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容家调教三法则!(打赏加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嫂子?

什么玩意儿?

卿云歌冷不丁被这个称谓给惊住了,她这才抬起头去看声音的主人是谁。

那是一个身穿粉色长裙的女子,裙摆刚刚没过膝盖,脚上是深色的短靴,手上戴着同色的护腕。

她骨骼纤细,看起来有些柔弱,容色苍白如雪,似乎一捏就能碎掉。

但是女子的眼神是那样的明亮,就像是璀璨的星星从银河坠落,来到了人间。

她很美很美,这种美,让人感觉是飘忽不定的夜间精灵,怎么也抓不住。

卿云歌微微怔了一下,因为她看出女子的眉眼依稀和容瑾淮有几分相像。

而刚刚那声“嫂子”……这不会是他妹妹吧?

就在这个想法刚冒出来的时候,身边的人开口了,他轻声一笑:“来,卿卿,我给你介绍一下。”

“这是我的亲妹妹,闺名唤做舞珺瑶,你可以叫她阿瑶。”

卿云歌还没有答话,舞珺瑶先弯着眼笑了起来:“嫂子好啊。”

“那个……”

再次听到一声“嫂子”,卿云歌的眼角一抽,她张了张口,想说她并不是什么嫂子,却被容瑾淮打断了。

他又抬起手来,揉了揉她的头,然后浅声道:“你嫂子她比较害羞,阿瑶你可以先叫她名字。”

害羞你大爷!

卿云歌气得不行,她一点都不害羞好吗!

就在她准备出口反驳的时候,她的脑海里传来了一句话。

“卿卿,阿瑶身体不好,受不了刺激,她知道你后很开心,如果你告诉她事实的话,她可能会病重。”

病重?

闻言,卿云歌望了容瑾淮一眼,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来。

但奈何某腹黑世子的脸皮程度不是一般的后,她什么也看不出来。

不过看舞珺瑶这个模样,确实不像是健康的人。

在看到舞珺瑶几近透明的肌肤,卿云歌的心忽然微微抽搐了一下。

明明是笑着的,但她却感觉到了一丝疼痛。

“那我……”听到这句话,舞珺瑶的神色稍稍地黯然了一下,她犹豫了半晌,然后开口,“那我叫嫂子阿歌可以吗?”

刚刚说完,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她的脸色又白了几分,连带着身体也颤了一下。

“没事,就叫嫂子吧。”卿云歌瞪了容瑾淮一眼,然后上前一步,扶着舞珺瑶,“阿瑶想叫什么就叫什么,不要听你哥哥的。”

“真的可以吗?”舞珺瑶还是有些犹豫,但眼睛明显亮了起来,“我真的可以一直叫你嫂子吗?”

“可以。”卿云歌答应地毫不犹豫。

她心想,她还挺喜欢舞珺瑶的,如果因为一个称呼让阿瑶出现了什么状况,她可就是罪人了。

反正左右都是一个称呼,她也不会少层皮。

但……最重要的是!

她感觉她找到和她同一战线的人了。

说不定阿瑶可以帮着她一起制裁某腹黑世子呢?

卿云歌眨了眨眼睛,心情极好,所以她丝毫没有发现,舞珺瑶居然露出了一种“奸计得逞”的表情。

而且这个时候,被她认为是“同一战线”的人,此刻还在跟她的“敌对方”在进行精神力传音。

舞珺瑶此刻很是欢喜,声音都不自觉地轻快了起来:“哥哥,我棒不棒!”

容瑾淮勾了勾唇,忍不住一笑:“做得不错。”

“不过哥哥,要是嫂子知道我其实现在病已经好了很多该怎么办?”舞珺瑶欢喜过后,又不禁有些苦恼,“万一那个时候嫂子不理我了怎么办?”

她是真的喜欢她家嫂子,虽然成功地保留住了这个称呼,可为什么她总感觉有些心虚。

不对,不应该是她心虚,她这不是为了自家哥哥好么。

“阿瑶……”听到这句话,容瑾淮忽然叹了一口气,“我们都当了这么多年的兄妹,你居然还没有得到我的一些真传。”

“啊?”舞珺瑶有些茫然,她很是奇怪,“哥哥你除了把烈魂刀传授给我了,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吗?”

“嗯,当然有。”容瑾淮挑了挑眉,声音慵懒,“记得我教过你,我们家的三法则么?”

“咱们家三法则?”舞珺瑶这下可是真的迷惑了,她想了想,才不确定地说道,“正直,有善心,宽宏大度?”

“不——”容瑾淮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气定神闲,慢悠悠地说道,“无耻,脸皮厚,死缠烂打。”

舞珺瑶:“……”

她现在忽然有些心疼自家嫂子了,这样的哥哥嫂子居然能忍受这么长时间,委实不容易。

但是……她还是得帮她哥哥追到嫂子的,毕竟也只有嫂子才能收服得了哥哥这种人。

舞珺瑶现在明白,为什么她在月光森林的时候,孤竹一直在问她,为什么她和容瑾淮同母同父,性格却截然不同。

一个腹黑,一个单纯。

舞珺瑶表示她也不清楚,所以她诚恳地说,大约是哥哥他自学成才,才会养出了这么一副性子。

于是,她很是理解地说了一句:“嫂子,辛苦你了。”

卿云歌:“……?”

什么鬼?

“我……辛苦什么?”卿云歌有些摸不着头脑,然后心中还在思索着这姑娘的脑回路是不是有些不正常。

“辛苦你照顾哥哥啊。”舞珺瑶立马意识到了不对,她连忙改口,笑吟吟道,“你看,嫂子你把哥哥养的这么好,能不辛苦吗?”

嗯,就这样!

帮助哥哥把嫂嫂拐回家的大计就交给她了!

舞珺瑶心想,她可真的是个好妹妹。

“咳咳咳!”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你哥哥,他应该是自生自养的。”

“哎,嫂嫂,你这就不对了。”舞珺瑶用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说道,“嫂嫂你都和哥哥成亲了,怎么能让他自生自养呢?”

声音稍稍地压低了一下:“万一他自养出了什么问题,辛苦的还是嫂嫂你啊。”

“唔……”卿云歌想了想,然后点点头,“阿瑶你说的有道理。”

这下子,两个姑娘在一起聊天,然后把某人给晾在一边了。

容瑾淮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反正他也没对自家妹妹寄予什么希望。

然后那边时不时的传来一声声惊叹。

“嫂嫂今年还不到十六岁吗?哇嫂嫂你好厉害啊,这么年轻就已经冥阶九段了。”

“我听哥哥说嫂嫂可是四灵学院最厉害的学员,唉,好羡慕嫂嫂,我在月光学院里只能算垫底。”

“嫂嫂也是来参加学院大比的吧?真好,我可以坐在台下看嫂嫂打架!”

卿云歌还真没料到,看起来那么纤弱的舞珺瑶,居然会有这么多话说。

感叹之余,她稍稍欣慰。

虽然不知道舞珺瑶的身体有什么状况,但是现在她能这样乐观,应该也离不开容瑾淮的功劳。

想到这里,卿云歌偏头望了一眼站在对面的人。

白衣男子似有所觉地抬起头来,然后两人的视线就撞在了一起。

他朝着她微微一笑,仿佛春风拂过,三千繁花缓缓绽放。

那一瞬,无与伦比的风华从他身上倾泻下来,仿若星河,波澜壮阔,又如此的惊心动魄。

卿云歌稍稍地怔了一下,旋即也浅浅一笑。

不需要言语,眼神就足够了。

这就是默契。

在外面陪了舞珺瑶一整天后,卿云歌才同容瑾淮一起又回到了客栈。

舞珺瑶并非是月光学院此次的参赛队员,她只是随行来观看学院大比。

按照她的说法,她不能当碍事的发光体,要给嫂嫂和哥哥留下独处的时间,于是就挥了挥手,乘船去梅尔州了。

卿云歌有些不放心,本来想一起同去,但是得知容瑾淮已经安排好了人保护舞珺瑶,也就回来了。

“阿瑶得了什么病?”她问,“我瞧着她的脸色很不好,但是玄力探查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阿瑶的病是从母胎里带出来的。”闻言,容瑾淮的眉眼间浮过一丝戾色,“当时,母亲生阿瑶的时候,已是病重之身,又被关了起来,一日三餐都吃不饱。”

“久而久之,毒素就越来越重了,她耗尽力气生下阿瑶,便逝去了。”

他微垂着眼,翩长的睫羽遮住了瞳孔中的情绪,声音略略喑哑:“阿瑶的病并不是普通的病,而是先天,从一出生,她便会感受到万虫噬咬那种疼。”

卿云歌的身子猛地一震。

“连睡觉的时候,也会因为过度的疼痛而惊醒。”容瑾淮的声音很慢很慢,仿佛只是在诉说着一件很平凡的事情,“卿卿你知道么,那种疼根本是无止休的,甚至,还会吞噬阿瑶的生命本源。”

说到这里,他的身子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深吸一口气后,才能平复内心翻滚而来的情绪。

他这辈子,大概最恨的人,就是奥格·格兰德了。

如果不是这位龙族的王,他的母亲不会死,他的妹妹也不会遭受这种非人的疼痛,他原本……可以很安稳地同家人生活下去。

“那么……现在呢?”卿云歌也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发涩,“阿瑶还是会那么疼么?”

“现在好多了。”容瑾淮抬起头来,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她虽然有时候还是会疼,但比起刚开始的时候,轻了很多。”

除非舞珺瑶完全将烈魂刀完全掌控住,她才能完全清除体内的毒素。

卿云歌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别难过,至少阿瑶还有治愈的希望。”

她完全无法想象,那样一个纤弱的女子,竟然会有这样的病。

“嗯……”容瑾淮倒是已经看开了,他抬起手,揉了揉红裙少女的眉心,“明天我就先不同你一起去梅尔州了,不过你比试的时候,我是会在一旁看的。”

虽然这一届学院大比同往届有些不同,但确定的是,依旧是在一个独立空间中比,来观看的人只需要透过水镜,就能看到里面学员的一举一动。

“我倒是不担心学院大比。”卿云歌的眸色深了几分,“我担心的是……”

她担心的是凤凰族那群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一种预感,这一届学院大比让她很是不安。

这种不安,还是头一次产生。

“是什么?”容瑾淮的神色也变了一下。

他大约也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所以他才会同她说,在学院大比后,他要告诉她有关他的一切。

“没什么。”卿云歌摇了摇头,“可能是我想多了。”

赫连域已死,凤凰族的兽人便失去了眼线,不管她如何,爷爷那边至少很安全。

就算被发现了真实身份,也不会祸及到她的家人,这就足够了。

出了什么事,她一个人担着。

“睡觉吧。”卿云歌不想再想这些,于是摆了摆手。

“好,睡觉。”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果然不多问了,他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然后率先躺了下来。

卿云歌没发现某腹黑世子的举动,她又琢磨了一会儿,才准备上床,然后……

“容瑾淮!”

“赶紧从我的床上下来,你睡地板去!”

“夫人不要这么无情,地板太凉,会生病的。”

“你有本事再睁着眼说瞎话?”

“嗯,我不睁,我闭着。”

“……闭嘴,睡觉!”

第二天,卿云歌起来的时候,容瑾淮已经不在了。

她心想,这人还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提前跑路。

“哟小师妹,赶紧来。”易染染探了个脑袋进来,“我们要出发了。”

“就来。”卿云歌应了一声,然后出了门。

外面已经聚集了十个人,就差她一个了。

明焰见她来了之后,先是暧昧地笑了笑,然后才清了清嗓子,说道:“走,小家伙们。”

梅尔州,四灵学院要来了!

------题外话------

感谢朱颜遥知月的钻石(づ ̄3 ̄)づ╭

舞珺瑶眼里的舞珺瑶:我真的是个神助攻。

卿云歌眼里的舞珺瑶:和她同一战线的人。

容瑾淮眼中的舞珺瑶:帮他拐媳妇的人。

我要去撸剧情_(:з」∠)_我要写一个好玩的学院大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