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老女人,就踹你!好毒的嘴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的脚步瞬即一顿。

冷夜的眉头一拧,他率先回过了头。

在看到那衣饰上熟悉的院徽时,紫衣男子的目光也随之变冷,他声音骤然寒冽了下来:“果然是你们。”

与四灵学院相对而站的,是三男两女组成的一只队伍,他们的胸前皆绘着一个狮子模样的徽。

狮子张着血盆大口,前爪抬起,仿佛要将眼前的敌人撕碎。

能拥有这样一种院徽的人,就只能是五元素学院之中的地武学院。

以院徽之名,彰显出他们的心狠手辣。

而且这五人无论男女,衣服上都沾满了血迹,甚至其中还有一人舔了舔自己手掌心上还未凝固的鲜血。

向来在不久之前,他们刚解决掉了一支队伍。

先前四灵学院观看积分排行榜的时候,注意到了地武学院两支队伍的积分,全部挤进了前十。

“哟呵,这不是我们的冷夜大队长吗?”为首的男人像是才注意到冷夜,他有些不屑地轻哼了一声,“冷夜队长就带着这么一群小娃娃来参加这次学院大比了?”

不待紫衣男子回答,他又问了一个问题:“你的那个跟屁虫呢?我记得她似乎叫做易……”

这句话并没有说完,因为男人忽然感觉自己的脑袋疼了一下,就像是被一把大锤迎面砸了过来,生疼无比。

“常荒,你果然还是喜欢讨嘴上功夫。”冷夜女气的双眸寒了几分,“也许上次,我应该直接把你的嘴巴缝上。”

“哼……笑话!”常荒已经明白刚才是冷夜对他出手了,他冷笑一声,“若是你真的能缝上我的嘴巴,我现在就不会站在你面前了。”

精神攻击比起玄力和物理攻击来讲,更是防不胜防。

作为敌对学院,常荒也知道冷夜是十分罕见的精神系玄力修行者。

而他更知道,冷夜经常和一个矮个子的姑娘一起搭档。

那个姑娘暴力无比,曾经将他一顿暴揍,让他差点因为怒极攻心而走火入魔。

从那个任务过后,常荒就对冷夜和易染染恨之入骨。

他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有朝一日能亲手为自己报仇,而这一天终于来了。

这一届学院大比,常荒已经等了很久了!

身为地武学院的一员,常荒自然也是十分的心狠手辣,而且经历了一系列疯狂的修炼,现在的常荒,修为已经到达了冥阶七段。

先前他之所以说冷夜带了一群小娃娃过来,就是因为除了冷夜和沈长玦他有所耳闻,其他三人他都不认识。

而卿云歌和萧沐晨一看,就知道一定未满二十岁。

“嘿我说着这个人,怎么那么不知好歹。”萧沐晨因为他的遗迹之行被人打扰了,很是不爽,“我们冷夜大师兄是不想和你一般见识。”

“俗话说得好,好狗不挡道,你们五元素学院是不是都喜欢当畜生,老来挡我们的道。”

听到这句话,常荒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他冷声:“小子,真是好口舌!”

“过奖过奖。”萧沐晨得意洋洋,“如果你还想听的话,小爷我可以接着说给你听。”

话音还未落地,常荒便已经不在原地了。

只见他握掌成拳,身子一个暴掠而出,就朝着萧沐晨飞速袭去。

常荒的速度极快,脚下生起的风将峡谷上的沙石都卷了起来,一时间空气中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连带着大地也在震颤。

他紧握着的手上浮着淡淡的黄色光芒。

地属性玄力!

“卧槽!”萧沐晨吓了一跳,他边躲,还边高声喊道,“我不就是说两句话,你至于动手吗?你这个人也实在是太小心眼了吧!”

“还是不是男人啊!”

闻言,常荒的脸色更加阴沉了,额头上的青筋也在剧烈地跳动着。

他攻势不减,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找、死!”

萧沐晨回到萧家之后,也被萧老爷子丢出去训练了,再加以天才地宝,实力是有所精进的。

但纵然如此,他现在的修为也只有冥阶二段,这还是因为身负玄武血脉的缘故。

哪怕常荒没有使用玄诀,萧沐晨也不可能是常荒的对手。

冷夜的神色也是一变,他刚想出手将常荒的攻击拦下来,便已有人先他一步,直直地迎上了那附有地系玄力的拳头。

“砰——”的一声巨响,刹那间飞沙走石,轰鸣不断。

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在两道身影交错的时候,他们脚下的大地,忽的裂开了一道大缝。

那缝隙之深,甚至可以看见地底涌动的水流。

水流在玄力的冲撞下直接喷射了出来,瞬间高达三丈之多。

下一秒,地武学院的其他四个学员就猛地瞪大了双眼。

因为他们竟然看到,他们的队长常荒竟然直接倒飞了出来,倒飞的速度比他先前攻击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又是“咚——”的一声响,常荒的身躯狠狠地砸到了一块巨大的岩石上。

如果不是他提前卸力,这一下很有可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但是显然,方才和常荒交手的人并没有想放过他。

磅礴强悍的玄力,如同惊涛骇浪一般,再次席卷而来。

以蛮力直接震开了地面,大地又出现了无数细微的裂缝。

裂缝沿着常荒倒地的方向不断延伸着。

紧接着,耀眼的暗黄色光芒爆发了开来,直直地朝着常荒袭去。

同样是地系玄力!

地武学院的其他学员还没有从方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只能愣愣地看着这道攻击飞向他们的队长。

而常荒因为先前那一次交手,五脏六腑已然受了重伤,爬起来已是勉力,更不用说去抵挡了。

“轰——!”

暗黄色的光芒精准地砸到了常荒的身上,这一击竟然还引起了空气的震动,周围的元素也也疯狂地涌动了起来。

“噗——”

常荒凭靠着肉体挨下来这一击,然后猛地张嘴,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直接染红了他倚靠着的岩石。

“队长!”

“常哥!”

这个时候,地武学院的其他人才彻底的反应了过来。

他们惊叫出声,然后迅速地赶至了常荒所在的地方。

接连收到两次攻击,常荒这个时候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了。

他歪头,又吐了几口血,身体更是虚弱得不成样子。

其中一个女性学员见到常荒这个模样,瞬间红了眼,猛地抬头朝着另一个学员怒喊道:“丹药呢?快把丹药拿出来!”

“哦哦哦在这里。”那个学员懵了一下,才从自己的储物戒中掏出了一枚天元丹递了过去。

女子接过,然后一手扶起常荒的脖颈,另一只小心翼翼地将天元丹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丹药入口即化,一股热流顺着喉咙流进了体内,然后辗转至丹田,丹田再将药力运送至每一条经脉之中。

一颗天元丹让常荒的伤势不再恶化,但是他伤的太重,仅仅凭着一颗普通丹药是不行的。

“还有呢?”女子不快,“把能恢复伤势和补充玄力的丹药都拿出来。”

那个学员吓得手一抖,顿时十几颗丹药撒了一地。

他颤颤巍巍地捡起来,然后挑选了几颗递了过去。

常荒又服下几颗丹药,脸色才红润了起来,也有力气站起来了。

“彤儿,谢谢你了。”他感激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子,“还是你最关心我。”

“刚才你是怎么回事?”李彤儿不解地看了常荒一眼,“你拥有地系玄力,防御力极高,谁有着能耐把你伤成这样?”

众所周知,冷夜的玄力是精神系,如果是他出手,常荒是不可能变成这个样子的。

但从他们得到的情报中来看,四灵学院之中,除了一个易染染能跟冷夜匹敌之外,不可能还有人的实力在他们两人之上了。

而常荒的修为和冷夜、易染染二人差不了多少,并且,他杀的人要比这二人更多,所以他的实战经验要更高太对。

可是让地武学院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他们的队长居然被人重伤了两次,这就意味着,常荒在刚才那一瞬,被人打掉了两个生存数字。

简直奇耻大辱!

听到李彤儿的话,常荒的脸色铁青,他压着怒气说道:“我没看清。”

是的,他刚才根本没看清,一心只想把那个辱骂他的臭小子杀掉。

但就在中途中,有人抵挡住了他的攻击。

常荒还没抬眼去瞧是谁,就被一脚踹了出去,而那只脚踹的位置,刚好是他的下体。

他都要疼死了!

“没看清?”李彤儿更吃惊了。

常荒憋着一股怒气,目光阴寒地看向了对面的五个人,冷梆梆地开口了:“沈长玦,刚才是你?”

沈长玦的名声虽然没有冷夜和易染染响,但也是其他学员重点研究的对象。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长玦的目光同样很冷,冷漠的声音之中带着很明显的轻蔑。

闻言,常荒大怒,他正要说些什么,却被一声狂笑打断。

“哎呀妈呀笑死我了。”萧沐晨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一边笑,一边揉着肚子,“还什么地武学院的队长,连我们云歌都打不过,算什么队长。”

地武学院的人没看清出手的人是谁,可是他们的却看得一清二楚。

那时,红裙少女也是一个暴掠而出,在眨眼之间接下了常荒的攻击。

然后抬起腿来,对着他的下体就是狠狠地一脚。

方才,萧沐晨四人也惊呆了。

因为他们知道卿云歌主修火系玄力,辅修暗系玄力,可刚才她脚上附着的玄力光芒,却是代表地系玄力的暗黄色!

难道她也是三生玄力?!

要知道,四灵学院内唯一一个三生玄力的拥有者罗季宇,已经被当成下一任四灵学院的院长来培养了,所以这一次才没有来参加学院大比。

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多生玄力的拥有者的修炼速度,会比一生玄力慢得多。

罗季宇到现在也不过是魂阶六段。

但是现在的卿云歌却打破了他们的认知,明明是多生玄力,修炼速度要比他们专修一种玄力还要快了很多。

而且她先前不是双生玄力吗?

怎么一眨眼竟然变成了三生玄力!

难不成玄力这种东西还可以后天觉醒?

这根本有违玄力的理论系统知识啊。

“是你?”常荒因为萧沐晨的嘲笑,这才注意到队伍中那唯一一个女性,眼睛里的杀机在瞬间暴涨了起来。

他居然被一个小丫头打成了这个样子?!

“嗯——是我。”卿云歌懒洋洋地应道,她勾唇,笑得邪肆,“怎么样,常队长,方才你还……爽吗?”

目光若有若无地浮过了某个地方,玫瑰紫色的眸子中带了一抹意味深长。

“你看哪儿呢!”李彤儿发现了红裙少女望向的地方,顿时怒了,她娇喝道,“我告诉你小丫头片子,就你这小身板,还是不要肖想我常大哥了!”

说完,还专门挺了挺自己傲人的胸脯。

她并不知道常荒那里受伤了,还以为卿云歌要和她抢男人。

“你这个老女人别在那里信口开河。”萧沐晨也跳了出来,“就你们队长那长相,青楼里的妓子都看不上。”

“你说谁你老女人呢?!”李彤儿被气得脸色发白,“你再说一遍?!”

“谁接我话谁就是老女人。”萧沐晨毫不客气地反驳了回去,然后不怕死地又叫了几句,“老女人,老女人!”

“混蛋!”李彤儿只感觉自己的胸腔处涌上了一团血气,她咬牙怒道,“我打死你这个臭小子!”

话罢,她的手中出现了一把软剑,娇喝一声:“给我死吧!”

“哦哟哟,我好害怕。”萧沐晨虽然嘴上说着害怕,但是脸上却没有半点惧意,十分欠扁地吹着口哨,“你来打我呀,打我呀!”

常荒他不敌,这个老女人他可不怕。

李彤儿被气得要死,气息都有些不稳了,她挥舞着软剑冲了上去:“臭小子看招!”

萧沐晨这才换上了一副肃穆的表情,他双手抬起,掌心中缓缓凝聚着光芒。

而在这个时候,常荒猛地厉喝一声:“其他人,与我一起动手。”

“只要我们宰了这支队伍,我们绝对会是这次的第一!”

喝声一落,地武学院其他三人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里的狠辣。

他们不约而同地腾空而起,尽数朝着四灵学院的人袭去。

而常荒也飞身冲去,目标正是冷夜。

“动手!”看到这一幕,冷夜也冷了脸,“按照小师妹之前说的,把这些人的生存数字打到零!”

他们纵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地武学院却是真正的一群恶徒。

能来参加学院大比的都是九族的天才弟子,哪一个不是家里的希望?

可是这些希望,全部都被地武学院毫不留情的摧毁了。

“想把我们的生存数字打到零?”闻言,常荒狞笑一声,“冷夜,你居然也学会说大话了。”

方才他之所以受了冷夜的攻击,那是因为他没有做好准备。

为了对付冷夜,常荒准备了不少法宝。

而其中有一样,就是专门用来抵抗精神力攻击的。

“冷夜,你伤不了我!”常荒大喊出声,“我有万钧双盾,你的精神攻击对我没用!”

万钧双盾,上品天灵器,可抵挡灵阶以下的精神攻击,但会消耗使用者极大的玄力。

友情提示:请常备补玄丹,否则有可能力尽人亡。

然而闻言,冷夜的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淡然自若。

吴萧早在这场战斗开始的时候,就退到了一旁。

诚如他所言,作为一个炼药师,他的武力值并不高。

但是明显看来,也用不着他出手,甚至有可能连丹药都用不上,钱也就没了。

想到这里,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如果本院卖不出去丹药的话,他也许可以卖给敌对方?

在杀他们之前赚一笔也是不错的。

“冷夜师兄,这四个人都交给我。”卿云歌眼眸淡扫,“你和沈师兄保护吴萧师兄即可。”

对于地系玄力的运用,她还不是很熟练,刚好这几个人让她来练练手。

“小师妹你……”冷夜愣住了,他欲言又止,有些担忧道,“你一个人能行吗?”

“试一试就知道了。”卿云歌掰了掰手指,扬眉浅笑,“而且,我有一个更好的计划。”

见红裙少女如此执着,冷夜也不好说什么了。

他朝着沈长玦颔了颔首,示意一起退下去。

沈长玦眉头微皱,明显有些不赞同,但最后还是停止了玄力的凝聚。

二人也都知道虽然吴萧的战斗力不高,但也用不着人保护,所以索性站在一旁,开始看戏。

而常荒并没有听见那番对话,他看见冷夜居然退到了一旁,狂笑了起来:“冷夜,没想到你这么胆小,听我有了万钧双盾,就退缩了?真不是男人!”

“万钧双盾?”一声轻笑响起,“不过是一把破烂的天灵器罢了。”

“又是你?”常荒猛地抬头,然后发现笑声的主人正是先前把他踹出去的红裙少女,脸顿时涨红了,是被气的。

卿云歌同样漂浮在空中,她的手掌心朝着下方,散发着暗黄色的光。

少女微微抬眸,继而盈盈一笑,声音慵懒:“可不就是我么。”

尽管她的容颜被面具遮住了,可眉眼间的那抹靡丽,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好,好!”常荒被这么轻飘飘的语气一激,瞬间暴怒,“你要送死,就不要怪我辣手摧花了!”

说完,他猛地挥手,高声喝道:“都给我上,先把这个小丫头片子杀掉!”

“唔,杀掉我么……”卿云歌的双眸中浮过淡淡的雾岚,她抬手,声音森然,“那就一起上吧。”

“大家上!”常荒更怒了,“让她这么不知天高地厚!”

“哗——”的一声,红裙少女的身躯忽然暴掠直上,直冲云霄。

下一秒,冷喝声响彻了整个苍穹。

“山崩地裂!”

山崩地裂,灵品上级玄诀,群攻系技能。

施展期,提升使用者的防御力,同时给对手造成巨大伤害。

“大家小心!”常荒的瞳孔猛地一缩,旋即厉喝出声。

然而话音还未落地,四人便感觉大地猛地震颤了起来。

“轰隆隆——!”

刹那间,天摇地晃,无数岩石从峡谷上疯狂地落了下来。

“地之护盾!”

常荒眼见不好,连忙施展出防御性玄诀,然后朝着其他三人大吼一声:“都过来!”

强悍的玄力铺天盖地的涌来,直接卷起了空气中的元素乱流。

看到这一幕,四人皆是一副骇然之色。

“这、这到底是什么人?”常荒失声,“怎么可能这么强?!”

他能感受到,对方对于地系玄力的运用,竟然比他还要灵活娴熟上不少。

不是说四灵学院最强的就是两个队长吗?

这个红裙少女是哪里冒出来的?

又是“轰——”的一声巨响,那些还未掉落的岩石在玄力的作用下摇摇欲坠。

哗啦哗啦,又是一批岩石坠落,但这一次却并没有砸下来,而是在空中漂浮着。

紧接着,岩石旋转了起来,刀风疾来,将岩石割成了碎片。

下一秒,岩石碎片所化成的漩涡直直地朝着下方砸去。

气压降到了最低点,狂风呼啸而出,整座峡谷都因为红裙少女随手施展的《山崩地裂》而颤抖着。

而另一边,萧沐晨和李彤儿的战斗还在进行着。

由于继承了玄武的血脉,萧沐晨也习得了玄武的天赋玄通——天罡护体。

一旦施展出天罡护体,那么在短时间内,什么攻击对他都是无用的。

当然,若是修为超出了使用者太多,也是会受伤的。

李彤儿的玄力同样是地属性的,她一边用软剑攻击萧沐晨,一边施展出来天品中级玄诀《地刺》,让萧沐晨无暇分心。

但奈何萧沐晨在一开始就施展了天罡护体,这些攻击对他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玄武是四灵守护兽之中,唯一拥有两种天赋玄通的混沌兽,一龟一蛇。

萧沐晨传承的那部分血脉,属于龟,所以他的防御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于是他连玄诀都没有动用,就在那里任由李彤儿攻击。

“老女人,我就站在那里,你来打我呀!”

“去死!”

“老女人,你这攻击对我没用啊,能不能用点力气?”

“闭嘴!”

李彤儿都要疯了,无论她如何攻击眼前的男人,他身上愣是不见半点伤痕。

而且这个臭小子还一口一个“老女人”的叫她,是个女人都受不了。

不仅如此,在一打一守之间,萧沐晨还不忘揩了一把李彤儿的油。

袭完胸后,啧叹一声:“老女人,你还挺大啊。”

李彤儿羞恼无比,但是还没等她再次出手,她就感觉有一只手又盖在了她的身后。

“啧啧,老女人,看不出来你臀部也挺有料的。”

“臭流氓你找死!”李彤儿怒火攻心,“还没人敢吃姑奶奶的豆腐!”

她居然被一个臭小子轻薄了,说出去都没脸见人。

“哇老女人,你的相好要死了。”萧沐晨还有余力看了一眼另一边的战况,他歪了歪嘴,“要不然这样,我们暂时停手?”

“做梦!”李彤儿可不会去信萧沐晨的一个字,她仍在不遗余力地攻击着他。

而她并不知道,萧沐晨这一次所言全部属实。

眼见着漩涡越来越近,常荒瞬间就慌了,脑子中一片空白,甚至都忘了自己学过的玄诀。

忽然,他狂吼一声,双眸赤红,然后直接抓住另一个女性学员,挡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常荒,你干什么?放开我!”

女性学员登时惊呆了,她挣扎着想要下去,但是奈何常荒用玄力把她给固定了,根本无法逃离。

“别挣扎了,能为我死,是你的荣幸!”常荒此刻已经陷入了疯魔之中,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听到这句话,女性学员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

但是,出乎了她的意料,那个漩涡并没有砸到她身上。

而是在距离她仅有半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她睁开眼来,有些茫然。

这是什么情况?

常荒同样有着不解,难不成有人来救他们了?

果然,一道陌生的声音响了起来。

“得饶人处且饶人,姑娘何必狠下杀手?”

------题外话------

加了一千字~小加更,但不算在加更里面。

没什么好说的,卖个萌吧(~ ̄▽ ̄)~

预告:又一美男登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