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神玄岛主,诡事发生!(肥章)/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盖亚·天行者说话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每次说到关键时刻,都喜欢卖关子。

要是谁这时候露出抓耳挠腮、急不可耐的表情的话,兽王一定会乐不可支。

然而,其他几位守护者根本就不吃这套,他们皆是一脸淡定,像是丝毫不在意到底能不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君临早就料到兽王会整这么一出,于是他慢悠悠地从自己的储物戒中掏出了一坛酒,然后“啪——”的一声,放在了面前的石桌上。

“咦,这酒……”切西菲尔微微讶异了一下,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闻着不错啊。”

别看人皇向来游手好闲,但是他酿的酒可谓是一绝,不仅醇厚幽香,对修为也有着极大的好处。

普通人喝下去一小杯,就能立马洗精伐髓。

往往守护者聚会,君临都会带上一坛他新酿的酒。

“来来来,诸位,我们喝酒。”君临吊儿郎当地开口,“既然盖亚不想说,那就不说了,这酒也没他的份。”

看到这一幕,其他几位守护者都会心一笑,皆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态度。

君临轻轻挥手,便见除了兽王之外,剩下人的面前都出现了一个精致小巧的杯子。

下一秒,又是一挥手,酒坛便自动开启,顺着酒杯,挨个儿斟满。

刹那间,芬芳四溢,直冲鼻翼,惹人沉醉。

盖亚干瞪着眼睛坐在一旁,他闻着酒香,下意识地舔了舔下唇,然后努力忍着让自己不看拿酒。

然而偏偏君临就拿着酒杯在他眼前晃,边晃边说:“啊,这酒真是好啊,你们知不知道,为了酿这坛酒,我专门去了寒冰大陆取了块千年寒冰,然后再加以……”

众守护者听着,然后眼神都不自觉地飘向兽王。

在看到兽王一副焦躁难耐的表情时,顿时心中大爽。

叫你吊我们胃口!

现在喝不到酒了吧!

看来还是只有人皇才能收拾得了兽王。

“那、那个君兄啊。”听到了那些描述后,盖亚感觉自己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喝酒,他终于忍不住了,“能给我、给我……”

“嗯?盖亚你想要什么?”君临惦着那坛酒,状似不解,内心却在狂笑不止。

小样!

跟他斗!

他可是跟某极品腹黑相处了几千年,就算没学到精髓,也学到了不少皮毛。

对付盖亚这种只知道打架的大个子,简直是绰绰有余。

“唉……我输了。”盖亚一脸颓败,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以后讲话绝对不再卖关子了,君兄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你明明知道我这人嗜酒如命。”

为了酒,他只能暂时服软了。

“那你先说。”君临勾了勾唇角,“我满意了我就给你喝酒。”

“你简直……”盖亚被这么一句无耻的话惊呆了,他噎了噎,最后还是没有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

倒是一旁的月光女神忍不住笑出了声,她边笑边摇头:“我发现君兄这次出世后似乎……无耻了许多。”

蒂兰的声线偏清冷,她说出“无耻”那两个字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很端正。

君临摸了摸鼻子,当做没听见。

心里想,这也叫无耻?

你们要是见到了某个人,那才知道什么叫无耻。

“听盖亚怎么说吧。”羽王西奈淡淡开口,“我最近有事情,没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耗着。”

“好,那我就开始说了。”盖亚摊了摊手,一脸无奈,“其实之所以这样比,并不是我的意思,而是……”

顿了顿,他声音一下子沉了下来:“神玄岛的意思。”

在听到那三个字的时候,守护者们的瞳孔都是一缩。

“神玄岛?”君临脱口,“他们怎么会管九族的事情?而且还是学院大比这种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

诚然,对于学院来说,最看重的就是二十年一次的学院大比了。

可是在他们这群人眼中,学院大比也不过是小孩子之间随便的游戏罢了,根本上不了台面。

连九族战争神玄岛都不屑去插手,何况一次学院大比?

“我怎么知道?”盖亚没好气地说道,“神玄岛上的哪一个人不是性情古怪,我要是能猜出他们的想法,我就不是兽王,是神王了。”

君临:“……”

姐,这里有个人骂你!

哦,虽然他姐的确性情古怪,他还答应了等学院大比完事儿后,带着小丫头去见阿岚。

“神玄岛的人有没有说为什么?”切西菲尔微微沉思了一下,然后问道。

“未曾。”盖亚摇了摇头,他抬眼,神色有些凝重,“而且,你们知道是谁创造了这些小世界么?”

“谁?”君临的眼皮跳了跳。

小世界他也可以创造,但是一次性创造几千个,就不可能了。

盖亚缓缓开口:“神玄岛的岛主。”

“是他?”月光女神皱眉,“我听过神玄岛岛主这个名号,但是从没有见过这个人。”

守护者算是神玄岛选出来的,所以他们几个人曾经去过一次神玄岛,但当然,根本没有进入到岛内,不过是边缘地带罢了。

“神玄岛的岛主亲自来找你了?”君临接话,他有些诧异,“这么说来,你和岛主已经见过面了?”

“不——”出乎意料的是,盖亚竟然摇头了。

“我没有见过他。”他道,“但是我接到了他的传讯。”

“他告诉我该如何去做,便没踪影了。”

此话一出,其余几位守护者面面相觑,然后空气一下子静默了下来。

最后,还是君临先打破沉默,他顿了半晌,才道:“这么说,你从头到尾都没有见过那位神秘的岛主?”

“是啊。”盖亚挠了挠头,“而且学员们也不是我传送进小世界里的,我当时也以为出了什么事,后来岛主又给我传讯了,说是‘他’把那群小家伙们送了进去。”

“喏,你们可以看那面水晶。”他抬头示意,“现在他们已经各自进入不同的小世界中了。”

闻言,君临偏头,视线便穿过了层层树林,望到了那面巨大的水镜。

然后他心念微微一动,原本没有任何画面的水晶发生了变化。

在看到那里的景象是,君临的瞳孔微微一缩,他失声:“这是……神明时代?!”

他看的自然是四灵学院队伍所在的小世界,而此刻,水镜显示的正是卿云歌五个人从长甲鳞上醒过来的一幕。

君临活得很久,没有一万年,也有九千年了。

但是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经历过那个所谓的神明时代,只是偶尔从四灵守护兽的口中,得知了一些久远的事情罢了。

从小被四灵守护兽养大的他,见识也自然不是其他几位守护者可以比的。

“咦?你看的哪支队伍啊?”闻言,盖亚讶异了一瞬,“居然还有神明时代的小世界?”

小世界要么就是别的平行世界的缩影,要么就是这个世界以前时代的缩影,但是神明时代距今有万年之久,除非是修炼了时间系和空间系玄力,否则是不可能构造出来的。

“阿影的学员。”君临的眉头一拧,“而且,我感觉他们去的并非是小世界,而就是……神明时代。”

他的玄力是时间系,对时间很敏感,自然能发现出端倪。

“这是不可能的。”听到这句话,切西菲尔耸了耸肩,挑眉一笑,“你要知道,就算是天神阶的时间系玄力修习者,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让时光倒流回一万多年前。”

“废话,老子就是修炼的就是时间系玄力。”君临无语,“但是我就是觉得这个小世界有些怪。”

但哪里怪,他又说不上来,真是郁闷。

“君兄大概是关心则乱。”月光女神笑了一笑,“毕竟是人族的学员。”

“或许吧。”君临敷衍地应了一声,但心中的那抹疑虑却没有放下。

看来,得等小丫头他们出来,自己作仔细地探查后,才能再下定论了。

“哦对了,由于我也不知道神玄岛岛主设定的小世界是什么样的难度。”盖亚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开口,“所以很有可能会发生这样的场面,就是没有一支队伍从小世界中出来。”

他也很不解,为什么神玄岛岛主要这么做,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呢?

不过就是毁坏了一次学院大比罢了,根本无法撼动整个九族的基础。

“我……靠你大爷!”闻言,君临目瞪口呆,“什么叫很有可能?”

这种事还能这么玩?

要是被阿影知道了他也掺和了一脚,是不是回去又会被家暴?

不成,他还想进被窝呢!

“就是这届学院大比已经不受我们控制了呀。”盖亚仍是一脸坦然,他摊摊手,“神玄岛岛主说了,如果这一关没有一支队伍出来,那么这次学院大比就直接作废。”

“不是我说啊,这神玄岛岛主脑子是不是抽掉了?”君临向来都是直话直说,反正他也没有把神玄岛放在眼里过,“为难一群小家伙们有意思吗?”

“岛主之所以这样做,必然是有‘他’自己的原因。”薇若兰这时候开口了,“而且我们谁都见不到‘他’,瞎担心也没有用。”

“大天使阁下,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君临斜了薇若兰一眼,“我知道你们天使族可没有办什么学院。”

万一阿影的宝贝学员在小世界中受了点什么伤害,估计她就要发疯了。

到时候,他陪着她一起疯是小事,但要是真的有哪个小家伙死了,才是大事。

“那我还真是有先见之明了。”薇若兰哼笑了一声,“反正就算有什么事情,也是你们这群地上的人先出事。”

圣空之城位于混沌大陆的东南方,星辰海洋的正上方。

除了风系玄力修习者和修为在圣阶以上修为的智慧生命,其他人是上不了圣空之城的。

而且圣空之城地形的复杂程度,比起暗黑之域,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年暗兽人入侵的时候,圣空之城什么伤害都没有受到。

“好了,不要吵了。”切西菲尔有些头疼,“我们现在讨论的是这一次学院大比。”

他是真的不想看见薇若兰这个女人,但是良好的素养又让他不能和女人动手,还是避着点比较好。

切西菲尔一开口后,薇若兰的气势果然弱了下去。

“是不是神玄岛内部出什么变化了?”月光女神略略思索了片刻,“然后他们要借助我们的力量?”

“别开玩笑了。”君临微微冷笑一声,“神玄岛的人哪一个不是有着毁天灭地的修为,我们的力量根本不值得一提。”

“就算有这个可能,神玄岛岛主也不应该把目光放在这群年幼的学员身上。”

蒂兰默然。

“哦我又想起一件事。”盖亚猛地一拍脑袋,他探头,“君临,你还记不记得你前些日子同我讲的半兽人?”

“嗯?怎么?”君临撩动了一下眼皮,“这件事已经被解决了。”

他是知道梦家如何被覆灭的,但是却不知道那位神秘的女性高手是谁。

他并没有去阻止,就是因为梦家和暗兽人有勾连。

不过现在那个暗兽人死了,事情也就告了一段落。

“解决了?”盖亚讶异,“谁这么厉害?”

“不告诉你。”君临得意洋洋,语气十分的欠扁。

当初他得知是小丫头解决了所有半兽人之后,也大吃了一惊。

众守护者:“……”

好想把人皇套上麻袋打一顿怎么办。

“行行行。”盖亚有气无力,“那我来告诉你吧,这一届学院大比,有一支暗兽人组成的队伍混了进来。”

“你说什么?!”反应最大的不是君临,而是月光女神。

她猛地抬头,声音在瞬间变冷。

“别激动蒂兰,你先别激动。”盖亚连忙出声,“我也是刚才知道这个消息的。”

昔年月光森林差点被毁,精灵族死亡一半,月光女神痛恨暗兽人不已,誓要杀掉所有暗兽人。

但是兽王不愿意,暗兽人怎么说也是他的子民,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次错误罢了,谁都会有犯错的时候。

所以蒂兰最后还是低头了,仅仅是把暗兽人驱逐出了九族之外,然后联合其他八位守护者在那个地方下了封印。

算算时间,封印似乎也该到了加强的时候了。

七千年来,九族中也没有发现什么暗兽人的踪迹,蒂兰以为,他们已经收起了心。

但如今看来,暗兽人只不过是卧薪尝胆,准备随时再次朝着九族发起进攻。

蒂兰死死地咬住下唇,向来温柔的目光也在这一刻变得森冷无比。

“盖亚,你听好了。”她声音冷冷,犹如冰封的寒泉,“如果这一次暗兽人要是再出来的话,我绝对不会再手下留情。”

“我知道我知道。”盖亚其实也很烦躁,他揪了揪头发,“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只知道有一支队伍是暗兽人组成的,但却并不清楚是哪一支,除非……”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才道:“除非三大混沌灵器再次合一,才能明确地指出暗兽人的方向。”

即便已经驱逐过暗兽人一次,可是没有一个守护者知道,暗兽人到底是怎么出现的,那些禁忌玄诀又是从何而来的。

君临的眸光微微一动,然后想起了玄灵域中封印着的那些东西。

“那么,三大混沌灵器如今都在何方?”蒂兰的声音依旧很冷。

“这个……”兽王的额头上滚下来一滴冷汗,“除了龙瑾扇我知道在哪里,麒麟书和凤璃剑现在都没有下落。”

听到这句话,君临面无表情。

他是绝对不会把小丫头是凤璃剑主的消息透漏出去的,被守护者得知了是小事,被凤凰族和一些有心人得知的话,小丫头就要遭殃了。

至于暗兽人……君临沉思了一下,然后还是决定去找那个死腹黑,看看他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毕竟,当年人族也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成千上万的百姓被暗兽人抓去做人兽杂交的实验,被破坏了脑中枢,失了神智,只知道一味地厮杀。

可惜受神玄岛条例管辖的他们,根本无法出手。

“你确定是只有十个暗兽人?”蒂兰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不错,只有十个。”盖亚点头,“封印并没有被突破,你们大可放心。”

随着封印的减弱,可能是会有暗兽人溜出来,但不可能是全部。

“那就等他们从小世界里出来吧。”君临淡淡地开口,“到时候一并解决掉。”

“不行啊老兄弟。”盖亚挠了挠头,“神玄岛岛主还给我说,我们不能插手学院大比,所以要想解决暗兽人,只能等学院大比完事儿之后才行。”

“我真是……”君临觉得自己现在就想撸起袖子上前,然后将某兽王拎起来摔上他一百下。

不对,其实他最想摔的人是神玄岛岛主。

也不知道这人是男是女,是男的话他就把‘他’打成猪头,是女的话,就让阿影把‘他’打成猪头。

“喝酒,来喝酒!”盖亚见到情势不对,立马转移话题,“等我们喝完酒,小家伙们也应该出来了。”

现实一瞬,小世界便是刹那的永恒。

……

幽都镇。

此刻,卿云歌五人已经下了长甲鳞,来到了与天神山距离最近的一个城镇上。

太阳西斜,天地间如火艳红,小商小贩吆喝着贩卖物品。

房屋鳞次栉比,树林阴翳,有不知名的鸟叫声传来

“怎么感觉这里看起来阴森森的?”萧沐晨刚刚落地,便打了一个寒战,“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啊?”

“没想到萧师弟这般胆小。”冷夜似笑非笑,“你这个样子,可是比云歌师妹差远了。”

“云歌那可是神人。”萧沐晨摸了摸鼻子,“我要是有云歌一半的天赋,我也不怕。”

“沐晨兄你马屁拍上瘾了啊。”卿云歌瞟了他一眼,慢悠悠地说道,“正好,我同萧爷爷还有些交情,不如……”

“别别别!我错了!”萧沐晨立马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他不说话了。

“不过沐晨兄说的没错,这里确实有些奇怪。”卿云歌抬眸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你们没发现这里的每户门前都挂着一只白色的灯笼么?”

闻言,其余四人也查看了一下周围。

果然,家家户户都悬挂着一只灯笼。

“而且……”卿云歌顿了顿,“那些猎人,他们并没有选择在这里停驻。”

下了长甲鳞之后,猎人们都是三三两两的朝着天神山走去,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是会在那里露营。

“小师妹这么一说,确实很奇怪。”冷夜微微蹙眉,“我们初来乍到,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问题。”

“不管有什么问题,我们都得在这里住下。”卿云歌轻描淡写,“既然这是长甲鳞的目的地,那么就证明幽都镇一定有我们需要的东西。”

“小师妹说的不错,眼下我们的储物戒和玄力都不能动用,住在外面太危险了。”冷夜点了点头,“这个时代太过混乱,在睡梦中被杀掉都是很常见的事情。”

“那我们现在去找客栈?”萧沐晨探了探脑袋,“看天色,也快入夜了。”

吴萧和沈长玦都不是话多的人,而且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来,但都表示了认同。

“走吧。”卿云歌微微颔首,“我们先找到客栈,再打探消息。”

五人朝着城内走去,找寻着落脚的地点,最后选择了一家看起来简朴又不失大气的客栈。

“咳……”就在其余四人准备进去的时候,卿云歌忽然咳了一声,“那什么,冷夜师兄啊,你们……有钱么?”

此话一出,就算是沈长玦,脸都僵住了。

几人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地问了一个问题:“这个时代……的货币是什么?”

卿云歌有些头疼,她虽然看了很多的书,可上面也没有记载货币为何。

无奈之下,只能将意识探入七玄空间,然后询问某只百科全书。

然而卿云歌的意识刚进去的时候,便吓了一跳。

她看见原本连半个巴掌大小都没有的喵喵喵,此刻居然比小九的战斗形态都大了。

“主子,主子你看这只小白猫!”剑灵立马就飘了过来,边飘边嚎,“妈呀主子真的吓死我了,自从它上次回来后,就在不断变大,而且一边变大,还一边吃晶石。”

吓死个灵了!

“六色玲珑乳还有这副作用?”卿云歌蹙了蹙眉,“喵喵喵还是不会说话吗?”

按理说,吃了六色玲珑乳后,就算不能拥有六种玄力,但怎么也得变成神兽了吧?

“它还是只会喵喵喵叫。”剑灵挠了挠脑袋,“现在它就是睡完吃,吃完睡,比当初的小梦魇还懒。”

羽毛心想,为什么主子找回来的契约兽,要么皮的不行,要么懒得不行?

还是他好啊,又机智又聪明还勤劳。

“真奇怪。”卿云歌也摸不着头脑,“没出现什么爆体而亡的趋势?”

“没有。”剑灵一个劲儿地摇头。

卿云歌哦了一声,然后道:“那就让喵喵喵先吃着吧,反正晶石多。”

剑灵:“……”

主子你可真是有钱任性。

“对了羽毛啊,你知道一万多年前,人族用的是什么货币吗?”

“一万多年前?”听到这个问题,剑灵先傻了一下,才呐呐道,“我不知道啊,主子你问这个做什么?”

“这都不知道,要你何用。”卿云歌有些嫌弃地看了剑灵一眼,然后就意识就从七玄空间退出去了。

留下一脸懵逼的剑灵:“……”

他再怎么机智,也不可能知道一万多年前的事情啊。

“用金子吧。”见到冷夜他们都看着她,于是卿云歌想了想后,道,“反正金子都是通用的。”

其他四人认同地点了点头,然后准备进入客栈之中。

然而就在这时,夕阳带着对尘世最后一抹眷恋缓缓从这座古城中剥离,天际边那一抹烛火般的红暗沉入地平线——入夜了。

街道上的人在这一刻忽然同时露出了巨大的恐惧,不管是商贩,还是行人,都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该跑的跑,该闭门的闭门。

不过数秒,整个街道在一瞬间变得空荡荡的,连面前的客栈也闭上了门。

风卷着绿叶缓缓飘落在地,而后,死一般的寂静,仿佛这里从来没有人居住。

五个人看得目瞪口呆。

------题外话------

作者心情好,就加更了~(→_→如此任性)

票票攒起来,24号十点以后投昂~

顺便求一波免费的评价票~

尽量给你们多更嗷~

(多么希望上天赐予我一百万字的稿子)

大学狗又要快到考试月了,没错,就是月(心力憔悴)。

高考的孩子们就不要玩手机了,不要学文里的蠢剑灵,天天在蹦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