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六色乳,简直卧槽!(含加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千年来,唯有那一天发生的事情让千落怜的印象最为深刻,他甚至能清楚地记得,每一只精灵脸上的表情。

从那一天开始,他自以为的幸福就被毁掉了。

毁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连一丝一毫的希望都没有留给他。

如果没有那一天……该多好啊。

这一瞬,悲伤如同惊涛骇浪般席卷而来,将人压得喘不过气。

卿云歌在瞬间发现了千落怜的不对劲,她看到他的身子在剧烈地颤抖着,仿佛陷入了什么可怖的回忆之中。

下一秒,一支通体幽紫色的笛子在卿云歌的掌心之中出现了。

她将暗夜笛抵在唇边,然后短促地吹了两个音。

笛声落下的时候,千落怜才慢慢地恢复了平静,尽管那双墨绿色的眸子里,是浓烈到极致的哀伤。

但他还是让自己镇静了下来。

千落怜微微偏头,然后对红裙少女笑了一下:“多谢了,小卿。”

卿云歌轻轻颔首:“不客气,我们是朋友。”

“嗯……这就是暗夜笛吗?”千落怜的神色很快就恢复了,他有些好奇的目光落在了那支笛子上,“看起来还蛮好看。”

不得不说,暗夜笛虽然外表很是普通,但是笛筒上那复古的花纹,却能让人感受到不平常。

“喂我说,你看我都把暗夜笛拿出来了。”卿云歌转着手中的笛子,挑了挑眉,“你也应该告诉我,你为什么知道我是暗夜笛主人这件事情了吧?”

“好吧……”千落怜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我之所以知道小卿你是暗夜笛的主人,是因为我和你一样,也是神灵器的主人。”

“这么巧?”卿云歌一愣。

神灵器不是很难认主吗?

怎么她随随便便都能碰到一个。

千落怜并没有答话,而是用行动来表明。

他带着护腕的手微微抬起,然后便见上面有着浅浅的白光在流转着。

下一秒,他的掌心中出现了一把通体金色的长弓。

这把弓很小,还没有小胳膊长,看起来小巧玲珑,如同弯弯的弦月。

和暗夜笛一样,金色的弓上也有着复古的花纹,古雅而厚重。

卿云歌明显地感觉到,在这把弓出现的瞬间,她手中的暗夜笛在轻轻地震动着,就像是看到了旧相识,很是激动。

神灵器之间自有的震鸣?

“这是……”卿云歌凝视了那把金色的弓几秒,然后开口,“月神弓?”

“是,月神弓。”千落怜点了点头,“不过我把这并不是它原本的大小,我为了方便,才把它变成这么大的。”

说着,他还用手指转了转很是袖珍的弓。

神灵器同其他级别的兵器很是不同,其中一点就是它们可以按照器主的喜好来变大变小。

“可是……”卿云歌还是有些诧异,“那按理说,如果神灵器之间有着联系的话,我也应该在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月神弓的主人才对。”

倘若不是千落怜主动告诉她,她是不会知道的。

“不,不是这个原因。”千落怜的声音微微顿了一下,“是因为,我最开始对你进行攻击了,但是我的攻击却无效。”

“所以我才确定了,你就是暗夜笛的主人。”

他接到容瑾淮的传讯,得知小璃回来了,而在看见卿云歌的时候为了确定,所以才会发出攻击。

这个时候,千落怜有些忐忑,因为他生怕红裙少女对他产生偏见。

从小到大,他很自卑,但另一方面,他又很自傲。

极度的自卑与极度的自傲造成了他性格的无常,也只有在三个人面前,他能卸下少许伪装。

尽管千落怜不想承认,但这三个人中,就一个就是叶影……他又爱又恨的哥哥。

卿云歌倒是没有在意千落怜对她发起攻击,她在意的是攻击无效那几个字。

“为什么你的攻击会无效?”卿云歌不解,她不认为她已经达到了什么攻击都伤不了她的层次。

“因为……”千落怜的眼中明显有着惊喜,他稍稍地松了一口气,解释道,“不仅是我的攻击会无效,其他神灵器器主的攻击,对小卿你同样无效。”

“哈?”卿云歌一愣,“这是个什么原因?”

“我也并不清楚那些神明们是怎么想的。”千落怜耸了耸肩,口吻满不在乎,“反正在小卿你得到暗夜笛的时候,我们其他几位神灵器的主人,都接到了一则讯息。”

他指了指自己掌心中的月神弓,接着说道:“月神弓告诉我,这天下人,唯有暗夜笛的主人我攻击不了。”

“所以,我才知道小卿你就是暗夜笛的主人。”

至于真正的原因,千落怜并不清楚。

但是月光君主透过月神弓给他发布讯息时,他似乎听见她骂了一句话,大概是——臭暗黑,害我输了这个赌注。

他想,大约是九位君主之间因为某件事情做了什么赌注,而赌注其一就是这个。

不过千落怜并不在意,并非是因为神明的世界距离他很遥远,而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把神明放在眼里。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

她想起来那日在魍魉森林里,那头九星大君主兽对她发出的攻击,在空中自动溃散的那一幕了。

难不成,九星大君主兽们和神灵器的继承者都无法对她造成伤害?

可这又会是什么原因呢?

而且,还有一点让卿云歌很是诧异的就是,就她知道的两位神灵器器主,都和君主有过交流。

但是她到现在都没有见过暗黑君主的影子。

会不会是暗黑君主其实已经死掉了?

卿云歌摸了摸下巴,这个可能性挺大。

暗黑:“……”

放屁他还活得好好的!

卿云歌低眉,手指在座椅上轻轻敲打着。

不过这对她来说倒是一个不错的消息,无形之中,少了几个强力的对手。

谁都不能保证,九位器主都站在同一防线上。

“我大概明白了。”卿云歌朝着千落怜点了点头,“多谢你了。”

听到这句话,千落怜的双眸中明显地浮起了璀璨的亮光,他很是愉悦地说道:“能帮到你就好。”

此刻,在叶影加完价之后,大屏幕上的数字没有再次变化了。

卡尔·奈还专门等待了几秒,但是却并没有等来千落怜的再次加价。

“看来我们那位神秘的客人被叶影殿下的大手笔给震到了啊。”他有些遗憾地开口,“果然不愧是光域的继承人,叶影殿下连给自己的王弟买东西都这么豪气。”

闻言,叶影还愣了愣,他压低声音,问一旁的侍从:“不会吧,那个跟我竞价的人真的不加价了吗?”

侍从肯定地点头:“是的殿下,《魔藤控制》一定是您的。”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叶影兴奋地挥了挥拳头,他哼了一声,“那个人一定是被我结实的肌肉吓到了,所以才放弃了竞价。”

他又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然后满意地问一旁的侍从:“你说是不是?”

侍从:“……是的,殿下。”

虽然实在是不想承认,但是他家殿下就是脑子缺根筋啊。

“一千八百三十万第一次!”卡尔拿着扩音石高呼出声,“还有哪位客人要加价吗?”

全场寂静。

“一千八百三十万第二次!”

“一千……八百三十万第三次!”卡尔落槌,“成交!”

两个字刚刚落地,叶影就跳了起来,然后欢呼了一声。

侍从掩面,他十分想把叶影拉下来,这样子实在是太丢人现眼了。

但是其他客人显然对叶影的关注点都不是他脱线的举动,而是他的身份和背后的势力。

已经有很多智慧生命盘算着,在这场拍卖会结束后,他们一定要上前去结交这位精灵族的王子。

然而,事情总会脱离原本设定好的轨迹。

包括卿云歌在内,所有智慧生命都不会知道,这场拍卖会根本不会顺利地进展下去。

“好了,下来我们就拍卖另一件东西了。”卡尔抚了抚掌,示意全场肃静,“这件东西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奈家族是没打算把它用来拍卖的。”

“因为它对于有些修行者来说,可能一辈子都用不上。”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勾起了在场所有客人的好奇心。

卿云歌也来了一丝兴趣,她半靠在座椅上,歪着头听拍卖师接下来的话。

“诸位请看。”卡尔抬手,示意身后的一位少女上前。

那位少女的手中捧着一个小巧的盒子,在卡尔的命令下,她将那个盒子打开了。

盒子里面放着一颗丹药,但却并不像其他丹药一样,有着药味,而且上面也没有光晕纹络,看起来只是一个像丹药的圆粒。

由于这件拍卖品很小,所以直接被投影到了大屏幕上。

至此,所有智慧生命都看到了那颗圆粒,然后在同一时间开始打量。

很快,会场内就响起了嘈杂的声音。

“这是什么丹药?”

“不知道啊,看着没前面拍卖的丹药成色好。”

“嘿,兄弟你是炼药师,你看你能看出来什么不。”

周围闹哄哄一片,都在探讨着这颗圆粒是什么东西。

卿云歌只是看了一眼,就立马断定,那颗圆粒并不是丹药。

不过……似乎有点像兽丹?

她的身子向前倾了倾,想要看的更仔细一些。

不,也不是玄兽的兽丹。

那么会是什么?

卡尔见到会场的气氛再度被调动了起来,才终于开口了:“想必大家都在猜测这件拍卖品是什么吧?”

“很遗憾地告诉大家,它不是丹药,也不是兽丹。”

顿时,智慧生命们立马就失去了兴趣。

对他们来说,也只有跟修炼有关的东西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力了。

“其实我们奈家族也并不知道这颗圆粒是什么东西。”卡尔的神色有些尴尬,“唯一知道的,它来自人族的领地——混沌大陆。”

“我们也是偶然间发现这枚圆粒的,据鉴定师鉴定,这枚圆粒是神明时代的产物,距今可能有两三万年了。”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瞳孔微微一缩。

而千落怜低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隐藏在斗篷下的容颜此刻有些苍白,而目光却是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叶影。

他看到,叶影很高兴地拿着那块刻有《魔藤控制》的玉简,来回把玩着,然后还开口和身旁的侍从说着什么。

千落怜曾经在混沌大陆游荡的时候,学过唇语这项技能,所以他知道叶影说了什么。

“怜怜要是见到我给他买的这件东西,一定很是高兴。”

说这句话的时候,叶影眉飞色舞。

高兴?

多少年了,他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绪了。

千落怜轻轻地冷笑了一声,望向叶影的目光更加冰冷了。

只是那双墨绿色的双眸中,盛满了……惊世的哀伤。

“大家也都知道,在那个年代,是没有玄兽这种生物的。”卡尔又开始说话了,“所以我们也不敢确认这颗圆粒,究竟是不是兽丹。”

“好了,介绍就到这里了,因为这颗圆粒的功效奈家族并没有检测出来,所以它的起拍价……很低。”

卡尔竖起了一根指头,笑了笑说道:“仅仅一万晶石。”

然而,在起拍价出来之后,大屏幕上的数字并没有任何变化,也就意味着没有人去拍这件东西。

“其实一万晶石对于我们贵宾客人根本不算什么。”卡尔摊摊手,有些无奈,“毕竟这枚圆粒可是神明时代的产物,作为收藏这个价格也是很低的了。”

听到这句话,一些贵宾席上的客人有着明显的意动,但也仅仅只是意动。

诚然,一万晶石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日常的花销罢了,但是用一万晶石买一件废品回去,还不如好好地吃上一顿。

贵宾客人的眼力不是常人能比的,他们离得近,自然也能感受到那枚圆粒很是普通,里面没有任何力量。

他们已经有了一点猜测,说不定这枚圆粒是什么化石一系列的东西,根本没什么用。

卡尔等了很长时间,屏幕都没有任何变化,他叹了一口气:“看来我们这件货品注定是要流拍了,那么……”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屏幕就发生了变化。

依旧是一万元,但是波动了一下,这就证明,有人以底价拍下了这枚圆粒。

“咦,有位普通客人拍下了我们这枚神秘的圆粒!”卡尔立马兴奋地叫了起来,“看来这位客人对神明时代的东西很感兴趣呢。”

“那么,一万晶石一次,一万晶石两次,一万晶石三次……成交!”

拍卖师几乎是没有停顿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看样子很是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件东西卖出去。

“也不知道谁这么败家。”坐在前排的叶影哼哼了一句,“花一万晶石买了个什么作用都没有的东西回去。”

侍从心说难道最不败家的不是殿下您吗,花了近两千万晶石买了一部圣品玄诀,然后还做出那么蠢的举动。

侍从心里盘算着,他回去一定要让负责他家殿下膳食的精灵做点补脑子的点心。

再这样下去,他家殿下哪天被卖了都不知道。

卿云歌并不知道她成了叶影口中的败家子,她饶有兴趣地拿起来那颗圆粒观赏了一会儿,然后就连同盒子一起丢进了七玄空间。

剑灵早就习惯自家剑主经常往七玄空间里撂东西了,而且还是毫无规律性地撂。

再见到一个盒子出现后,剑灵蹭蹭蹭地飘了过去,将盒子收好。

不得不说,琉璃拍卖会有一个好处就是,每个坐席上,都有着一个小型的传送灵阵。

这种传送灵阵并不能传送活物,只能传送死物,还不能超过一立方米。

但是对于来参加拍卖会的客人们就十分的方便了,因为不用自己去取,拍下的货物就会通过传送灵阵送到他们手中。

“小卿你喜欢收集古董吗?”千落怜注意到了卿云歌的一举一动,他的眸中掠过一丝疑虑。

他同样也没看出来那枚圆粒有什么用处,真的就是很废很废的一样东西。

“唔,还好。”卿丫头懒洋洋地说道,“只是觉得好玩罢了,而且那个拍卖师不是说了吗,这是他们从混沌大陆发现的东西。”

她撑着肘,歪了歪头:“既然那颗圆粒属于人族,我就顺便拍下来了。”

诚然,她也不知道那枚圆粒有什么作用。

但是现在的她不缺钱哇,一万晶石买个神明时代的“废品”回去,卿云歌觉得还是挺值的。

剑灵:“……”

是谁刚才说自己是穷光蛋的?!

这件拍卖品不过是个小插曲,很快就被众智慧生命给忘记了,因为他们期待着后续的物品。

而琉璃拍卖会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什么帝王兽的兽丹啊,高级灵阵图纸,稀有的铸器材料层出不穷。

卿云歌倒也拍下了几件东西,几枚兽丹她拍了一枚超神兽的兽丹,然后准备回去喂小九吃。

由于人族的玄兽太少,高阶玄兽他们又打不过,所以兽丹人族是很少见的,甚至还有很多人不认识兽丹。

很快,物品单上的物品就全部拍卖完毕了,但是拍卖会并没有落幕,反而欢呼声越来越大。

卿云歌微微眯起眼,她知道,是那件神秘的货品要上场了。

果然,卡尔拿着扩音石,极为激动地说道:“接下来,就是我们本次拍卖会最后一件物品了。”

“不过很抱歉地告诉大家,这件货品太过特殊,所以只有贵宾席的客人们能拍。”

此话一出,普通席上的智慧生命们顿时大声嚷嚷了起来,高喊着“不公平”。

“大家静一静。”卡尔很有耐心,“我们并非是瞧不起我们的普通客人,只是因为这件物品,大家就算派到了,也可能没有保护它的能力。”

嘈杂声又安静了下来,他们略微疑惑地看向拍卖师。

“这件物品是一位探险家发现的。”卡尔指了指他的身后,立马有两位侍女抬着一个器皿模样的东西上前一步。

紧接着,他将器皿的盖子打开,然后器皿里面的东西,就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顿时,会场上的呼吸就嘈杂了起来。

那是一团有着六种颜色石乳一样的东西,它在器皿中来回流动着,就像是有生命一般。

而在盖子打开的那一瞬间,所有的智慧生命都感受到了一股芬芳的气息。

这股气息传遍了整个会场,萦绕在鼻翼间。

卿云歌敏锐地发现,在这股气息出现的时候,她的玄力有些不受控制地波动了起来。

这股气息……就像是玄力的催化剂,在促使着玄力朝着修为的瓶颈去冲撞。

反观千落怜,他的眉头也紧了紧,显然也感受到那六色石乳的不平凡。

“想必大家也发现了这件东西的特殊了吧?”卡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开口,“那么大家也应该听说过,有一种能够让人拥有六种玄力的东西——”

“六色玲珑乳。”

“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六色玲珑乳。”卡尔在一片震惊的目光之中,高声开口,“只要将它吃下,那么就在很大的可能性上,拥有六种玄力!”

“即便到时候没有,六色玲珑乳也会大大的改善体质,让下一代拥有六种玄力。”

“嘶——”

全场都是倒吸气的声音,就连千落怜都微微一惊。

拥有一种玄力,就可以修炼玄诀,契约玄兽,走向巅峰。

双生或者多生玄力者,那可是百年乃至千年难遇的天才。

六生玄力?

除了三大王族的几只混沌兽拥有之外,这根本就是传说。

卿云歌是有一些意外的,因为她还不知道,真的有东西可以让人拥有六种玄力,即便只是有着一部分可能。

毕竟,连红莲业火也只是让人拥有火玄力罢了。

不过卿云歌对六色玲珑乳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咳咳,她是即将拥有七生玄力的人。

虽然吧现在还只是三生玄力,但只要等其它四色剑魂归位之后,她所有的玄力都会觉醒。

其实在六色玲珑乳出来的时候,卿云歌还琢磨着,要不要把它拍回去然后给那个腹黑的世子吃掉?

但是很遗憾的是,人家不对普通客人开放拍卖的权利。

卿云歌抬起头,然后瞄了一眼四周,在看到有着数百人鱼战士驻扎在那里后,放弃了抢这个手段。

其实……她还是挺想抢过来的,大不了……抢完之后把钱留下。

剑灵:“……”

主子你这个思想有点危险啊!

“好了,大家对六色玲珑乳应该也不陌生了。”卡尔点了点头,“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拍卖它吧。”

“起拍价——”

众人屏息。

“一亿晶石!”卡尔喘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百万晶石。”

一亿晶石委实是一个天文数字,哪怕是贵宾席上的客人都皱了皱眉。

但是六色玲珑乳确实值这个价,如果真的有了六生玄力,那可不是钱能买的到的。

几个贵宾客人们对视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势在必得。

叶影仍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因为他的脑海里都在想着自家弟弟。

“由于这件货品的特殊,请到时候拍下的客人亲自同我去奈家族领取,现在让我们把六色玲珑乳好好地安置起来。”

卡尔拍了拍手,示意那两个侍女将器皿的盖子盖好,然后再把它护送下去。

然而,异变在此突生!

忽然,一个黑影以极快的速度,蹭的一下就窜到了拍卖台上。

然后在所有鱼人没有反应过来之际,那个黑影直接扒住了存有六色玲珑乳的器皿,然后……一口吞了下去。

没有丝毫的迟疑。

等到卡尔他们回过神来之后,器皿里面的六色玲珑乳已经不见了。

卿云歌虽然也因为这一番异变微微愣了一下,不过在场的智慧生命中,只有她看清了那团黑影。

这、这这不是……她家那只猫吗!

瞬间,卿云歌的脑海里,是一个大写的“卧槽”。

------题外话------

庆祝一下浅若清心宝贝儿晋升解元,所以今天加更两千字(大家鼓掌~)

因为学业的缘故,日常基础更新大概目前只有五千了。

所以……会不定期加更~

月票多了会加更,评论多了也会加更,打赏也会加更。

咳咳一切看作者心情和忙碌程度。

云歌:mmp!没有一个让我省心的!

剑灵:我呀我呀!

关于千落怜的故事等到到了精灵族会写~毕竟重要的一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