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暗曜十将,凤璃剑不能用?/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玄岛主……”

“成神……”

凰灵薇接收完全部的信息后,眼眸淡淡地扫过了跟她同一队伍的四个兽人:“你们怎么看?”

听到这个问题,四个兽人相视一眼,皆选择了沉默。

最终,是一个凤凰族的女性兽人开口了,她迟疑了几秒,才说道:“家臣认为,只有三分可信。”

“哦?”凰灵薇看向了她,冷漠的眼神稍稍柔和了一些,“落萤,你向来聪慧伶俐,你有何见解?”

名为凰落萤的女子行了一礼后,才缓缓说道:“家臣以前从未听说过神玄岛这个名字,这是其一。”

“而就算是天神阶九段巅峰之人,也不可能成神,这是其二。”

她抬起头来,声音郑重:“所以家臣窃以为,成神之事在目前来说是不可能的。”

“目前……”凰灵薇轻声,“那就是未来有可能了?”

不得不说,方才神玄岛岛主的那一番话,让她的心神得到了极大的震动。

落萤不知道神玄岛,但是她知道。

这个地方,还是大长老告诉她的,就连曾经得到七彩神凤认可的凤琅嬛,都没有资格得知关于神玄岛的一星半点。

神玄岛在九族之中,实际上是一个禁词。

只有圣阶九段巅峰之人,才能初步得知神玄岛。

而在突破神阶之后,便会接到来自神玄岛的邀请,经历过一系列考验之后,才能获得神玄岛的入岛资格。

但是得到了资格,并不代表就能安全无恙的进入神玄岛之中。

想要真正成为神玄岛的人,一百个神阶之中,恐怕只有一个。

而整个九族,又能有多少个神阶呢?

恐怕算上那些隐世的智慧生命,也不会有一千之数。

其实,凰灵薇也并不知道神玄岛为什么这么神秘,因为那些进入神玄岛的人,基本上不会再出来。

而神玄岛岛主又究竟是谁?

凰灵薇沉思了几秒,便迅速说道:“好了,至于这件事是真是假,先不必去管,我们现在要收集积分,还有……”

眼眸中浮过一抹淡淡的寒意:“全力寻找四灵学院的队伍,然后把他们的生存数字,全部给我打到零!”

四个兽人的脸上出现了一瞬的惊愕,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凰落萤立马单膝跪地,沉声开口:“家臣遵命!”

凰灵薇冷冷一笑,拂袖挥手:“我们走!”

这一次,她会把她昔日在南淮城所受到的耻辱,全部都讨回来。

……

荒芜的空间之中,所有的队伍都被分散了开来。

但不过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已经有不少队伍之间,发生了冲突。

生存数字虽然还没有减少,但积分已经明显地出现了变化。

而此刻,卿云歌一行人沿着一条路,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峡谷边。

也不知道这片空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石头的颜色竟然都是暗红色,上面有着深深的纹络。

并且,卿云歌能感觉到,这里有某种气息,曾经她也曾经在玄灵域感受过到。

只不过这里的气息明显要重一些,也更令人心悸。

但她也就此事问过冷夜他们四人,除了萧沐晨也有一点点这种感觉之外,其他三人是没有任何不适的。

难不成……只有四灵守护兽的传承者,才能感受到这里的异常吗?

卿云歌低眉,微微沉思了一下。

众人皆传言,四灵守护兽在万年之前,因为保护人族而死。

但是这传言里面却并没有说,人族到底发生了什么灾难,连四灵守护兽这般强悍的存在也得献出自己的生命?

而在玄灵域之中,她又分明见到了朱雀。

不,并没有见到,只是听到了朱雀的声音,但是小九和翎焱都可以证明,那个声音的主人就是朱雀。

朱雀说,她和玄武、青龙以及白虎为了镇压一些不安分的东西,才会变成那个样子。

而那些不安分的东西,哪怕朱雀他们已经没有了躯体,仅仅只剩下了一道残魂,却依旧还在吞噬着他们。

什么东西会强悍至此?

不会是暗兽人,暗兽人还没有这个能耐,让四只混沌兽落到如此狼狈的下场。

那么到底会是什么?

就在卿云歌沉思的时候,她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咦小丫头,你怎么来到了这个地方?”

显然,这一次红衣男子依旧忘了自己上次的许诺,出声时也并没有提醒,让卿云歌以为有队伍来袭击他们了,顿时开始巡视着周围,像一只炸了毛的兔子。

“哈哈哈哈哈!小丫头,你这个模样可真是可爱。”红衣男子大笑出声,肆意张狂,“我若是能出来,一定找个最好的丹青师,给你画下来。”

卿云歌:“……”

好气啊,她不能和这个红衣男子对话。

什么时候她的精神修为才能到芥子境,等她到了芥子境,一定要用言语好好地把红衣男子惩戒一番。

每次都这么出来吓她,吓完之后还说她可爱。

可爱你大爷!

“哎,真是睡了太久了,我也越来越没有长辈的风范了。”精神之海中,红衣男子兀自感叹一声,“怎么这么喜欢调侃小辈们呢。”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眼角一抽,心说敢情您还知道啊。

哪有长辈像这样子的?

简直为老不尊。

“不过说实话啊小丫头。”他感叹完毕后,又笑了一声,“调侃你真的蛮有趣的,不像当年的青璃丫头,总一副沉稳的性子,怎么逗弄都无趣得很。”

又是青璃!

卿云歌的眉目骤然一凛,她十分想问这个青璃到底是谁,但奈何精神修为不够的她根本无法和红衣男子交流。

但有些奇怪的是,再次听到青璃这个名字后,她的心中隐隐约约有了一种悸动,就像是这个名字曾经与她相伴过无数的朝夕日暮。

“唉,真是苦了青璃丫头了。”红衣男子并没有发现卿云歌的不对劲,仍在自然自语,“本来以她的资质,是能成为真正的凤璃剑主的,只可惜啊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真正的凤璃剑主?

卿云歌的眉头拧了拧,所以说这个青璃确实在她之前的一任凤璃剑主?

但是身为剑灵的羽毛,却完全忘记了关于上任剑主的全部记忆。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青璃究竟是何方人士,又是因何原因被人追杀至死。

“小丫头,今天我也是故地重游,借景抒情,所以才和你说了这么多。”收回思绪之后,红衣男子长长地叹息,“本来我以为在青璃丫头去后,凤璃剑便会永远沉眠在地下,但是幸好,你出现了。”

卿云歌默然。

如果不是因为前世的那场突如其来的雪崩,她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更不会得到凤璃剑。

“你最开始的资质其实比不上青璃丫头,不,其实也并非是不如……”红衣男子想了想,接着道,“只是你体内有一股血脉力量我看不懂罢了,不属于九族,但也同样不属于神玄岛……奇怪,这股血脉之力当真奇怪不已。”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微微诧异。

她体内除了凤凰血脉和朱雀血脉,还有什么别的血脉之力吗?

而且红衣男子能对神玄岛如此了解,难不成他以前就是那里的人?

“但是,你比青璃丫头要更适合当凤璃剑主。”他声音中带着一丝欣慰,“因为你更加杀伐果断,雷厉风行,人是要善良,但是绝对不能善良过度,放过那些对自己有危害的人。”

卿云歌想,其实她根本算不上什么善人,曾经在那么黑暗的环境生存过,又饱受饥寒,她早就没有什么所谓的纯心了。

如果连活下去都成了一种奢望,那么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

曾经的她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活下去。

暗月联盟的训练十分苛刻,就算她是岚烟唯一的弟子,也不能有所例外。

最开始的时候,是一万人一起训练,闯蛇窟,过兽巢……只有活着出来的人,才能得到更好的资源。

接下来就是活下来的人两两对决,直到这一万人中,只剩下一个。

而那一个,就是她。

卿云歌低头望了望自己的双手,眼神漠然。

这双手染过多少鲜血,她已经记不清了。

她并不想杀那些与她一同接受训练的人,但是她不杀,她自己就会死。

再后来的时候,她接的任务目标,都是一些逃过法律之外的人。

但即便她后面的时候不怎么杀人,也不会留下祸患。

斩草不除根,必将酿成大祸。

“青璃丫头就是因为当年的一时心软,放过了她……”红衣男子极轻地摇了摇头,“虽然是她的亲人,但也不该那样做,导致自己的行踪被出卖,到最后——”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微微顿了一下:“到最后不得不以身祭剑,和那些贪心之徒同归于尽。”

出卖青璃的是她的亲人?

卿云歌这下子到很意外了,但是她不能说话,也只好忍住心中的疑问。

“对了,我好像还没有告诉你这里是什么地方。”红衣男子忽然转了话题,“这里是上古时期最大的一片战场,昔日的九位君主,就在这里战斗过。”

“而且小丫头,你要听好了,这里面有着一种极为凶险的生物,这种生物的名字你不必去得知,只需知道,若是碰见了他们,一定要跑。”

卿云歌的眸色深了深,她听出来红衣男子话语里的凝重。

然而他说的下一句话,却让她脸色倏地一变。

“就算是我全盛时期,面对这种生物,亦不可能全、身、而、退。”

红衣男子究竟是什么实力?

卿云歌虽然不知道,但稍稍地估算一下,她觉得必然不会低于任何一位守护者,甚至还有可能有过而之。

但他现在说出了这样一番话,那么这片上古战场中究竟有什么生物,让红衣男子也这般忌惮?

“还有,小丫头,你在这里绝对不可以动用凤璃剑!”红衣男子沉沉开口,“否则,你会落一个比青璃丫头还要凄惨的下场。”

“记住,万万不能动用凤璃剑。”

说完这句话之后,红衣男子的声音便缓缓消散了,精神之海重新变得静谧起来。

不能用凤璃剑?

这是个什么原因?

卿云歌摸了摸下巴,想不出个理所然来。

不过就算红衣男子不说,她其实也没打算用凤璃剑。

再她能打开她娘亲留给她的黑色盒子之前,她不能让凤凰族发现她的身份。

不过,她感觉她很快就能打开那个盒子了,也不知道盒子里到底装了什么。

精神世界的交流在现实中不过一瞬,五人接着向前走去。

巨大的峡谷静谧而深幽,只能听见刀风卷地而过的声音,猎猎作响。

“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没有碰见一支队伍。”萧沐晨哀叹一声,“走的我脚都麻了。”

说着,他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怎么也不起来。

冷夜没好气地直接踹了萧沐晨一脚:“赶紧起来,再不起来我就帮你把你的腿给打断。”

对付某些人,只能来硬的。

萧沐晨立马就跳起来了,他一把抱住紫衣男子的胳膊:“冷师兄,你看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你要是把我的腿打断了,你舍得吗?”

“舍得。”冷夜嫌弃地掰开他的手,“我又不喜欢男人。”

萧沐晨一脸颓败。

他嘟囔:“好嘛,那我们就赶紧走,打完比赛小爷我还要出去喝花酒。”

冷夜瞟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接着向前走去。

“等等!”便在这时,卿云歌双眸微微一眯,冷喝出声,“这里有着不少队伍的气息,至少在十支以上。”

“十支?!”闻言,萧沐晨怪叫出声,“这么多?”

冷夜也是一愣,旋即他拿出了院牌,仔细地看了一眼,发现在他们周围又不少大大小小的光点,仔细数一下,正是十个。

“不错,是有十支队伍。”他诧异,“但是小师妹你是怎么感觉出来的?”

“喏,你们瞧——”卿云歌抬了抬下巴,“那里有打斗的痕迹,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原先应该是十一支队伍,但是有一支队伍的生存数字……”

“已经归为零了,也就是说,那五个人彻底死亡了。”

此话一出,其余四人皆是一惊。

“是哪个学院如此残忍?”萧沐晨吓了一跳,“竟然把别人的生存数字都打没了,这得折磨人家多久。”

“是地武学院。”沈长玦忽然开口了,声线是一如既往的低寒,“只有地武学院的人,才会这样做。”

“不错。”吴萧轻轻点头,“你们入学时间太短,对很多学院都不太了解,想必就算是我们的死对头卡撒学院,云歌师妹和萧师弟恐怕也不知道多少吧?”

萧沐晨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不要说其他学院了,就连四灵学院他都没有完全弄清楚。

卿云歌倒是很淡定,她道:“还请吴萧师兄赐教。”

“四大院中,目前来看,风羽学院的实力最弱,卡撒学院的实力最强,但是若是月光学院那些精灵们全力以赴的话,他们才会是四大院之首。”吴萧淡淡地说道,“精灵一族是最亲和大自然的种族,而且不老不死,甚至他们还会很多古老的咒语,以此来号令自然元素。”

“接下来就是五元素学院,五元素学院中,火云学院最好斗,冰灵学院中的学员全部都是女子。”

“森罗学院喜欢以平和的手段解决问题,本着能不打就不打的信则。”

“而地武学院……”沈长玦接口了,“地武学院所招收的学员,无论男女,都十分的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冷夜也叹了一口气:“我听说,曾经有一场学院大比中,地武学院就是因为杀了太多人,最后引起了众怒,被所有学院联起手来对付,最后被迫离开了学院大比。”

卿云歌点了点头,心中有了一些思绪,然后接着问道:“那晨风学院呢?”

听到这个名字,冷夜、吴萧和沈长玦都怔了一下。

末了,冷夜无奈地笑笑:“小师妹,其实晨风学院我们就算打完这场比赛,都不一定能见的到。”

“这是个什么原因?”萧沐晨奇道,“难不成他们没来?”

“不,他们肯定来了。”吴萧轻描淡写,“只不过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学院大比,而是想在这里玩一玩罢了。”

“玩?”萧沐晨怀疑自己听错了,“把比赛当玩?”

“晨风学院是五所元素学院中,创立时间最短的一个。”沈长玦颔首道,“据说他们的院长之所以建立了这样一个学院,也是因为一时兴起,所以招收的学员也都是一些贪玩之人。”

“那看来,我们现在就要和地武学院对上了。”卿云歌微微沉吟了一下,“他们心狠手辣,那么我们就要比他们更狠。”

“小师妹你意思是……”冷夜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红裙少女一眼。

卿云歌挑眉一笑:“自然是也把他们的生存数字打到零咯。”

假设地武学院的所有学员都是冥阶的实力,那么他们的生存数字综合就是二十五。

而在此之前,他们还洗劫过别的队伍,身上的生存数字肯定会更多。

地武学院,是一个很好的下手目标。

“好!”萧沐晨忽然大喝一声,“就让这些家伙们也体验一下什么叫做地狱。”

“别高兴得太早。”吴萧淡声道,“地武学院的实力并不弱,而且我们这里也只有四个人能打。”

“哈?”萧沐晨傻眼,“那还有一个人呢?”

吴萧抬眸,声音依旧淡,但听起来十分的理直气壮:“我是个炼药师,只会炼药,你们让我打架,我只会拖后腿。”

卿云歌:“……”

冷夜:“……”

萧沐晨:“……”

沈长玦:“……”

虽然很有道理,但是他们怎么就这么想打人呢。

“不过我虽然不能打架,但是我能保证你们不会因为玄力的亏空而落在下风。”吴萧眼眸淡扫,“我带了很多丹药,各种效果的都有。”

萧沐晨一喜:“这么好!”

“不过……”下一秒,吴萧忽然话锋一转,“我的丹药可不会白白地就让你们吃掉,回到学院之后,要给我钱。”

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医者父母心,我就少收你们一点,给你们打个半价好了。”

他竖起两个指头:“一枚普通丹药,两万玄灵点。”

末了,还喟叹了一声:“我可真的是医者父母心了。”

卿云歌目瞪口呆。

还有这样的说法?

她现在可算是明白,为什么在学院之中,学员们在背地里都称吴萧是黑心药师了。

这简直黑到没边了。

冷夜和沈长玦只是耸了耸肩,看样子他们已经习惯了,反正身为玄灵榜上的高手,他们也不缺玄灵点。

“我们走。”冷夜扬了扬眉,“先从地武学院开刀。”

……

峡谷的另一方,还有一只队伍隐藏在暗处。

他们的气息全部都被收敛了起来,就连院牌都无法断定他们的踪迹。

“大哥。”其中一个人望着红裙少女一行人离去的方向,转过头来问道,“我们不动手吗?四灵学院是上一场比赛的第一,想必他们的积分也是最多的。”

“我说了,不要轻举妄动。”队伍里的大哥明显很是不悦,他声音冷冷,“你忘了我们改头换面来到这里的目的了吗?”

“我们身为暗曜十将,又奉了大人之命来参加学院大比,难道还要和这些人类较量?”

------题外话------

这里面要解开前面埋的很多伏笔了~

而且里面有很多反转咳咳……

世子要关小黑屋一段时间~

请务必想他,要不然到时候他闹脾气就不出来了。

忙起来了,加更先欠着,后面补。

(云歌举手:我来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