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初逢,海底拍卖会!/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人只是侧过来一点,便迅速消失不见了。

而在他进去之后,那扇普通无奇的门也关上了。

巷子里又恢复了安静。

可是那张脸却让卿云歌在暗处依旧驻足着。

她可以很确定,她刚才看清了那个人的脸,而且……她也认识那个人。

可问题是在这个时候,他难道不是应该在客栈或者和其他人一起出去了吗?

怎么会在这里?

而既然是那个人,她怎么会从他的身上感受到危险的气息?

卿云歌记得很清楚,在酒楼里的时候,她只是忽然感受到了那股让她极为不舒服的气息,忽然出现,有忽然消失。

但是那个人可是从头到尾都和他们坐在一起,难不成……他还能自由地转换气息?

也许杀手和高修为的人能办到这一点,可是那个人的修为还没有她高,所以她万万是不会感觉错。

那这样的话……会不会是她看错了?

卿云歌微微皱眉,然后开始思索着方才那个人的一举一动,然后很确信,她没有认错人。

那么他在这个时候摆脱了其他人来到这里,岂不是在背地里坐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或者……很有可能对四灵学院的人有危害。

想到这里,卿云歌便从暗处走了出来,然后略略沉吟了一下,也上前敲了敲门。

门和第一次一样,很快就开了,出来的也是一个小厮模样的人。

那个小厮刚想露出一个笑容,然后看看是谁来了,在不在拟邀的名单之内,结果他发现面前居然没有一个人。

巷子空荡荡的,只有天空上的月亮洒下来的淡淡光辉。

“奇怪了。”小厮揉了揉眼睛,又睁眼一看,发现还是没人。

他拍了拍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一定是为了今天的事情忙疯了,才会出现幻觉,唉……”

说完之后,小厮就又把门关上了。

而他并没有注意,已经有一个人进到了门内。

卿云歌进去之后,发现门里面是一条长长的甬道,而小厮就立在门边,随时准备开门。

方才小厮那句话她也听清楚了——今天的事情让他忙疯了。

这是不是证明,今天来到这里的人,并不止她刚才看见的那个人?

有趣。

卿云歌摸了摸下巴,这个招摇城看起来也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啊,至少……这个地方,绝对有很大的猫腻。

那么就去看看好了。

利用暗夜笛完全隐匿身形,再加上凤璃剑收敛气息,卿云歌确保没有人能发现她,除非……除非这里有神阶以上修为的人。

甬道很长,也很黑,而且卿云歌感觉,她是在朝着下方走去,因为她明显地感觉到甬道是倾斜着的。

如果不是因为还用供人行走,恐怕它会垂直向下。

黑暗的幻境并没有影响多少,卿云歌只要凭着其他感官就可以接着走下去。

大约足足走了有三炷香的时间,面前的视线才终于开阔了起来。

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房檐上雕刻着飞翔的金凤与金龙,牌匾也是用金子做成的,不过上面什么都没有写,看起来也不过是一个用作摆设的装饰。

殿门前有两座雕塑,皆由白玉石打造,光滑、棱角分明。

但这座宫殿并不大,因为它的长度只有十米,连朱雀国皇宫中最小的宫殿四分之一都没有。

而在那扇金色的殿门前,摆放着一个柜台,柜台也是金色的,在柜台之后,有一位穿着烟萝百合梅花长裙的女子。

女子长得十分的精致,但面容却偏西方,她有着一头乌金色长发,编成了简单朴素的蝎子辫。

卿云歌在第一时间就断定,这个女子一定不会是纯血人类。

招摇城内还有别的种族的人?

卿云歌站在甬道的出口处,眺望着柜台旁排着的那条长队,迅速地将排队的人都打量了一番。

这一打量,她便诧异地发现,长队中有很大一批智慧生命,都不是人类。

这里有着扛着斧子的高猛兽人,也有带着花环的精灵,还有穿着斗篷的神秘种族生物。

卿云歌断定,估计在这条队伍中,除了没有亡灵和死神之外,其他种族都到齐了。

虽然长队由不同种族的智慧生命构造而成,但不约而同的是,他们都很听话地排着队,没有出现任何暴乱。

哪怕是天生敌对的巨人和地精,也好生生地排着队,忽略了自己的天敌。

这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沉,接着打量着宫殿和长队。

很显然,这应该是招摇城的地底,但至于里地面有多长的距离,就不得而知了。

值得一提的是,招摇城是世俗皇朝管辖的城市,虽然也是关口,但和混乱的沧澜城并不一样。

沧澜城可以容纳各个种族的人,甚至可以跟诺托城一样,有着奴隶市场。

在没有了城主府之后,沧澜城便更加混乱了,杀人越货的事情天天都会有。

但是招摇城是不会接受除了人族意外的其他种族的,因为世俗皇朝的统治者认为,其他种族的智慧生命只会给他们造成伤害。

所以招摇城的关口,是不会放任何不属于人族的智慧生命进来。

但是这个地方,却有着至少七个种族的智慧生命。

卿云歌在瞬间断定,其他种族的人,一定不会是通过刚才她走的那扇门进来的。

那么这里,一定还有着其他的通道。

她微微抬起头,查看了一下宫殿所在的地方,然后便发现,与她所站的甬道相同的还有十几个。

而在那些甬道中,时不时地就会进来一个身影。

可能是兽人,也可能是恶魔。

他们也没有什么交流,直接就排在了柜台前的那条队后面。

队伍在缓缓移动,殿门一开,就有一个人进去。

不管殿门开开合合多少次,柜台后的女子依旧保持着优雅得体的微笑。

很快,这条长队就缩短了一半。

卿云歌心算了一下,足足有三百多个人进到了殿门里,但是在殿门开的时候,宫殿似乎仍旧空荡荡的。

如果只是一座十米长的宫殿,别说三百个人了,就是一百个人进去,那也挤满了。

难道……这座宫殿其实是一个中转点,里面有着传送型灵阵,进去的人都被传送到了别的地方?

卿云歌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只有这种可能才能解释为什么这座宫殿能容纳这么多人。

眸光微微动了动,她便走了下去,也排在了那条队伍后面。

此刻队伍已经缩减到只有五个人了,而在卿云歌前面的,是一个高大威猛的巨人。

不得不说甬道外的世界还真是挺奇怪,卿云歌并没有看到这里的顶部。

巨人足足有十米高,也没有挨到顶。

而卿云歌的高度,连那头巨人的脚踝都没有到,可以清晰地看见巨人尖利的脚指甲。

她眼角抽了抽,默默地后退了一步。

得亏这头巨人没有脚气什么的,要不然她就被熏死了。

卿云歌本来琢磨着想和前面的人搭话,然后问问他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们来这里又是做什么的。

结果现在前面是个巨人,她根本无法交流。

总不能飞起来然后站在他肩膀上吧?

卿云歌想,幸好巨人这个种族并不大,可能整个九族世界也就那么几千头。

而这几千头巨人也都生活在卡撒大陆,别的种族领地看不见。

如果巨人也像人类这般繁多,恐怕就不是九族了,一个巨人族打天下啊。

一脚一个不带停的。

神明时代巨人族还算是个不小的种族,但是神明时代落幕,玄法时代开辟后,巨人族就和矮人族一样,慢慢地式微了。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几万年来,很多种族已经都灭亡了,留下来的都是经历过各种环境磨炼出来的种族。

柜台女子的速度并不慢,很快,四个人就都进去了。

等到那头十米高的巨人进去后,就轮到卿云歌了。

卿云歌歪了歪头,想知道那扇只有两米高的门,这个巨人是怎么进去的。

结果……她就看见,面前那座并不大的宫殿,直接裂成了两半!

然后柜台后的女子微微笑了笑,坐了一个请的手势,巨人就从裂缝中进去了。

在巨人进去之后,裂成两半的宫殿便又再次合上了。

……靠!

卿云歌的眼角一抽

还有这种操作?

这宫殿其实就是个摆设吧?

也不知道是谁放这么一个宫殿在这里,还专门用纯金子来打造,其实就是想展示一下自己有多富有?

啧啧啧,没想到是在炫富。

宫殿的主人:“……”

冤枉啊!

卿云歌谨记着这个地方并不普通,所以她提高着警惕心。

在巨人进去之后,她略略地停顿了两秒,也准备进去。

然而,就在她准备走上石阶,来到殿门前的时候,忽然被拦住了。

拦住她的正是柜台后的那个女子,女子朝着她露出了一个微笑,笑不露齿,很是端庄。

然后,女子开口了,声音温和轻柔:“请问,你有请柬么?”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愣了愣,然后伸出手来在女子的面前晃了晃。

女子看到她这个举动,有些不解,但还是很耐心地说道:“请这位小姐出示您的请柬,有了请柬我才能放您进去。”

卿云歌彻底懵了。

等、下!

她不是已经隐匿身形了吗,怎么这个女子还能够看到她?

而且她查看了一下,凤璃剑和暗夜笛的功能都没有失效,也就是说她还处于隐匿的阶段。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女子肯定没有神阶以上的实力,并看不透神灵器的掩护。

卿云歌当然还没有傻到去问女子——你是怎么看见我的?

这种话说出来后,一定会被人当做傻子。

不过在片刻的思索后,她大概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从先前的一些发现中可以断定出,能让这么多种族的人汇聚到这里,建造了这个地方的背后主人一定不会普通。

也许,这里有着什么检测灵阵之类的东西,可以检测出来她的存在。

那么就证明,这个主人的修为必然会在神阶之上。

她的修为还没有到灵阶,就算拿着神灵器,也发挥不了暗夜笛的全部实力,被发现也是在情理之中。

其实被发现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是被发现后她就不能悄悄咪咪地溜进去了啊。

卿云歌开始的初衷是追着那个人来的,可是现在,她已经被这个地方引起了极大的兴趣。

如果不进去一探究竟的话,好奇之火难以浇灭。

“那什么,是什么请柬?”卿云歌朝着女子问话,“真的只有请柬才可以进去吗?”

“是的。”女子虽然疑惑,但还是解答了,“今天的活动很重要,只有接到请柬的人才能进去。”

“如果您没有请柬的话,那就请您离开这里。”

卿云歌有些为难,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这里举行了什么活动,也没有什么请柬。

难道真的就要这样离去?

“小姐?”女子像是已经看出来红裙少女的为难了,她的声音依旧轻轻柔柔,没有丝毫的脾气,“您没有请柬的话,就请让让后面的客人吧。”

与此同时,她心里还有着疑惑。

虽然她这里是第二道关卡,但是要想进入到这里,也要出示请柬。

这个红裙少女没有请柬,是怎么进来的?

卿云歌眨了眨眼睛,然后偏头望了一眼她的身后,发现后面又排起了长队,队里的有些智慧生命正在怒视着她。

几个性子火爆的智慧生命直接大吼起来了。

“就是,没有请柬就快点离开这里。”

“快到时间了,要是迟了老子要你的命!”

“赶紧离开!”

“小姐,您看这……”这回轮到女子为难了。

良好的礼仪素养让她不好意思直接出手赶人,但是不赶的话这些贵客们进不去,她到时候一定会被罚的。

克扣晶石量是小,万一命没了就糟糕了。

“没事,你忙你的。”卿云歌倒是很理解,她耸了耸肩后,就离开了队伍。

而等到她离开队伍之后,暗夜笛的隐匿功能便又恢复了正常。

卿云歌站在一旁,摸了摸下巴,看来也就是宫殿前有那个检测的东西。

只要她离开了,别人就发现不了她。

唔……可是她还是很想进去怎么办?

没有请柬那就……那就只好偷了!

不过偷谁的呢?

卿云歌抬了抬眸,锁定了一个目标——刚才大吼的智慧生命里面里面,说想要她的命的那位。

她看了一眼那个智慧生命,发现是豹族族的一个兽人,难怪性子这么粗暴了。

虽然这位豹族兽人有可能只是说说,但是对于一个哪怕只是说想要她命的人,卿云歌都不会给什么好脸色。

那就……让她偷这个豹族兽人的吧,谁让她信奉着睚眦之仇必报这个信条呢?

不过半息,卿云歌就做好了决定。

她也没多停留,果断地以鬼魅的身影,来到了豹族兽人的身后。

目光微微一掠,就看到了豹族兽人豹皮口袋里插着的一张黑金色的请柬。

那张请柬……卿云歌的眸色深了深,让她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就像是……就像是在很多年前,她也见过这种模样的请柬。

卿云歌皱了皱眉,将请柬收起来后,就把心里那种奇怪的熟悉感给排了出去。

她的动作很轻,加上身形被隐匿了起来,所以豹族兽人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请柬已经被偷了,还兴高采烈地在那里排着队。

得到了请柬,卿云歌悠哉悠哉地又回到了队伍中,接着开始排队。

而这一次,她的前面,是一个穿着墨绿色斗篷的智慧生命。

卿云歌侧了侧眸,然后便看到了他暴露在空气中的耳朵——尖尖的,白皙如玉。

精灵?

只有精灵才会有这样形状的耳朵。

卿云歌虽然看不到这只精灵的面貌和模样,但从他高大挺拔的身躯中能看出来,这是一只男性精灵,而且应该长得不错。

毕竟精灵一族依靠大自然而生,纯天然的种族,没有一只精灵长得丑。

只有美,和更美。

这只精灵身上有一种淡淡的荼靡花的香气,让人不禁想到了仲夏夜的晚风,清清爽爽,甜蜜而芬芳。

卿云歌心想,这只精灵难道是一只木精灵?

不过出乎她意料的是,这只精灵让她有一种亲和感。

就在卿云歌盯着身前的精灵时,那只精灵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忽然回过了头。

而在这一瞬间,卿云歌看到他的眼睛。

那是一双墨绿色的眸子,瞳底依稀有着荼靡花纹在流转,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样。

眸中浮着浅浅的流光,仿佛万顷星河从天降落,光辉而神圣。

但就是这样一双绝世的眼睛里,盛满了……沉淀了千年的哀伤。

那种哀伤无法言语,看起来很淡很轻,如同梅雨落尽后的新竹,一副泼墨山水画。

但卿云歌看到的时候,却感觉她的全身都被黑色的潮水所覆盖,哀伤随之而来。

有那么一刹那,她似乎站在了大海中央,海面无边无际,只有暴雨不停歇地下着。

而她的心就像是被勒住了一样,喘不过气来。

窒息感随之而来!

糟糕!

卿云歌在瞬间就反应过来了,然后猛地避开了那双墨绿色的眸子。

在避开的时候,身体上的不适也在同一时间褪去。

而下一秒,自凤璃剑里传来了一股力量,将先前的那种窒息感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轻松。

“嗯——?”那只精灵轻轻地发出了一声疑惑,然后便发出了一阵低低的笑声。

他的笑声之中带着一种蛊惑感,清澈如同流淌而过的河流。

也许任何一个人都会沉沦在这笑声里。

因为不仅仅是在撩人的耳膜,还在触碰着人的心扉。

但是卿云歌不会。

因为方才那一幕,已经让她感受到了这只精灵并不普通。

只是简简单单的注视,就让她感受到了窒息感,如果再动用玄力,恐怕就不仅仅是现在这么简单了。

而且这只精灵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魅惑人心的气息,但是另一方面,他又给人一种清澈的感觉。

卿云歌没有看到精灵长什么模样,因为他的脸被遮住了。

可是仅仅凭着那一双惊世的墨绿色眸子,就足以证明他有着祸世倾城的容颜。

玫瑰紫瞳微微眯了起来,此刻她毫不忌讳地打量着这只精灵。

而与此同时,精灵也在打量着她。

卿云歌是易容的,并没有露出她真正的脸,但也并不敢保证,有高修为的人会直接掠过她的伪装。

于是在精灵的注视下,她又坦然地摸出了深海秘银制造而成的面具,然后戴在了脸上。

这个时候,精灵开口说话了。

他的声线偏冷,但听起来却低沉而柔软,如同空谷回响,久久不散。

声音比起眼睛来,蛊惑感更强。

“我觉得你本来的长相,更加好看。”

说完这句话之后,精灵便转过了身,身姿依旧挺拔。

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顿,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因为精灵看穿了她真实的样貌而出现情绪上的波动。

左右不过是陌路人,她也不会在意这些。

忽然,前方传来了一声怒吼。

“谁拿了老子的请柬?!”怒吼声的主人正是被卿云歌偷了请柬的豹族兽人,他的面容十分的狰狞,“快给老子交出来,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真的是气死他了!

他明明把请柬放在了口袋里,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一定是有人偷了他的请柬!

柜台后的女子一脸尴尬,她出声道:“这位壮士,您是不是忘带了?”

“不可能!老子装的好好的。”豹族兽人还是一脸怒气,“一定是被人偷了!”

他可是倾家荡产才弄到了那张请柬啊,为了这张请柬,他还把家里几个没有成年的小豹崽子卖掉了。

“壮士,如果你没有请柬,就请不要扰乱这里的秩序。”女子此刻一脸严肃,“如果你再这样大喊大叫,我会让护卫把你赶出去。”

“我真的有请柬!”听到这句话,豹族兽人果然不吼了,他强忍着怒气说道,“只是被人偷了。”

女子并不相信,这种人她看多了,她重复着机械的话语:“壮士,请你离开这里。”

此话一出,队伍里顿时一片嘈杂。

“就是,没有请柬就走,还装什么被偷了。”

“别让我们等着!”

“再不走的话就让人把你撵出去!”

豹族兽人一下就不乐意了,他咬牙切齿,额头上的青筋剧烈地跳动着,昭示着他此刻已经怒极。

但是最终他还是转身离开了队伍,然后不甘心地选择了其中一条甬道,走了出去。

见到事情平息后,柜台后的女子松了一口气,心中纳闷不已。

怎么今天老出现没有请柬的客人,真是奇了怪了。

很快,队伍又排到了卿云歌。

她很清晰地看到,那个女子微笑着的脸僵了一下:“小姐,你怎么……”

“唔……我刚才只是忘了我把请柬放到哪里了,现在找到了。”卿云歌漫不经心地说,然后掏出来那张黑金色的请柬,挥了一挥。

在看到请柬时,女子僵着的脸立马又恢复了正常,她接着微笑:“小姐,请。”

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后,卿云歌看到闭着的殿门又打开了。

卿云歌将请柬再次收好,然后缓步走上前去,进到了殿门内。

还没等她看一眼周围是个什么模样,就听“哐——”的一声,大门又再次合上了。

然后……视野顿时又变得黑暗了起来。

这还没有完,因为卿云歌很清楚地感受到,她脚底下的地面在动。

地面的确在动,而且是向下动。

旋即,卿云歌就发现她以极快的速度在坠落。

坠落的时候,周围依旧是黑的,唯一亮光的地方,就是脚下的六芒星。

而等到地面停止下落之后,卿云歌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面前依旧是一座建筑,但这座建筑很像她前世的时候,那种古罗马时期的角斗场,顶部镂空。

建筑是由白色的石块建造而成,华丽而不失大气,七十二根圆柱依次排列,建筑的侧面有着刻画和雕像。

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建筑内传来了一声声欢呼。

卿云歌偏了偏头看向周围,瞳孔微微缩了一下。

因为她看到,此刻她所处的地方,竟然是海底。

外面是晶蓝色的海水,有着各种各样的海底生物在游动。

有着绿色的海藻,和五彩的珊瑚。

海水并没有漫延进来,因为被透明的玻璃阻挡了。

准确的说,这是一个玻璃中的小世界。

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心里有了一个猜测。

难不成……她此刻在星辰海洋的底部?

而这里是水族的一个据点?

招摇城内居然会有这样一个通道?

如果不是她看到了那个人,恐怕也不会知道。

但现在就是不知道,这里属于水族的哪一块领地了。

不过看起来,并非是水族的鱼人掌管着这里。

卿云歌思索了一番后,就朝着那座宏伟的建筑走去。

很巧的是,她又碰到了那只拥有者墨绿色瞳孔的精灵。

那只精灵像是在等着什么人,并没有进去,而是靠在了大门的一边。

卿云歌收回了目光,接着上前。

然而在她走过去的时候,那只精灵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竟抬起了头,朝她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尽管卿云歌依旧看不见他的面貌,但她依旧能感觉到,他在对她笑。

因为那双墨绿色的双眸中也浮着浅浅的笑意,把先前的哀伤都遮住了不少。

这精灵……不会是在等她吧?

卿云歌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并不打算去理会。

比起先前的小型宫殿那里只有一个人,这座巨大的建筑前至少有着二十位穿着甲胄的护卫军。

卿云歌走到殿门前,然后出示了一下请柬。

但是令她诧异的是,大门并没有开。

这时,其中一个护卫军冷冷地开口了,只说了两个字:“口令。”

听到这个词,卿云歌只想扶额。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三道关卡不说,还需要请柬连带口令,不嫌麻烦吗?

还口令……当这里是芝麻开门啊!

卿云歌面无表情地站在殿门前,思索着到底是走人呢还是揍人呢?

护卫们依旧冷着脸,就相当于没有看到她一样,也不在乎她走没走。

唉……看来真的只能功亏一篑了。

卿云歌有些遗憾。

但就在她决定走的时候,她的脑海里传来了一个声音。

声音带着极强的蛊惑感,低沉又柔软。

“口令是……青色琉璃。”

在话音落下的时候,卿云歌又闻到了那抹淡淡的荼靡花香。

这一次,香气是从她身后传来的。

不用回头就知道,是那只精灵来了。

卿云歌的动作顿了顿,也没有矜持,然后对着殿门说了一句:“青色琉璃。”

果然,在这四个字说出来后,闭着的殿门就缓缓打开了。

她快速地走了进去,而荼蘼花的香气随之而来。

那只精灵紧跟在她身后,也走进了大门。

进去之后,卿云歌便听到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层层迭起,久久不衰。

将欢呼声屏蔽之后,她才抬起头看到了建筑内的景象。

下面是一块巨大的平地,而周围全是来自各个种族的智慧生命,镂空的顶部连接着玻璃,能看到海水在波动。

在那块平地上,有一座高高的台子,上面站着几个身影,不知道在摆弄着什么。

卿云歌迅速扫了一眼,然后便捕捉到一个视野极好的位置。

她毫不客气地走了过去,坐在了那里。

在她坐下的时候,她旁边也多了一个人,不,是一只精灵。

自先前的那次对视起,这只精灵就在跟着她。

卿云歌微微眯起眼,看着那只精灵,神色莫测不明。

很巧的是,精灵也回过头来看着她。

下一秒,是他先开口了,是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话。

“你认识诺兰·格兰德么?”

格兰德?

卿云歌挑了挑眉。

如果她没有记错,这应该是龙族王室的姓。

她能和凤凰族扯上关系,但和龙族是没有半点干洗的。

“不认识。”卿云歌耸耸肩,“我就是一个小人物,谁都不认识。”

她并不想和这只精灵有着过多的交流,即便她感觉到他有一点熟悉。

听到这句话,精灵的眸光顿了一下,然后又笑了起来:“暗夜笛的主人,怎么会是小人物呢?”

这句话出口的瞬间,他的脖颈处就横了一把银白色的剑。

“你是什么人?”卿云歌终于收起了脸上的慵懒之色,眸中的凌厉太过摄人,让人不由微微一惊。

就算修为达到了天神阶,也不可能一眼就能知道她是暗夜笛的主人。

男精灵就像是并没有感受到咽喉处的冰冷一样,依旧低笑,然后缓缓说了三个字:“是故人。”

“故人?”卿云歌微微蹙眉,手中的凤璃剑没有因为这两个字就放了下来,反而逼得更紧了。

在她的记忆里,可从来都没有一只精灵的存在。

何来的故人?

但是……她又确确实实地对这只精灵有一种熟悉感。

这种熟悉感,仿佛过了几千年。

轻微的恍惚间,卿云歌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这样一副画面。

那是一处伫立在绿色森林中的宫殿,三个人站在宫殿前,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唯一能听清的是一句话。

“记得你们成亲的时候,一定要请我吃酒,毕竟你们可是我唯一承认的朋友。”

画面转瞬即逝,卿云歌连画面中的人都没有看清。

但是她可以确保,这并不属于她的记忆。

“我不认识你。”卿云歌淡淡地看了那只精灵一眼,然后放下了手中的凤璃剑,“你认错人了。”

闻言,那只精灵微微怔了一下,墨绿色的双眸浮过了一抹极淡的光,他低声喃喃:“看来你能回来,的确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声音很轻也很模糊,卿云歌并没有听清楚,虽然她也懒得听。

注意力重新回到了前方,此刻还空着的座位都已经坐满了。

高台上最前面的一个身影抬起手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欢呼声便停止了。

卿云歌双眸微眯,看清了那个身影的长相。

是一个有着海蓝色长发的女子,她穿着暴露的服饰,胸前波涛汹涌,而双脚上,是未干涸的水渍。

“欢迎诸位来到我们一年一度的琉璃拍卖会!”女子拿着扩音石,高声开口,“我是本次的负责人朱莉·哈斯丁!”

这句话一落,会场内便响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掌声。

直到朱莉再次比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掌声才逐渐停息。

琉璃拍卖会?

卿云歌望着下方,开始沉思。

原来这个地方,是个拍卖会地点?

看来那个朱莉·哈斯丁应该是是一个鱼人。

卿云歌忽然想起来入门时的那四字口令——青色琉璃。

很简单的两个词语构造而成,普普通通。

但是却让她联想到了一个名字——青璃。

这个名字自从她得到凤璃剑后,就出现了无数次,但知道现在,她依旧不知道这个名字属于谁。

难道这个青璃是这里的主人?

所以口令才会是青色琉璃?

可是不对啊,青璃应该已经死了才对。

卿云歌思索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理所当然来,索性直接放弃了想。

而这个时候,朱莉又开始说话了。

------题外话------

咳咳……那个人的身份现在还不能说,所以只能猜了╮(╯▽╰)╭。

等到学院大比的时候就揭晓~

对了,现在苹果系统不能用支付宝和微信充值,给大家两个充值方法。

第一可以用电脑充值手机看,比较划算。

第二我去看了一下,发现iOS现在充值也是1:100,不过是从appstore里扣钱,appstore可以绑定微信和支付宝。

ps:今天作者群里面有个作者说她写的男主给女主下毒,然后还把女主火烧了。

一群作者:“……”

所以……我多亲妈啊!

珍惜甜的日子,万一后面我被她们影响了来了一口玻璃渣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