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你那时不是在我床上么?(合章/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不出来的话,你可要挨打。

这句话可谓是嚣张至极,就算是四灵学院一行人,也因此稍稍地愣了一下。

“哇小师妹好帅气啊!”易染染星星眼握拳,“看得我都想嫁……哎哎冷夜你又打我干什么?”

冷夜面无表情地收回手,然后换另一只手,把想要跳起来的易染染轻而易举地按住了。

干什么?

他需要替有些人纠正一下性取向问题。

要不然以后的相处是个问题。

冷夜有些忧伤。

这样子的话,是不是他的追妻路也遥遥无期?

要不然,他到时候去向那位取点经?

这个主意不错,冷夜摩挲了一下下巴,毕竟那位连小师妹这种姑娘都能拿下,段数一定很高。

而易染染气得不行,但是身高的差距决定了她无法反抗,只能蔫蔫地站在那里,心里还有些委屈。

虽然方才冷夜并不是真打,只是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但是她还是气啊。

易染染心想,果然这个人是不喜欢她的,要不然肯定不会打她。

她哼了一声,偏过头去不想理身边的紫衣男子。

“这个火云学院的女人,来势不善。”一旁的白竹灵沉了沉眼眸,声音清寒,“我前几日给家族传讯,让情报阁的人去查找有关她的身份,竟然什么都没有查到。”

“连你白家都查不到?”梦惜惊讶,“那看来就算我传讯回去,也应该是查不到了。”

白家的情报系统,可谓是十大玄法世家之内最强的。

白家总署的地下,有一座巨大的机关,情报阁的人马就住在下面,负责一系列情报。

可以说,只要是混沌大陆的人,就没有白家查不到的。

但是这个洛云岚,白竹灵却没有从白家得到任何有关她的一丁点消息。

“管她是谁!”苏沐颜虽然觉得自己的右胸膛特疼,但还是坚持出来了,她一脸愤愤,“这个女人居然污蔑卿姐姐偷她东西,好不要脸!”

说着,就想撸起袖子上前把洛云岚揍一顿。

但是还没有迈出一步,就被身后的凌墨沉一把拽住了,他低声道:“老大,你身体没好,别动怒。”

声音虽低,但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关心。

“啊?哦。”苏沐颜愣了一下,然后果真退了回来。

回到原位之后,她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头,心想,她怎么突然会听凌墨沉的话?

按理说不是小弟要全方面尊崇老大的吩咐吗?

唉算了算了,向来是自己在小世界中的受伤吓到了这个笨家伙,这次就听他一次好了。

苏沐颜用余光偷偷地打量了一下身旁的人,然后忽然觉得自家小弟貌似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好像……变帅了?

诶是哦,真的变帅了。

她一脸探究地打量着凌墨沉,模样深沉。

“老大,你看我做什么?”凌墨沉被那透骨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他咽了一口吐沫,“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老大。”

“放屁!”苏沐颜一巴掌拍了过去,哼哼道,“怎么跟老大说话呢。”

看上他?

她才不会看上他,这可是她养的一株小白菜,怎么能自己拱了呢?

虽然长得是她喜欢的类型诶。

眉目分明,高大挺拔。

凌墨沉很快认错:“老大我错了。”

“知错就好。”苏沐颜十分满意,然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挠了挠头,问道,“对了凌小弟,我的伤到底是怎么好的?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只记得她看见嗜血狂狮在偷袭自家小弟,然后她就跑过去给他挡了那一下,再然后她就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醒来的时候,她身上没有任何伤口。

闻言,凌墨沉的眼眸微深,他笑了一下,低头道:“我也不知道老大,那个时候我也昏过去了。”

“可能是小世界内受的伤,不会带到现实世界中来吧。”

“是这样吗?”苏沐颜有些疑惑,她嘀咕一声,“可是为什么我睡了那么久?”

而且她好像还梦到了什么,醒来之后,枕头都被她的泪水浸湿了。

难不成梦见她的食物都长腿跑了?

这个可能性最大。

苏沐颜看不到的地方,凌墨沉的神色在瞬间就变了。

有那么一刹那,男人的身上又散发出了冰冷的气息,但是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他轻轻地扯了扯唇角,眉眼寡淡而疏凉,看向少女的眼神,也冷漠到了极致。

个人有个人的反应,而今晚的闹剧还在进行着。

护卫队队长听到了那句话之后,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大吼出声:“你大胆!偷了人家东西还这么狂妄,有没有王法?!”

“嗯——?”卿云歌像是才注意到了还有一个人,她微微偏头,然后勾唇一笑,“我在和洛姑娘说话,你是她的什么人?”

旋即又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是洛姑娘的新目标亦或是……新男宠?”

语气散漫淡然,带着一抹讥诮。

闻言,洛云岚的脸色倏地一变,但声音还是柔和沉稳:“卿姑娘,有些话可不能乱说,乱说的话是掉舌头的。”

面上虽然还是一副胜券在握,然而她心下却有着不解。

为什么……为什么她都带了这么多人来,也引出了其他学院的人来,可是为什么这个红裙少女却还是如此的淡然自若?

难道就不怕名声被败坏了吗?

而虎族兽人却被这句话气得七窍生烟,他连盘问都不想盘问了,就扬手咆哮一声:“兄弟们上,把这个小贼抓起来,然后送到兽王大人那里去受刑!”

护卫队的人一听,也露出了愤愤然的表情,他们就等着队长的命令,好把这个偷洛姑娘东西的人类少女抓起来。

性子如此险恶,根本不配参加学院大比。

说着,那十几个人就要上前,但是被洛云岚拦了下来。

她微微一笑:“事情没有弄明白之前,我们可不能冤枉了好人。”

“洛姑娘你太心软了。”虎族兽人冷哼一声,“你只要一声令下,我们就把这个小贼抓起来。”

“洛姑娘你终于说话了。”卿云歌充耳未闻,她背着双手,挑了挑眉,“我还以为你变成了哑巴了呢。”

诚然,她和洛云岚的交集,仅仅只有两面,本不该就形成这样的局面。

但是奈何这个身怀幽兰香的女人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跑到这里来污蔑她,那么她也不介意好好地让洛云岚醒醒脑。

卿云歌是真的烦有人在她面前蹦跶来蹦跶去。

“小贼你住口!”洛云岚还没有说话,那个虎族兽人便气得跳了起来,“你怎么能如此辱骂洛姑娘,赶紧跪下来给洛姑娘道歉!”

“对,跪下来道歉!”此话一出,其他护卫队队员也叫了起来。

甚至,连一旁围观的卡撒学院,也随声附和了起来。

“没想到你们四灵学院还会出这样的人,简直是不配拥有四大院的名号。”

“唉,我还以为四灵学院这一次有多么厉害,没想到竟然会出这样的事情。”

凰灵薇站在那里并没有说话,但不难看出是她示意其他学员那样做的。

顺水推舟罢了,何乐为不为呢?

“灵薇?”麒渊倒是有些意外地看了凰灵薇一眼,“你和那位洛姑娘认识?”

“不认识。”凰灵薇冷淡道,“但是合眼缘。”

听罢,麒渊摇了摇头。

什么合眼缘,恐怕是和那个人类少女不对付罢了。

都几个月了,仇还这么大。

见状,璇姝有些不屑:“你不过是嫉妒人家四灵学院的人,还讲得这么冠冕堂皇。”

她不喜欢直接就会说出来,压在心里有什么意思。

围观的学员们都骚动了起来,但卿云歌依旧是一脸淡定,她甚至直接从七玄空间中搬出了一把凳子,然后坐了下来。

边坐还边翘起了二郎腿,如果不是因为目前的情势不适合喝酒吃菜,卿云歌可能会再给自己摆一桌宴席。

她饶有兴趣地撑着肘,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到什么歉?”

卿云歌是真的不生气,因为这种把戏曲绫裳当年就玩过,洛云岚的段数虽然要高,但在她看来,也只是搬不上台面的计谋罢了。

不,连计谋都算不上。

“当然是给洛姑娘道歉!”虎族兽人有些没有看明白这坐板凳是什么架势,他只好又吼了一句,“还有,赶紧把你偷的东西交出来!”

“嗯……我偷了什么东西?”卿云歌摸着下巴,然后含笑看向了洛云岚,“不知道洛姑娘能不能为我解答一下?”

洛云岚拢了拢衣袖,并没有回答,她静静地站在护卫队的中央,仿佛高高在上的月亮。

“洛姑娘说你偷了就是偷了。”虎族兽人瞪眼,“洛姑娘这么美好的人,怎么可能会说谎?”

卿云歌并不理他,她给自己揉了揉腿,然后慢悠悠地说道:“我听说啊,有一个地方,叫做拔舌地狱。”

“这个地方呢,专门惩处一些挑拨离间啊,诽谤害人啊,说谎之徒。”

“如果有人在现世做了这些事情的话,那么死后,她就会进到拔舌地狱里去。”

“而且,那里有很多长相凶恶的小鬼,他们会掰开你的嘴巴,拿着烫红的铁钳,然后夹住你的舌头,再生生地拔下来。”

“就是这样……”红裙少女微微笑着,然后比了个“咔嚓”的手势,“然后,洛姑娘你的舌头,就没了。”

“多可惜啊,这么美的一个美人,身上还带着令男人沉醉的香气,要是舌头没了,那就太难看。”

卿云歌抬头,唇边染上了一抹嗜血:“你说是不是,洛云岚?”

洛云岚瞬间白了脸,她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然后低低地轻呼了一声,红唇上的血色也褪了个干干净净。

拔舌地狱?

真的会有这样的地方?

不,不可能,卿云歌一定是在诈她。

心中几番思索下,洛云岚便笃定了根本没有什么拔舌地狱。

她的手指松了松,旋即淡笑:“卿姑娘,不知道你是从哪里看来这么个地方,能讲得这样绘声绘色,应该是去过那里吧?”

不动声色之中,就将眼前的局势完全化解。

“哪里哪里,洛姑娘谬赞了。”卿云歌谦虚道,“我哪里去过什么拔舌地狱,这不是洛姑娘同我说的吗?”

顿了顿,她歪了歪头:“我似乎记得,方才洛云岚你说过,有些话说出来是要掉舌头的……”

闻言,洛云岚的眼眸瞬间一冷,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不过是在提醒卿姑娘你罢了。”

如果不是为了能见一下那个人的正面,她才不会这般大费周章地和卿云歌在这里玩嘴上功夫。

“那就请洛姑娘说说,我偷了你什么东西,什么时间偷的,你又是什么时间发现的好了。”卿云歌扬了扬眉,声线寒冽了几分,“洛云岚,你可要想好了,一个问题都不能答错哦。”

“如果答错了的话……”

红裙少女抬手,“唰”的一下,一缕火焰朝着洛云岚飞了过去,瞬间将她的一撮秀发烧断了。

洛云岚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耳边火辣辣的疼。

她猛地抬起头来,双眸微微睁大:“你……”

卿云歌朝着她展颜一笑,语气轻柔无比:“我会让洛姑娘体验一下,什么叫做……拔舌地狱!”

刹那间,空气中的温度忽然下降了几分,寒气凛冽,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一刻的冰冷。

彻骨、透心。

让人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

凰灵薇冷冷地皱眉,她运转了一下丹田,凝聚起了玄力,才让自己好受了一点。

而洛云岚则是寒意首当其冲的目标,她的感受也最深。

那一刻,她感觉到她似乎来到了冰天雪地的寒冰大陆,冷风呼啸而过,血液也被冰冻了起来。

惊惧。

这是洛云岚唯一的感受。

这个人类到底是什么来头,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竟然比她见过的那些老祖宗们还要可怕。

洛云岚的眼眸微微一凝。

方才,她已经察觉到了卿云歌的杀机。

如果她真的随便敷衍答的话,她可以肯定,这个红裙少女真的会让她体验一下什么叫做拔舌地狱。

纵然这里有这么多人看着,她也不敢。

看来,她这一招祸水东引得放弃了。

但是……她还没有见到那个人,不能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那么就换另一个办法好了。

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平复下来,洛云岚抬头,声音带了一丝颤抖,但仍优雅地微笑:“是我看错了,偷我东西的人并不是卿姑娘。”

卿云歌微微眯起眼,心中提高了几分警惕。

洛云岚这么快就转了话锋,恐怕是有别的目的。

果不其然,下一秒,洛云岚又开口了:“但确实有人偷了我的东西,而我追出来的时候,发现那个偷我东西的人跑到了卿姑娘的屋子里,所以我才认为是卿姑娘偷了我的东西。”

说完,她有些歉意地低了低头:“不好意思误会了卿姑娘,我在这里给卿姑娘道个歉。”

“还有这位虎族的大哥,先前让您替我说了这么多话,我很感激。”洛云岚又转向了护卫队队长,“不知道有没有给你添麻烦。”

“没有没有,洛姑娘多虑了。”虎族兽人连连摆手,满脸堆笑,“能帮助洛姑娘,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话罢,他深深地嗅了一下。

香,真是香,要是自己能有一个这么香的美人,日后的幸福生活就不用愁了。

然而,虎族兽人并没有看到,洛云岚清丽的眼眸中浮过了一抹厌恶,但转瞬即逝。

“那什么你这个窝藏小贼的人,赶紧打开门让我们进去把那个小贼抓出来。”虎族兽人自然要为佳人出气了,他龙行虎步,高声大吼,“如果不交的话,你就是同犯!”

看到这一幕,其他围观的人倒是并没有说什么话。

原本四灵学院一行人已经气得不行了,但是卿云歌给他们比了个“放心,一切看她”的手势,于是也就忍下了这口气。

而苏沐颜踮起脚尖,扒着凌墨沉的肩膀,凑在他耳边咬牙切齿地在骂着:“这个洛云岚实在是太不要脸了,污蔑卿姐姐不成,居然又说卿姐姐窝藏贼人,我真想去把她给大卸八块。”

凌墨沉感觉有种属于少女的清香在他的耳畔边弥漫开来,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然后……耳朵红了。

卡撒学院和月光学院的人倒是没料到来了这么一场反转,但这场戏还没演完,他们也就接着在旁边看着。

卿云歌现在是真的明白了。

洛云岚真的是冲着容瑾淮来的。

什么说她偷东西,又说她屋子里藏了偷东西的人,这些目的都不过是想看她房里的那个人。

卿云歌的眼角抽了抽,心想,这个死腹黑的魅力也太大了吧。

这才刚来梅尔州,就又惹了一朵桃花?

靠之!

要是她以后跟着他在整个九族走一圈,是不是能开个桃花林?

卿云歌扶额,她有时候真的想把容瑾淮的脸扒下来。

不对,就算把脸藏起来,他说句话,都能再养几朵桃花出来。

无语之于,卿云歌还有些忧伤。

为什么她就没有桃花呢?

难道是她魅力不够大么?

她也很想要桃花啊。

人比人,气死人。

不行,她先把眼前这株桃花料理了再说。

“洛姑娘的意思是,你见到偷你东西的那个人,跑到了我房间里?”卿云歌的眉梢轻轻一挑,似有流光从眼角滴落,瑰丽摄人,“不知道那个偷你东西的人,长什么样子?”

她知道,容瑾淮当然不会去偷洛云岚的东西。

嗯……这家伙的眼睛向来不好,可能都没看清谁是洛云岚。

“抱歉,我并没有看见他长什么样。”洛云岚低眉,温柔一笑,“他是背对着我跑到这里来的。”

“所以洛姑娘空口就想污蔑咯?”卿云歌轻声一笑,笑声带着淡淡的讥讽,“洛姑娘,你是不是真的想体验一下,什么叫做拔舌地狱?”

“卿姑娘这样咄咄逼人,可是因为你的房间里真的有贼人?”洛云岚的眉紧了紧,但旋即舒展开来,“如果那个贼人真的在你房间里的话,可是会伤到卿姑娘的。”

“不如卿姑娘将门打开,让虎族大哥搜一搜。”

顿了顿,她温柔地笑着:“我这也是为了卿姑娘好,不是么?”

“是啊,你的屋子里要是没人,你怎么不直接打开?”护卫队队长又跳了出来,“快打开,提前抓住贼人,大家伙也好早点休息。”

洛云岚站在那里,温柔浅笑着,没有半分恶毒的模样,也挑不出一点错。

她的眼眸里满是胜券在握,好像是在说“你输了”。

卿云歌真是懒得再在这里和他们玩下去了,她站起身来,将板凳收了回去,然后看向了洛云岚。

“洛云岚,你确定那个偷你东西的贼人在我房间里吗?”

洛云岚的眸光微微一凝,她端着大家闺秀的口吻道:“还请卿姑娘打开房门,一试便知。”

很快,她就可以看到那个人了。

唇角微微上挑,果然,九族的人哪怕再怎么高明,也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哦——”卿云歌轻轻地应了一声,旋即她换上了一副委屈的神色,开口了,“夫君,怎么办,这里有个人想爬你的床。”

此话一出,洛云岚愣到了那里。

不光是洛云岚,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

这……这是个什么路数?

卿云歌眨了眨眼睛,接着在喊:“她还污蔑你在一盏茶之前偷了她的东西。”

“可是,那个时候你不是正在我床上呢么?”

------题外话------

【小剧场】

云歌:(颇为苦恼)为什么我就没有桃花呢?

世子:(一脸淡定)被我全部掐了。

云歌:(咬牙切齿)凭什么!不行,你给我还回来!

世子(沉默了几秒),然后一把把眼前的人横腰抱起。

“喂,你做什么?”

“床上谈话。”他慢条斯理地将人放了下来,一字一顿道,“然后,振夫纲。”

卿云歌:“……”

【咳咳,厚脸皮预定你们下个月的月票,月初投票翻倍~就能有更多的加更(~ ̄▽ ̄)~】

【下个月的剧情就快要到云歌是凤琅嬛之女的身份暴露了(并不是凤璃剑主)】

【嗯没错,马上又到高氵朝了】

【明天六一,撒糖+万更,第二场比试开始,云歌要收拾一群人】

ps:有人问我云歌和容撩撩的身高差是多少

答:18cm

然后再告诉你们易染染和冷夜的身高差——27cm

易染染:矮子有错吗?

冷夜:没错,可以让我当拐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