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脸疼吗?不要怕,睡!(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到众人都是一脸吃了苍蝇的震惊表情,卿云歌撩了撩自己的刘海,斜靠在门槛上,慢悠悠地说道:“可怜我们的好事被打断,还要被污蔑,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说着,还掩了掩面,做悲戚状。

卿云歌心想,虽然她演技不是影后级别,但至少在前世的时候,也跟一位算得上是普通朋友的影后学习过那么几天。

虽然没有得到那位影后的真传,但是皮毛还是习得了几分。

小样儿,和她斗。

还想看她男人,门儿都没有!

那就来看看,到底是谁玩的过谁吧。

这一下子,就算是性格最火爆的护卫队队长也说不出话来了。

虽然护卫队是被洛云岚叫来捉贼的,他们也十分的想为这样一个美人出气,但是居然打扰了人家房事,这就尴尬极了。

虎族兽人站在那里,抓耳挠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四灵学院的一行人张大了嘴巴,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小、小师妹已经成亲了?”易染染揉了一下自己的脸,嘟囔一声,“那我是不是要有师外甥了?”

心里有一些忧伤,她比小师妹大了都快十岁了,别说成亲了,连个和自己喜欢的人相处的感觉都没有体会到。

不行,想想就气。

易染染面目有些狰狞,然后抬起了腿,对着旁边的人就是狠狠地一脚。

冷夜:“……”

造了什么孽这是。

他是不是应该好好地教训一下某个人。

凰灵薇除了有些震惊之外,还很是不屑。

她低声,冷冷地吐出了四个字:“不知检点!”

年纪不大,倒是有一副勾引男人的好手段。

如果不是必要的话,她根本不想和这种人当对手。

侮辱了她的身份,也脏了她的眼睛。

“都回去!”凰灵薇冷喝,“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继续商讨战术,这一届我们必须要夺得第一。”

四灵学院她没有放在眼里,火云学院就更不用说了。

昔日蒂恩·格兰德可以以一己之力灭掉四灵学院的所有人,那么她一定也可以。

就算别人她杀不了,这个和她作对的红裙少女,她是一定要杀的。

凰灵薇的双眸冷冷一眯,轻哼了一声,便拂袖离去了。

“灵薇?”麒渊完全搞不懂凰灵薇究竟在想些什么。

说要看戏的人是她,说要回去的人也是她。

他叫了一句,但朱衣女子并没有搭理,而是率先走进了屋子当中。

“哥哥你理她做什么!”璇姝挽着麒渊的胳膊,不满道,“凰灵薇她高傲自大,我们何必去热脸贴她的冷屁股。”

她就是看凰灵薇不顺眼。

“行了姝儿,你也少说两句到时候。”麒渊无奈,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问道,“对了姝儿,你前段时间去凤凰族的时候,是不是又惹了什么事情?”

“我怎么又惹事了?”一听到这话,璇姝顿时恼了,“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哥哥你太过分了,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说完,她跺了跺脚,然后就炮灰了自己的屋子中,“砰——”的一声,将门大力地合上了。

麒渊:“……”

为什么他觉得他有些无辜。

“奇怪,要是姝儿真的没惹事,为什么凤凰族的长老团会那般暴怒?”麒渊不解,自言自语,“唉,算了,比赛完了我亲自去凤凰族走一趟吧。”

言罢,麒渊也迈着步子,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其他卡撒学院的学员见到主心骨都回去了,面面相觑了一眼,也跟着一起离开了。

而向来与世无争的月光学院却还站在那里,像是在看戏,也像是在观望着什么。

要说这里还算沉着冷静的,就只有洛云岚了。

但是她微闪的眸光和紧紧合拢的手指,也不难看出她的情绪在剧烈地翻滚着。

夫君?

难道她看见的那个人,竟然和这个红裙少女是夫妻关系?

这怎么可以!

她都还没有见到那个人,竟然就已经被别人夺去了,而且夺走她看上人的一方,还是她厌恶的人类少女。

完全不能忍受!

就算有些东西目前还不属于她,她也绝对不允许别人拿到手。

洛云岚的眼眸中飘过一抹寒意,藏在水袖中的指甲也深深地掐入掌心之中,压出了五道血痕。

她仍是一副优雅端庄的模样,唇边染着淡淡的笑意:“卿姑娘为了保护那个贼人,已经不惜要破坏自己的名声了吗?”

言下之意,你和那个贼人是一伙的。

听到这句话,虎族兽人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个人类少女想要包庇小贼才这么说,怎么他就没有想到呢?

看来还是洛姑娘聪明,人长得这么美,还拥有着极高的智慧。

于是,虎族兽人立马就不尴尬了,又变得凶神恶煞了起来。

他上前一步,拿着长矛大吼一声:“别再狡辩了,赶紧把小贼交出来,本大爷心情好的话,说不定会让你少受点惩罚。”

看到这一幕,四灵学院的人都拧了拧眉头。

似乎洛云岚说的话很正常,可是他们为什么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当然不对劲了。

卿云歌微微冷笑一声。

别人听不出来洛云岚话语里的玄机,可她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想逼她开门?

门都没有。

“原来在洛姑娘眼里,一个只和你见过两面,哦不,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卿云歌不紧不慢地说道,“一个和见过三面的人,就是一个喜欢破坏自己名声的人?”

“那看来,洛姑娘也有这种喜好咯?”

声音虽然缓慢,但已是杀意凛然。

她知道容瑾淮早就要开口了,但是她制止住了他。

有些话,在事情发酵到一个程度后,说出来的时候,脸才会更疼。

闻言,洛云岚默然了一会儿,旋即她淡淡一笑:“我并不清楚卿姑娘的为人,但是我的眼睛,是不会出错的。”

此话一出,护卫队的人更是认同地点了点头。

就是啊,他们洛姑娘的判断能出错吗?

“说了这么久,洛云岚,你还是没说,你到底丢了什么东西。”卿云歌打了个哈欠,“你不如说说,他偷了你什么东西?”

“是啊洛姑娘,那个贼人偷了你什么东西?”虎族兽人竟然也附和了一句,“等一会儿兄弟们抓住那贼人的时候,一定让他双倍赔偿给你!”

虎族兽人并不知道,他这一番好意,映在洛云岚眼里,却是在帮助卿云歌。

听到这话,洛云岚只是有些为难地颦了颦眉,她稍稍地低下头去,掩去眼眸中的一抹精光,声音低柔道:“我丢的东西是女儿家的私物,这里这么多人……”

她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让护卫队的人恍然大悟。

兽族向来豪放,没有那么多讲究。

但是他们知道这位国色天香的洛姑娘是人类,人族繁文缛节很多,大部分女子都熟读《女戒》一系列书籍,有着诸多的舒服。

所以眼下洛云岚说出这么一番话,护卫队并没有感觉到有些不对,反而很是认同。

卿云歌有些好笑地看着那十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极轻地摇了摇头。

真是可怜,被人当枪使,还犹不知觉。

这个时候,洛云岚又抬起了头,对着红裙少女温柔浅笑道:“卿姑娘与我同为女儿身,想必也是懂的。”

无论如何,今天她都要看到里面那个人!

只要卿云歌暴怒,她就有借口让护卫队闯进屋子里。

“当然,我当然懂了。”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卿云歌并没有生气,反而微微一笑,“洛姑娘的心事,我可明白的不得了。”

洛云岚猛地愣住,双眸中流露着茫然。

为什么……为什么总感觉,这个红裙少女不按路数出牌?

这话让她怎么接?

卿云歌根本没想让洛云岚接话,她慢条斯理地说道:“对,同是女儿身,我也知道我夫君的魅力大到了什么程度。”

听到这句话,洛云岚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为什么要说这个?

果然,下一秒,又听卿云歌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洛姑娘不小心看见我夫君,将一颗七窍玲珑的芳心落在了他身上,也是情有可原。”

“但这可是洛姑娘你自己遗失的,怪不了我夫君啊。”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就连护卫队一行人,也都惊讶地望向了站在他们中央的绝色女子。

似乎……没有什么不对。

芳心可不就是女儿家的私物吗?

而且他们也没有傻到那种程度,这么久了洛云岚都没有说她到底丢了什么东西,只是一味地让他们去抓贼。

可是抓贼也得师出有名啊。

连物证都没有,怎么抓?

洛云岚这一下子连优雅的风度都维持不住了,她手指颤抖地抬了起来,指着红裙少女,双眸微红:“你不要含血喷人!”

“我含血喷人?”卿云歌轻笑,“那就请洛云岚你说说,你到底丢了什么东西好了。”

说完,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唔”了一声:“如果我说错了,那真是抱歉了。”

“毕竟我夫君实在是太出色了。”她挑了挑眉,“洛姑娘情不自禁地丢了一颗芳心,也是情有可原的。”

几番逼问之下,洛云岚终于忍无可忍,她捂着耳朵,然后尖叫了一声:“我丢了一只白玉孔雀步摇!”

忍不住用双臂抱住了自己,她的声音有些哽咽:“这只步摇是我去世的娘亲留给我的东西,是我最珍贵的宝物了。”

洛云岚的确有一只白玉孔雀步摇,而且就在她身上。

她紧了紧衣袖,眼眸中划过一丝厉色。

好一个卿云歌,居然能把她逼到这个地步!

等她见到了那个人后,再和这个人类少女好好地清算这笔账!

美人泣泪,惹人怜爱。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虎族兽人顿时心疼得不得了。

他连忙走上前去,出声安慰道:“洛姑娘,不要伤心,我们一定会让这个偷你东西的贼人还给你的。”

话罢,虎族兽人猛地一招手,然后大喝一声:“兄弟们上,给我闯进去,把里面的小贼抓起来!”

卿云歌几乎忍不住要拍手叫好了。

洛云岚的演技真的是影后级别的,简直是惟妙惟肖。

那么接下来,就到了某人该登场的时候了。

想必让他憋了那么久,也该忍不住了。

“洛云岚。”卿云歌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已经平复下来的女子,樱唇微弯,“希望你,不要为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后悔。”

闻言,洛云岚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战。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自己似乎跌进了一个陷阱之中,像是有人早就铺垫好一切,只等待着她的走进。

不,不会的。

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这是她已经算好了的。

只要她咬死自己的白玉孔雀步摇被偷了,也没人能证明。

想到这里,洛云岚便已经定了神,她优雅地微笑:“也希望卿姑娘到时候能为我做个解答了。”

“嗯,好啊。”卿云歌直接退到了一边,她掏了掏耳朵,“不是要闯么,闯吧。”

闯吧,里面有个杀神等你们好久了。

听到这句话,护卫队的人愣了一下,但旋即就反应了过来。

他们相视一眼,都跟在虎族兽人的后面,冲上前去,想要将门撞开。

然而,就在他们刚刚迈出一步,连台阶都没有上去的时候,忽然,一股莫名的力量猛地爆发了开来,直接将这十几个人弹了出去。

力度之大,护卫队一行人飞行了十几米,直到撞在了一面墙上,才终于停了下来。

就算是皮糙肉厚的虎族兽人,也被摔得眼冒金星。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摸了摸下巴,心想,某人的怒气也太大了吧。

她当然不知道,原本正想着跟自家夫人亲热亲热的某腹黑世子,被打断了好事之后,内心之中有多么暴怒了。

这点力度,只不过是一点小小的见面礼罢了。

还站在那里的洛云岚有片刻的惊慌,但是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内心还有不少的惊喜。

看来那个人不仅气度好,连实力也是这般高强。

如此的话,她倒是有方法接近那个人了。

洛云岚上前一步,蹙着眉头,有些不赞同地看向了红裙少女:“卿姑娘,就算你对虎族大哥他们有怨言,也不至于这样对他们吧?”

“关你屁事。”卿云歌环抱着双臂,语气慵懒至极。

四个极为粗鲁的字,从她的口中说出,竟然没有丝毫的不协调感。

洛云岚现在才明白,对方根本不是什么世家培养出来的尊贵小姐,也不在乎脸面。

眼神凝了凝,她刚想开口,耳畔边传来了另一道声音。

声音的来源方向便是卿云歌所在的屋子。

听起来缥缥缈缈,如山间云雾,让人抓不住。

“听说,我偷了一只白玉孔雀步摇?”

尾音带着男人特有的性感,微微上扬中,似乎有蝴蝶地薄翼轻轻拍打过眼帘。

语气散漫淡然,仿佛冰山上独自盛开的一朵雪莲,高雅而不可攀附。

这个声音让在场的所有女性都忍不住抬起了头,想要看看声音的主人是谁,但奈何屋门依旧被紧紧地掩着,根本不能窥得主人的半分容色。

洛云岚也毫不例外。

有那么一瞬间,她忽然觉得,就算身怀幽兰香的她,魅力也不会大过这个声音的主人。

仅仅是声音都已经撩人至深,那么他的模样该是……

几番思索之下,洛云岚已经做好了决策。

她轻咳了一声,脸上染上两抹羞红,然后温柔浅笑道:“公子如此正派,想必不会偷我的东西,只不过我见到那个小贼确实跑到了这里来。”

顿了顿,续道:“还请公子将门打开,让虎族大哥他们一探究竟。”

“万一那贼人伤到公子,可就不好了。”

听到这番话,卿云歌眼角一抽。

她就知道会是这么个情况。

难道要想不让容瑾淮惹桃花,以后还得让他闭着嘴?

算了,她还不如直接把他装在一个箱子里,这样什么都看不见了,多好。

啧啧,真是害人不浅。

卿云歌心想,得亏她定力比较高。

要是换了别人,这腹黑世子说一句话,就能把人家的魂勾走。

也不知道一般小姑娘能不能受得了他那种撩法不。

连洛云岚这种看起来段数比较高的,似乎连一招都过不了。

卿云歌索性就直接靠在一边看戏了,反正接下来也没她什么事情。

洛云岚说完那些话之后,就端庄地站在那里,等待着屋门地打开。

然而,令她意外的是,里面的人就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一样,门也没有丝毫的动静。

这让洛云岚有了一丝不妙,她蹙眉道:“这位公子……”

“呵呵呵……”这时,一声轻笑从门内传来,犹如云破月来,雾散雨落,轻轻地撩动着人的耳膜。

洛云岚松了一口气,心中更是镇定了几分。

看来,这一步棋她走对了。

但是就在笑声消散之后,忽然,只听“铛——”的一声脆响,有什么金属制成的东西掉到了地上。

苏沐颜眼尖,看见了那个东西的模样,顿时叫道:“诶这位大妈,那不就是你的白玉孔雀步摇吗?怎么掉到地上了?”

此话一出,其他人的目光也望了过来。

果不其然,在洛云岚的左脚旁,躺着一只银白色的步摇,装饰呈孔雀状,下面还坠着些许流苏,在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而这时,那些被弹开的护卫队一行人也都爬了起来。

虎族兽人刚想跳脚,但是冷不丁地听到这么一句话,顿时愣住了。

不是说……被偷的东西就是白玉孔雀步摇吗?

怎么在这里出现了?

洛云岚的余光下意识地一瞥,便看见了那熟悉的首饰,她犹如遭雷击一般,身子剧烈地颤抖了起来,脸色更是苍白了几分。

怎么……怎么会这样?

不,不该是这样的!

她明明好好地将这只白玉孔雀步摇收好了,怎么会掉在地上?

真的只是个意外吗?

对了,为什么先前她偏偏要说自己丢了白玉孔雀步摇?

似乎……似乎当时心底有一个声音催促着她这么说。

“我、我不是……”洛云岚头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慌张,她忍不住后退了几步,想要开口为自己辩解些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去说。

卿云歌好整以暇地看着惊慌失措的女子,微微地勾了勾唇:“洛云岚,你可还真是贼喊捉贼啊,你脸疼吗?”

她已经摸清了洛云岚的性子。

这个女人十分的看重颜面,也很善于伪装自己,偏偏她的伪装,别人都看不出来,还会心甘情愿地被骗。

其中固然有幽兰香的作用,但洛云岚本身,就有能轻而易举地让别人相信她的手段。

只可惜,这些手段在卿云歌眼中,无非是小人多作怪。

方才不过是用精神力稍稍地冲击了一下洛云岚紧绷的神经,便让她失控之下说出了那句话。

而且似乎洛云岚,还犹不知觉。

陷阱,早就步好了。

听到这句话,洛云岚猛地抬头,然后端端地和红裙少女的目光对上了。

在那双玫瑰紫色的双眸中,她看到了三分戏谑七分淡然。

好像方才她们两个人之间的交手,于这个红裙少女来讲,不过是登不上台面的小计策罢了。

不甘心……好不甘心!

洛云岚死死地盯着卿云歌,下唇已经被咬出了鲜血。

接连三次,她都输得体无完肤。

虽然还没有动真格,但她怎么能受这样的屈辱?

周围其他人看她的目光,就好像是再看一只作茧自缚的猴子,悲悯而又嘲讽,像是在嘲笑着她的无知。

洛云岚脸色惨白,她被气得胸前一口血气翻涌,身子也有些摇摇欲坠。

明明是她策划好了的事情,怎么反过头来失败的却是她?

卿、云、歌!

你好,你很好!

她双手颤抖,狠狠握拳。

从今天开始,我洛云岚和你……势不两立!

虎族兽人还想说点什么为洛云岚辩解,但是他看到其他兄弟都一脸不满,瞬间也就偃旗息鼓了。

只好脸上堆笑,小心翼翼道:“洛姑娘,你看你这东西也找回来了,不如……”

话还没说完,洛云岚就冷冷地瞪了他一眼,看都没看地上那只白玉孔雀步摇,拂袖转身就走。

其他人的目光犹如芒刺在背,所以她走得飞快,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徒留下被当枪使的护卫队。

“老大,这洛云岚也太过分了!”一个护卫队成员气愤地开口,“明明自己的东西就没丢,还要装作受害者的样子来找我们,甚至还污蔑别人,你怎么就能信这么一个人呢?”

洛云岚只对虎族兽人用了幽兰香,其他护卫队成员也只是顺带。

“行了行了,事情已经完了,赶紧回去休息。”虎族兽人也知道这事是自己做错了,尴尬之余,还有些不耐烦,“明天还要巡逻呢。”

说完,他又转过头去看向红裙少女,歉意道:“不好意思啊,这位姑娘,是我们打搅了你的休息,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

卿云歌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而是推开门走了进去,又“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她知道这个兽人只是受了洛云岚的蛊惑,只要幽兰香散去之后,自然会恢复正常。

她不会对他动手,但并不代表不会惩罚他。

希望这位护卫队队长的胆子跟他外表看起来一样大,不要被连续七天的噩梦吓到就好。

当事人都走了之后,围观的人也就都散去了,一场闹剧就此谢幕。

而卿云歌万万没料到,她刚进到屋子里,身子就给腾空了。

“喂,你做什么?”她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人,“你快把我放下来啊。”

有话好好说,把她扛起来是什么意思!

这是什么鬼畜操作!

是的,没错。

卿云歌身子腾空的原因,就是因为她直接被两只有力的大手拦腰扛了起来。

是的,就是扛。

因为眼下她正被迫抵在容瑾淮的肩膀上,这个姿势让她有些难受,前不着床后不着地。

而他的两只手,牢牢扣住了她的双腿,以防止她掉下来。

卿云歌一直都清楚,某腹黑世子的身材很好,高大挺拔,宽肩窄腰,还十分的有力。

但是有力也不能这样用吧!

见到他没反应,她没好气地拍了一下他的背,恼怒道:“你放我下来,这样子我太难受了。”

话音一落,卿云歌就又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她自己就掉了一个个儿。

“唔,那这个姿势……”极低极沉的声音在她耳畔边响起,带着一抹调笑,“夫人可还满意?”

卿云歌咬牙:“满意个屁!”

是没有扛着她了,改为抱了。

她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他光滑如玉的下巴,以及翩长的睫羽。

而沾满了他衣襟的冷梅香,也如流水一般,淌到了她这里。

微微敞开的白衣里面,露出了性感的琵琶骨,而随着他轻微的呼吸,琵琶骨也深陷了下去,又平添一分撩人的风情。

卿云歌只想把容瑾淮的头推开。

不行!

再这样下去,她可能真的会忍不住睡了他。

他这个诱人的样子要是被别的姑娘看见了,估计一窝蜂地都会扑上来。

“别动。”容瑾淮忽然捉住了她伸出来的手,然后低声哄着,“让我抱一会儿,就一会儿。”

声音很低,有一股电流顺着她的耳膜进入到了体内。

卿云歌忽然一个激灵,然后果真就不动了。

“真是个妖孽。”她嘀咕一声,别过头去不想看眼前的人。

“嗯?”这句话的声音虽然很小,但还是被容瑾淮听到了,他眯了眯眸子,“卿卿你方才说什么?”

卿云歌眼角一抽,碍于她被他抱着,只能说道:“我在夸你长得好看,桃花朵朵,开得旺盛。”

言语之中,意有所指。

闻言,容瑾淮的神色忽然认真了起来,他声音柔和,一字一顿道:“我只喜欢你一个。”

“咳咳咳咳!”卿云歌被这忽如其来的表白给呛到了,她咳嗽了几声,“你怎么又忽然说这个?”

虽然这句话她也听过很多遍,可是她却依旧不能像他这般自若地说出来。

“只是希望你不要多心。”容瑾淮默然一瞬,继而浅浅地笑了,他抱着她走到床边,坐下来之后,缓缓道,“卿卿,你要记住,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我喜欢的人,都是你,永远都是。”

卿云歌怔了一下,然后难得地伸出双手,揽住了他的脖子,又蹭了蹭他的下巴,模样乖巧得像一只小兔子。

末了,她才低声说:“我也是。”

煽情的话她说不出来,但是这个承诺她可以毫不犹豫地应下。

认定了,那便是永生永世。

然而,在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容瑾淮的身子忽然僵住了,他的神色也有些微妙。

一双墨眸之中似乎在强力地忍耐着什么,瞳色也随之深幽,仿佛望不见底的深渊。

“诶,你怎么了?”卿云歌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她不解地抬了抬头,躯体也跟着动了一下。

“别动。”此刻,他出口的声音有些喑哑,带了一抹情欲的低靡,听起来更诱人了。

别动?

卿云歌有些茫然,又动了一下,听到抱着她的人倒吸了一口气,她才终于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貌似她好像做错了一件大事,要不然有人的体温怎么在慢慢上升呢?

卿云歌瞬间呆住了。

她靠!

不、不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子吧!

啊啊啊要死了!

卿云歌想立马跳下去,但是那双臂却在这个时候收紧了,如同铁钳一般,牢牢地将她铐了起来。

“别动。”容瑾淮又说了一遍,他微微低下头去,附在她耳边的声音喑哑至极,“再动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

卿云歌立马僵成了一个木头人,别说动了,她连眼睛都不敢眨。

完、完了,不、不会今天就要……

有些绝望地闭了闭眼,卿云歌心里的悔恨瞬间淌成了一条河。

千不该万不该主动,一主动就把自己给交代了。

“夫人不必担忧。”见到怀中人的表情有些不知所措,容瑾淮轻笑一声,慢悠悠地说道,“只是起反应了而已。”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很常见的。”

卿云歌:“……”

很常见……

这么轻描淡写的解释,难道是她大惊小怪了?

但问题是……她也是头一次接触这种事情啊!

“那、那你怎么才能没反应啊?”卿云歌僵着身子不敢动,却感觉身上那一抹火热越来越旺。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有些无奈。

他低下头去,直接在她耳边轻咬了一下,不由低笑:“如果没反应的话,卿卿你可能要守活寡了。”

但不得不承认,刚才那句话杀伤力巨大,再加上他自己地克制力,身下的火已经逐渐消掉了。

他轻轻地吐了一口气,才将怀中的人彻底放开。

卿云歌如临大赦。

她面上虽然仍是一副淡定做派,但是双颊上却浮起了淡淡的绯红。

轻咳了一声后,卿云歌正色道:“时候不早了,该睡觉了。”

内心只想掩面,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解决这种事情。

不过……在前世的时候,她似乎听见一些深谙此事的师弟们说,若是男人有了那种冲动,可以用手解决?

如果不解决的话,可能会憋坏。

卿云歌琢磨了一下,然后问了一句:“那个,你需要我帮你吗?”

问完之后,她就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

说的这是什么话!

“帮我?”闻言,容瑾淮挑了挑眉,慢条斯理地逼近了她,气息滚烫,低声笑,“夫人打算怎么帮我?”

“没,你听错了。”卿云歌镇静道,“我是说,你该睡觉了。”

容瑾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是该睡觉了。”

卿云歌松了一口气,她起身:“那我去给你找个环境比较好的房间……”

话还没有说完,她的手腕就被捉住了。

有些诧异地回过头去,便看到白衣男子笑意盈盈地看着她:“我觉得夫人这里的环境最好。”

“时候的确不早了。”容瑾淮偏头,望了望窗外的天色,“我们赶紧休息吧。”

话罢,不待卿云歌反应,他不由分说地直接将她拦腰抱起,然后稳稳地放在了床上,接着自己也躺了上去。

做这一切的同时,他还不望挥出一道玄力,将房间里的灯给灭了。

瞬间,眼前的一切都漆黑了下来。

“容、瑾、淮!”卿云歌这才回神,她气得不轻,“你要不要这么无耻?”

黑暗之中,她什么都看不见,唯一能看见的,就只有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

而此刻,那双墨眸中,竟然有浅浅的金光在流转。

“卿卿你方才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我是你夫君,还说他们打扰了我们的好事。”容瑾淮的声音里含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如果眼下我出去的话,卿卿你可就……”

卿云歌:“……”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睡在这里可以。”卿云歌瞟了他一眼,“但要是起反应了,自己解决。”

此话一出,旁边的人很明显地沉默了下来。

半晌,容瑾淮才问了一句:“所以我现在脱离试用期了么?”

这个词语,他也是刚学会的。

“嗯……今天表现不错。”卿云歌想了想,然后道,“有没有成功脱离,学院大比之后我再告诉你。”

“睡觉。”

说完,她被子一蒙,头一盖,身子往里面挪动着。

许是在小世界中精神一直紧绷着的缘故,卿云歌很快就睡着了,呼吸也渐渐地平稳了下来。

睡着睡着,有些不安分的长腿,将被子给踢掉了。

哪怕是在黑夜之中,容瑾淮的实力依旧极好。

此刻他的双眸已经完全变成了金黄色,一种奇异的魅力在他身上展现开来。

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拉过了被子,然后重新给睡着的人盖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白衣男子也躺了下来,他抬起手臂,将红裙少女圈了起来。

弦月轻转,有淡淡的月光透过窗户,落在了床榻上。

窗外的树叶泠泠作响,仿佛有微风在亲吻它的嘴唇。

……

第三日,学院大比第二场。

“都准备好了吗?”明焰的目光一一扫过站在传送阵上的十人,声音沉沉,“这一次你们会和其他学院进入到一个空间之中,比起第一场比试,这一场要更危险。”

“我还是那个要求,自身安全为第一,其他的都放在后面,明白了?”

“明白!”

两只队伍,十个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斗志昂扬,意气风发。

看着眼前朝气蓬勃的少年少女,明焰的眼圈忍不住红了起来,她忍住泪水,淡淡道:“那么,祝你们好运。”

如果不幸的话,那么这一次,可能就是他们之间最后一次见面了。

但愿,这些孩子们,能活着回来啊。

明焰也希望,在最终决战的时候,她能看到完好的十个人,一个都不缺,这就是她最大的愿望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传送阵便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下一秒,十个人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题外话------

甜吧昂哈哈哈~

【小剧场】

容瑾淮:“什么时候让我吃到肉?”

卿云歌:“肉?没有,肉渣都不给你……喂你又干什么?”

(身子再度腾空)

容瑾淮:(一脸淡定)“霸王硬上弓。”

——

求月票啦~还是老规矩,一百张加一更(这个比较保险能加更,说个确切名次黄了就不好了(~ ̄▽ ̄)~)

感谢静漠如风2015的鲜花,所以明天还是万更。

另外我们的半微凉斋小可爱进阶解元了,所以后天也是万更。

(啪啪啪)掌声响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