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容撩撩:我只亲过你(1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洛云岚走得并不快。

夜空之下,在月光的照耀下,女子的背影似是覆上了一层薄纱,呈现出一种朦胧的美感。

飘带飞舞,裙角微扬。

那股沁人心脾的幽香也越来越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就算是最芬芳的花也无法比拟。

似是不经意间,这股幽香,也在慢慢地渗透进每一个房间中。

洛云岚的唇角微微上挑,她拢了拢衣袖,准备随便选择一个房间进去。

然而,就在她迈开步子的时候,眼眸轻轻一动。

眸光流转之间,洛云岚看见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由于隔着层层树荫,她看得不太真切,只能依稀看见半张侧脸。

但即便只是侧颜,依旧无法掩盖住那人的清贵与高华。

那一袭白衣如同从九霄之上倾泻下来的白云,飘飘荡荡来到了尘世。

霞姿月韵,清风霁月。

这个时候洛云岚怔怔地看着那袭白衣从出现到消失,然后她忽然读懂了一个词。

惊鸿一瞥。

只是一眼,便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摄人心魄,动人心魂。

胸腔处的某个东西怦然作响。

洛云岚怔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旋即下意识地蹙了蹙眉。

九族之中居然还会有这般气度的男人?

就连他们族中最出色的弟子也难以比上。

不,是根本比不了。

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洛云岚轻轻地吸了一口气,眸光微微动了一下,便折了方向,朝着那袭白衣消失的地方缓步走去。

她倒是挺想看看,只是一个侧影,就如此的让人移不开眼,那么他真正的面貌,又该是如何的颠倒众生?

女子拢了拢衣袖中的手指,方才因为怔愣而露出来的表情顷刻间敛了个干净,重新恢复成了素日的端庄与优雅。

香气在这一刻也更浓了,随着曳地的裙摆一起,缓缓向前。

……

卿云歌将双手枕在脑后,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模样慵懒至极。

她靠在摇椅上,半阖着双眸养神。

白日从小世界中出来后,便又去了趟七玄空间。

然后卿云歌发现,小九已经改了不少

虽然仍跟以前一样爱玩爱闹,上蹿下跳,但是很明显,它变得更成熟了。

现在小九已经不是普通的不死鸟,而是流有上古血脉的上古不死鸟。

翎焱的骨骸被它吞下去之后,它长得也越来越像翎焱了。

而变成上古不死鸟之后,小九的实力也得到了精进,现在的它,已经是七星帝王兽了。

由于它体内有着九星大君主兽的全部力量,所以在不久的将来,小九的修为绝对不会在九星大君主兽之下。

这样一来,大君主兽排行榜上第七的存在,又要重新莅临于人世了。

卿云歌表示很欣慰。

小九跟了她半年多,她也一步一步地看着它从蛋里出来,又变成如今的上古不死鸟。

虽然小九表面总是一副欢快纯真的样子,可是实际上,它的心里背负了很多东西。

但,其中有一点,卿云歌有些不能理解。

如果翎焱在那个人的帮助下,和烈魂刀切断了关系,离开了烈焰山脉,那么这是不是就意味着,现在的烈魂刀没有守护玄兽?

可是没有守护玄兽的引领,烈魂刀又如何认主?

她所去的那个时间点,翎焱还是兽形,并没有化成人所以一万五千年前,烈魂刀肯定还是在烈焰山脉的。

但是卿云歌上次去的时候,却是没有发现烈魂刀的踪迹。

有可能烈魂刀已经认主,但也有可能被隐去了踪迹。

卿云歌边沉思着,边晃着摇椅。

她翘着二郎腿,还惬意地哼起了小曲。

“嗯——没想到卿卿唱歌也是这么好听。”忽然,卿云歌的耳畔边响起了一个慢悠悠的声音,“以后可以多唱唱给我听。”

声音响起的同时,她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酥麻。

滚烫的气息轻抚过肌肤,带来了令人战栗的电流。

“不是说明天才来吗?”卿云歌听见第一个字的时候,就知道谁来了。

她睁开眼来,双眸有些雾蒙蒙,仿佛裹上了一层轻纱。

轻纱缦拢过后,是一片璀璨的星河。

这个时候,卿云歌心情有些忧伤。

为什么她不是个男儿身,这样子她也可以学着容瑾淮去撩妹了,绝对一撩一个准。

现在成了被撩的对象,到底是开心还是难过呢。

她也想撩回去啊,奈何敌方段位太高,她着不住啊!

卿云歌心想,为什么在暗月联盟的时候,她师傅不让她学这些技巧呢?

明明有师姐就是靠着这种技巧,在身手不如她的情况下,还能杀掉任务对象。

师傅岚烟:“……”

他的徒弟可能被带坏了。

“因为……迫不及待了。”闻言,容瑾淮勾了勾唇,声音清雅动听,“而且,卿卿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他撩了撩衣摆,然后在旁边的椅子上做了下来,刚好和红裙少女面对面。

“什么话?”卿云歌起身,有些好奇地看着他。

“男人的话能相信,母猪就能上树了。”他似笑非笑,“我应该没有说错吧?”

卿云歌:“……”

说的好有道理哦,她竟然无法反驳。

“所以你的意思是,以后你的话我都不相信咯?”卿云歌歪了歪头,继而恍然,语气好整以暇,“哦那好啊,那我换个人喜欢算了,反正你还在试用期,我不如……”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剩下的话就被堵在喉咙里了。

不过并不是容瑾淮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巴,而是他直接欺身上前,俯下头来,瞬间压住了两片一张一合的唇瓣。

辗转悱恻,轻咬舔舐。

清凉的气息顺着唇边缓缓流入牙关之内,在舌尖上点燃,然后疯狂地跳跃了起来。

他的吻可以狂暴,也可以温柔。

卿云歌被亲的有些晃神,她挣扎了一下,直到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然后把她带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鼻翼间满是冷梅花的香气,而冷梅香仿佛催情剂一般,让这个吻逐渐加深,时间也在慢慢地拖长。

酥麻感顺着唇瓣传至牙关,在流到了舌尖上。

唇舌交缠之际,身子仿佛在大海上漂浮不定,有着海浪不断在冲刷着身体,一波接着一波。

“唔……”卿云歌无意识地揪住了他的衣襟,像是抱住了一块浮木。

见到她这个举动,容瑾淮的眼眸中有着浅浅的笑意在蔓延,他抱紧了她,两人的身子再度贴近。

气息有些急促,灼热无比。

又是一次缠绵蕴藉,良久,暴雨终于停息。

卿云歌这才有空隙喘上一口气,但是唇畔边的柔软依旧没有离去。

这个时候,他吻的很平缓,也很温柔,仿佛拥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从里到外,从上到下。

薄而凉的唇也在这一刻变得火热无比。

容瑾淮像是在努力地克制自己,唇齿边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又是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他才彻底放开了怀中的人。

没有了支撑的点,卿云歌腿一软,差点就跌了下去。

幸亏容瑾淮眼疾手快,一把又把人抱了起来,才免了这场灾难。

“怎么这么不小心。”他唇边含笑,“夫人你这是想跟我提前入洞房么?”

“你还敢说!”卿云歌本来想推开他,但发现自己一个人站不稳,索性就先靠着。

她冷哼一声:“还不是因为你太暴力了。”

刚才差点都呼吸困难了好么!

闻言,容瑾淮愣了半秒,然后他伸出手来,揉了揉怀中人的头,浅浅一笑:“卿卿你不会换气,所以才会这样。”

“看样子你很熟练?”卿云歌瞟了他一眼,声音也有些阴测测,“技巧很足嘛——”

最后一个字被她拖得极长,带了丝意味深长。

“没有。”容瑾淮依旧气定神闲,声线沉稳,“我保证,我只亲过夫人一个人。”

说完,还眨了眨眼:“真的,不骗你。”

卿云歌:“……”

谁要你保证!

“你今晚可别想和我睡一张床。”卿云歌推了白衣男子一把,“正巧有不少学院离开了,有很多空房间给你住。”

刚才就那样子了,指不定今晚就真洞房了。

不成不成,这具身体连十六岁都没有到,她可不想提前做某些运动。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眸光动了动,他刚要开口说话,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骚动。

有着凌乱的脚步声朝着这个方向赶来,其中还夹杂着一道温柔但有些急切的女声。

“是的,就是在这个地方,那个贼人跑到了这里。”

------题外话------

有人要作妖啦~

一会儿二更见。

今天比较忙,更新有些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