被一个没有露脸的女子给灭掉了。

仅仅只是一个人,就灭掉了一个玄法世家,连梦家的老祖宗都没有逃过。

要知道,梦家的老祖宗可是圣阶修为的存在,已经代表了混沌大陆巅峰的实力。

而他竟然也没有敌过那个陌生的女子,让人不禁去猜想,那个女子究竟会是什么人,梦家又和她有什么仇。

梦家上上下下几千条人命,在一夕之间化为乌有,仅仅只有两个直系子弟存活。

一个是刚好离开了家族的梦家少主梦玉染,另一个就是跟随着四灵学院前往梅尔州的梦惜。

梦家的状况,比起几个月前的纪家还要惨上不少。

因为至少纪家还存活了不少高段实力,而梦家却可怜的只剩下了几个晚辈。

纵然梦玉染和梦惜都是百年乃至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也无济于事。

于是,十大玄法世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洗牌。

没有人去关心那个神秘的女子是谁,只知道的是,梦家所有人都死于寒冷,连那位圣阶的老祖宗也毫不例外。

梦玉染要庆幸,他在梦家发生事情的时候在外面,否则,他现在也会是一具尸体。

但其他人在惋惜的时候,并不知道,当梦玉染回来的时候,关心的并非是他死去的家人,而是他辛辛苦苦建造出来的实验室。

等到梦玉染回来后,前往原梦家领地一看,发现他在地底建造的那些密室也一并都给毁了。

而他命人捉来的那群玄兽确实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这就证明,那个前来灭他梦家的人,是知道他在进行实验的。

梦玉染眯着眼睛想了半天,也无法锁定任何一个可以的凶手。

因为能以一己之力灭掉梦家的人,目前的混沌大陆也就就三个:人皇,四灵学院院长和丹灵塔塔主,可这哪一个,都不符合那个凶手的外貌。

“少主,我们现在……”旁边与他一同回来的心腹小心翼翼地开口,却被一个嘴巴子抽了上来,当场昏死。

其他几个心腹对视了一眼,都不敢说话了。

他们怎么感觉,自从少主从密室里出来之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结合了性情暴躁的暗黑魔神虎,梦玉染的性子也多多少少受了一点影响,只不过他自己目前还不知道罢了。

“现在没有梦家了,也没有少主。”梦玉染冷着他那张阴柔气息十足的脸,声音寒寒,“从今天开始,你们自由了。”

闻言,几个心腹们顿时心中一喜,但脸上又不敢表现出来。

还是一个胆大的人先开口了:“少、少主,您说的是真的吗?”

他们的出身并不高贵,是被梦家买下来的奴仆,在进入梦家之后就签了生死契,从此往后生命就就不在属于他们自己了。

而如今梦玉染竟然说,他们自由了,这何尝不是一个期待了依旧的梦。

处于巨大惊喜之中的心腹们并没有注意到梦玉染眸中的那丝丝冷意,他勾起唇,漫不经心道:“我梦玉染什么时候说过谎话?”

心腹们大喜过望,连声说着谢谢,然而就在这时,他们的胸膛,被一只黑色的爪子给贯穿了。

爪子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以前侍奉的对象——梦玉染。

“少、少主……”心腹们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黑气缭绕的阴柔男子。

“我可没有说话不算数呐。”梦玉染将几个人杀完之后,把爪子上的鲜血舔了个干净,“因为你们认识的梦玉染,今天已经死了。”

“从现在开始,我是全新的我!”

既然人族已经将他抛弃,那么他就离开这个地方好了。

成为暗兽人大军的一员……似乎也很不错。

梦玉染冷冷地笑着,反正他已经不是人了,那么就让他错到底吧!

……

苏家领地。

“什么?!”一个中年人在大声咆哮,“你们也没看清楚到底是谁灭了梦家?”

“是的家主。”苏家的侍卫们忐忑不安,“但属下可以保证,她肯定不会是混沌大陆的人。”

“废话!这一点老子能不知道吗?”苏家主一脸络腮胡,看起来凶恶无比,“人族的高手我就算不是全认识,也基本都听过,让你们出去收集一些有用的情报来,结果一个个废的更猪一样。”

“蠢死你们算了!”

侍卫们十分的尴尬,但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这也不能怪他们,谁让那个神秘的高手走得那样快,他们想挽留也挽留不住。

反正侍卫们也都已经习惯了苏家主这火爆的性子了,每天如果不挨骂他们可能还会觉得不自在。

换一句话来说,他们是不被骂就不舒服。

“猪!一群猪!”苏家主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己的属下,接着咆哮,“你说老子我怎么就养了你们这些猪?”

“人家其他猪还能卖了赚钱,你们什么用都没有!”

苏家主骂人有一个喜好,那就是喜欢把别人叫猪,不管是谁,都这样骂。

骂的好听一些,就是猪,骂的难听一些,就是蠢猪笨猪。

侍卫们听到那几声猪之后,反倒没有一点挨训的意识,脸倒是绷得紧紧的,因为他们害怕一不小心笑出声,被家主打一顿。

“滚吧,蠢猪!”苏家主骂累了,没好气地挥了挥手,“滚远点,别让老子看见。”

听到这句话,侍卫们对视了一样,然后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他们只好蹲下,双手抱头,脚一蹬……就真的滚了出去。

“哎哎等下!”结果就在几头猪滚出去之后,苏家主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拍了一下桌子,大喊道,“大小姐人呢,老子最近怎么没看到那个小混蛋?”

侍卫们滚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

其中一个滚得比较慢的侍卫抬起头来,弱弱地说道:“家主大人您忘了吗?大小姐已经回到学院里去了。”

说完之后,立马就低下头去,准备接着滚。

“哦——”苏家主挠了挠自己的络腮胡,“原来小混蛋会学院去了,老子就说呢,她居然没有来老子面前闹腾。”

顿了顿,又嘀咕一声:“还得老子最近手痒痒,没有人可以揍。”

这一瞬间,侍卫们忽然有些心疼他们家大小姐。

大小姐可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一个那么乖巧的小姑娘,怎么会有这样子的爹?

也不知道夫人当初是不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他们家主,这么凶猛的长相,应该不是姑娘们喜欢的类型才对啊。

其实,就这件事情,苏沐颜曾经问过她娘亲。

当时苏夫人是这样回答的:“问我为什么会看上你爹爹?这个问题问得好,因为啊当时你爹爹打架可是一流,我打不过他,于是就只好嫁给他了。”

苏沐颜:“……”

清奇的说法。

所以按照苏夫人的想法来说,有一个打架比她厉害的人却甘愿天天给她端茶递水,她心里十分有成就感。

嗯,苏家主他是个妻管严,在苏夫人面前,那叫一个温柔体贴。

苏夫人让他往东,他绝对不敢往西。

有时候苏沐颜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抱错了,因为在她的印象里,苏家主不是对她吼,就是把她扔到家族试炼地中,半点没有慈父的形象。

苏沐颜印象很深刻,在她刚能下地走路的时候,她跑到了苏夫人的内室,想要跟自家娘亲一起睡。

但是还没等她爬上床,她就被苏家主一手提溜了起来,然后扔出了房门。

没错,就是扔。

后来苏沐颜就学乖了,老老实实地自己一个人睡觉,哪怕在害怕,也会自己一个人忍着。

就连苏夫人都不知道,她这个女儿其实是怕打雷的。

尽管苏沐颜一出生就享受了锦衣玉食,归位金枝玉叶,但是她总感觉自己是被捡来的。

因为她曾见过其他父母和他们孩子的相处,那种其乐融融的气氛让她羡慕不已。

当然苏夫人对她也很好,可苏沐颜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之所以苏沐颜这么调皮捣蛋,爬树捣鸟窝,就是因为她想让苏家主和苏夫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更多一些。

诚然,作为下一任苏家家主的候选人之一,苏沐颜注定了不能享受普通人那样的生活。

“行了,你们接着滚吧。”苏家主大手一挥,“老子饿了,让后厨房的人备膳。”

想了想,续道:“送到夫人那里。”

侍卫们应了一声,然后双手抱头接着滚了出去。

若是待在这里,指不定又得挨一顿骂。

在其他人离开了屋子之后,方才还凶恶无比的苏家主忽然就沉默了下来。

他的面容在瞬间苍老了不少,镀上了一层沧桑,眉眼之间也浮起了丝丝的疲惫之意。

“唉……”苏家主背着手,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不知道还能护小混蛋多久。”

他抬起头来,目光悠远而深长,像是在和谁默默对望着。

“等她知道了自己真正身份的那日……”苏家主低声喃喃,眼中划过一丝迷茫,“会不会恨我呢?”

他久久地伫立在那里,默然轻叹。

很久很久之后,苏家主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面容重新变得坚定起来,接着自言自语:“恨也好,不恨也罢,我总归是……完成了他的遗愿。”

……

在玄法世家震动的同时,四灵学院的高层们同样也是脸色难看。

此刻,影溶月和玄灵,还有人皇君临三人都在玄灵域之外,神色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因为就在他们刚刚赶来的时候,他们就发现,玄灵域彻底封闭了。

连与玄灵域一同诞生的玄灵,也没有办法进去。

而且,玄灵还彻底和玄灵域失去了联系,也就是说,就算里面有什么异动,玄灵也发现不了了。

这样子的事情,还是头一次。

以前玄灵域也发生过震动,四灵守护兽没消弭一只,玄灵域就会小小的震一下,可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状况。

“影大人,人皇大人……”玄灵焦灼不已,“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这样?”

影溶月沉默着,眸色幽深,显然也并不知晓此刻的状况。

君临同样神色沉重,他在第一时间就赶了回来,却发现事情的棘手程度超乎了他的想象。

他算是跟四灵守护兽关系最好的了,因为从小他是被他们四人带大的。

其实玄灵域中封印的那些东西他只知道一星半点,因为那个时候他还很小,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只知道的是,朱雀、青龙他们将一些会危害到整个九族世界的东西封印到了玄灵域之中,如果哪一天封印解开了,那就是世界末日的到来。

“玄灵。”君临默然了半天,然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你身体有没有什么感觉?”

闻言,玄灵一愣,旋即摇了摇头:“未曾,我身体中没有任何一个零件出现故障。”

“这就很奇怪了。”君临微微沉吟了一下,“如果那些东西要出来了,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至少玄灵你……可能现在已经动不了了。”

仅仅只有君临他们几个人知道,玄灵其实并不是人。

他是一个傀儡,四灵守护兽利用天地材宝制作出来的傀儡。

玄灵的身体强度绝对堪比帝灵器,而且他有着自我意识,除了不用吃不用喝,没血没肉没有神魂之力,他与智慧生命没有丝毫的差别。

而玄灵是诞生于玄灵域,故而直接取了这个名字。

若是玄灵域在某一天被毁掉了,那么玄灵全身的零件也会在瞬间崩溃。

傀儡的制造方法早在神明时代落幕之后就失传了,尽管有一些宗派从书籍中摸索出来了一些,但也只能制作低级傀儡。

低级傀儡是没有意识的,只能听从傀儡师的吩咐。

而要命令傀儡,以需要极高的精神力。

之所以没有其他人发现玄灵的真实身份,就是因为玄灵是九族之中唯一一个有着自我意识的傀儡。

其实卿云歌当时在见了玄灵几面,就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但是也没有往傀儡那方面想。

“人皇大人你说的有道理。”玄灵赞同地点了点头,“我从玄灵域中诞生,它若是被突破了的话,我也会一并消散。”

四灵守护兽需要封印某些东西,所以必须要制作出来一个傀儡来替他们在外面照看玄灵域,这就有了玄灵的出现。

“那么这就证明,事情还没有糟糕到那个地步。”影溶月紧皱着的眉头终于微微舒展开来,“只是我们现在进不去,并不能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更恐怖的,是未知。

这让他们无法提前做好准备。

“玄灵。”君临忽然开口,神色凝重,“当时朱雀他们谈论的时候,你可有曾听见一点关于里面的东西?”

听到这个问题,玄灵稍稍地怔了一下,然后仔细地回想了一下,才道:“我并没有听仔细,不过我似乎隐隐约约听见了‘外界’这个词。”

那个时候玄灵域刚刚建立,他也是才有了意识。

“外界?”君临和影溶月同时皱眉,显然不能理解这个词。

“可惜了……”君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神玄岛的那群人并不管九族的事情,若是当年他们也出手的话,朱雀他们是不会死的。”

这也是君临为什么一直都不愿意进入神玄岛的原因,他不想看着曾经四灵守护兽保护下来的世界,再度变得一团糟。

进入神玄岛,就意味着与世隔离,而且要想出岛,必须拿到执法者的通行令。

君临记得在阿岚进去之后,他就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她了。

而在前一阵,他这个并不算得上是同胞的姐姐找到了他。

结果他还没和君岚好好地叙叙旧,他姐姐就说她要收一个人为徒,那个人就是小丫头。

这件事让君临吃惊了好一会儿,因为他知道君岚的目光向来眼高于顶,不会轻易地看上一个人。

当年君岚在进入神玄岛之前,专门在混沌大陆上举行了收徒大会,可是哪怕人族之中的灵阵天才都来了,也没有一个入得了她的眼。

所有她离开九族的时候,是很失望的。

但君临记得很清楚,小丫头似乎不是灵阵师啊,怎么就入得了他这个姐姐的眼呢?

而且君临更加苦恼的是,君岚说她必须收这个小丫头为徒,哪怕把小丫头绑来。

然后君岚说完这些后,就做了一个决定,她要待在混沌大陆,准备住上个几年,直到成功地把小丫头收为徒弟再回神玄岛去。

君临头疼不已,为了不被自家姐姐的魔音灌脑,只好跑到四灵学院来躲一躲。

真是奇了怪了,前一阵阿影还给他说,丹灵塔里面那群老东西也想让小丫头进丹灵塔,据说大长老为了此事,已经来学院不下十次了。

君临琢磨着,会不会哪一天,又来个什么铸器师要收小丫头为徒?

还真是抢手啊。

就在君临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时候,影溶月开口了:“神玄岛固然势力要在九族之上,可他们却并非九族中的人,所以也没有理由要管我们。”

神玄岛的存在,至今仍是一个谜。

没有人知道神玄岛是怎么诞生的,似乎在九族出现之前,它就已经出现了。

岛上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亚于九族守护者的实力,甚至还要更高。

“你我且先看看罢……”听到这句话,君临沉默了半晌,“既然那些东西还没有冲玄灵域之中出来,就证明目前还是安全的。”

“嗯。”影溶月微微点头,“不过这段日子就先要让你一个人看着了,我还得去梅尔州。”

“梅尔州?”君临一愣,继而恍然大悟,“哦,学院大比要开始了啊。”

他摸了摸下巴,接着道:“你不说我还忘了,貌似学院大比还是我们守护者举办的来着?”

顿了顿,啧了一声:“但是我近一千五百多年避世不出,都把这件事情给忘掉了。”

闻言,影溶月冷哼:“你还有脸说?”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方才还喜气洋洋的君临顿时蔫了。

“那阿影……这次我也去?”他斟酌了一下,“左右我们几个人也好久没聚了。”

“随你。”影溶月并不想给他好脸色,声音依旧冷冷,“当然你接着避世我也管不着。”

说完之后,长袖一挥,身形便消失不见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君临嘟囔一声,“再说了,我这不都已经出来了么。”

玄灵在一旁摸着冷汗,并不敢插话。

对于影溶月和君临之间的相处模式,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玄灵,在我和阿影回来之前,玄灵域的事情就麻烦你了。”君临敛了不正经的表情,神色莫测道,“一旦发生什么异变,一定要通知我们,明白了?”

对于玄灵域,他们夫妻二人知道的也许并不比玄灵多。

玄灵默默点头,然后说:“明白了,人皇大人。”

“很好。”君临打了一个响指,“那我也就先行一步了。”

话音一落,空气中就出现了一道裂缝,其中夹杂着火星的迸溅。

他伸出手,将那道裂缝拉开来,然后整个人便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而也就两个高手双双离去之后,原本神色有些沉重的玄灵忽然脸色变了一下。

在看不到的地方,有一抹黑气顺着他的手心缓缓地进入到身体之内。

在黑气进去之后,玄灵的面色就又恢复了正常,仿佛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依旧没有人知道,玄灵域之中发生了什么。

倘若现在有人能进去的话,便会看到原本灰色一片的玄灵域,此刻黑气缭绕,密不透风。

曾经被四灵守护兽封印起来的东西,如今在蠢蠢欲动。

原因是因为,在距离它们不远的地方,死了一个……暗兽人。

……

混沌大陆。

容瑾淮并没有同卿云歌一起走,原因倒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收到消息,有一个人在最近的日子里在找他。

准确的说,并不是人,是一只精灵。

他在看见那个穿着浅绿色衣裳的女子时,稍稍地怔了一下,旋即淡淡地微笑:“孤竹姨。”

孤竹轻轻地应了一声,然后走上前来,将她这个外甥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眼,道:“这些年,你似乎过得还不错?”

“哪里。”闻言,容瑾淮的声音微微顿了一下,他轻声说,“比以前要差多了。”

绝世的眸子中掠过一丝伤色:“毕竟……有些人已经不在了。”

孤竹默然。

这是孤竹第二次从月光森林来到混沌大陆了,第一次的时候,还是在很久之前。

那个时候,是舞轻袖带着一双儿女来到南淮城定居的不久之后。

孤竹因为放心不下她,才从月光森林赶来看她的姐姐。

虽然说是姐姐,但她们其实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因为孤竹并非是精灵族王室出身,在最初的时候,她只不过是那一任精灵女皇找给舞轻袖的玩伴罢了。

但是舞轻袖却对她十分的好,有什么珍贵的东西都会分她一半,从来都不把她当做低等的精灵。

甚至,还专门让她当上了精灵族的护卫队队长。

只可惜,在后来的某一天,舞轻袖因为执意要嫁给奥格·格兰德,从此直接和精灵族断了联系,自动请缨离开精灵族,从此不踏入月光森林半步。

而那个时候,舞轻袖已经被命定为下一任精灵女皇了,只要她想,她就可以掌管整个东方精灵。

但是仅仅因为一个兽人,她放弃了。

孤竹曾经劝过舞轻袖,但是没有劝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精灵族,前往卡撒大陆。

所以孤竹想,能让舞轻袖为之背离整个精灵族的男人,应该是很好的,值得去托付的。

但是她万万没有料到,等她再次见到舞轻袖的时候,差点都没有认出她来。

精灵是不老不死的,青春永葆,只要生命泉水还存在,他们就会依然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哪怕不吃不喝,只用吸收空气中的自然元素,就足够了。

所以精灵族的美人是九族之中最多的,不论男女,皆有着上好的容貌。

昔年,舞轻袖被誉为九族第一美人。

那首“一舞星辰乱,风清容华淡,长袖朱裙展,玉骨莲心翩”的五言诗,吸引了来自各个地方的人。

他们献上财宝,为的就是能见这位传说中的美人一面。

可是孤竹来到南淮城看到朱裙女子的第一眼,根本难以想象,眼前那个皮肤干枯、身体瘦弱的人,竟然就是舞轻袖!

后来她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龙族的王奥格·格兰德对舞轻袖只不过是一时的喜欢罢了,他真正的爱人另有其他。

而就是那个潜藏在世人眼下的女人,对着舞轻袖下了致命的毒药。

那个时候,舞轻袖还怀着第二胎,也就是如今的舞珺瑶。

本来,以舞轻袖的修为,在加上精灵特有的体质,这种毒根本不会对她造成任何伤害。

可是她为了体内的孩子,必须将毒全部吸收掉,故而原本健朗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昔日的风彩也早已不复。

也是在那个时候,奥格·格兰德不分青红皂白地将舞轻袖关了起来。

至此,又落下了一身病根。

从一开始的情窦初开到情深似海再到最后的心死如灰,舞轻袖大约终于是看清了他的真面目,然后一气之下,带着出生没多久的诺兰·格兰德就离开了圣纳城。

由于当初的誓言,她并没有回到月光森林,而是选择来到了混沌大陆,选择了一个她曾经来过的城市——南淮城。

也正是因为容颜的消逝,没有人注意到舞轻袖。

就这样,她在南淮城住了下来,直到……死亡。

孤竹见到舞轻袖的时候,她已经被病痛折磨得不成样子了,之所以还咬牙坚持着,是因为她的孩子还没有出生。

等到舞珺瑶诞生之后,舞轻袖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孤竹心疼地不得了,想要把她带回月光森林,但却被舞轻袖拒绝了。

舞轻袖早就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她对此表示很平静,声音淡淡:“就当我再任性一回好了……”

有时候明明知道前面是悬崖峭壁,但总要亲自尝试之后,才能相信。

所以到最后,南淮城竟成了舞轻袖的长眠之地。

精灵一族到最后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始末经过,根本无法容忍龙族这么对待他们的公主殿下,直接从月光森林发兵圣纳城,想要讨还一个公道回来。

龙族虽然是兽族中最强的种族,但是精灵族能召唤自然元素,数量有不少,两者相比,龙族要处于下风。

也不知道是否迫于无奈,奥格最后答应了要立诺兰·格兰德为下一任龙族的王,并将龙族的一半财富都交给了精灵族。

但事情并没有完,因为陷害舞轻袖的罪魁祸首,并不止奥格一个人。

精灵族让龙族交出那个女人,可是那个女人却很有心机的早就逃跑了,连奥格都不知道她如今在何方。

直到今天,那个女人都还没有出现。

“如果袖袖早知道如此的话……”孤竹轻轻地叹息一声,“恐怕她当时就不会那么决绝了。”

舞轻袖之所以不回月光森林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太高傲了,她不允许她那个时候的模样被其他精灵看到。

容瑾淮倒是没料到孤竹轻易地就说出了那个名字,他怔了好一会儿,才低声笑笑:“可惜没有早知道。”

“精灵族对不起你和阿瑶。”孤竹沉默了一会儿,又道,“时至今日,还没有找到那个给袖袖下毒的女人。”

“她?”闻言,容瑾淮的墨眸之中浮起了点点金光,他慢声道,“孤竹姨不必忧心至此,那个女人,我已经……杀掉了。”

在他成功地建立了自己的势力后,第一时间就是找出了那个女人,然后以最残忍的手段杀了她,并把她的神魂永久的封印在一个木偶身上。

不能轮回,不能消散,永远被禁锢着。

“啊?”孤竹显然没料到会听到这样一个回答,她微微吃了一惊,“你杀了她?”

容瑾淮极轻地点了点头。

“你怎么都没告诉我?”孤竹佯怒,随手召唤来一根树枝,对着白衣男子就敲了下去。

容瑾淮抬手,轻而易举地就握住了那根树枝,声音懒懒道:“你们也没问。”

孤竹:“……”

哦好像是这个道理,但是她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是怎么回事。

“珺瑶近来可好?”容瑾淮微微挑眉,神色很是悠闲。

“好,当然好了。”孤竹觉得自己在她这个外甥面前,没有得到长辈该有的尊敬,声音没好气道,“毕竟阿瑶可是袖袖唯一的女儿,将来说不定还要继承咱们精灵族。”

月光森林其实分成了两片,一东一西,分别由东方精灵和西方精灵统治。

而孤竹他们,隶属于东方精灵。

东方精灵表面上与西方精灵相安无事,但任谁都知道,其实私下里已经矛盾重重了。

西方精灵看不起东方精灵,东方精灵自然也不屑和西方精灵为伍。

但是生命泉水却只有之处,所以就目前来讲,西方精灵和东方精灵之间不会有什么太大的矛盾。

然而,让西方精灵很是傲然的是,精灵一族的守护者月光女神隶属于他们一族。

为此,他们少不了对东方精灵一顿嘲讽。

“那我就放心了。”容瑾淮轻笑了一下,眸中划过一道浅浅的流光。

“对了,我问阿瑶你为什么不回去,她同我说是因为一个姑娘?”孤竹像是想到了什么,奇道,“你已经从一千五百年前的阴影中走出来了吗?”

她可是见过她这个外甥颓废时的样子。

“算是吧。”容瑾淮神色依旧慵懒,眉目间自带撩人的风情,“孤竹姨你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吧?”

“这倒不是。”孤竹摇了摇头,“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应该是你想知道的。”

“嗯——?”

尾音轻轻上扬着,低沉悦耳,过分的好听。

孤竹心想,她这个外甥不愧是遗传了舞轻袖的所有优点,连他们精灵族的王子都要自愧不如。

“咳咳……”她才发现自己魂飞天外了,回过神来之后,神色肃穆了一下,“记得我同你说过的那只精灵吗?”

白衣男子的动作顿时一顿。

“他回来了。”

------题外话------

最近更新时间……嗯可能佛系了,因为实在是太忙了_(:з」∠)_

只有碎片时间能码字。

昂~谢谢宝贝儿们的评价票、月票和钻石~就不一个个点名了。笔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