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终于见到你了,我的孩子(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要给我说什么,你是神,而我是凡人,我就必须要听从你的话。”卿云歌双手交握,眉目寡淡而疏凉,她声音淡淡,“真不好意思,我这个人,从来都不信神。”

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她早就对自己说过了。

她的命运,一定要掌握在她自己的手中。

神挡杀神,魔挡诛魔。

就算是苍天,她也不介意翻了这天!

我的命,永远归我自己。

神不行,魔不可,苍天亦不能。

“你……”暗黑猛地愣到了那里,一时间忽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这是他第一次和他的传承者见面,在此之前,他已经至少两万年都没有见过九族世界的人了。

而在九位君主还在的时候,暗黑仍记得,在他们成神之后,那些所谓的凡人,看着他们的目光有着敬畏,也有着惧怕。

他以为,所有的凡人都会是这个模样。

在看到传说中的神明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就匍匐在地。

因为,是神。

而你,是人。

但是这个红裙少女没有。

从见到他的第一时刻开始,她一直是以一种平等的姿态在面对他,甚至,还有那么一点俯视。

她从未露出什么惧怕的神情,反而是他局促而不安。

暗黑有些恍然。

难道是他离开九族世界太久,这里的人都已经变了吗?

“所以,暗黑君主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么?”卿云歌见到他已经从沉思中回过了神,清清淡淡地开口,“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呢?”

听到这句话后,暗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低声说:“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没有资格要求你做什么,是我唐突了。”

一直以来,就算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他,在面对凡人的时候,也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更不用说其他几位君主了。

卿云歌的目光温凉如水,她静静地坐在那里,仿佛一座雕塑。

“我不会要求你什么了。”暗黑思索了不过半秒,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反正我已经把事情告诉了你,最后的决定权,在你。”

“嗯,谢谢你把真相告诉我。”卿云歌微微颔首,“作为交换,我可以选择不去改变历史。”

“啊?”暗黑一愣,“你不是方才还……”

“因为你我之间是交易,而不是主仆。”卿云歌轻描淡写地解释,“有些事情,换一种方法,就能很好地解决。”

以物换物,法则便是如此。

“我明白了。”闻言,暗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沉默了几秒,续道,“我今天倒是从你身上,学到了不少。”

“那看来暗黑君主你的领悟力道还不错嘛。”卿云歌歪了歪头,“但为什么却看起来那么傻呢。”

正老怀欣慰的暗黑:“……?!”

他看起来很傻吗?

“你的错觉!”暗黑感觉自己的喉咙里飙出了一口老血,又重重强调,“错觉!”

“嗯,错觉。”卿云歌轻飘飘地应了一声,但眼神却十分的意味深长。

待不下去了!

暗黑心想,他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走哪哪儿憋屈。

“我先走了!”暗黑像是怕再发什么事情,撂下这句话之后,就立马跑了。

而在暗黑离开之后,卿云歌也重新回到了天神山下。

先前的一切仿佛泡沫一般散去,宛若一场梦境。

但卿云歌知道,她其实并没有离开天神山半步,就连时间也没有半分的变化。

这就是君主的实力。

也是神与凡界生物之间的差别。

卿云歌沉思着,最终思绪被一道温和的声音打破。

“小师妹,我们要进去了。”冷夜偏头,微微地笑了笑,“这次要辛苦你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小师妹能动用精神力,但不可否认,就算她跟他们一样,他们也不会是她的对手。

紫衣男子轻轻地叹息一声。

那个人选择的,自然都是最好的。

“冷夜师兄言重了。”卿云歌回神,浅浅一笑,“我们是一个队伍,不是一个人。”

这个时候并没有什么炼药师公会,有的是猎人联盟,由各个地方的猎人阻止而成。

而这一次天神山之行,就是猎人联盟发起的。

这时,站在最前方的猎人联盟盟主开口了,他拍了拍手,高声道:“好了,注意事项就说到这里,如果有想退出的,现在就可以。”

这句话一出,数千猎人顿时都骚动了起来,但是却没有一个退出的。

虽然是危险,但这可是一飞冲天的好机会啊。

“那就开始吧。”盟主挥了挥手,“进去之后,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言罢,他退开,让出来天神山的入口。

紧接着,无数只猎人队伍便一哄而上,争先恐后地顺着那个入口奔了过去。

但是队伍们也明显地相互之间有着警惕心,毕竟这里太过混乱,万一不小心丢了性命,可就得不偿失了。

卿云歌他们也跟着进去了。

刚开始,视野还极为广阔,但越到后面,面前的道路就变得越来越狭窄。

两旁的树木将光亮几乎完全遮住了,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而且也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有着什么结界,走在最前面的那些队伍,此刻已经和后面的人分开了,连声音都没有传出来半点。

卿云歌的双眸微微眯起,用精神力观察着周围。

令她有些意外的是,在这里,她的精神力竟然也无法离体太远,只能探查方圆五十米的地方。

但是她探查过后,并没有发现任何人烟。

道路蜿蜒而曲折,一切都静悄悄的,像是这里只剩下了他们五人。

冷夜警惕地看着周围,然后低声开口:“我们不能分开,这里十分的诡异。”

“明白。”萧沐晨点了点头。

五人接着向前走去,但是依旧没有碰见任何猎人,唯一能听见的只有鸟叫声。

走了大概有一个时辰,五人这才来到了一个类似于洞府的地方。

洞府的门大开着,显然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人进去了。

“我们接着向前走。”卿云歌微微凝神,并没有停下脚步。

她总感觉,这洞府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她。

冷夜几人没有什么异议,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而在进入到洞府的那一刹那,五个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映入眼帘的是一方巨大的棋盘,棋盘上放满了棋子。

不,不是棋子,准确的说,是人,就是先前消失的那些猎人。

卿云歌的眸色一深,她在第一时间就发现,这些人似乎被什么控制了,然后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不过他们应该还是活着的,她感受到他们的生命本源还没有消散,只不过是被困在了这里。

这副巨大的棋盘……

目光微微一扫,卿云歌轻轻地吸了一口气。

这棋盘居然是一座帝品级别的灵阵!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座灵阵,应该是传说中的锁神阵。

锁神阵,帝品上级灵阵,可以将灵阵范围内的人全部困住,唯有找到阵眼,方可破阵。

但是要想找到帝品上级灵阵的阵眼,至少也要有芥子境的精神修为。

否则便会被反噬,轻则负伤,重则痴傻。

“那群猎人原来都跑到这里来了。”萧沐晨诧异了一下,“但是他们在棋盘上待着做什么,怎么一动不动的。”

说完,他就走上前去,然后一只脚踏在了棋盘上。

“回来!”看到这一幕,卿云歌的眉目一凛,蓦地出声喝道。

然而来不及了,萧沐晨已经完全站在了棋盘上,还没有露出什么表情,继而也跟着那些猎人一样,完全不能动了,就跟雕塑一样。

“小师妹这是……”冷夜的神色猛地一变,收回了想要前进的脚步。

“这是锁神阵。”卿云歌的声线寒冽了几分,“一旦上去,精神修为若是不够的话,便会被困在上面。”

闻言,三人的瞳孔皆是一缩。

虽然他们并不是灵阵师,但对于一些基础的灵阵知识,还是有的,自然知道什么是锁神阵。

“这些猎人的数量……”沈长玦的目光轻轻扫过棋盘上的人,“似乎也就是刚刚进山的那些。”

“我们是跟着他们一起进来的,但是在走了一段距离后,却看不到任何人了。”冷夜的眉眼沉了下来,“但是现在,他们全部出现在了这里。”

“因为天神山在一直变幻。”沉默许久的吴萧终于开口了,他抬了抬眼,“这里的道路,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吴萧师兄说的不错。”卿云歌微微颔首,“我现在大约明白了,我们为什么会看不见前面进来的那些猎人了。”

“简单的来讲,这里的每条道路,都是一块积木。”她伸出手,在空中划了几下,渲染出一点星光,“而在我们走的时候,积木也在变换,就像这样……”

手指一动,两点光便换了位置。

“道路像积木一样变换,可以缩短,也可以变长。”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不见其他人的原因了,因为属于他们的道路,已经被换到了别的地方,但最终的目的是……”

卿云歌的眉眼一挑,空中的光芒全部消散开来:“这个洞府。”

还有……这座锁神阵。

这个时代的开放度并不高,这些猎人不可能知道这座期盼就是锁神阵,所以全部都上去了,因此也都被困住了。

“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冷夜这下子也陷入了茫然之中。

他们玄力被封,精神力被锁,连储物戒中的东西都不能动用,能比普通人强的,就是他们的体质了。

“不是你们该怎么办,是我。”卿云歌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冷夜师兄,你们待在这里,我去会会这所谓的……锁神阵。”

“小师妹!”冷夜震惊出声,还想说些什么,却看到红裙少女已经一跃而起,朝着那座巨大的棋盘飞去。

而在同一时刻,洞府忽然发生了轰隆轰隆的响声。

棋盘……忽然动了!

冷夜猛地低头,发现在他们三人不知何时也出现在了棋盘上。

下一秒,便失去了意识。

……

卿云歌在暴掠而出的时候,暗夜笛被她握在了手中,靠着暗夜笛,她能强行突破锁神阵,但依旧无法找到阵眼。

所以接下来的路,只能她自己走了。

她能放心的走,是因为锁神阵只能困人,并不能伤人。

只要解决了这里的守关者,锁神阵自然会破灭。

不过……卿云歌的眸光微微顿了一下,忽然有些为难。

她虽然答应了暗黑尽量不去破坏历史,可最大的问题是,她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历史是什么啊!

真的是很奇怪,一场学院大比,居然能牵扯到以前的历史。

卿云歌摸了摸下巴,索性不管了。

她想,历史应该也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吧,她先前杀了那个死神,就没有改变什么历史。

看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卿云歌想了想,还是接着向前走去。

越过棋盘之后,过来一盏茶的时间,面前,出现了一扇巨大的青铜制成的门。

大门紧紧闭着,但上面却有一个锁眼。

双眸微微一眯,卿云歌上前一步,没有思索,就直接将先前得来的精神之钥插入了那个锁眼之中。

“轰——”的一声巨响,大门向两边打开,里面发出了刺目而耀眼的光。

卿云歌的双眸微微幽深,然后又将凤璃剑召唤了出来。

她推开门,让后向里面走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石室。

出乎意料的是,石室内并没有什么东西,空空荡荡的,仿佛从来都,没有人踏足过这里。

卿云歌抬头望去,然后蓦地发现,在石室四周的墙壁以及天花板上,都绘着古老而典雅的壁画。

壁画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褪色,它所描绘出来的画面栩栩如生,似乎在诉说着什么故事。

然而,还没等卿云歌仔细去观看那些壁画到底讲了什么,耳畔边,便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等你很久了。”

“封神之人。”

不知何时,石室中央的地板烈了开来,而在裂开的那一瞬间,有着灼热的火焰喷涌而出。

下一秒,一只赤红色的神鸟出现在了卿云歌的眼前。

它有着巨大的翅膀,火焰在它的周围燃烧着,羽翎鲜艳无比。

神鸟微微低头,露出了它金色的双瞳。

这只神鸟,除了身形比小九更大一些,除此之外,与小九一模一样。

卿云歌的双眸微微睁大,她脱口:“不死鸟?!”

“是,我是不死鸟。”神鸟声音缓缓,“但是,并不是你所知道的不死鸟。”

“我是这世间仅有的……上古不死鸟。”

上古不死鸟?

“小九!”闻言,卿云歌蓦地清喝一声,“出来。”

喝声落地,偌大的石室内,便又出现了一只不死鸟。

“呜呜呜,娘亲你终于想到我了,小九好想你啊,嗷嗷嗷!”小九一出来,就化作了迷你态,然后用翅膀抱住了红裙少女的腿,委屈巴巴,“娘亲你是不是有了那只猫,就忘了小九了啊。”

卿云歌:“……”

为什么她家的兽兽,一个比一个奇怪呢。

“我当然没有忘记小九。”卿云歌扶了扶额,“你瞧,我这不就想起你了。”

“小九就知道娘亲最好了。”听到这句话,小九立马颠着小爪子转了个圈,很是欢喜,“娘亲你叫小九出来,有什么事情哇?”

刚问完,小九就转到了那只上古不死鸟的面前,两只小眼睛顿时一瞪:“哇,你是谁,怎么跟我长得这么像?”

明明朱雀大人都给她说过了,这世间应该只有它这一只不死鸟了才对,怎么这里又出现了一只?

小九有些苦恼地抬起翅膀,挠了挠头。

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九,你还记得,你们不死鸟是什么时候灭族的吗?”卿云歌斟酌了一下,然后问道。

“不知道呀。”小九摇着小脑袋,“那个时候我还没出生呢,传承记忆也没有告诉我这些。”

说完,它蹭蹭蹭地又跑到了卿云歌的身边:“娘亲娘亲,这个家伙是谁呀?”

“它跟你一样,是不死鸟。”卿云歌低声,“只不过,是上古不死鸟。”

“啊?”小九惊叫一声,“上古不死鸟?”

不是说,在它们一族灭亡之后,上古的血脉也就消失了吗?

怎么会出现一只上古不死鸟?

小九眨巴着眼睛看着那只比它大了好多的同类,神情有些茫然。

而上古不死鸟在见到小九的那一刻,目光出乎意料的温和了下来,它抬起了一只翅膀,轻轻地抚摸着小九的脑袋。

“终于见到你了,我的孩子……”

------题外话------

提前给你们加更了~

明天再加一更~

万更卿你们怀念么(づ ̄3 ̄)づ╭

打滚卖萌求月票呀~

六一给你们撒糖吃~(不要被毒死了)

——

推荐友文《狂妃驾到:战神王爷硬要宠》/洛九殇

她,华夏帝国的洛倾音,不曾想一朝跳海成了左相家不受宠的白痴嫡女洛倾音。

他,九州大陆的帝烨冥,龙岳国至高无上的战神邪王,亦是九州大陆如神祇般的存在,凛若冰霜。

初见时,洛倾音不仅掉进了这位爷的浴池里,还顺带把他看了个光,摸了个遍…

他眼里——这个女人太嚣张,必须灭了她的气焰!

她眼里——这个男人太狠厉,TM欠调教啊!

然,自古冤家便路窄,一个阴差阳错,她竟然成了他的邪王妃。

从此腹黑王牌女军痞对狠厉冷魅战神邪王,天雷对地火,干柴对烈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