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神秘的货物,奈家族!/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届的拍卖会依旧由我们的奈家族主办。”朱莉朝着四周的人挥了挥手,旋即又引来了一阵欢呼。

她握着扩音石,声音带了一丝沙哑:“不过很遗憾,真正的主办者还是不能够和大家见面。”

此话一出,卿云歌很明显地看到,周围那些人脸上的兴奋之色在瞬间黯淡了下去。

奈家族?

卿云歌微微蹙眉,她倒是听过这个姓氏。

这是人鱼族最强大的氏族,现任人鱼族族长便出自奈家。

这么说来,这个巨大的玻璃缸子,其实是属于人鱼族?

可不是说,人鱼族也向来高傲,瞧不起其他种族中的智慧生命么?

这个琉璃拍卖会,实在是有些奇怪。

“不过,殿……主办者大人说了。”朱莉一看就是个很会烘托会场气氛的人,她立马露出了一个完美无瑕的笑容来,“如果他等的那个人来到这里,他就会亲自现身去迎接。”

顿时,欢呼声又响了起来,而在那些欢呼声的主人中,最雀跃的就是女性了。

“所以就让我们祝福主办者大人,他等的那个人能够回来吧。”朱莉眨了眨眼睛,“说不定主办者大人心情一好,还会邀请大家去家里做客哟。”

听到这几句话,卿云歌没有什么反应,不过她身旁坐着的是一个章鱼人。

这个章鱼人兴奋地直接变成了章鱼,然后触脚差点就朝着她飞了过来。

卿云歌:“……”

要不是她躲得快估计会被弄一脸黏黏糊糊的液体。

忍无可忍之下,卿云歌直接从七玄空间内掏出了一颗昏睡丹丢进了章鱼人的嘴巴里。

在看到那只足有一米高的章鱼跟烂泥一样地瘫倒了地上,她终于觉得好受了一下。

实在是……对有些海洋生物接受无能啊!

这还只是章鱼,要是碰见什么更稀奇古怪的海洋生物怎么办?

卿云歌心想,如果以后不是万不得已,她是不会来星辰海洋这个地方的。

“你难道就不好奇,这个主办者在等谁么?”刚把章鱼人搞定之后,一旁将这一幕尽数收入眼底的精灵又开口了。

他并没有偏头,视线仍目朝着前方。

“没兴趣。”卿云歌耸了耸肩,然后有些嫌弃地把睡着的章鱼往一边踢了踢。

她其实并不想和这只精灵说话,但毕竟也是他告诉了她口令,她才能进到琉璃拍卖会里来,回答几个字也算不了什么。

听到这三个字,精灵默然了一会儿。

那双墨绿色眸子中的哀伤似乎更重了一些,卿云歌哪怕没有看到,都能感受到那抹伤意。

她并不知道这只精灵到底经历了什么,会这么悲伤。

但显然,这不是她需要去管的事情。

既然他也已经不和她交流了,卿云歌认为她也没有必要去问。

然而,就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精灵又说话了,这一次他的语气有些懒散:“那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你是暗夜笛的主人么?”

话音还没有落,他便已经偏过头来,墨绿色的双眸中浮着浅浅的流光。

闻言,卿云歌也看了过去,眸子微微眯起。

关于这一点,她的确很好奇。

她在这只精灵身上并没有感受到杀机和恶意,如若不然,早在琉璃拍卖会外,她就动手了。

“我想知道。”卿云歌眯眼看着那只精灵,反问道,“可是你会告诉我么?”

听到这句话,精灵稍稍怔了一下,旋即低笑出声。

他缓缓摇头,声音依旧蛊惑:“现在不会。”

言下之意,将来会。

这个回答在卿云歌的预料之内,她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目光重新回到了拍卖会上,这个时候朱莉·哈斯丁已经从高台上下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拿着拍卖槌的银袍拍卖师。

而在拍卖师的身后,跟着几个侍女模样的人。

“很高兴看到大家。”拍卖师手里也有一块扩音石,他开口说话了,“我是本届琉璃拍卖会的拍卖师卡尔·奈。”

看着那个拍卖师,卿云歌微微凝眉。

奈家族的人鱼居然会来这里做拍卖师?

那么琉璃拍卖会背后的主办者大人,究竟会是什么身份?

“我可以看到,这一次来的客人们十分的多。”卡尔的礼仪素养显然也十分的良好,他微微一笑后,接着说道,“想必大家也是冲着那件货物来的吧?”

最后一句话落地的时候,整个建筑内都是震耳欲聋的呼声。

很多智慧生命兴奋地跳了起来,连坐在最下面的拥有独立坐席的智慧生命脸上,都有着明显的异动,连带着周围的呼吸声都不由地粗重了几分。

卿云歌在进来之后,就在寻找着她最初跟随的那个人。

但是来参加琉璃拍卖会的智慧生命实在是太多了,卿云歌估算了一下,数量绝对不在十万一下。

要想在十万的智慧生命中找到一个人,难度实在是不小。

而如今听到拍卖师卡尔说了这么一句胡——想必大家也是冲着那件货物来的吧?

这让卿云歌有了一个猜想,之所以那个人会来到这里,估计也是因为这件神秘的货物。

仔细想想当时他在酒楼里的表现,倒是真的没有什么异常。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真的有异常的话,早就被发现了。

看来这一届学院大比,的确是危险重重。

卿云歌并不敢保证那个人真的就不会对他们动手,所以从现在开始,她一定要分散一部分神识去监视这个人。

不过到底是什么货物,会让十万智慧生命都如此激动?

甚至,这场拍卖会的拍卖师还是来自人鱼王族。

卿云歌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她很淡定,因为她根本不知道。

但与她同样淡定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坐在她旁边那个神秘莫测的精灵。

他微微仰着头,下巴虽然也隐藏在斗篷里,但是却依旧能看出来那美好的弧线。

那双墨绿色的眸子,平静无波。

他像是丝毫不在意这场拍卖会,好似来这里不过是一时兴起。

卿云歌微微偏头,便能看见他的一举一动。

而此刻,那种莫名的熟悉感也稍稍地加强了一些。

这只精灵到底是谁?

她可不认为她的祖上还有来自精灵族的。

就在卿云歌望着那只精灵沉思的时候,忽然,一道带笑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是在偷看我吗?”

声音的主人正是那只精灵,他回过头来,语气很淡然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双墨绿色的瞳孔中,明显地划过了一丝调侃之意。

啥?!

偷看?!

她只是看了一眼好不好!

刚才是在想事情!

想事情的时候她根本就不知道眼前是谁。

“咳咳咳!”这句话把卿云歌成功地从思绪中拉了回来,然后她猛地咳嗽了起来,“这位兄台,你还真是……”

自恋两个字她并没有说出来,但神色已经表明了她的意思。

精灵环抱着双臂,眸色清澈,他的语调轻轻上扬:“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刚才看了我至少有十息的时间。”

卿云歌:“……”

好认真的精灵!

居然还计算时间。

卿云歌扶了扶额,她颇为无语:“有没有人同你说,你这个精灵有些阴险。”

怎么感觉,在某些方面,这只精灵同容瑾淮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有。”出乎意料的是,精灵很坦然地点了点头,他目光犹如海潮,慢慢地漫延开来,“不过他们用的词语是狡诈。”

“他们?”卿云歌来了一丝兴趣,“你的家人和朋友么?”

闻言,那双墨绿色的眸子在瞬间收缩了起来,一刹那哀伤遍野。

此刻,精灵瞳孔中的神色十分复杂。

卿云歌在里面看到了脆弱、暴躁、阴狠、愤怒……等一系列复杂的情绪。

难以想象,一个精灵居然会拥有这么多情绪。

精灵族本该是心灵最纯净的种族,因为他们诞生于大自然。

“不——”很快,所有的情绪都消失了,精灵淡淡地开口,“我没有家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轻,仿佛事不关己,但卿云歌还是察觉到了里面带着一丝颤抖。

“那朋友呢?”她接着问。

“朋友啊……”精灵的瞳孔中浮过雾一般的水气,他低声说,“一个死了……一个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

“那你……”卿云歌的声音顿了顿,实话实说,“真的是有些惨。”

她并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人,当然也不会费尽心思去安慰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尽管,她对他有那么一点熟悉感。

“是啊。”精灵并没有在意这句话,反而笑了出来,“只有被抛弃过,才能知道温暖的可贵。”

这句话里面的绝望意味太过浓烈,让人的心不觉微微一颤。

卿云歌没有再说话了,她微微颔首了一下,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然而,就在她回过头去的那一瞬间,她的耳畔边响起了一道声音。

这一次,声音之中带了一丝小心翼翼和试探。

“那么你能重新……你能做我的朋友么?”

说到“重新”两个字的时候,声音微微顿了一下,然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重新?”闻言,卿云歌挑了挑眉,“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才对。”

她心想,这只精灵大约认错人了?

因为她记得,他方才说他有一个朋友已经死了。

难不成……她和他死去的朋友很像?

不得不说,卿云歌真相了。

然而并非只是简简单单的像,原本就是同一个人罢了。

“嗯,是,我们是第一次见面。”精灵笑了起来,他微微垂着眸,“所以,你能做我朋友么?”

他的笑声依旧愉悦动听,仿佛流水缓缓淌过原野,清澈如许。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微微眯起眼,像是在考量要不要当这只精灵的朋友。

精灵也没有催促她,而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目光如水。

“如果要当朋友的话,那么我总得知道你的名字吧?”卿云歌弯了弯唇,“精灵公子,你叫什么呢?”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那种熟悉感促使着她问出了这句话。

精灵一愣,旋即他轻笑出声。

然后,他缓缓伸出了右手,声音清灵。

“初次见面,我是千落怜。”

“你也可以……叫我怜。”

他把“初次见面”那四个字咬得很重,而且语气带了一丝玩味,就像是某种奸计得逞的感觉。

“千落怜……”卿云歌轻声将这个名字重复了一遍,旋即感觉到头有一些疼。

那那股疼痛转身即逝,仿佛只是被针扎了一下。

很熟悉的名字,很熟悉的话语。

就像是……在很久以前,也有一个人这么对她说过。

“很好听的名字。”卿云歌不想去细究那种熟悉感,她扬了扬眉,浅浅一笑,“卿云歌,请多指教。”

并非是真的想和这只精灵当朋友,但是在他问她要不要做她朋友的时候,很难以拒绝。

“谢谢。”千落怜也是一笑,他的双眸清澈如水,望的见底,但看不清底部的情绪。

他轻声说:“很高兴认识你。”

心里默默地补充了两个字——再次。

一人一精灵互换了名字之后,气氛明显地和谐多了。

“现在,你应该告诉我为什么会知道我是暗夜笛的主人了吧?”卿云歌歪了歪头,“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哦,不能对朋友有所隐瞒。”

闻言,千落怜的双眸中划过了一丝意外。

就像是那种自己的计谋没有成功地套到别人,反而被别人将计就计的那种意外感。

他清秀的眉眼间有着犹豫,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不,现在还不能说。”

卿云歌:“……”

这只精灵居然没有被她的话语绕进去。

“这样可就不对了。”卿云歌故作出一副生气的模样,她环抱着双臂,“我可是你的朋友,你不告诉我我会不开心的。”

刚说完,她心里就默默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真的是跟那个腹黑的世子混久了,她也变得无耻了。

然后,卿云歌觉得自己这句话可能还功力不够,专门又表现地有些不满。

对比一下容瑾淮每次对她做的那个幽怨的眼神,她感觉自己还是差远了。

第一无耻实在是高。

有些奇怪,她怎么还真的感觉自己和这只名叫千落怜的精灵是老相识了呢。

“那好……”果然,听到这句话之后,千落怜就松口了。

卿云歌想,她虽然还没有容瑾淮的一成功力,但是对付其他人也是绰绰有余了。

然而下一秒,千落怜说出来的话让她差点暴走。

“等你来月光森林了,我就告诉你。”他很是坦然,“如果你急的话,琉璃拍卖会完毕之后,就可以去。”

“我真是……”卿云歌咬牙切齿,“谢谢你了。”

说好的精灵都是心思单纯的智慧生命呢,怎么这只精灵如此阴险不上套?

但是千落怜就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她话语里的咬牙切齿,而是问道:“所以我们还是朋友吧?”

卿云歌:“……”

搞了半天人家关心的是这个。

“我这人说话算话。”卿云歌斜了某精灵一眼,“对朋友很好。”

“嗯,我知道。”千落怜点了点头,双眸中的哀伤隐去了不少。

卿云歌看着那双墨绿色的眼睛,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我觉得你和一个人有些像。”

“哦?”闻言,千落怜像是来了兴趣,“谁?”

“你应该不认识。”卿云歌并没有说出容瑾淮这个名字,她耸了耸肩,“但是你和他都很阴险。”

“嗯——”熟料,听到这句话之后,千落怜的眸中划过一丝意味深长,“那我应该是认识他的。”

顿了顿,他慢悠悠地开口:“你说的那个人,是第一世子吧?”

他唯一的两个朋友,怎么会不认识呢。

而且其中一个,还跟他有着很少的血缘关系。

方才试探了一下红裙少女知不知道诺兰·格兰德,她回答不认识。

千落怜就已经明白,某个朋友还并没有把他的真实身份告诉她。

“你在混沌大陆待过?”卿云歌微微诧异,“你不是精灵么?”

精灵一般是不会出月光森林的,因为只有月光森林那片领域的树木花草保存的最好。

“我很多年前在混沌大陆待过。”千落怜陷入了回忆之中,眸中渐渐浮现出了一丝狠戾,眉眼却依旧那么清秀,“那个时候,我待的时间最长的地方,是沧澜城。”

彼时,他依旧不想回到月光森林里去,所以在其他地方游荡着。

混沌大陆算是他比较喜欢的一个地方了,但是他不喜欢沧澜城,那里太混乱。

他玩心大起,于是在那里假扮了一段时间的奴隶。

但他并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人把他买回去。

千落怜还记得,那个胖子看见他的容颜时,那惊艳的眼神,还带着一丝丝贪婪。

也是因为玩心,他还专门给了那个胖子一种精灵族才有的迷香,不过那种迷香很是低级,对幻阶以上的人就没用了。

但是那个胖子十分的高兴,还专门送了他一堆金银财宝,并且好心地将他放了。

还真是个傻得可爱的人类。

千落怜摇了摇头,收起了思绪。

“怜你今年多少岁了?”卿云歌表示有些好奇,因为精灵几乎就是不死的存在。

而且更让她有些奇怪的是,她叫出“怜”的时候,没有丝毫的不适,仿佛这个名字已经被她叫过很多遍了。

卿云歌总感觉,随着时间的流溯,让她感觉到熟悉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具体岁数我已经忘记了。”千落怜的语气很是轻快,他笑声浅浅,“但是保守估计,应该已经有三千年了吧。”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掌心,眸光稍稍黯然。

三千岁的精灵……貌似还不算大。

卿云歌扶额,毕竟活了一万年的精灵都有很多。

有时候有些羡慕精灵这个种族,不仅寿命与天齐,而且不会老。

不像人类的女子为了保持容颜,耗费万金去炼药师公会求一颗驻颜丹。

“小卿,你想知道拍卖师说的那个货物是什么么?”千落怜明显放松了不少,话也多了起来。

小卿……

卿云歌额上的青筋轻轻地跳了一下。

这精灵怎么和容瑾淮一样自来熟,一个第一次见她就抱她,一个初次见面就这么亲切地叫她。

她好不容易习惯了“卿卿”这个称呼,现在又冒出了一个“小卿”。

“打个商量。”卿云歌有些头疼,“能不能不要叫我小卿。”

听到这句话,千落怜的目光很是无辜,他的眸中划过一抹浅浅的流光:“我觉得这个称呼很好听。”

语气单纯的就像是一个弟弟。

千落怜很坦然,因为他以前叫的就是“小璃”,而且他的两个朋友也都同意了。

毕竟他们当初也算得上是形影不离的三人组。

虽然孤竹有时候会吐槽他们是哥哥嫂嫂带着弟弟。

但不可否认,千落怜很喜欢他这两个朋友。

并不是只有爱情才会刻骨铭心,友情同样也会。

“那……随便你了。”卿云歌总感觉自己在看到千落怜的时候,母爱在泛滥。

明明人家的年龄都足以做她的老老老祖宗了,居然会有这种神奇的感觉。

于是她开始转移话题:“那个货物到底是什么?”

“那个货物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拍卖的物品单上并没有写,琉璃拍卖会的人害怕写出来后,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千落怜微微沉吟了一下,“但是据说是跟玄力有关系。”

“玄力?”卿云歌蹙了蹙眉,“提升修为的东西?”

如果只是提升修为的东西,没必要这么激动。

她可以看出,能来到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毕竟是奈家族麾下的拍卖会,想必里面的好东西也十分的多。

她只想着追踪那个人了,倒还没有想过拍卖会。

也不知道会不会拍卖她想要的东西。

“应该不是。”闻言,千落怜摇了摇头,“这个东西连我……连精灵族的王室都在窥探。”

他也是知道光域的精灵会来这里,所以也来了一点兴趣,搞到了一张请柬,想进来看看罢了。

不过能遇到他的朋友,倒是意外之喜。

本来千落怜是打算去和诺兰见面的,但因为这件事情耽搁了一下。

“有趣极了。”卿云歌轻声喃喃,“我也想知道,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此刻,拍卖会已经拍卖掉了两件物品,分别是一张灵阵图纸,和一把兵器。

按照琉璃拍卖会的规则,越往后的拍卖品,其价值越高,那么那件引得数万智慧生命发狂的物品,一定会是在最后。

卿云歌靠在椅子上,撑着肘观看着拍卖会。

在拍卖会开始的时候,每个智慧生命的面前就出现了三个个类似按钮的东西。

第一个按钮代表着加价一万晶石,第二个按钮代表加价十万晶石,第三个按钮代表加价一百万晶石。

卿云歌偏头看了看座椅把手上的三个按钮,然后感觉到自己又变成了穷光蛋。

加价一百万晶石,那么起拍价该是多少?

起码也得有一千万吧?

虽然阵殿里有着不少晶石,可是那些都是蕴含着丰富玄力的晶石,是不能用作货币的。

“羽毛,你帮我看看我有多少货币晶石。”卿云歌思索了一下,然后让自家剑灵替她数一下她的财产。

她的意识没有探入七玄空间,所以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此刻,七玄空间内,一只白色毛绒绒的东西正在四处乱窜着,然后还用爪子挠着地面。

也不知道它的爪子究竟是什么做的,这一挠竟然还出现了印痕。

毛绒绒的白色正是那只死皮赖脸跟着卿云歌回来的小白猫,它呲牙咧嘴地盯着对面的一灵一鸟,吼叫着:“喵喵喵!”

剑灵:“……”

终于见到比小不死鸟还闹腾的东西了。

小九:“……”

这只猫怎么比她还皮呢?

就在小白猫喵喵喵叫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的听到了卿云歌的声音。

剑灵一听有事情要他做,立马飘出去数钱了。

而小九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

喵喵喵却是一脸兴奋,它不停地叫着,左顾右盼,然后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带它回来的美人。

“主子,我看了一下。”剑灵的效率还是很快的,他说,“我们现在还有一百万晶石。”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再穷了。

一百万晶石在以前看来,已经很多了,但是在这里……只够加一次价。

“真是穷。”卿云歌嘀咕一声,“我怎么就这么穷呢。”

她并没有切断和七玄空间的联系,所以剑灵还是能听到这句话的。

剑灵绝倒。

穷个屁啊!

主子你随手炼出的灵品丹药,就值十万晶石了好么。

而且主子你每次炼丹都不是一颗,而是一炉啊!

一炉子怎么也得上千万晶石了。

这还只是灵品丹药,再高级别的就更值钱了。

“主子,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是个炼药师?”剑灵吐血完毕后,弱弱地提醒,“你要是缺钱的话,卖几瓶丹药就可以了。”

“诶?”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双眼一亮,“羽毛你说的很有道理啊。”

剑灵心想,那可不,我可是天底下最机智的器灵。

面上还是需要矜持一下:“还好还好。”

“嗯,那你接着忙你的事情吧。”卿云歌解决了自己穷困的问题,心情极好,难得的还问候了一下剑灵。

“等等主子!”剑灵见状,顿时急了,“主子您能不能把那只只会喵喵喵的猫带出去一下?”

他真的是服了那只猫了,喵喵来喵喵去,虽然长得是很可爱,但实在是太吵了。

“怎么?”卿云歌挑了挑眉,“你连一只猫都管不住?”

“主子那只猫一只叫,我有什么办法?”剑灵大倒苦水,“它那么粘你,肯定是想你了才叫。”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小白猫还揪掉了小不死鸟的一根羽毛呢。”

小九:“……”

呜呜呜它漂亮的羽毛啊。

“喵喵喵打得过小九?”卿云歌这下诧异了,“小九可是帝王兽。”

“我也不知道啊。”剑灵老老实实地说道,“反正主子你还是把小白猫放出去一段时间吧。”

“行吧。”卿云歌想了想,就答应了。

意识一动,还在七玄空间张牙舞爪的小白猫忽然发现自己换了一个地方。

它正想让自己表现的凶恶一些,结果发现看见了美人,顿时大喜,开始欢快地打起了滚。

“喵喵喵!”

美人你终于来了!

卿云歌已经免疫了喵喵喵的卖萌,她面不改色地将它提了起来,然后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喝了一句:“安静点。”

喵喵喵立马就不叫了,它垂着脑袋,像个委屈的小正太。

“小卿,这是你的契约兽么?”千落怜显然也注意到了小白猫,他的双眸中掠过一丝疑虑,“但它似乎并不是玄兽。”

“不是契约兽。”卿云歌摇了摇头,“就是一只宠物。”

“有些奇怪。”千落怜再度望了小白猫一眼,眸中的疑虑更深了。

虽然他没有感受到玄力的波动,但是这只小白猫却不会像表面那样简单。

也是,毕竟是小璃的东西。

哪怕只是一只宠物,也是不凡的。

卿云歌接着看拍卖会,这个时候拍卖的是一颗皇品级别的丹药。

由于实力提升了不少,所以她的视力更好了。

即便坐在高处,卿云歌也能看到那颗皇品丹药上面有着淡淡的光晕在流转。

丹晕灵丹,比起丹纹要差了两个品质。

然而就是这么一颗丹药,它的价格已经到了七十万晶石,而且还在不断提升着。

有人在疯狂地按着按钮,想要把它拍下。

值得一提的是,人族的炼丹术应该是九族之中最好的,其次便是兽族了。

如果这颗皇品丹药放在炼药师公会,价格应该要比这个低。

卿云歌打了个哈欠,感觉自己有些困。

眼下过了数十件拍卖品,她都没有丝毫的兴趣。

千落怜也同样没有什么感觉,他的目的本来就不是拍卖会,而是光域。

但是周围的呼声却越来越高,智慧生命们也越来越兴奋。

这个时候,拍卖会已经进入到后期了。

“这是一部木系玄诀,它的等级在圣品。”卡尔·奈的声音中也透漏着激动,“想必大家也应该知道圣品玄诀的珍贵了吧?”

“就连我奈家族中的圣品玄诀也没有很多呢。”卡尔接着介绍,“这部玄诀叫做《魔藤控制》,是一种控制系玄诀。”

“本来,它的品阶不应该有圣品这么高,因为它的作用和《飞叶束缚》一样,可以将敌人困住。”

此话一出,先前欢呼的人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飞叶束缚》不过是天品上级的玄诀罢了,威力很小,而且特别怕火。

一遇到火,《飞叶束缚》就会失效。

“但是!”卡尔的话锋旋即一转,“《魔藤控制》有两个功能,让我们把它定到了圣品这个阶级。”

说到这里,他停住了,很明显是在卖关子。

卿云歌对《魔藤控制》没有什么兴趣,因为目前的她还没有觉醒木系玄力。

她换了个胳膊撑着,接着看拍卖会。

小白猫是爬在卿云歌的肩膀上的,此刻它抬起了小脑袋,然后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下,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好东西,一下子就亮了。

下一秒,喵喵喵以极快的速度,“蹭——”的一下,就跑了下去,瞬间淹没在了人群中,不见了踪影。

它的体重太轻,几近于无,卿云歌的注意力又都在拍卖台上,并不知道小白猫已经跑了。

千落怜倒是看见了,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反而眸中划过了一丝玩味。

他挺想看看,这只小白猫想要做什么。

全场的气氛又被卡尔调动了起来,虽然众人情绪仍有些低落,但还是很给面子的鼓了鼓掌。

“《魔藤控制》的第一个功能是——”卡尔故意放满了语调,“它可以吞噬被困者的一部分玄力,使其衰弱。”

此话一出,不要说其他人了,就连卿云歌都微微一惊。

要知道吞噬这个功能可是玄诀中最为稀少的,只要可以吞噬,这部玄诀的品阶必然会是圣品。

“而它的第二个功能是——”卡尔很是满意,他清了清嗓子,“它,不怕火。”

最后三个字,让很多坐着的智慧生命都站了起来,神情无比的愕然。

“当然,是不怕普通的火。”卡尔笑笑,“如果是兽族三大王族的火,或者高等火系玄兽的本名火焰,还是会怕的。”

这句话并没有影响那些人的激动,能够阻挡普通的火就已经够了,这部玄诀真的是木系玄力修行者的福音。

“拍下它!”最下面的一排座位,有人立马下令,“不管价格多高,都要拍下它!”

“殿下?”身旁的侍从犹豫了一下,“可是您不是冲着最后那件货物来的吗?”

“没事,我们这一次带的晶石还很多。”那人毫不在乎,“而且这部玄诀不是给我自己买的,是给我弟弟买的。”

提到弟弟的时候,他的语气之中带了一丝欢快。

“二殿下?”这下子,侍从更惊讶了,“二殿下真的已经回来了么?”

他可是听说,在那件事情之后,二殿下已经消失了千年了啊。

------题外话------

对,千落怜就是沧澜城城主遇到的那只精灵啦~忘了的话可以回去看一下。

解释一个问题。

由于凤璃剑的剑魂在逐步归位,云歌的记忆封印也会慢慢松动,所以她才会感觉千落怜很是熟悉。

如果是刚来这个世界的云歌,是不会有任何熟悉的,唯一感到熟悉的就是我们的柿子了。

千落怜对云歌只有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