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美男来,狭路相逢!/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声音清雅、凉沉,若山间寒泉、林中云雾,在空中飘荡开来,拨人心弦。

不可否认,这个声音很好听。

只是简简单单的听这个声音,就犹如春风拂面而过,一切忧愁都烟消云散。

便见身穿月白色衣裳的男子缓缓地从峡谷的尽头走来,他闲庭信步一般,走得不急不慢。

衣角绣着深蓝色的云纹,鞋边用金丝勾勒而成。

身如玉树,光若琉璃。

一头长发被玉冠束起,面容温凉,眉目清寒,棱角分明,弧度美好。

他似乎是在笑着,但那笑容却让人感受到了一股冷冽的寒意,双眸中的神色寡淡疏凉。

犹如凛冽寒风吹过的大雪之夜中,凌寒盛开的一朵花。

没有人看见男子是何时出现的,正如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出手的。

但是能抵挡住这么一道攻击,想来他的实力也并不弱。

卿云歌自然也是看到了站在她左下方的男子,她极轻地扬了扬眉梢,不咸不淡道:“公子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她懒得管这个人是谁,也并不想理睬他。

而且她方才打量了一下这个身穿月白色衣裳的男子,没有看见他身上的院徽。

难不成……学院大比还能孤身一人来参加?

但这些都是陌生人的事情,与她无关。

而常荒却像是见到了救世主一般,急忙大喊:“这位兄台,请你救救我们!一定要救救我们!”

天不让他命绝于此,竟然有人来救他们了!

只要这次能活下来,他绝对不会再不长眼地去找四灵学院的麻烦。

常荒只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他应该知道四灵学院是一个天才倍出的地方,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看来这一届的四灵学院,比二十年前的还要难惹的多。

“救你大爷!”此刻,萧沐晨已经收拾完了李彤儿,他冷哼一声,“你们不是想要我们的院牌和生存数字吗?小爷我看你们现在怎么来拿。”

“臭小子,你别得意,老娘只是一时失手才让你讨了便宜。”李彤儿整个人都被绑在了树上,她气得不行,“快把老娘放了,老娘要和你决一死战!”

在刚才的斗争之中,李彤儿身上的生存数字被萧沐晨打掉了好几个,能不让她气急败坏吗?

毕竟这第二场比试的名次,可是要依据队伍生存数字的总和来排的。

别说掉几个呢,就算掉一个那也心疼得不行啊。

“老女人,你闭嘴!”

萧沐晨虽然看起来风流倜傥,可是他却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觉悟。

他直接毫不犹豫地抬手,利用水流摘了一片很大的枯叶,紧接着,枯叶席卷而来,直接封住了李彤儿的嘴。

“唔唔——!”李彤儿瞪大了眼睛,想要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而枯叶上的灰尘顺着唇齿进入了她的口腔之内,呛得她喘不过气来。

萧沐晨做完这一切后,才转身望向了那个月白衣裳的男子。

他斜了斜眼眸,开口了:“喂我说,这位兄台,你应该知道这里是学院大比吧?”

“学院大比向来你死我活,你不知道吗?”

心里还默默地补充了一句:别以为你比我长得帅就可以英雄救贱人。

听到这句话,男子好看的眉拧了拧,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他点了点头,道:“的确不知道。”

此话一出,地武学院和四灵学院的人都像是见鬼了一样看着他。

“我第一次来九……这个地方。”男子倒是并没有因为那些目光而不适,他的薄唇微微抿起,“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狭长的双眸中是一片坦然,让人难以不去相信这句话确实是真的。

闻言,卿云歌挑了挑眉:“那眼下公子既然知道了学院大比的规则,这些人你也不用救了吧?”

很奇怪。

这个男子明显也是人族,可是他周身的气度,以及容貌实力明显不是小家小户能培养出来的。

难道……他隶属于十大玄法世家?

只不过是她不知道而已?

想到这里,卿云歌偏头看了一眼萧沐晨。

但是萧沐晨,却显然一副不认识男子的模样。

不是十大玄法世家的人……

卿云歌这下子倒是真的意外了。

难不成有什么隐世家族?

一个洛云岚已经来历不明了,现在又多了一个神秘的男子。

她的眸光微微动了一下,这两个人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听到卿云歌的话,男子笑了笑,笑容虽浅,但令人目眩。

“自然不会救了。”他微微颔首,缓声道,“先前在下不明真相叨扰了姑娘,还请姑娘海涵。”

“好说。”卿云歌懒懒地应道,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这人也太过拘泥于礼法了吧?

人族经历过上万年的变迁,很多礼法都已经没有了。

现在人类更看重的,是实力和权力。

卿云歌见过最守礼法的人,便是兰家少主兰停云了。

他的一举一动,都无异于一个真正的贵族。

但是眼前这个月白衣裳的男子,明显比兰停云的修养还要再上一个档次。

儒雅之中,还带着一抹浅浅的风流之色。

举止姿态,都风度翩翩。

不可否认,这是一个很难让人去讨厌的人。

“不、不!”而一旁的常荒听见两人的交谈,慌乱不已,“这位大人,请你一定要救救我们!”

向来都是他为刀俎,何尝试过为鱼肉的滋味?

他现在真的十分后悔去挑衅冷夜,早知道他应该换一个目标,找易染染下手。

不过这个红裙少女到底是什么来头?

居然能以一己之力,将他们四人都压得死死的?

“哦?”闻言,男子侧过身来,他扬了扬唇角,似是在笑,“我为什么要救你?”

“因为、因为……”常荒彻底呆住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理所然来。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不是方才还说让四灵学院的人手下留情吗?

不过就是听了一句“学院大比向来你死我活”,就彻底的改变了注意?

“姑娘请继续。”男子不再看常荒一眼,反而伫立在一旁,眉眼凉寒,“我看戏。”

下一秒,那由岩石组成的巨大漩涡就狠狠地砸了下来。

飞沙走石之间,空旷的峡谷之间回响着一声声惨叫。

这叫声太过凄厉悲惨,让冷夜几人都感觉到了耳朵发麻。

并且,远处有其他队伍听到了这声音之后,迅速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而这里最淡定的,除了卿云歌之外,就是那个月白衣裳的男子了。

他半倚在一块岩石上,眯着眼睛看着那些岩石碎块将常荒四人砸了个半死,温凉的双眸中掠过一抹极淡的趣味。

令人惊异的是,男子的腰和背都靠在了岩石上,但是他的衣服却没有染上半点尘土。

墨发蓝衣,飘逸自然。

“啊啊啊啊——!”常荒凄厉地大叫出声,全身上下都找不出一块完整的皮肉来。

整个身子都如同浸入了染缸之中,暗红一片。

无论他怎么施展防御性玄诀去抵挡,他都会受到伤害。

该——死!

常荒眼睛通红通红,脸上也擦青了不少,而岩石碎块还在噼里啪啦地往下落,仿佛落雨一般,永无终时。

其他三人的情况就更不好了,他们的修为比不上常荒,对于地系玄力的运用自然也没有他高。

所以连抵挡的能力都没有,就被深深地砸到了地上。

四人的生存数字都在极具减少着!

常荒勉强抬起手来,看着自己掌心之中不断减少的数字,内心在怒吼着。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他不能死在第二场比试,他可是常荒!

地武学院榜上第一的常荒!

“唔唔——!”看到这一幕,李彤儿也慌张无比。

她不断地叫着,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怎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应该是他们打赢了四灵学院,抢夺了他们的积分,然后一跃而成积分榜第一吗?

不,假的,一定是假的!

“冷兄,卿师妹的实力应该比你强了吧?”沈长玦微微抬起下巴,眸中浮过一抹道不清说不明的光,“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是啊。”冷夜恍若叹息一声,“转眼将近十年过去,我们也老了。”

十年八载,都在四灵学院渡过。

而这一届学院大比完毕之后,他们这一届老生也要毕业了。

是去是留,都还无法做出抉择。

“冷兄说笑了。”沈长玦淡淡,“你我的前途都无止境,修炼一途,不谈老少。”

一切,都要看实力。

“无止境么……”冷夜低声,喃喃地说了四个字,“但愿如此。”

此刻,那些岩石碎块终于停止了下落。

常荒本来都以为自己要死了,但是他居然发现,自己的掌心之中的数字是壹。

这就代表,他还有一条命。

而其他三人也同时看向了自己的手,掌心上同样是一个“壹”字。

“你……”见此,常荒猛地抬头,“你不杀我们?”

但若是想留他们一命,何不多给他们留一些生存数字,反而偏偏是一个“壹”?

“小师妹?”冷夜也看到了这一幕,他有些讶异地望向了红裙少女。

卿云歌给他比了一个手势,然后才俯身看着常荒,慢悠悠地开口了:“是啊,我不杀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八个字差点又让常荒吐出一口老血,而一旁看戏的男子倒是忍不住笑了一下。

“为什么?”常荒迷惑了,“为什么不杀我们?”

“因为……想坑你们啊。”卿云歌打了一个响指,笑吟吟道,“吴萧师兄,你有生意了。”

有生意了?

听到这四个字,冷夜几人清楚地看到,某黑心炼药师的眼睛里,忽然发出了两道亮光。

众人:“……”

要不要这么激动?

吴萧敛了眸中的“狼光”之后,慢条斯理地走了出来,直到走到了常荒四人的跟前,才停下了脚步。

他蹲了下来,似乎是在查看常荒的伤势。

查看完后,吴萧开口了:“你们伤得太重了,一般的丹药不行,得用丹辉灵丹才可以恢复全部伤势。”

说完,还安慰了一下:“不要担心,你们需要用的丹药,我都有。”

闻言,常荒瞬间懵逼了,这是什么操作?

把他们打得半死,还让队伍里的药师来给他们治疗?

神经病吧!

“你、你想干什么?”常荒方才就已经被卿云歌打怕了,他警惕地盯着吴萧,“我警告你,你不要过来!”

吴萧充耳不闻,他直接从储物戒中取了几个玉瓶出来,然后倒出了几颗丹药。

根本不顾常荒的挣扎,直接将丹药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咕嘟——”一声,丹药瞬间就滑进了喉咙里。

常荒嗬嗬有声,他瞪着死鱼眼,完全不能理解吴萧的举动。

其三人同样也被强制性喂了药,在感受到体内逐渐燃起的暖流时,皆是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

四灵学院的人都有病吧?

难道天才也都是疯子?

“好了,伤势恢复了吧?”吴萧目光灼灼地看着四人,“那就请你们把钱交上来吧。”

常荒四人:“……”

最终,在威逼利诱之下,地武学院的人将自己的储物戒都交了出去。

吴萧查看了一下戒指里的东西,然后满意地走了。

“小师妹,你不会就是为了这个,才不杀他们的吧?”冷夜怪异地看了红裙少女一眼,“我们杀了他们后,也能将他们身上的储物戒拿过来。”

“不,当然不是这个原因。”卿云歌微微颔首,“我之所以给他们每个人留一个生存数字,就是因为我们还用得到他们。”

“用得到他们?”沈长玦诧异,“怎么说?”

“引出地武学院的另一支队伍。”卿云歌双眸一眯,“地武学院心狠手辣,但一旦遇见强于他们的队伍之后,便会立马躲藏起来,就算是我们想要寻找,都很难。”

“我方才在常荒他们身上做了一个标记,只要他们和另一支队伍会晤之后,我们就能立马知道,然后……”

玫瑰紫色的双眸掠过一丝淡淡的杀意,她樱唇微启:“杀之后快。”

卿云歌当然不会放过地武学院的人,但是做掉常荒他们的队伍之后,另一支队伍就很有可能遇不到了。

“云歌,这我能理解。”萧沐晨走了过来,他挠了挠头,“但是你不怕常荒他们又去打劫小学院吗?”

冷夜也点了点头:“不错,现在应该大部分学院都知道了生存数字可以转移,万一……”

“他们不会去打劫的。”吴萧开口了,“我刚才多给他们每个人吃了一颗锁脉丹。”

锁脉丹,皇品下级丹药,只对灵阶以下修为的智慧生命有效。

在一段时间内,将服用者的经脉锁住,使其无法运转丹田,凝聚玄力。

“我靠……”萧沐晨目瞪口呆,“你也太阴了吧?”

“嗯——?”吴萧冷冷地看了过来,唇角勾起了一个弧度,“萧师弟,你也想试试吗?”

“不……不不不!”萧沐晨连忙摆手,然后蹭蹭蹭地就跑到了另一边。

“没想到吴萧师兄和我想到一起去了。”卿云歌意外地看了吴萧一眼,“但是五颗皇品丹药,他们储物戒里面的东西够抵吗?”

“不够。”吴萧很快就答了,“我晋升皇品炼药师没过几个月,锁脉丹也并不完美,算作失败品,还有一些副作用。”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但是有什么副作用,我就不知道了。”

卿云歌:“……”

她就说这位黑心药师怎么可能这么大方。

假若日后吴萧真的进了丹灵塔,那炼药师公会的风气可真的是不能想象。

“走走走,我们去遗迹。”萧沐晨大大咧咧,“地武学院也解决完了,再不去遗迹的话就要被火云学院那群人抢了。”

“走。”冷夜点了点头,“希望没有耽搁多少时间。”

“好嘞!”萧沐晨痛快道,然后他还专门看了一眼依旧靠在岩石上的男子,“喂,看戏的,你戏也看完了,是不是该离开这里了?”

“哦?”男子微微睁开眼,“这里是你的地方?”

萧沐晨忽然语塞,他结巴了一句:“不、不是。”

怎么这个人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气势却这么强?

“嗯。”男子浅浅地应了一声,便不在理他,而是看向了红裙少女,“不知道在下可否与这位姑娘交个朋友?”

卿云歌的脚步顿了顿,她并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了六个字:“相逢何必相识。”

这个人的来历神秘,她不想和他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

闻言,男子倒是没生气,他声线凉沉道:“那至少,在下可以知道姑娘的芳名吧?”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眸中掠过一抹疑虑,但还是答了:“卿家,卿云歌。”

“卿云歌……”他轻声重复了一遍,旋即扬眉,笑了笑,“也请姑娘记住我的名字。”

他抬起头,眉眼带笑,唇却凉薄:“我叫——月泠寒。”

月下对影醉花前,泠泠吹雪一点寒。

月泠寒。

很好听的名字。

很好听的声音。

然而这一次,卿云歌却并没有答话了,她脚步不停,接着向前走去。

萧沐晨看了看红裙少女,又看了看一旁的俊美男子,有些茫然。

他挠了挠头,也跟了上去。

地武学院早在服下丹药之后,就迅速离开了大峡谷。

在四灵学院的人走后,峡谷中就只剩下了男子一人。

月泠寒静静地伫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在等地老天荒。

“呵,九族的人……”良久,他的眉梢轻轻地扬了扬,薄唇染了一抹温凉的笑,“真是有趣极了。”

……

顺着院牌所指的方向,卿云歌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遗迹的入口处。

这座遗迹看起来并不大,但贵在古奥典雅。

遗迹是一个正五面体,由亮黄色的砖块堆砌而成。

因为年久的风化,遗迹的几处已经明显剥落了不少。

而在它的正前方,有一座雕塑,是一只老虎的模样,应该是神明时代期间才有的某种玄兽。

而不出意外的,他们在门口看见了,也是刚刚才到的火云学院。

看见红裙少女,洛云岚没有丝毫的意外,像是这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挥手,示意其他学员停下,然后自己上前一步。

“卿姑娘。”洛云岚微笑,端庄而优雅,“我们又见面了,真是有缘。”

如果不是为了尽快和这个九族人见面,她也不会耗费心神去掠夺那么多积分。

洛云岚并不在乎这里的遗迹,她在乎的,只有名次。

为此,她还专门放慢了前进的脚步。

不过幸好,她做对了。

这个那天让她受了极大屈辱的红裙少女,果然来到了这里。

“是啊,我们真有缘洛云岚。”卿云歌亦是一笑,笑容瑰丽动人,“可惜这次我夫君没来,你见了我也没用。”

听到这句话,洛云岚的脸顿时僵了一下。

但是很快,她就恢复了正常:“卿姑娘说的话,我似乎不太懂。”

“洛姑娘不懂很正常。”卿云歌打了个哈欠,勾了勾唇,“毕竟……我说的是人话。”

“噗哈哈哈哈哈——!”萧沐晨一个没憋住,直接笑出了声。

笑死他了,他回去一定要好好地向云歌讨教一下,怎么能骂人不带脏字,还这般富有内涵。

洛云岚的手指瞬间握紧了,她咬了咬牙:“卿姑娘只会凭口舌之快吗?”

“不啊。”卿云歌眨了眨眼,唇边染起一抹嗜血之意,“我还会很多,你想试试吗?”

“是我冒犯了,还请卿姑娘不要介意。”洛云岚立马就冷静了下来,她轻轻颔首,温柔浅笑,“既然有幸与卿姑娘一起来到这座遗迹,那么不如,我们就联手打开它吧。”

纤细的手指松开来,她内心冷冷一笑。

打开之后,就是你的死期!

------题外话------

艾玛……又因为一句不算诗的诗卡了半天。

(~ ̄▽ ̄)~对美男就是要好一点。

云歌:是我桃花吗?

世子:不要慌,我马上帮你掐掉。

云歌:……我一点儿都不慌!

今天有些省份高考了吧?

天气热记得多喝水~考完试你们就解放,然后迎接咳咳大学狗的生活。

欠你们两次加更,周末我试试补上(最近太忙了orz)。

我尽量加快情节的节奏,马上就会有一群反转!

取章节名好痛苦嗷……取名废到哪里都是取名废(╥╯^╰╥)、

感谢宝贝儿们的鲜花和钻石(心掏出来给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