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黑心的世子,打脸啪啪啪!/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并没有指谁,但是容瑾淮却明白了。

他垂下翩长的睫羽,然后轻轻地问了一句:“怜?”

“嗯啊,是他。”孤竹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在消失了近一千年后。”

“如果是我,我的选择大概会和他一样。”容瑾淮不置可否地轻笑了一声,“毕竟,当时那些精灵们做得实在是太过了。”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孤竹显然也是会想到了先前的事情,她的神色很是复杂,“他们那族的事情,比我们复杂的多了。”

精灵族在大的分类上,分成了东方精灵和西方精灵,而东方精灵里面有着两个氏族。

其中一个是精灵女皇统治的月都,另一个是精灵王统治的光域。

孤竹和舞轻袖都隶属于月都,两个氏族也经常会进行交流。

“那么……怜他现在在何处?”容瑾淮也并不想管光域的事情,他在意的是这只消失了近千年的精灵。

因为在某些方面,他们很像,只不过在性格上……怜比他还要矛盾了许多。

“不知道。”出乎意料的是,孤竹竟然摇了摇头,“只是有精灵说见到过他,但是……也不过是惊鸿一瞥。”

“因为据那只精灵说,他刚看清怜的脸时,就晕了过去。”

“看来……光域当时应该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容瑾淮微微颔首,“怜的天赋,绝对不在他哥哥之下,甚至……有过而之。”

“当然了。”孤竹很是认同这一点,“怜可是他们那一辈最出色的候选人,只可惜……”

说到这里,她停住了,眸中划过了一丝可惜之色。

“嗯。”容瑾淮轻轻地应了一声,他缓缓道,“有时间的话,我会回月光森林一趟,去看看他。”

“这样是最好不过了。”孤竹看向他,稍稍地松了一口气,“毕竟,在以前,怜他可是最听你的话了。”

“哪里。”闻言,容瑾淮笑着摇了摇头,眉眼盈盈如月,“只不过……是只有我能了解他罢了。”

孤竹诧异。

“我能了解他当时的举动。”他敛了笑意,然后淡淡地说道,“我不认为他有任何的错误。”

“阿淮你……”孤竹微微一惊,睁大了双眼,“你这句话要是被精灵王听去了,他一定会生气的。”

“他没有这个权利。”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眉目在瞬间变冷,如同镀上了一层寒霜,声音寒寒,“他可是让怜变成那个模样的罪魁祸首。”

千落怜,昔日精灵族的王子,他难得的一位朋友。

因为某些事情,差点被毁灭。

从那件事情之后,千落怜便消失了,连他都没有找到。

容瑾淮一度以为,千落怜已经死了。

如若不是今天孤竹来找他,恐怕他在很久的一段时间之内都不会得到这个消息。

“唉你啊……”孤竹愣了一下,继而叹了一口气,“你还是这副性子,固执得不饶人啊。”

她何尝不知道,她这个外甥是因为袖袖的死亡和一千五百年前的事情,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从某些方面讲……怜到还真的同他很像。

这也是为什么她这个外甥会和千落怜成为好朋友的原因吧。

“因为……”闻言,容瑾淮垂眸,声音清清淡淡,“我没有软弱的权利。”

“想开点。”孤竹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反正你想要的消息我已经给你带到了,至于怎么做,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顿了顿,脸色很是不好:“反正我也管不了你。”

她真的是没有体会到半点当姨姨的感觉啊!

每次和她这个外甥相处,让孤竹总有那么一种感觉,她才是晚辈。

真是要了命了。

“嗯,毕竟只有我夫人能管我。”容瑾淮丝毫没有被训斥的觉悟,语气很是平静。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眸中浮起了浅浅的笑意。

孤竹:“……”

她真是想用树枝把她这个外甥勒死。

不仅没有得到丝毫的尊敬,还被扎了一下心。

不行了,她这次回去一定要找一只男性精灵。

“走了走了。”孤竹有气无力地摆摆手,“我真是一点都不想看见你了。”

她真是搞不明白了,为什么袖袖那么一个温婉柔和的人,会生出这么一个儿子?

要不是她能感受到同一血脉的波动,她真的以为袖袖是抱错了。

幸好没抱错,要不然到底扔还是不扔就成了一个问题。

“孤竹姨慢走。”容瑾淮倒是笑了笑,“改日瑾淮再去月都拜访您。”

“别了。”孤竹是真的觉得糟心,“你来了也别拜访我。”

她这个外甥看起来有着那么一副好的皮囊,怎么扒开之后心是黑的呢?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姑娘能受得了他。

卿云歌:“……”

她能说她刚开始的时候也受不了么!

“麻烦孤竹姨替我照顾好珺瑶。”容瑾淮没有在意孤竹的态度,他的一举一动依旧优雅,“让珺瑶放心圣纳城那边的事情,龙族不会发现她离开的。”

“知道了知道了。”孤竹应道,“这个时候你倒是有些像袖袖了,都是一样的操心。”

说完,她伸手召唤来一片足有一米长的树叶,然后双脚落在了上面。

风顺着树叶的底部一吹,树叶便飘到了空中。

树叶飞的不快不慢,而且很稳。

孤竹索性一盘腿,直接坐在了那片叶子上,她朝着地面上的白衣男子挥了挥手之后,便离去了。

看样子是真的不想多待一会儿。

精灵都是从大自然间诞生的,有的精灵依树而生,有的精灵傍水而活,所以就有了木精灵、水精灵、风精灵等等。

而在精灵之中,最稀有的,就是光精灵了。

一旦有光精灵诞生,无论他是贵族精灵还是平民精灵,都会直接接受月光的洗礼,成为新一任的精灵女皇或者精灵王。

由此可见,光精灵的稀有度了。

因为已经一万年,精灵一族都没有出现一只光精灵了。

容瑾淮有一部分血脉属于精灵族,所以也有着精灵族的天赋。

但他的玄力属性究竟是何,至今仍然是一个谜,哪怕连舞珺瑶都不知道。

“千落怜……”容瑾淮轻声念出这个名字,半晌,他温笑一声,“很高兴……你能回来啊。”

接下来,他也该启程去梅尔州了。

虽然他不能参加学院大比,但坐在一旁看看,也没有什么关系。

容瑾淮的眸中浮起一抹浅浅的流光,他可知道,这一届学院大比特殊的原因究竟是何。

但至于是福是祸,就要看天时地利和人和了。

但愿……是福不是祸。

……

西州界,招摇城。

经过了两天的赶路,在明焰的带领下,卿云歌等十人终于来到了这座城市。

招摇城之所以有着这样一个名字,是因为这里其实原本并不是一座城,而是一座山。

那座山,就叫招摇山。

而之所以现在山不见了,留下来一块平地,有传言说是在很久之前,两位高手在这里打架的时候,直接将招摇山劈开了来。

然后一人一半,拿着半座山打架。

于是打完架之后,山也没了。

那些自招摇山上落下来的碎石,坠入了星辰海洋之中,将一小片海域给填平了。

至于那两个高手究竟是谁,又为什么在这里打架,就没有人知道了。

“先吃饭。”明焰在进城之后,就选择了一家酒楼先行落脚,她吩咐道,“吃完了再去找客栈,然后明天坐船走。”

“不是吧师傅,这么早走啊?”听到这句话,易染染不高兴了,她嘟囔一声,“离着学院大比不还有四天呢吗,坐船也就两个时辰,这招摇城看起来也不错,为什么不在这里多玩一会儿再走?”

她还没来过这个地方呢,反正也不急,不逛一逛不久亏了?

易染染的话刚说完,就被冷夜敲了一下,力道不大不小。

“明焰殿主,您别听她的话。”敲完之后,冷夜便朝着明焰说道,“她要是一出去玩,肯定会闯出一堆祸来。”

明焰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如果这件事是别人提出来,她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但是易染染?

考虑什么,直接带走。

一个连兽潮都能引起的姑娘,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咳咳,其实我觉得吧。”这个时候,苏沐颜也开口了,她说话的时候有些心虚,“染染师姐说的挺有道理。”

说完,扭过头去看着一旁的凌墨沉:“凌小弟,你是不是也这样觉得?”

凌墨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他也没听到苏沐颜说什么,只是狠狠地点了点头:“老大说的都对。”

这下子明焰倒是不好办了,她沉吟了一下,然后征求其他几个人的意见:“你们觉得呢?也想在招摇城多待一天?”

令人意外的是,从来都不会多说一个字的沈长玦开口了。

当然他即便开口,也只说了一个字:“嗯。”

众人:“……”

到底是有多高冷多一个字都不想说。

梦惜也觉得多留一日挺不错,她点了点头,说道:“招摇城的气候还不错,多留一日也无妨。”

此刻梦惜还并不知道梦家被灭的消息,其一是因为她本来就不怎么跟梦家联系,其二是明焰虽然知道了,也不忍告诉她。

毕竟……梦惜的所有亲人都死掉了,这对她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她再怎么天才,充其量也不过二十五岁罢了。

在明焰眼中,只是一个小孩子。

所以这一路上,明焰对梦惜额外的关照。

梦惜倒是察觉到了明焰对她的态度,但她也没多想,毕竟她可是这十个人中唯一的灵阵师,四灵学院要是想得到第一,一定少不了她的帮助。

沈长玦和梦惜开口后,其他几个人也表示了一下。

吴萧倒是没说话,因为在他看来,在哪儿都无所谓。

明焰还真没想到这么多人想要在招摇城多待一天,她愣了一下,然后目光落在了红裙少女身上,询问着她的意见:“小丫头,你觉得呢?”

她心想,如果小丫头也想在这里待的话,那就多留一天,如果小丫头不想,那就直接赶路好了。

卿云歌倒是无所谓,但在触及到易染染那恳求的眼神时,她眼角一抽,然后立马说道:“嗯,我也觉得待一天挺好的,还可以享受一下这里的美食。”

要不是人太多,易染染真相拉过自家小师妹亲上一口。

“那行吧。”明焰最终还是妥协了,她点了点头,“只多留一天啊,后天一大走就走。”

众人点点头。

“还有你,染染。”明焰着重地看了一下自家徒弟,“你在这里的时候,要么,就跟着你师傅我,那么,就跟着小夜夜,听到了吗?”

易染染刚想说她想一个人玩,然后就看到了冷夜似笑非笑的眼神,顿时就怂了。

“知道了师傅。”她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一定不会单独行动。”

“这样最好。”明焰满意了,她拍了拍手,“走了小家伙们,咱们去吃饭。”

对于吃,其实明焰没什么要求,毕竟以她的修为,不吃不喝半个月也没关系。

但是身体是没事,精神上还是有需求的。

所以为了精神上的愉悦,明焰觉得吃是很有必要的。

于是,一行人来到了招摇城最大的酒楼。

此刻正值晌午,是人流量最大的时候。

明焰本想着要一个包厢,但却被掌柜的告知包厢全部被定出去了,无奈之下,只好带着十个学员坐在了一楼大厅里。

一楼人来人往,嘈杂至极,明焰索性直接布下了一个结界,阻绝了外界的声音。

由于只有抵达梅尔州之后才能知道这次学院大比的比试内容,他们也没有办法提前制定计划。

往年都是所有学院进入到一个被开辟出来的空间里,然后进行探险和抢夺,每个学院都会出至少一百个学员。

这一届却只有十个,真的是让人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们记住了啊。”明焰一路以来都在叮嘱着,“有人打你们,你们就打回去,打不过的话,就跑,听到了吗?”

她可不想再出现几百年前那一幕了。

这十个人,一个都不能出事。

“知道啦知道啦师傅大人。”易染染无聊地用筷子敲着碗,“您一天到晚说这么多累不累啊,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臭丫头!”明焰顿时就怒了,她一巴掌拍了过去,“有你这样说你师傅的吗?”

她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

易染染及时地躲了过去,笑眯眯地说道:“师傅啊,因为徒儿很爱你才这样说。”

“呵,信你有鬼了。”明焰冷笑,一脸的不信,“你可是我徒弟,我还不了解你吗?”

易染染顿时闭嘴了。

“小夜夜我同你说啊。”明焰对着一旁的紫衣男子说,“她要是不听话,你就直接揍,不用客气,揍坏算我的。”

易染染咬牙切齿。

冷夜憋着笑,一脸正经道:“嗯。”

菜还没有上来,所以坐着的一行人都开始聊天。

“云歌……”白竹灵是坐在红裙少女身边的,她欲言又止,半晌,才说出来一句话,“谢谢你了。”

“不用谢。”卿云歌知道白竹灵要说的是什么事,“毕竟这件事也是由我而起。”

在让陆宴将白陌尘的尸体送到白家之前,她便提前通知了白竹灵。

她并不知道白竹灵在看到尸体的时候会是如何的心情,她尽力了。

事实之所以不可难料,就是因为人间有情。

“其实……我在知道庶兄被掳去了梦家之后,第一时间就告诉了父亲。”白竹灵淡淡地说道,看不出来悲喜,“但是父亲告诉我……”

“一个庶子而已,白家多得是,你想要再要一个哥哥,随便找一个都行。”

卿云歌一怔。

“是啊,白家最不缺的就是庶子了。”白竹灵垂眸,睫羽遮住了瞳孔中的情绪,末了,她轻笑一声,“可是这世上,哪里会有人真正能代替另一个人呢?”

如果有一天,你被代替了,是因为你被遗忘了。

卿云歌默然。

诚然,就算是再相像,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为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庶子,又是在没有定论的情况下。”白竹灵接着说,“白家是不可能去梦家要人的,而我……”

“我哪怕激活属于羽族的血脉,也无法对抗梦家。”

白竹灵不是没有想过去借助羽族的实力,可惜的是,一旦羽族来了,这就不是普通的家族之战了,直接上升成种族大战。

她也知道,羽族族长再怎么疼爱她,也不会答应她这件事情。

“所以,谢谢你了云歌。”白竹灵笑容很淡,“谢谢你让我还能把他的尸体好好地安葬。”

“客气。”卿云歌微微颔首,“其实你现在也应该出了那口气了,毕竟……梦家已经被灭了。”

后面那句话她是用精神力传音说的,毕竟梦惜就坐在不远的地方。

“不,梦玉染并没有死。”白竹灵摇了摇头,“据白家的眼线回来禀报,他们看到了梦玉染回到了梦家的领地,但是没待多久后,他便离开了。”

“至于他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白竹灵虽然想过要报仇,但是并没有想灭了整个梦家,毕竟梦家之中也不是所有人都很坏。

梦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她有着严重的大小姐脾气,但心地还是很善良的。

“梦玉染失踪了?”闻言,卿云歌的手微微顿了一下,“他一个人,能去哪里?”

“他肯定不敢在混沌大陆待下去。”白竹灵微微冷笑一声,“因为他也知道,我在找她。”

没有了梦家做后盾的梦玉染,她可以轻易地收拾他。

卿云歌沉吟了一下,然后道:“竹灵,如果你有哪一天发现了梦玉染,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虽然那个暗兽人已经死了,但保不准梦玉染还认识其他的暗兽人。

一个为了实力和权力能出卖同胞的人,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

“好,我会的。”白竹灵并没有问原因,直接就答应了。

卿云歌转着手中的杯子,思考着什么。

而过了不久,他们点好的菜就上来了。

招摇城有很多的土特产,其中这里的招牌菜琥珀水晶梦得到了各个地方人的欢迎。

但由于材料并不常见,所以这唯一售卖琥珀水晶梦的酒楼,每天也只卖一百份。

不得不说四灵学院的人来得实在是凑巧,因为他们刚好就点了最后一份琥珀水晶梦。

这个时候,跑堂的已经端着那盘菜从后厨房出来了。

由于人流量巨大,送菜送得也很慢。

卿云歌百无聊赖地四处望着,余光瞥到了一批新进入酒楼里的人。

因为她看出,这一批人同他们一样,也是十一个人,而且实力明显比这里的百姓们要高尚不少。

修为最高的那个领头者,已经到了冥阶九段巅峰。

唔……看样子,应该也是来参加学院大比的。

不过至于是哪所学院,卿云歌就不知道了,毕竟混沌大陆的学院没有上万,也有上千了。

她移开了目光,没有再看那群人一眼。

所有人族的学院都是从招摇城走的,碰上也不足为奇。

这十一个人正是来自中州界的一个中型学院——伏苍学院,在众多学院中,名声也不小,但比起四灵学院,就差得远了。

他们是第一次参加学院大比,因为这一届学院大比已经说了,只要是学院,都可以参加。

而不像往届,参加以前还要有一场预选赛。

当然,四大学院的名额每二十年都是定了的。

所以伏苍学院的学员们很是高傲,在他们看来,能参加学院大比,一定是他们的实力得到了认可。

卿云歌看到的那个冥阶九段巅峰的人,正是伏苍学院的带队导师,他也是伏苍学院出院丈之外,最强的一个人。

可惜那些学员们的实力就不够看了,里面甚至还有幻阶修为的人,最高的一个也不过是魂阶八段,比起四灵学院,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很巧的是,伏苍学院做的桌子,离着四灵学院很近。

更巧的是,他们也点了琥珀水晶梦。

“什么?没了?”一个看起来性子很火爆的男学员嚷嚷了起来,“你们四州界的人就是这样做生意的吗?

中州界的居民看不起四州界的人,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

听到这句话,小二立马就知道了这些人来自哪里,也知道不能得罪。

但是琉璃湖泊梦已经卖完了,他不可能凭空变出来一个,于是只能不断哈腰:“不好意思啊来自中州界的贵客们,这道菜每天只售卖一百份,客官们想吃的话,明天可以再来。”

话音刚落,就听到了“嗙——”的一声巨响,让大厅里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除了隔绝了所有杂声的四灵学院之外,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

那个男学员直接就将小二提了起来,满脸的凶恶:“老子不管,今天,老子一定要吃到琥珀水晶梦。”

伏苍学院的其他人看到了这一幕,也没觉得做的是有什么不对。

其实吃不吃这道菜没什么关系,重点是他们一定要展现他们学院的威严。

“客官行行好!”小二吓得不行,他只是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哀求道,“今天真的没了啊。”

男学员也觉得自己达到了目的,准备放开小二。

然而就在这时,四灵学院点好的那盘琥珀水晶梦被送了过来。

偏偏送过来的时候,跑堂的还专门吆喝了一句:“来喽,各位客官点的琥珀水晶梦,菜上齐了,您们慢用。”

顿时,伏苍学院的学员们和导师的脸色在瞬间难看了起来。

那个男学员更是怒的不行,他本来已经打算松开的手,此刻又紧了起来,他咆哮一声:“你不是说已经没了吗?”

“是、是没了啊。”小二不明白他为什么动怒,于是只能小心翼翼地说,“那边的客官们把最后一盘点走了。”

“哼!”这一次,伏苍学院的导师开口了,他冷哼一声,“那就让他们把这最后一盘给我们。”

在中州界他们是需要避着点,以防止惹上什么不该惹的人。

但是这可是四州界,他们伏苍学院可不怕。

“这怎么、怎么能行……”小二一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毕竟凡事,都有一个先来后到的道理。

“怎么不行?!”性子火爆的男学员在接收到导师的眼神之后,瞬间懂了,“怎么,你想得罪我们中州界的人?”

“不、不敢。”小二急得直摇头,“可是、是那边的客官想来的啊。”

“先来的又怎么样?”男学员冷冷一笑,“这个世界,可是要看拳头说话的。”

他刚才看了,那边的人虽然穿着都普遍贵气,衣服上镶嵌的朱玉一颗也价值连城。

可是那些人的修为很是低下,他有信心,一个人就能撂翻他们全部。

男学员并不知道,明焰在布下的结界,能连同修为一块隐藏。

如果他知道了四灵学院学员们的真实修为,不要说放狠话了,可能会直接吓得逃跑。

可惜的是,他并不知道。

而这一番动静,并没有惊动四灵学院的人,这在伏苍学院看来,就是他们怕了,怕到连话都不敢说。

小二根本不敢说话,只能求助地看着周围。

可是一楼里哪一个不是人精,在得知了那些人是来自于中州界的时候,都不敢去多管闲事。

万一小命没了呢?

卿云歌倒是注意到了伏苍学院,可她才懒得管,只要他们不侵犯她的地方,还是能够相安无事的。

但是伏苍学院的人根本没打算相安无事,他们也不怕惹事,这里又不是中州界,怕什么?

那位导师朝着另一个学员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直接把那盘菜抢过来。

学员会意,于是直接起身,朝着临近的桌子走去。

连看都没看桌子边坐着的人一眼,直接伸出手来,朝着琥珀水晶梦摸去。

还没碰到的时候,就被一双筷子给打开了,紧接着是不爽的声音:“谁啊?哪里来得滚哪儿去,姑奶奶的菜你也敢碰?”

声音的主人正是苏沐颜,她瞪着那个学员,脸色很是不好。

废话了,有人想阻止她吃东西,还想让她给他好脸色?

没打一顿是轻的。

这句话一出,其他四灵学院的人也才将目光落在了这个伏苍学院的学员。

先前并不是没注意,而是根本懒得理睬。

“赶走就是了。”萧沐晨懒洋洋地说道,“生什么气,还气坏自己的身体。”

“沐晨兄说的有道理。”凌墨沉点点头。

明焰压根就没看。

显然,他们根本没把一个魂阶初期的人放在眼里。

然而这一番交流却让这个学员气得不轻,他破口大骂:“碰你们的菜是给你们脸,还敢给小爷我脸色,一个个都想死吗?”

这个学员的家境也十分的殷实,他出自于一个并不大的玄法世家,从小到大都很嚣张。

“你再说一遍?”听到这句话,苏沐颜的脸色在瞬间变冷。

“听不清啊?”学员更加不屑了,“没想到长得不错却是个聋……啊啊啊——!”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发出了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又被吸引了过来。

只见那个学员的嘴巴插着一根筷子,筷子顺着上嘴唇直接穿过了下嘴唇,看起来就让人头皮发麻。

凌墨沉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地转着剩下的一根筷子,瞳孔中划过一丝淡淡的杀意。

周遭的气势,与平常很是不同。

“哇凌小弟,你真牛。”苏沐颜本打算是自己要教训一下那个人的,结果还没等她出手,就有人替她教训了。

她朝着凌墨沉比了一个大拇指,夸奖道:“一会儿老大给你买好吃的。”

在苏沐颜看过来的瞬间,凌墨沉立马又恢复了平素的木讷脸,他表示十分的开心:“谢谢老大!”

其他人见到凌墨沉动手了,就敛了眉眼中的伤寒,在他们看来,一个魂阶,还不值得去出手。

一根筷子,就当是教训了。

但是伏苍学院的人却大怒不已,那个性子火爆的男学员直接将小二撂倒了地上,然后对着领桌,就是一脚上去,上面附着了玄力的波动。

此刻,他们也不想要什么琥珀水晶梦了,只想着要让四灵学院的人好好地见识一下他们的厉害。

然而,那只脚并没有踹上去,在脚刚抬起来的时候,就被一股力量固定在了半空中。

这一次,是卿云歌出手了。

她只是抬起了一只手,就将那个男学员禁锢住了。

“你们做了什么?”此刻,男学员还没有意识到眼前的人不好惹,他接着嚷嚷,嗓子老大,“知道我们是谁吗?还不赶紧把你们的菜给我们送过来!”

话音一落,又是“砰——”的一声,夹杂着一道惨叫声,男学员直接倒在了地上,他的那只脚,已经被卸了下来。

卿云歌唇边浮着浅浅的笑意,她做完这些事情之后,就收回了手。

这一幕让其他围观的人倒吸一口气。

招摇城本来就是世俗皇朝统治的城市,城内也没有多少高手,如今出现了这样的场景,让他们兴奋又害怕。

男学员惨叫完了之后,吸着气骂道:“老子看你们是不想混了!”

这个时候,伏苍学院的导师也起身了,他的脸上倒是没有什么表情,但语气是命令的口吻:“把这盘湖泊冰晶梦让给我们,我们就放了你们。”

其实如果伏苍学院以前参加过学院大比,就能知道明焰,但坏就坏在,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参加,根本就不认识这位朱雀殿的殿主。

此话一出,四灵学院的十一个人都笑了起来,连沈长玦的唇边都浮起了淡淡的讥诮。

“哎呦喂,我没听错吧?”萧沐晨笑得都捶桌子了,“他们居然还放了我们。”

“笑死人了。”梦惜一脸嫌恶,“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就敢说出这样的话。”

“说不定人家就是比较厉害呢?”易染染哼了一声,她故作一幅害怕的样子,“来啊,你们想怎么不放过我们?”

其他几个人没说话,但是眼中的冰冷,已经证明他们动了杀意。

明焰接着吃饭,反正这种级别的人,交给这些小孩子们就够了,她应该接着养老。

导师的鼻子都气歪了,他大吼:“你们知道我们是谁吗?!”

“是谁啊?”苏沐颜歪着头,很好心地顺着他的话问了下去。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一定在暗地里盘算着什么。

“我们可是要来参加学院大比的!”另一个有些姿色的女学员站了起来,她神色傲慢,“听过伏苍学院吗?”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不长眼的人,竟然敢惹他们伏苍学院。

“伏苍学院?”易染染很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耸耸肩,“不好意思,没听过,我只听过四灵学院。”

女学员的脸顿时变得铁青。

其他客人倒是开始窃窃私语了。

“居然是伏苍学院的人啊。”有人啧啧出奇,“我可听说,伏苍学院能排进混沌大陆前一百呢,里面的学员啊,个个都是精英。”

“可不是吗?”又一人出声,“谁不想进那里去修习啊?只要一出来,那一定是会被皇朝聘请为官,到时候可真的是不愁吃穿了。”

“说这么多有用吗?”另一人不屑道,“咱们四州界的人,有几个人能进入到这种学院中?还是老老实实的种田吧。”

“嘿,你这句话就不对了。”立马有很多人反驳,“就算不行,还不能想想吗?说不定努努力,可以让下一代进入伏苍学院呢。”

听到这些话,伏苍学院的人顿时又得意起来了。

“看到没?”那个女学员的姿态更加傲慢了,“你们没听过是因为你们孤陋寡闻,也是,一个个都是乡巴佬,怎么可能听过我们伏苍学院的大名。”

其他伏苍学院的学院也附和着,在他们看来,这些人也不过是出身什么商贾之家罢了,虽然穿着华丽,但实则是绣花枕头。

而他们全部忘了,方才那个男学员是怎么被撂倒的了。

在伏苍学院的身份被暴露之后,其他看客们也都开始劝说。

“唉,你们就把这盘琥珀水晶梦让给他们吧,伏苍学院可不是你们能惹得起。”

“是啊是啊,不要为了一盘菜,丢了自己的性命。”

苏沐颜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们,然后愣愣地问旁边的人:“这些人是不是傻?”

“那不是傻,是傻到了极致。”萧沐晨接话,“我真是没遇到过这么嚣张又没本事的人。”

“丑人多做怪。”易染染冷哼,“你们在这里待着,看我一个人把他们揍得连他们亲娘都不认识。”

真的是好久没有打架了,不活动活动筋骨有些难受。

一楼的动静,二楼的包厢自然也听到了,有些好奇的人也出来观看着这场闹剧。

而在众多目光之中,有一道视线,掠过了所有人,然后精准地落在了红裙少女的身上。

在看到那张脸的瞬间,视线的主人,眸中掠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题外话------

咳咳,对千落怜这个名字情有独钟。

这个角色应该会是我除了男女主,注入感情最多的角色了,所以他的感情应该也很复杂。

(づ ̄3 ̄)づ╭千落怜是有原型的,至于原型是谁,等这个角色出场了再说。

反正我敲喜欢他的!

虽然佛系更新,但是二十一点之前,应该是更新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