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因为想你了,就来了/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怜怜?

听到这个称谓,卿云歌诧异地望了千落怜一眼。

然后瞬间,脑补出了一场大戏。

什么两个精灵一直相亲相爱,但是因为某件事情闹掰了,于是从此开启了相爱相杀的道路。

唔……脑洞太大不是什么好事。

卿云歌歪着头,打量了一下神色激动、脸色通红的叶影,又打量了一下没有丝毫反应的千落怜,不由啧叹了一声。

这看来还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怜怜,我知道一定是你!”叶影可不管其他人怎么看他,他上前一步,“你回来了对不对?”

跟在叶影身后的侍从吃了一惊,他抬起头看着全身笼罩在绿色斗篷中的千落怜,完全无法理解自家殿下是怎么凭着这些就能看出来,眼前的精灵就是消失了很久的二殿下。

难道就紧紧凭着一把弓和那双精灵族特有的尖耳吗?

这种精灵月光森林里多得是!

而且精灵的专属武器大多都是弓,虽然那把金色的弓看起来有些与众不同,但也是弓啊。

侍从心想,是不是自家殿下思念二殿下成疾,见个精灵都认为是二殿下。

听到那声“怜怜”,千落怜的双眸中浮过了一抹若有若无的光,恰恰好把不小心流露出来的一点情绪遮住了。

他不看叶影一眼,而是偏过头去,看向一旁的红裙少女,只是问了两个字:“打么?”

“打。”卿云歌轻轻地抿了抿唇,同样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

“好,那就打。”千落怜微微点头,左手再次抚上弓弦,将其拉开。

与此同时,卿云歌也将暗夜笛抵在了唇边,手指搭在笛孔上。

贵宾客人们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一些性子火爆的直接掏出了自己的兵器。

而叶影却是大吼一声:“都不许上!那是我弟弟!”

尽管千落怜并没有承认,甚至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但是叶影就是认定,这就是他的弟弟。

有些人,只要看一眼,就能认出。

无关长相,无关容貌。

“叶影殿下,您可不要乱认亲。”听到这句话,一位来自兽族的兽人冷哼了一声,“你不过是想独占六色玲珑乳罢了,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不错,既然叶影殿下你不想出手,那么就交给我们好了。”这是一位来自水族的鲨鱼人,他呲着一口大白牙,“我会直接把他们的喉咙咬断。”

虽说六色玲珑乳被吃掉了,但是趁着药力没有化开,把那只猫的鲜血放出来,功效还是在的。

虽然不知道一只连灵兽都不是的小白猫为什么能承受六色玲珑乳的力量,但目前要做的就是把这两个罪魁祸首抓起来。

叶影气得不行,他跳脚怒吼:“你们住手!”

“殿下,别激动。”侍从眼见着自家殿下就要成为第三个公敌,他连忙拉住叶影,压低声音说,“就算二殿下已经回来了,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前一阵不是还有精灵说看见二殿下了吗?”

“殿下你要想想,月光森林和这里离着多远,二殿下不可能来这里的。”

但是叶影根本就不吃这套,他一个巴掌甩在了侍从的脑袋上,大声嚷嚷:“我能傻到连我的弟弟都不认识吗?”

嚷嚷完,他这才看向身穿墨绿色斗篷的年轻精灵,咽了一口吐沫,小心翼翼道:“怜怜,别闹了,快过来,不要为了不相干的人搭上自己。”

听到这句话,千落怜终于的神色终于出现了变化。

他看着叶影,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声里面的嘲讽意味很浓。

半晌,他才止住笑,声音冰寒刺骨:“不相干的人是你。”

叶影的脸色瞬间煞白。

“好了叶影殿下,看来你们叙旧也叙够了,人家不怎么领你情呢。”鲨鱼人不耐烦地打断了,“要么你就和我们一起出手,要么你就在一旁带着。”

“六色玲珑乳的价值你也知道吧?这可是让九族为之疯狂的东西。”兽人接话,“如果我们把这则消息传去之后,等待他们的就是不死不休的追杀。”

“不如今天让我们擒住,至少还能走得痛快一些。”

说着,贵宾客人都向前走去,身上开始浮起了象征玄力的光芒。

在看到那些颜色不一的光时,卿云歌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

因为她看到这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客人是圣阶,虽然只是初期,但其身上的威压,却是实打实的打出来的。

并不想赫连笙离那种没有实战经验的人,空空有着一身修为,却不知道如何去用。

圣阶……

卿云歌蹙了蹙眉,眼下她是打不过的,就算灌顶,依旧打不过。

这下确实有些糟糕了。

她真的就不应该把喵喵喵放出来。

而且看眼前这群人的态度,也根本不稀罕什么晶石,他们要的唯有六色玲珑乳。

一定要有一个周密的计划才行。

“小卿你不用担心。”千落怜以为她是在担忧,于是出声安慰道,“我们一定能出去的。”

“出去?”那个圣阶修为的客人走在最前面,听到这句话后,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就凭你们两个小家伙,也妄想出去?”

他可是知道叶影的修为是多少,在没有真正的接受精灵王传承之前,这位精灵族的王子殿下到现在也没有达到圣阶。

退一步讲那只裹在墨绿色斗篷中的精灵真的是叶影的弟弟,那么修为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客人想的很清楚,那个人类少女是一定要杀的,至于那只连模样也没有露出来一点的精灵,姑且就先放过。

“受死吧!”那位圣阶狞笑了一声,直接就凝聚起玄力,朝着红裙少女发起了攻击。

他的玄力是电系,顿时,蓝紫色的光芒四耀开来,一股强烈的电流让平静的空气都震颤了起来。

只听得“嘶啦啦——”一阵急促的响声,这座被废弃的角斗场也跟着电流一起抖动了起来。

抬头望去,能看到玻璃罩外,深蓝色的海水也在沸腾着,那些原本在玻璃外游离的鱼虾,也仿佛遇到了什么可怖的东西,在瞬间四散开来。

圣阶哪怕还没有动用玄诀,只是简简单单的凝聚玄力,就能让一方天地都为之震动。

卿云歌的眸色微深,她能感受到那电流的威力,哪怕只是有一小部分打在她的身上,她可能都会在瞬间重伤。

这还是她第一次直面圣阶。

一旁的千落怜没有什么表情,他到现在还没有展露他真正的实力,卿云歌也猜不透,他的修为究竟是何。

但是依据正常精灵的修为来看,肯定是不会超过圣阶的。

“怜,你先走。”卿云歌微微偏头,飞快地说道,“这件事情与你无关。”

千落怜没有说话,但他握紧了手中的月神弓,表明他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而叶影在一旁急得大喊:“怜怜,你快过来啊!”

这时,无数的电流交织成线,刹那间,粗壮的蓝紫色光条在空中舞动起来,然后尽数朝着卿云歌和千落怜飞去。

而暗夜笛和月神弓亦在这一时刻,同时发出了光芒。

幽紫色和浅金色漂浮在神灵器的表面,让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下一秒,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两种光芒竟然融合到了一起,然后逐渐旋转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就在电流即将砸在一人一精灵的一瞬间,漩涡倏地变大,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吸力,直接就将那些电流吞了进去。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瞬间,强烈的冲击直接让面对着漩涡的那位圣阶飞了出去。

而其他贵宾客人虽然还没有出手,但是也都被这一幕震惊了。

并且余波也波及到了他们,实力弱的已经跌倒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

那把弓和笛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竟然能这么轻而易举地抵挡住一位圣阶的攻击?

没有一个贵宾客人想到了神灵器。

因为神灵器根本就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很多智慧生命甚至都不知道它们的名字。

“走!”卿云歌虽然也因为这幕异常稍稍地意外了一下,但是她并没有时间去愣神。

她握住千落怜的肩膀,低低地喝了一句:“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说完,卿云歌足尖一点,在那些贵宾客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和千落怜一起离开了琉璃拍卖会的现场。

然后在出去的时候,又将自己的容貌变换了一下。

因为为了防止六色玲珑乳的消息被更多的人知道,奈家族居然也没有告诉守在外面的那些护卫,只告诉他们尽快疏散来参加拍卖会的客人。

而且,这样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奈家族很自信,他们确定靠着那些贵宾客人,是一定能够留住罪魁祸首的。

所以连卿云歌都没有料到,他们出去的时候竟然那样顺利。

依旧是来时的通道,经过传送阵之后,回到了先前那座小型的金色宫殿。

卿云歌看见有很多智慧生命都顺着不同的甬道离开了,而先前负责放行的那个柜台女子也已经不见了。

她稍稍地松了一口气,才停下来微微地喘息着。

“小卿,刚才是怎么回事?”千落怜倒是面色仍旧没有什么变化,他的眸中掠过一丝疑虑,“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状况?”

“尚且不知。”卿云歌摇了摇头,她沉吟了一下,才道,“但据我猜测,应该是和神灵器有关系。”

顿了顿,她接着说:“你我也只是一把神灵器的主人,并不知道如果两把甚至更多的神灵器在一起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异变。”

千落怜轻轻地“嗯”了一声,表示认同。

“而且我在想……”卿云歌樱唇微弯,“仅仅靠着两把神灵器,就已经有这样的威力了,那么九把同时出现呢?”

“会不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

卿云歌很清楚,九这个数字与其他数字的不同。

九代表了无极,那么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在九把神灵器全部聚集的时候,力量会达到无穷?

当然,这仅仅只是猜测。

也有可能只是普普通通的九罢了。

如果九位君主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有关神灵器的一些秘密,他们根本没有告诉传承者。

但是这个红裙少女仅仅凭着一点点蛛丝马迹,就能猜到一部分事实,此等敏锐,无人可比。

“我记得月光君主同我说过。”千落怜细细回忆着,目光久远而悠长,“在我得到月神弓的时候,还有四把神灵器没有认主。”

“真奇怪。”卿云歌耸了耸肩,“为什么暗黑君主什么都没给我说呢?”

同样身为神灵器的主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

“他们向来无影无踪,虽然我现在知道了神明们是真实存在过的,但是并不知晓他们现在在何处。”千落怜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如果月光君主不主动联系我,那么我也是找不到她的。”

从得到月神弓到现在,月光君主也就联系了他两次罢了。

“不讨论这个了。”卿云歌摆了摆手,“好不容易跑出来,趁着他们还没有追上,我们得赶紧走。”

她抬头望了望十几条甬道:“你是从哪条进来的?”

闻言,千落怜的眸光微微一动,他笑笑:“和你一样,也是招摇城。”

“蛮巧的。”卿云歌点点头,“那就走吧。”

一人一精灵交流完毕之后,就迅速进入了甬道之中,然后来到了那个小巷子里。

此刻天已经完全黑了,夜色深沉,街上没有一丝亮光,显然时辰不早了。

卿云歌到并不担心回去的时候会被盘问什么,她担心的是,那个人是否会在梅尔州那里动什么手脚。

而且这件事还不能告诉其他人,若是打草惊蛇可就不好了。

“我要回客栈了。”卿云歌朝着千落怜招了招手,“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去月光森林做客的。”

精灵族她肯定是要去的,因为到现在赫连繁凡还没有醒过来。

对此,她有些担心。

但影溶月又说了赫连繁凡并没有任何事情,她也就只能放缓脚步。

等到学院大比完毕之后,她一定要先去月光森林一趟。

“小卿你……”听到这句话,千落怜微微迟疑了一下,“不想问我一些什么吗?”

先前他的确没有想到那么快就和叶影见面,也没有怎么掩饰自己。

他知道叶影只要看他一眼,就能够认出来。

“你说的是指你和叶影之间的事?”卿云歌抬眸,“如果你愿意告诉我,我自然会洗耳恭听,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去问。”

虽然不问,她也已经知道,千落怜就是叶影的弟弟。

但为什么两个人见面时候的气氛那么奇怪,她就不得而知了。

“那我就在月光森林等小卿你了。”千落怜弯了弯眼睛,聚起了一抹浅浅的流光,他微微笑着,“那个时候,我希望你和小容一起来做客。”

哈?

小容?

卿云歌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忽然脑补出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该不会……

她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你说的小容是……”

“嗯?”千落怜的尾音轻轻上扬,带着丝丝的魅惑之感,“小容不就是小卿你的未婚夫吗?”

末了,他轻轻地笑了起来,眉眼愉悦:“我的另一个好朋友就是小容。”

靠之!

卿云歌感觉内心受到了伤害。

为什么认识一个人都和那个腹黑的世子有关系?

她怎么就逃不出那个圈了呢?

未婚夫个屁啊!

她可没答应那什么劳什子婚事。

“他日理万机很忙的。”卿云歌委婉地拒绝,“可能我去的时候,他应该没有时间。”

千落怜若有所思地望了她一眼,继而低笑:“我相信为了小卿你,小容一定会腾出时间来的,毕竟……”

最后两个字说的有些意味深长,给人留了很大的遐想空间。

卿云歌扶额。

她算是明白了,能和容瑾淮成为朋友的人,不管外表看起来多么正常,内心都是极黑的。

“我会去问问他的。”卿云歌抽了抽嘴角,然后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再会,小卿。”千落怜微微颔首,声音浅浅,然后目送着红裙少女离开。

他站在那里,挺拔如同青松。

清秀的眉宇被月光染成了莹白色,而那双墨绿色的眸子此刻耀如晨星。

微风将他没有系紧的衣襟微微吹开,露出了白皙精壮的胸膛。

有时候他看起来是那么的纤弱,有时候却又强大无比。

少年精灵在那里站了很长时间,仿佛在等天荒地老的尽头。

末了,他缓缓将脸上戴着的面巾缓缓摘下,然后露出了隐藏在下面的脸。

那是一种不可描述的美,集柔和与邪魅于一体。

并非是那种倾国祸世的容颜,但却足以让任何人沉沦于此。

他的身上有一股特殊的魅力,而其中又带着一种绝望的死寂,让人不由心神俱动。

良久,千落怜忽然笑了。

那是一种狂笑,透着疯魔与癫狂,孤独与仇恨。

半晌,他才止住笑,然后微微仰起头,浅粉色的唇瓣张合。

说的是——“哥哥……我回来了”。

……

卿云歌离开了巷子之后,便朝着四灵学院居住的客栈走去。

她并不知道,那个她一直担心的人,还没有从拍卖会离开。

路上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静得只能听见风吹过的声音。

卿云歌也不着急,就慢慢地走着。

然而就在下一个转弯处,她的右手腕忽然被一只手给捉住了。

手的力度很大,让她根本无法前进半步。

眸光微微一凛,卿云歌在瞬间就做出了反应。

她猛地抬起没有被禁锢的胳膊,然后狠狠地朝着后方打去。

足尖一点,借力在空中翻了个身,两条腿直接锁住那个捉住她手的人。

招招狠厉,没有丝毫的留情。

虽然卿云歌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依然捉住了她,那么必然不会是朋友。

但是并没有料想中的那幕发生,虽然卿云歌的手脱离掌控,然而旋即她的身子直接被禁锢住了。

靠之!

难不成这还是个采花贼?

卿云歌的双臂猛地一用力,就挣脱了禁锢,然后看都没看,直接发起了攻击。

暗处,一声低笑传来。

“久不见卿卿,此次一见,却对我这般无情,真是让人伤心。”

诶?

卿云歌觉得这个语气有些熟悉,怎么……怎么那么像那个腹黑的世子?

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然后打了一个响指。

火光从指尖燃起,将黑暗驱散。

便见一袭白衣的男子斜斜地依靠在墙边,他环抱着双臂,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眉眼依旧,风华如初。

“你怎么在这里?”卿云歌目瞪口呆,十分的不能理解,“而且这大半夜的你在外面晃悠什么?”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微微起身,然后低眉浅笑,气定神闲:“想你了,就来找你了。”

“说正事!”卿云歌的脸一黑,并不吃这一套。

“是有些事要同你讲。”容瑾淮伸出手,替她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丝,顿了顿,才道,“关于我。”

闻言,卿云歌微微诧异,但还是点了点头:“你说,我听。”

------题外话------

昂~为了把柿子放出来_(:з」∠)_

千落怜的原型是咳咳……漫威电影里的洛基(没错,就是那个长得好看的反派!)

虽然是原型,但很多地方还是不像的。

话说今天母上同我说有人冒充我加她qq,验证消息还是——妈妈我是xx

神级操作→_→

现在的骗子是不是都有些傻╮(╯_╰)╭

(顺便说一句这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想进冰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