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事情真相,向死而生!/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古不死鸟的声音在这座空荡的石室中幽幽地散了开来,仿佛海潮上涨。

而那句话,让那里的一人一鸟都愣到了那里。

小九呆呆愣愣了一会儿,然后看向了红裙少女,有些茫然:“娘亲,它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向来软软糯糯的声音之中,此刻竟然带了一丝恐慌。

“小九,你先回去。”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声线倏地沉了下来,“等一会儿我在叫你出来。”

小九张了张嘴巴,还想要说什么,但最终也没有说出来。

它点了点头,然后就乖乖地回到了七玄空间之内。

走之前,它还不忘回看了一眼那只巨大的上古不死鸟。

双瞳中流露出一丝茫然和一丝悸动。

某种源于灵魂深处的东西在此刻缓缓酝酿着。

等到这座石室只剩下上古不死鸟和她的时候,卿云歌这才缓缓抬头。

很罕见的,她在上古不死鸟的金瞳中,看到了一抹局促不安。

“你……”卿云歌斟酌了一下,然后出声,“到底是谁?”

“如果你是在问我名字的话,我是可以告诉你的。”上古不死鸟微微低头,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我叫翎焱。”

此刻,翎焱敛了它周身的火焰,身形也稍微地缩小了一下。

“不,我想问的是……”卿云歌并没有因为翎焱的主动示好,便放松了对它的警惕,她盯着它,一字一顿地问道,“你和小九,到底是什么关系?”

闻言,翎焱的瞳孔中掠过一抹浅浅的流光,它轻声喃喃:“原来叫小九么,真是个不错的名字啊……”

说完,它的声音稍稍低落下来:“可惜了,我也很想给它取名字的。”

卿云歌沉默着,脑中在飞速思考着现在的这桩事情。

而翎焱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卿云歌猛地抬起头来,双眸微微眯起,然后杀意也在瞬间爆发了开来。

凤璃剑也仿佛感受到了主人的号召,倏地鸣颤了一声。

翎焱却丝毫不在乎眼前的人手中那把足以撼动天下的神兵,它低声开口:“因为在你来之前,就有人告诉我,在未来的某一天,会有一个人跨越时间的距离,带着一把混沌灵器,来到天神山。”

“而我在看到你的第一时间,就知道,这个人是你。”

卿云歌双眸中的寒意更盛了,但樱唇却微微勾起:“我可没有混沌灵器。”

诚然,完好无损的凤璃剑是混沌级别的兵器,但是现在她手中的凤璃剑,仅仅只是帝灵器而已。

这只上古不死鸟又怎么能确定,她就是它口中的那个人。

而更重要的是,是谁告诉它,它会遇到她?

“但你就是我要等的人。”翎焱出乎意料的固执,它又重复了一遍,“我很明白。”

“是谁告诉你我会来到这里?”卿云歌微微抬眸,眉目之间依旧霜寒一片。

听到这句话,翎焱摇了摇头:“我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不是我曾经侍奉过的烈焰君主。”

烈焰君主!

卿云歌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你是那位……守护烈魂刀的九星大君主兽?!”

“如你所见,是的。”翎焱笑了起来,笑声低沉,“在两万年前,九位君主离开之后,我和其余八位九星大君主兽,负责看守九大神灵器。”

“那个时候,不死鸟一族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玄兽种族之一。”

“后来发生了什么?”卿云歌看到翎焱的瞳孔中流露出来一丝悲伤,心不觉微微一颤。

在玄灵域中,她从朱雀口中得知,不死鸟一族因为某些事情,全部都灭亡了。

小九,则是这世间最后一只不死鸟。

而翎焱是一头九星大君主兽,又是什么事情,连这头九星大君主兽也无可避免走到了死亡的结局?

“我们不死鸟一族,其实是负责守护人类的。”翎焱幽幽开口,“但同四位大人不一样,我们是在暗地里进行这件事情的。”

卿云歌默默点头。

翎焱口中的四位大人,应该就是四灵守护兽了。

“而在九位君主离开后的三千年,混沌大陆出现了空间裂缝。”翎焱微微抬头,声音有些涩然,像是不愿意去回想那段痛苦的过去,“从空间裂缝里出现了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但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种生物是什么。”

“很凑巧,空间裂缝出现的地方正是我们不死鸟一族的栖息地。”

“而彼时,我为了要守护烈魂刀,并不在混沌大陆。”

“那种生物来势汹汹,我的子民们,为了能封锁住那道空间裂缝,全都都牺牲了。”

说到这里,翎焱的声音微微低沉下来:“不过幸好,他们将那种生物完全地挡在了空间裂缝之外。”

“那朱雀他们呢?”卿云歌的秀眉拧了拧,“他们那个时候难道没有赶来吗?”

“来不及的。”翎焱摇了摇头,“虽然我不知道那种生物是什么,但要是放任他们从空间裂缝中进入混沌大陆,后果不堪设想。”

“等到四位大人达到的时候,裂缝已经用他们的生命填补完毕了。”

不死鸟确实是不死的,但它们一旦自行赴死,就再没有了复活的可能。

“可是……”卿云歌微微抬眸,“如果你是负责守护烈魂刀的九星大君主兽,是不能离开烈焰山脉的,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翎焱稍稍地愣了一下,旋即苦笑一声:“那是因为……我在等你啊。”

“等我?”卿云歌不动声色,“等我有什么用?”

她现在隐隐约约可以确定,是有人着手设计了这一幕。

所谓的学院大比,不过是一个幌子。

但有着这样实力的人,又会是谁?

“我在那个人的帮助下,强行和烈魂刀切断了联系。”翎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离开了烈焰山脉,来到了这里,为的就是有朝一日等到你。”

“但是据那个人所说,要想将你送到这里来,还需要一个媒介。”

卿云歌的神色倏地一变:“你是说……”

“没错,就是流有我的血脉的那个孩子。”翎焱这个时候笑了一下,笑声醇厚低沉,“因为我知道,在我和烈魂刀切断联系之后,活的时间也就不久了,如果等不到你的话,不死鸟一族……就要真正的灭亡了。”

“你是……小九的父亲?”卿云歌微微吸了一口气,“可是如你所说,你活不了多久,而我来自一万五千年后,小九的年龄也没有万年之久。”

“这就要牵扯到不死鸟某种禁忌的玄通了。”翎焱的金瞳中浮起一抹回忆之色,“我在得知我命不久矣之后,便利用我身体里的上古血脉,以及我的兽丹……”

它扇了扇翅膀,续道:“然后成功地制造出了一枚蛋,而那枚蛋里,就孕育着我的孩子。”

卿云歌的双眸沉了几分。

她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小九作为一只不死鸟,会从蛋里出来了。

“我猜,后来你把那枚蛋交给了朱雀?”卿云歌轻声,“然后朱雀又交给了我。”

“是的。”翎焱点了点头,“这枚蛋花了我两千多年的时间,才能独立存活。”

“但是因为它并非是火焰中诞生而来的,所以要有很苛刻的条件才能孵化出来。”

“譬如说……极致之火。”

翎焱微微偏头:“而朱雀大人,就是最好的保管对象。”

卿云歌低眉。

现在似乎有些事情已经能串联在一起了,但问题是,也太巧合了吧?

如果说翎焱在等她,那么朱雀又凭什么会知道,小九在未来就一定要交给她呢?

“说出你的目的。”卿云歌神音寒寒,“如果我没有猜错,你这里应该也有一把钥匙。”

“钥匙?”翎焱愣了一下,旋即恍然,“哦对,说到钥匙,也是那个人当初给我的。”

说着,它抬起了一只爪子,然后摊开来。

不多时,翎焱爪子的上方便逐渐浮现出了一个钥匙的形状来。

那枚钥匙同卿云歌之前在死神那里得到的没有丝毫的差别,除了颜色。

她上前一步,将那把钥匙拿起,然后跟第一次一样,脑海中浮现出了这把钥匙的名字——时间指钥。

但这一次,却没有什么历史的片段。

“一共有几把钥匙?”卿云歌蹙了蹙眉,“应该不是两把吧?”

如果她拿到了全部的钥匙,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小世界才对。

她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个人终究还是没有那个能力,能将现实世界逆转回去,只能建立一个小世界。

但即便是这样,也十分可怕了。

“是,还有一把空间之钥。”翎焱的声音中含了一丝诧异,“锁神阵被破坏后,空间之钥会自动出现。”

“这个你不用担心,锁神阵我会帮你解决。”

“只要,你帮助我一件事情。”

“嗯,你说,如果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卿云歌微微颔首,“但是我并不能改变历史。”

“今天就是我活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天了。”翎焱点了点头,然后轻声说,“我想请你,将我的骨骸带回去,然后……”

它的瞳中流露出一丝眷恋之色:“然后交给小九。”

“骨骸?”卿云歌摸了摸下巴,“你的骨骸有什么用?”

“其实也没什么大用。”翎焱淡淡地说道,“因为我的骨骸只对不死鸟族有用,可以让普通的不死鸟进化成上古不死鸟。”

卿云歌:“……”

这还叫没用?

虽然只是多了“上古”两个字,但给人的感觉就是十分的高大上啊。

“虽然小九是我的血脉,可它并没有继承上古不死鸟的玄通。”翎焱笑了笑,“这就是我的请求。”

没有上古不死鸟的血脉,小九不会活得很长久,因为它不是正常出生的不死鸟。

翎焱绝对不允许,不死鸟一族就这样真正的灭亡了。

只要还存留着一只不死鸟,那么以后它们一族一定会重新回到巅峰。

可惜以它的生命本源,在创造出那枚蛋之后,只能苟延残喘至今了。

翎焱有些庆幸,那个人能这样帮它,即便它还并不知道‘他’是谁。

“我答应你。”卿云歌略略思索了片刻,便应下了,“你还要见见小九吗?”

闻言,翎焱的神色稍稍地恍惚了一下,双瞳中划过一丝挣扎,然后便道:“不了,这样就很好了,什么也不要告诉它。”

“我能看出来,它对你很依恋,我相信,你会好好照顾它的。”

卿云歌了然。

翎焱应该是不想让小九好不容易找到了父亲,便要面对生离死别的痛苦。

“那么……就开始吧!”翎焱的声音倏地凌厉了起来,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

它忽然仰天嘶鸣了一声,叫声凄厉至极。

下一秒,翎焱的周身燃起了熊熊大火。

火太过艳烈,刺的人几乎睁不开眼。

即便卿云歌身怀极致之火,面前的火却依然让她感受到了一丝灼热。

这是用翎焱所有生命本源所燃起的生命之火,带了它决绝的死志。

不可逆转,不可挽回。

这种火,就算是翎焱自己,也无法抵抗。

不过三息,它原本漂亮香艳的羽毛就已经变得焦黑一片了,但是大火仍在燃烧着,越燃越烈。

卿云歌甚至听到了翎焱发出了极为痛苦的叫声。

火光灼目,鲜血淋漓!

森然的白骨露了出来,有很快被烧灼成了黑色。

“答应我,一定要让上古不死鸟的血脉传承下去。”这个时候,还能看出一点颜色的,就只有翎焱的头部了,它微微张开嘴巴,缓缓地说道,“拜托……”

最后一个“了”子还没有说完,大火再度暴涨,将翎焱完全吞没了。

而后,死一般的寂静。

卿云歌怔怔地望着地上躺着的那漆黑色的骨骼,看到骨骼在大火中发出“刺啦刺啦”的声响,到最后化为了一块椭圆形的玉石。

一朝决然身死,一瞬枯骨成灰!

翎焱身为这世间最后一只上古不死鸟,为了能让血脉继续延续下去,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个结局。

卿云歌默然。

父爱吗?

不,这不是父爱,而是大爱。

她走上前去,将那块椭圆形的玉石握在了手中。

而就在玉石被捡起来的那一刹那,“轰隆隆——”的一声巨响,整个天神山,发生了剧烈地震动。

震感太过强烈,连地上都出现了道道裂缝。

不,与其说是天神山突发了异变,不如说是这个小世界……崩溃了。

与此同时,某个很遥远的地方,有人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缓缓起身。

他的神色一直变化着,一会儿喜悦,一会儿茫然,而后化为一声长叹。

“历史,终于还是改变了。”那人轻叹出声,“也不枉我花费这么大的力气,设这么一盘局了。”

倏尔,他的声音沉了几分:“只可惜,比起‘她’来讲,我设的局,还是不够大啊。”

“也是。”那人恍然,“这世间又有谁能比得过‘她’呢?”

“‘她’可是……连自己都能当做棋子的人啊。”

……

“唰——”的一道白光闪过,卿云歌在睁眼时,自己已经重新回到了梅尔州上。

而不远处,是冷夜、萧沐晨、沈长玦以及吴萧四人。

他们显然也是刚从小世界中出来,脸上还带着一丝茫然。

“这是怎么回事?”萧沐晨使劲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们这又是在哪儿?”

他记得,他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然后就失去了意识,再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冷夜的神色微微一变:“我们已经回来了,这是梅尔州,四灵学院的住处。”

“啥?”萧沐晨瞠目结舌,“我在做梦吧?”

他怎么感觉,他什么都没干就莫名其妙回来了?

“看来是小师妹成功了。”冷夜微微摇头,“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四人想上前去询问红裙少女,但还没等他们开口叫住,就看到卿云歌沉着双眸,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了。

“云歌她这是怎么了?”萧沐晨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有些不对劲?”

“不知道。”冷夜轻声叹息了一声,“走吧,反正我们也安慰不了小师妹。”

“为什么我们不能?”萧沐晨不解。

冷夜并不想理这个脱线的师弟,他没有答话,而是朝着自己地住处走去。

这世上能成功安慰小师妹的,也就只有那个人了。

可惜,也不知道他此刻在不在梅尔州了。

容瑾淮的确不在梅尔州,因为他被某些事情绊住了步子,被迫又在招摇城停留了下来。

而此刻,他的路又被一个人给挡住了。

绝世的眸子微微眯起,容瑾淮看着眼前的人,倏尔轻笑一声。

“你到底想做什么?”

------题外话------

唔,今天有点忙,加更放在27号了~

27号保底一更,然后加两更~(虽然月票还没到三百,提前给你们加好了~)

毕竟咱一更顶别人两更不是_(:з」∠)_

28和29号一共还会加四更(乘个2就是八更开心吗~),但是……就要看你们活不活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