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别闹,我这里怕痒/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我听。

很简单的四个字,却包含了对一个人完全的信任。

然而,在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容瑾淮并没有开口,而是静静地望着红裙少女。

目光很是专注,双眸幽深而灼热。

仿佛万顷银河深处,无尽黑暗的源头,出现的一抹光。

“你……”卿云歌抬头,对上那双眼睛,“不是要同我说事情吗?”

一直盯着她看是什么鬼!

而且大半夜,映着火光的脸想想就恐怖好不好。

半晌,容瑾淮才开口,他恍若叹息一声:“如果我说,我的身份不是并非是卿卿你所知道的第一世子,你会怎么想?”

“不是?”闻言,卿云歌挑了挑眉,意味深长道,“你要是只是一个世子的话,那才是真的会让我多想。”

有些事情她不去说,但并不代表她就是傻。

从很多事情的种种迹象表明,容瑾淮当然不会简简单单就是一个世子。

能和人皇认识,能随随便便就出现在暗黑之域,又能任意主宰一国生死,这样的人真的会简单么?

答案是不会。

只是她没有去问罢了。

就像他也没有问她,为什么在刚开始的时候偏偏要契约一只九幽梦魇,为什么修为会进展的这么快。

不问,是一种尊重,亦是一种信任。

“那卿卿你不会怪我瞒着你么?”容瑾淮微微意外,他望着她,眉目温凉。

“不怪啊。”卿云歌歪了歪头,“毕竟,我也有事情瞒着你,当做相互抵消了。”

那双玫瑰紫色的瞳子清澈而明亮,仿佛溪流慢慢趟过原野,让人心动。

“哦?”听到这句话,容瑾淮微微眯起了双眸,他忽然凑近了一些,“不知道卿卿都瞒了我什么?”

冷梅花的香气悠悠荡开来,盈满了衣袖。

他的气息清淡而温暖,自然而轻盈。

“你猜啊。”卿云歌伸出手来,轻轻抬起男子温凉如玉的下巴,笑得跟一只小狐狸一样,“你猜对了,我就告诉你。”

哼哼,看着一次让她调戏回来。

他肯定没料到她会来这一招。

“嗯,我猜啊……”容瑾淮任由红裙少女抬着他的下巴,声音低沉而性感,“卿卿瞒着我的事情,大概就是——”

说到这里,他顿住了,没有接着往下说。

“是什么?”卿云歌被勾起了兴趣。

她索性又伸出了一只手,然后踮起脚尖,改用双手捧着他的脸。

心中嘀咕一声,唔,手感不错,让她多占一会儿便宜。

“就是……”容瑾淮丝毫不在意那两只在他脸上来回蹦跶的手,他接着俯身,附在她耳边轻声说,“就是卿卿你其实早就对我心怀不轨,然后一直没有说出来。”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迅速后退,在离着红裙少女三米的位置处,又补充道:“其实这件事卿卿你大可不必瞒我。”

卿云歌一呆。

看到她这个表情,容瑾淮浅浅地笑着,声音是极其的愉悦:“毕竟我早就说了,要么卿卿躺我上,要么我躺……卿卿你上。”

你躺我上,我躺你上。

“容、瑾、淮!”卿云歌这才反应过来,她怒不可遏,咬牙切齿,“你能不能放弃这件事?”

靠之,不就是当初说了一句——“万一我不怀好意上了你怎么办”吗?

怎么就一直被死揪住不放了?

她要是早知道这人扒开后是黑的,她一定躲得远远的。

“嗯——?”容瑾淮挑了挑眉,神态自若,他若有所思道,“可是我还记得卿卿当时说我很行,是一夜七次的那种,难不成卿卿其实在梦里对我……”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但卿云歌秒懂了。

“你闭嘴!”她气急败坏,“没有的事!”

简直无耻!

她才没有做过这种梦!

“唔……”容瑾淮欣赏着红裙少女此刻的表情,感觉心情好了不少,“卿卿怎么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情?”

这时候,他又慢慢地走进了,颀长的身子缓缓俯下,低声开口:“莫不是,在卿卿的梦里我已经躺过了?”

卿云歌面无表情,内心却恨不得把眼前的人掐死。

白的都能被他说成黑的,估计死人也能被他气活。

唯一对付这个无耻的人的办法,就是不接话。

“你不是要告诉我事情吗?”卿云歌绷紧了脸,眉目寒寒,声音也十分的冰冷,“你要是在不说的话,我就走了。”

说着,她绕过白衣男子,接着向前走去。

虽然她不怎么困,但是回去晚了的话,很有可能让那个人起疑,如果打草惊蛇了就糟糕了。

然而,她并没有走出去一步,因为那只温暖有力的手此刻覆上了她的掌心。

顺着骨骼分明的手指,她看到了那双如夜深沉的黑眸。

双眸里的光芒是那样的明亮,仿佛极北冰雪荒原中燃起的一簇火。

“夫人别生气。”容瑾淮伸出另一只手,将她带入怀中,声音极低,“我只是……”

“太想你罢了。”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心微微震了一下。

尽管这句话她听了很多遍,可每一次听,都有着宛若第一次听见时,那种深深的冲击感。

仿佛海浪席卷而来,一点一点地蚕食着被冰封的心。

许久,卿云歌才慢半拍地抬起手来,回抱着他。

因为她的身高同容瑾淮相比,还是差了一截,所以她抱的地方是他的腰。

“别闹。”就在她抱住他的时候,他的身子忽然颤了一下,然后低笑道,“我这里怕痒。”

卿云歌:“……?!”

这么巧的吗?

她难得抱他一次诶。

“你怕痒?”卿云歌不信邪地在他腰间戳了戳,然后抬头问,“痒吗?”

问完之后,还想接着戳。

但是这一次没有戳成功,因为她的手被捉住了。

容瑾淮空出了一只手,单手抱着她。

他微微垂眸,翩长的睫羽轻轻地颤着,眉眼如画,妖异但不女气。

“痒。”他说得很认真,又忍不住笑了一声,“卿卿你别动了,再动我也要动了。”

“你动什么?”卿云歌感觉自己没有得逞,有些不爽,“我又没有痒痒肉。”

她似乎找到了一个克制这个腹黑家伙的好办法啊,以后他要是敢欺负她,她就戳他的腰。

让他痒的受不了!

“不——”容瑾淮并没有松开紧握着她的手,而是偏头,“我说的动,可不是这个动。”

闻言,卿云歌瞬间警惕了起来,她后退一步:“你说的是怎么动?”

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句话来——月黑风高杀人夜。

但是放在容瑾淮身上,大概是……月黑风高采花夜?

靠!

赶紧跑啊!

“卿卿你别用看坏人的眼神看着我。”容瑾淮有些无奈,他摇了摇头,“你又在瞎想什么。”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丫头的想象力那么强大?

也不知道她原来待的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可惜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能跨世界,要不然他一定会去那个地方瞧瞧。

什么样的山水,才养出了这么可爱的人。

“那你在想什么?”听到这句话,卿云歌不自觉地咳了一声。

这不能怪她想歪啊,谁让他日常调戏她呢。

换个人都是她这样的想法啊。

“嗯,想你真可爱。”容瑾淮望着她,忽然笑了起来,“我在想,我的卿卿很可爱。”

“放屁!”卿云歌脱口而出,“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见过用可爱这个词来称呼一个杀手吗?

杀手要可爱还了得?

这腹黑世子的萌点有点奇怪吧!

“不闹了,我要说正事了。”这一次,容瑾淮很罕见地没有再说出什么话来,他的神色也稍稍地凝重了起来。

“你说。”卿云歌见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想着他要说的事情会很严重。

“学院大比之后……”容瑾淮抬眸,狭长的凤眸微微弯了一下,他缓缓说,“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

“所有的事情?”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她偏头,“你的真实身份?”

“不止。”容瑾淮摇了摇头,“还有一些别的事情。”

顿了顿,他补充:“很重要。”

“好。”卿云歌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答应了下来,也没有现在就去询问。

“如果、我是说如果……”容瑾淮的目光沉了沉,“有人对你说了什么,你不要去相信。”

“你指的是什么?”卿云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跟我有关系么?”

“卿卿你不需要知道什么。”容瑾淮轻轻地叹气,“你只需要有自我的判断能力,不要去信就好了。”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沉默了下来。

半晌,她才抬头,然后朝着眼前的人微微一笑。

那笑容太过明亮而绝美,不经意间就晃了那双沉静如水的眼。

“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卿云歌浅浅地笑着,“这世界上我信任的人不多,但你,永远都是其中一个。”

“别人的话,就算再真,只要你说不是,我亦认为不是。”

容瑾淮的身子蓦然一震。

“我这个人啊,其实很任性的。”卿云歌耸了耸肩,语气带着一丝玩世不恭,“哪怕一件事情在众人是假,但我信任的人说它是真,那么它就是我眼中的真相。”

“因为我知道,只要是我信任的人,是不会害我的。”

有了墨那件事情之后,她对他人的信任,已经降低到了极点。

她现在完全相信的人,笼统不过两个。

一个是卿老爷子,一个就是眼前的人。

这一次,轮到容瑾淮沉默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过后,他才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是我多虑了。”

他明明应该知道,她向来特立独行,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

他也知道,因为某些事情,她十分的没有安全感。

有些事情,说一遍她是不信的。

即便信了,也在说服着自己不去相信。

因为她害怕这一切只是假的。

所以他才一遍一遍地说着那些让人脸红的话,以此来让她相信。

现在,已经好了很多了。

“所以你放心吧。”卿云歌很爷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会因为别人的话,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流言蜚语,她听得多了。

“嗯。”容瑾淮微微地笑着,他抬头瞅了一眼夜空,然后道,“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客栈吧。”

“哦送我回……什么?”卿云歌重复了几个字,才反应过来,顿时提高了声音,“你要送我回客栈?!”

“有问题?”容瑾淮环抱着双臂,神色状似不解。

有!

当然有了!

万一回到客栈之后,某人赖着不走怎么办?

卿云歌内心一瞬间想了很多,但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回去。”

“哦——”容瑾淮长长地应了一声,旋即话锋一转,“但我怎么记得,似乎有人经常迷路呢?”

卿云歌:“……”

路痴怎么了?

路痴就不能自己一个人走了吗?

而且她认得回去的路好不好!

“不需要你送。”卿云歌丝毫没有动容,“我记着路呢。”

声音一落,容瑾淮果然不说话了。

卿云歌想,看来是他放弃了,原来这腹黑世子的脸皮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厚。

然而下一秒,他便开口了:“其实卿卿,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会趁你睡觉对你做什么。”

卿云歌一懵。

容瑾淮挑眉,神态慵懒:“我向来都是光明正大对你做什么。”

“所以你放心,我只看,不动。”

卿云歌:“……闭嘴。”

果然,这脸皮厚的程度还是无人能敌。

经过几番交涉,再加上某人的无耻,最后的最后,卿云歌还是妥协了。

她想着,反正客栈里又不止她一人,容瑾淮若是真的想要做些什么,也不方便,那么就随他去好了。

卿云歌这个时候并没有想到,某腹黑世子说的“只看,不动”是什么意思。

直到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她发现自己被两只温暖有力的胳膊圈在了怀里,瞬间就没了睡意。

“容、瑾、淮!”卿云歌气急败坏地爬了起来,她跳下床,“你不是说你只看吗?”

这分明就是抱着她睡了一夜好不好!

就算是未婚夫妻,也没有这般开放吧?

“嗯——?”白衣男子似乎才刚刚醒来,声音带着苏醒后的沙哑,听起来性感无比。

他微微睁开眼,就看到红裙少女光脚站在地上。

毫不犹豫地直接起身,然后一个横打就把她抱了起来,重新安放到床榻上。

“别光脚在地上走。”容瑾淮像是没有睡醒,他伸出手来,很自然地将人抱了过来,“乖,再睡一会,还早。”

早个屁!

卿云歌简直要被气死了,她恶声恶气:“那你自己睡,我还要出去办事。”

诚然,她也不知道她要办什么事情,但是只要能脱离这个腹黑的世子,她就觉得很开心了。

要是他提前给她说要抱着她睡,她的反应也不会这么大。

偏偏嘴上说一套,背地里做一套。

幸好她没有裸睡的习惯。

“办什么事?”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才彻底睁开了眼,他蹙了蹙眉,“你们不是明天才去梅尔州么?”

“你知道?”卿云歌穿好衣服后,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我们的临时决定,你也知道?”

这人也神过了吧,什么都知道。

“我猜的。”容瑾淮懒洋洋地应道,“毕竟离着学院大比,还有一段时间。”

“鬼才信你。”卿云歌满脸的不信,“肯定是谁告诉你了。”

“所以夫人要去办什么事?”他并不为自己辩解,接着问。

“我也不知道。”卿云歌摊摊手,“反正我是不想修炼。”

经过四国之战后,她的修为已经成功地达到了冥阶九段的巅峰。

但很奇怪的是,不管她怎么去冲击灵阶一段,都无法突破,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阻碍着她。

也许,仙凡之隔并不是那么好突破的,毕竟灵阶的人可以拥有分身,想必这就是瓶颈大的缘故了。

“那……不如我带夫人去个好地方?”容瑾淮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问她的意见。

“好地方?”卿云歌一愣,“哪里?”

“说来也并非是好地方。”他偏过头来,笑了笑,“只不过有一个人,一直很想见你。”

------题外话------

发糖了发糖了~

有些事情也要揭开了~

卿·口是心非·云歌

下一章学院大比开始~

让我看到你们的身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