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魔鬼少女!奇怪的气息/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将臣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见卿云歌,他略略垂着眸,眉眼间是寡淡的疏离,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但是那双墨眸中却依稀有着血色在翻涌,一点一点,如同海水慢慢涨潮。

就在夜将臣俯眸凝视着红裙少女的时候,包厢里其中一个黑衣人恭敬地开口了:“主子,需要属下派人下去处理吗?”

说完之后,他比了一个“咔嚓”的手势。

黑衣人知道主子向来喜静,如果不是为了某些事情,他们也不会来到招摇城里面这种喧嚣的酒楼里来。

“不——”出乎黑衣人意料的是,夜将臣极轻地摇了摇头,他轻描淡写道,“许久也没有看热闹了,姑且先看看吧。”

黑衣人还想说什么,但触及到那道清淡但却不失凌厉的眼神时,最终,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反正他只是一个死士罢了,主子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二楼的包厢有很多,除了夜将臣这一个房间里没人出来,还有一个房间也紧闭着门。

那个包厢的门上依稀可见一个圆形的繁复花纹,向来是被下了什么封印型灵阵。

如果卿云歌在这里的话,她便能认出,这个包厢里的人,正是她和容瑾淮在沧澜城碰到的那个凤凰族的兽人。

星阑之所以会来到招摇城,同样是为了某件东西,而这件东西,还是族长亲自传讯给他,让他一定要得到。

他同样是个喜静的兽人,但他更不爱多管闲事,于是直接甩手用出了一个普通的封印灵阵,将外界的声音都封闭了起来。

包厢里安安静静的,静得只能听见平稳的心跳声和轻微的呼吸声。

星阑半阖着双眸靠在床榻上,原本就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此刻更是冷寒如雪。

他来到人族已经快半年了,可是走遍了整个四州界和中州界,他也没有找到琅嬛大人的女儿。

其实,整个凤凰族,根本没有一个兽人知道当年凤琅嬛所嫁的人类姓甚名谁。

哪怕是一手导致了沧澜之战的大长老,也不知道,只知道那个人类隶属于四州界。

而大长老之所以找上赫连域,其一是因为他是皇帝,有着一定的实权,其二就是因为赫连域对凤琅嬛的那一点小心思根本逃不过她的眼睛。

这样一个人,利用起来再方便不过了。

于是,赫连域很快就进入了大长老给他布下的套。

虽然发兵人族是凤凰族长老团的意见,可是他们也只是听大长老说那个人类会被派去镇守沧澜,于是为了能够彻底斩断凤琅嬛对卿风琊的情意,才答应了那次进攻。

并且,在那场沧澜之战上,大长老让赫连域给卿风琊以及他所带领的军队贴上了标记。

不仅可以以防万一他们凤凰族杀错人,也可以确保那个人类死得干干净净。

沧澜之战结束后,凤凰族凯旋而归,爬出去参展的几位七彩凤凰骑士也都确定,带有那些特定标志的人被全部杀掉了,没有一个存活。

大长老放心了。

整个凤凰族也放心了。

在他们看来,只要那个人类死了,凤琅嬛就不会在违背他们的命令了。

从头到尾,没有一个凤凰族的兽人去关心卿风琊到底是谁,家住何处。

因为在他们看来,一个死人不值得他们去投入太多的注意力。

凤凰族,太高傲了。

也正是这一点高傲,让他们在一开始,就遗留下了祸端。

而今那个祸端,已经越来越大。

星阑不是没有想过找大长老当初找的人,去逼问赫连域琅嬛大人的女儿如今身在何处。

可最大的问题就是,长老团一部分长老和族长因为那件事情对立了。

虽然表面上仍然相安无事,但背地里已是暗潮汹涌。

凤凰族一共有七位长老,星阑是最年轻的七长老,他进入长老团的时间最晚,所以和其他六位长老也不怎么熟悉。

相反,由于是凤琅嬛将他一手带大,他和族长凤霄的关系要更好一些。

所以也只有他能让凤霄信任。

倘若这件事情被大长老得知了,恐怕还没等到他找到琅嬛大人的女儿,那个孩子就被大长老的人杀掉了。

幸好的是,长老团的那些人并没有将凤璃剑和琅嬛大人的女儿联系起来,这让他轻松了不少。

星阑想着,既然他都已经来到了招摇城,那么不如过几天去梅尔州看看,说不定就能在前来的人族学院中,碰到琅嬛大人的女儿。

只可惜……神凰之瞳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影响,到现在都没有恢复正常。

没有了神凰之瞳,他想不出来第二个办法,可以快速而精准地找到凤璃剑主了。

这件事,还真是难办。

想到这里,星阑睁开了眼,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便腿一盘,开始修炼。

左右日后凤凰族都会因为琅嬛大人的女儿而引起一场内战,那么就在那场内战到来之前,让他变得更强一些吧。

至少……可以去保护他在乎的人。

十五年前的事情,绝对不能重现了。

星阑并没有出去看热闹,所以他并不知道一楼的大厅内就有他一直在寻找的人。

虽然即便见面了,也不过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的巧。

一楼的热闹仍在继续着,其他客人们也懒得劝了。

在他们看来,就是卿云歌等人不知好歹,明明知道人家是伏苍学院的学员,却还要打肿脸充胖子,实在是太搞笑了。

而易染染那句话,也彻底引爆了战火。

“就凭你?”高傲的女学员不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目光着重地注意了一下易染染的胸,于是更加不屑了,“一个发育不良的小丫头片子,还想撂翻我们?”

“谁给你的自信?”

“我去你大爷!”易染染直接就爆粗口了,她撸起袖子就想上前干架。

他大爷的这个她绝对忍不了!

居然有人侮辱她的身材!

她不就是矮了一点,胸平了一点吗?

哪里小丫头片子了?

再说了,胸也是会变大的好不好!

不行,忍不了,她要打死这个女的。

“呵笑死人了。”易染染在开打前,想着一定要把场面搬回来。

她像是讥诮地冷笑了一声,然后“砰砰”两声,直接走上前去,站到了伏苍学院坐着的桌子上。

然后,易染染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那个女学员,神色比她更加不屑:“你一个老女人,姑奶奶我一根指头都能碾死。”

女学员年龄大约也在二十五左右,看起来绝对不老,但她脸上抹了很多脂粉,有些浓艳。

然后和易染染一对比,确实让人感觉到她很老。

“你、你这个臭丫头!”女学员被气得七窍生烟,她哆嗦着指头,然后怒吼一声,“臭丫头,老娘跟你拼了!”

她可是伏苍学院里最受欢迎的女学员,向来都是被众星捧月着,而今天居然被一个没她高,胸还没她大的小丫头片子骂了。

实在是太生气了!

听到“臭丫头”那三个字的时候,易染染还没有什么反应,冷夜先是寒了脸。

但是易染染在刚才的时候已经说了,她要一个人打,于是冷夜忍了忍,最终还是没有出手。

媳妇儿想玩就让她玩呗,反正这些人打死了也不足惜。

易染染这个时候的怒火倒是消了不少,她依旧很是不屑。

因为她一眼就能看出,这个侮辱她身材的女学员不过魂阶三段而已,她连玄诀都不用动用,靠着蛮力都能把这个女学员摁死。

也不知道这什么破伏苍学院是哪里来的自信,敢和他们叫板。

四灵学院的一行人都在一旁看着好戏,该吃饭的还在吃饭,苏沐颜几个好吃的人吃得津津有味,丝毫没有被影响,反而饶有兴趣地观看着。

“阿芙,你别生气,和一个小丫头计较什么?”就在女学员准备出手好好教训一下易染染的时候,又有一个男学员开口了,“你坐着休息,我来帮你教训她。”

那个男学员长得倒还是听清俊,也算得上是个翩翩佳公子,但在四灵学院的几个男人面前,就明显不够看了。

此刻他笑眯眯地看着那个女学员,眼神里满是渴望。

名为阿芙的女学员听到这话,不情愿地冷哼了一声,但是她还是很听话地坐了下来,然后毫不客气地吩咐道:“许硕,速战速决。”

她之所以没有说什么反驳的话,是因为这个叫许硕的人是她强有力的追求者之一,她觉得看得还比较顺眼。

而且许硕的家境也十分殷实,虽然比不过十大玄法世家,但也是个不小的家族了。

很巧的一点是,许家还是白家的附庸家族之一。

然而,类似许家这种家族中州界一抓一大把,在白家的拥簇者里,根本排不上号。

就算白家开什么家族大会,邀请一些附属家族来参加,也轮不到许家。

连许家家主都没资格见到白家的嫡系子弟,更不用说许硕了。

因此,许硕根本不知道,白家的大小姐白竹灵就在这里。

“哟,躲在男人背后了?”易染染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去嘲讽阿芙,“我还以为你有多了不起,不就是胸大么?怎么脑子和体力都给胸了?”

其实,以前易染染是没有这么毒舌的,但是自从和卿云歌待久了,就耳濡目染了。

久而久之,说话也开始这样。

卿云歌:“……”

她觉得她有些冤。

这句话又将阿芙气得不轻,一双杏眼都快瞪出来了,但一想到她要保持淑女的形象,于是提高了声音尖叫一声:“许硕,给我打残她!”

她一定要这个不知好歹的臭丫头生死不如!

此次伏苍学院来的人里,除了阿芙,还有另外一个女学员,她倒是于心不忍,但也不敢说什么。

毕竟阿芙的追求者实在是太多了,学院里只要有谁敢惹她,第二天那个人就会消失不见。

“打残我?”易染染冷哼,“看着我怎么把你们的四肢一个个卸下来。”

许硕朝着阿芙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向了易染染,他唇边噙着自以为很温润的笑意,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这位姑娘,想必你也知道我们都是玄法修习者,只要你给阿芙跪下来磕头道个歉,这件事就算了可好?”

心里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如果能陪他一晚就更好了。

许硕虽然看起来很正经的一个人,实则在背地里,很多女子都被他活活地玩死过。

“不好!”易染染还没有答话,阿芙先尖叫出声了,“许硕,我命令你打残她!”

“好好好,都听阿芙的。”许硕敷衍地应了一声,然后又开始对易染染说话了,“抱歉了姑娘,你今天必须要留下了。”

然而,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易染染脑海里还传来了一句话。

“如果姑娘你能陪在下一晚,在下就替你求情如何?”

易染染的脸色顿时一变,然后牙齿咬得咯咯响,像是在强力忍耐着什么。

这副模样映在许硕眼中倒是另一番意思了,他以为易染染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于是接着用轻柔的声音说。

“姑娘,你别怕,这是精神力传音,只有我们玄法修习者会。”

易染染:“……”

这人莫不是个傻子吧!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易染染实在是受不了这群蹦跶的智障了,她毫不客气地直接凝聚起玄力,“不是要打残我吗?来啊!”

话音落地,许硕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不光是许硕,其他伏苍学院的人也愣了,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因为在易染染凝聚玄力的时候,她的身上就浮现出了冥阶的专属光彩——青光,而那青光还不是浅色的,看起来偏深。

这就证明,是冥阶中段乃至高段。

青光一出,整个酒楼鸦雀无声。

冥阶啊!

这可是冥阶!

刹那间,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易染染等人的不平凡。

有着如此高的修为,怎么会是普通的世家子弟?

伏苍学院这是撞上了铁板啊!

“姑娘你……”许硕僵着脸,不知道说什么,最终憋出来一句话,“你的修为真高啊。”

嘴上这样说着,心里顿时懊悔不已。

他一想到自己刚才还在给易染染解释什么叫精神力传音,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巴掌。

他也不过是魂阶五段,怎么可能打得过冥阶修为的人?

阿芙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她根本没有料到,这个看起来身材没她好的丫头片子,竟然有着这么高的修为。

“不、这不可能……”她颤抖着嘴唇,然后伸出了一根指头,“你一定是用了什么玄诀!”

是有某种玄诀可以改变玄力修行者的修为颜色,但是……颜色再怎么变,那周身的气势也变不了啊。

此刻酒楼里修为弱的人,在易染染可以发出的威压之下,已经痛苦地开始咳嗽了。

“笑话,当姑奶奶是你啊?”易染染的拳头握得噼里啪啦的响,“姑奶奶要开打了!”

说着,她就冲了出去。

冲势太猛,直接将伏苍学院坐着的桌子掀倒在地。

不过数秒,所有伏苍学院的学员们都倒在了地上,还站着的,就只有那个冥阶九段的导师了。

“说好的姑奶奶一个人撂翻你们,就是一个人。”易染染哼了一声,然后她抬起一只脚,直接踏在了许硕的手背上。

顿时,看热闹的人都听见了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可见易染染用了多大的力了。

“还想让我陪你?”易染染边踩边转脚,许硕又是一声惨叫,“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砢碜样,丢人!”

“许硕?!”许硕还没有说什么,阿芙便惊声尖叫,“你想背着我干什么?”

“闭嘴!”许硕忍着疼,朝着阿芙怒吼一声,“都是你!”

如果不是为了给这个女人撑场子,他也不会这么屈辱地倒在这里。

“哟呵,还拿女人出气,真是没本事。”易染染毫不客气地又是一脚,“一会儿卸你胳膊的时候,你可别叫出来。”

说着,她一个凌空踢,直接将爬在地上的许硕踢了起来。

踢完之后,就上手了。

许硕的额头上冒着冷汗,眼看着越来越近的手,他瞪着眼睛咆哮一声:“你若是动了我,白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虽然他挺想说许家,但是许家没有白家有威慑力。

白家……

“唰——”的一声,十几道目光全部汇聚在了白竹灵身上。

易染染果真还因为这句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她诧异地看了许硕一眼:“你是白家的人?”

这句话在问许硕,实则也是在问白竹灵。

“哈哈哈哈哈你不敢动手了是不是!”许硕忽然张狂地大笑出声,笑过之后,他恶狠狠地说,“怕了的话就赶紧放了我,要不然我让白家把你们全部干掉!”

说到最后,越来越理直气壮。

许硕觉得自己很聪明,竟然想到利用白家来压制这些人。

“噗哈哈哈哈!”不知道是谁先笑出了声,然后紧接着是一片笑声。

笑声的主人里,当属明焰笑得最夸张,她边笑边锤桌子,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卿云歌也在笑,她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已经做好了看许硕自打脸的准备。

白家的大小姐可就在这里坐着!

可一个自称白家的人竟然不认识白竹灵,这还真的是搞笑了。

“你们笑什么?”许硕顿时迷惑了,下一秒他的头就被易染染掰了过去,然后是命令的口吻,“认识那个姑娘吗?”

易染染指了指面无表情的白竹灵。

“不、不认识。”许硕吞了吞口水,目光迷离了起来,“但挺好看的。”

“哈哈哈哈哈——”

此话一出,笑声顿时更大了。

“听到没竹灵。”卿云歌打趣了一声,“他还夸你好看呢。”

“那你还说你是白家的人?”易染染这一次没有客气,直接就将许硕的两条胳膊卸了下来,过程中许硕又惨叫了一声。

他边叫边怒吼:“你大胆!你居然连白家都不放在眼里!”

易染染充耳不闻,接着卸许硕的腿。

“染染,回来。”明焰好不容易止住了笑,便朝着易染染喊了一声,“让别人来吧。”

“哦好的师傅。”易染染卸完之后,就回到了座位上。

而在易染染回来之后,白竹灵起身了。

她缓步朝着被卸掉四肢的许硕走去,声音冷冷:“听说你想让白家不放过我们?”

“没错!就算你们这几个女的陪我,我也不会让白家放过你们!”许硕疼得直吸气,依旧一脸凶恶。

他想利用玄力修复一下身体,但发现自己的修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封住了,只能瘫在那里动弹不得。

“许硕许家?”白竹灵的眉眼又寒了几分,“从今天开始,许家不会存在了。”

此话一出,许硕一愣。

“你以为你是谁呀?”阿芙也听到了那句话,嘲讽地笑了起来,“人家许家可是白家最得力的附属家族,就凭你?”

她向来对长得好看的女子没有好脸色。

其他客人也是啧啧叹道。

“我还以为伏苍学院撞到铁板了,没想到人家背后还有白家啊。”

“那可不,白家可是十大玄法世家之一,唉,哪怕能进白家当个侍卫也是好的啊。”

“得了吧,就你这样子,还想进白家?”

白竹灵并没有解释什么,她只是拿出传讯灵石点了几下,然后发出了几条讯息。

随后,便回到了座位上,依旧面无表情。

“呵你们不过就是恃强凌弱!”阿芙接着嘲讽,她伤的没有许硕重,还能勉强站起来,“你们就等着白家来收拾你们吧!”

这也是她为什么钓着许硕的原因,就是因为许家跟白家有着联系。

阿芙走过去,将许硕扶了起来。

下一秒,许硕的传讯灵石就亮了,然后便是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小兔崽子你到底做了什么好事?为什么白家会突然宣布除名我们?”

咆哮声很大,整个酒楼里都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顿时一愣。

“爹,您、您在说什么?”许硕的声音有些颤抖,带了一丝不可置信。

许家家主气得心肺都在疼,他接着咆哮:“你到底怎么惹了竹灵小姐,快去给人家道歉!”

竹灵小姐……

听到这四个字,许硕如果还不明白的话,他就真的是个傻子了。

他愣愣地看着白衣女子,嘴唇颤抖着:“你、你居然是……”

“亏你还自称白家人呢。”苏沐颜这个时候已经吃饱了,她打了个嗝,哼哼两声,“连白家的大小姐都不认识,还白家?”

“不要脸!”

阿芙也彻底惊呆了。

这、这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里面还会有白家的大小姐?

而且为什么在他们刚开始那样说话的时候,这群人都不生气?

事情再度出现了转折,客人们愣过之后,又开始窃窃私语了。

“我就说那些人看起来就不好惹,没想到人家还是白家的大小姐啊。”

“嘁,是谁刚才在夸伏苍学院的?”

“伏苍学院再怎么厉害,能跟白家比吗?”

一片嘈杂之声让伏苍学院的人脸色很难看。

在看到自己的学员全部都被打到了,那个导师顿时就怒了,他冷声道:“就算你们身份强大,也不能这样羞辱人吧?”

此刻他已经忘记了,到底是谁先挑事的了。

“羞辱?”卿云歌抬眸,勾了勾唇道,“这都算羞辱的话,你们的承受能力真是太差了。”

这种人不好好地教训一下,迟早会成为人族的蛀虫。

“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导师的脸色阴沉,“不要逼我动手。”

他知道十大玄法世家,自然也清楚白竹灵那一辈人的实力。

所以导师很明白,这些人一定是打不过他的。

他要替他的学员们讨回一个公道来。

“唔……听说你们伏苍学院要来参加学院大比?”卿云歌挑了挑眉,“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地抵达梅尔州呢。”

“你也知道梅尔州?”导师一愣,心里又开始琢磨着其他人的身份。

然而下一秒,所有人都只感觉面前一阵风闪过,坐在那里的红裙少女就不见了踪影。

再看时,那些伏苍学院的学员们此刻又倒在了地上。

与先前不同的是,他们的手脚筋全部都被挑断了。

“我觉得你更需要带他们去治疗。”卿云歌已经回到了座位上,她慢悠悠地说道,“如果治疗的及时的话,也许还能救几个。”

她方才将那些出言不逊的人全部废掉了修为。

不就是仗着能参加学院大比很骄傲吗?

那么就狠狠地践踏这个骄傲吧。

四灵学院的威严,不可侵犯。

“你居然……!”导师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气得七窍生烟,然后猛地怒吼出声,“我要杀了你这个贱丫头!”

说着,他便凝聚起了玄力,直接朝着红裙少女冲了过去。

而其他人也看到了那深青色的玄力之光,光里还有淡淡的浅蓝色。

冥阶九段巅峰!

明焰在瞬间就提高了警惕,准备将这个导师拦截下来,因为在她的认知里,自家小丫头的修为只有冥阶中断而已,根本不是导师的对手。

然而下一秒,明焰傻眼了。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以为自己在做梦。

只见红裙少女抬起了一只手,然后就轻而易举地将来势汹汹的导师给控制住了。

导师红着眼睛,根本没注意,只想着一个劲地往前冲。

直到冲了半晌,他才反应过来他根本没有前进半步。

导师猛地抬头一看,惊得差点坐到地上。

因为红裙少女的身上也浮现出了光芒,同样是深青色中带着浅蓝。

又是一个冥阶九段巅峰!

酒楼里的人都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有些人甚至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天啊,今天怎么出现了这么多的高手?

而坐在二楼包厢内的夜将臣看到那玄力之光时,眸色微微幽深,他低声:“没想到你已经这么厉害了……”

由此看来,他更要得到那样东西了。

“嗯?杀了我?”卿云歌歪着头,“还贱丫头?”

导师此刻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愣愣地站在那里。

“看来你很喜欢贱这个字。”卿云歌见他不说话,手一抬,掌心之中便出现了一根筷子。

下一秒,那根筷子就动了,而随着筷子的舞动,导师的右脸上就多出了一道血痕。

等到筷子停止了动作,那几道血痕也形成了一个字,正是“贱”。

“唔……有点不对称。”卿云歌看了一眼,神色颇为苦恼,“怎么办我这个人有强迫症。”

自言自语中,筷子再次飞起,然后这一次,导师的左脸上也出现了血痕。

一左一右两个贱字,十分的对称。

“这下看起来舒服多了。”卿云歌摸着下巴,还笑吟吟地问了一句,“满意吗?”

一楼大厅里静默无声,时不时地能听见咽吐沫的声音。

其他人都呆呆地看着红裙少女,看着她修长莹白的手指飞快地转着染血的筷子,脑子里都不约而同地浮现出了一个词——魔鬼!

这个看起来牲畜无害、绝美动人的红裙少女,根本就是魔鬼。

她虽然是在笑着,可给人的感觉却那样的森然,仿佛骸骨跳出了鬼魅的一舞。

但是又那么一瞬,却又仿佛天使缓缓张开她的翅膀。

矛盾至极!

卿云歌的长相属于艳而不妖,清而不淡的那种。

她可以笑得纯净清澈,也可以笑得妖异魅惑。

明明很极端的两种感觉,却在她的身上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导师不知道自己的脸上发生了什么,但也能看见有血顺着自己的脸在缓缓流下。

他瞪了眼睛好一会儿,忽然一闭,只听“哐当——”一声,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卿云歌觉得,她都替这个导师感觉到了头疼。

“没用。”她耸了耸肩,然后将筷子扔了出去,便朝着其余也有些呆愣的同伴们说,“我们走吧,吃也吃完了,找个客栈去休息。”

说完,就率先走了出去。

其实卿云歌并没有打算出手,因为她这个人懒,抱着能少打一架就一架的想法。

反正伏苍学院这些人,也用不着她去教训。

但是就在刚才,她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背后盯着她一般。

这种感觉让她十分的不好受,于是就想尽快离开这里,索性就出手了。

利落干脆,杀伐果断,这是她的信条之一。

至于那股危险之感……卿云歌打算等晚上的时候,自己出去打探一下。

而在卿云歌出去之后,酒楼里的另外十一个人仍坐在那里,显然还没有回神。

“我……靠,小、小师妹太变态了吧。”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易染染,她感觉整个世界都玄幻了,“冥阶九段诶!小、小师妹还没满十六吧?”

“六月小丫头才十六。”明焰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神色恍惚不已,“你说得对,是挺变态的。”

不到十六岁的冥阶九段,不要说混沌大陆了,就连整个九族也是头一个啊!

这到底是怎么修炼的,居然能这么快?

“而且……”这个时候,吴萧开口了,他声音淡淡,“云歌师妹还是灵品炼药师。”

此话一出,众人又是一惊。

一般来说,炼药师的修为提升的并不快,因为还要兼顾炼药。

在修炼玄力的同时,还要修炼精神力,两者虽然可以兼得,但是速度就会慢下来。

此刻其他人还不知道,卿云歌不仅是炼药师,还是灵阵师,甚至……是九族之中独一无二的驭灵师。

“走吧。”明焰冷静下来后,也起身了,“整理整理心态,好好参加学院大比,这一次可是很特殊,别因为小丫头已经冥阶九段了,你们就掉以轻心。”

“知道啦师傅,你可真啰嗦。”易染染朝着明焰扮了一个鬼脸。

然后很有眼色的在明焰准备揍她的时候,立马蹭的一下跑出去了。

“这丫头。”明焰无奈地摇了摇头,朝着冷夜道,“替我看着她真是辛苦你了,小夜夜。”

在听到“小夜夜”这个称谓时,冷夜的眼角不易察觉地抽动了一下,他微笑着颔首:“客气了,明焰殿主。”

明焰耸了耸肩,并不说话了。

她早就看出来她的徒弟和冷夜之间的猫腻了,只不过没点破罢了。

明焰就是想看看,这两个人能忍多久。

……

是夜。

招摇城的人过得是慢生活,很多人经常从下午的时候,就开始坐在酒楼里喝酒了,一坐就坐到零点之前。

所以这里的夜生活还算丰富,由于也是临海城市,招摇城在气候上跟南淮城倒是挺相像。

众人在得到明焰的允许之后,便都出去逛了。

卿云歌拒绝了易染染和苏沐颜等人的邀请,说要在客栈里修炼。

“哇小师妹你还修炼?”易染染表示很不能理解,“你修为都比我高了,你再修炼让我们这些人怎么办?”

这句话说完,就被冷夜给拖走了。

卿云歌:“……”

这种相处模式真的是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吗?

有些好玩。

但是在其他人都各忙各的事情了之后,卿云歌也出门了。

出门的时候,她用凤璃剑敛了自己的修为,然后又变换了自己的容貌。

做完这一切之后,卿云歌就大摇大摆地上街了。

她倒不是对摊子上卖的那些小玩意儿感兴趣,她想着去探查一下当时在酒楼里的那种危险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于是,她先去了白天的酒楼。

但是酒楼这个时候并没有什么异常。

卿云歌想着那股危险的感觉,应该来自于某个在酒楼落脚过的客人,于是只能作罢。

然后她接着百无聊赖地逛着,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让她感兴趣的东西。

也就是这一逛,卿云歌忽然有感受到了那股危险的气息。

她猛地抬起头来,然后目光四下一扫,很快就锁定了一个穿着云纹月华锦服的人。

那个人的步伐不急不缓,很有目的性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卿云歌感受到危险的时候,正是那个人和她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

杀手的直觉向来很敏锐,卿云歌能确定,这个人一定就是她在酒楼里感受到的气息的主人。

玫瑰紫色的瞳孔微微沉了沉,她身形一转,然后便跟了上去。

那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有人在跟着他,仍自顾自的向前走着。

他并非是朝着宽阔的繁华大道走去,反而是穿过了一个又一个小巷,然后道路变得越来越狭窄。

卿云歌确定了周围没人能看见后,便用暗夜笛隐匿了身形,接着跟那人。

直到那人的脚步停了下来。

他停在了一个很普通的门前,是那种一眼就会忽视的地方。

那人伸出手来敲了敲门,很快,便有人出来迎接。

并没有说什么话,卿云歌只听见了几道笑声,便看见那人侧身进入了门内。

而在这个时候,她也看到了那个人的脸。

瞳孔在瞬间收缩了起来,因为卿云歌发现那张脸竟然是……

------题外话------

嗷呜……明天终于周五了,快到不用上课的日子了_(:з」∠)_

(づ ̄3 ̄)づ╭努力码字给你们更新。

谢谢宝贝们的月票和评价票。

顺便一提……后台粉丝操作那里不知道崩了还是咋回事,日期都乱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