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花式虐!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洛云岚虽然不清楚这片上古战场中的遗迹中有什么,但她能确定,不管是哪一个遗迹,都一定十分的危险。

以前在家族的时候,她也跟随过其他子弟去过一些遗迹。

遗迹都是一些高手原来修炼的地方,在他们死后,也就成了们的陵墓。

而为了防止后辈人进入他们的陵墓之中偷盗宝物,这些高手们设立了很多机关。

当然,有些高手也专门在陵墓之中留下了天才地宝以及玄诀阵图,等待着后辈人来继承。

但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遗迹都是个危险的地方。

洛云岚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眼前的这个遗迹,很不简单。

虽然外表质朴素丽,但是无论是遗迹前的那个雕像,还是那扇厚重的大门,都让人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威严之力。

就好像是有神明在注视着他们一样,目光深邃,令人胆颤。

哪怕是她,也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受。

洛云岚抿了抿唇,水眸凉了几分。

既然确定了要杀掉这个看破她秘密的九族人,那么这处遗迹,就是一个很好的动手地。

“怎么样,卿姑娘?”洛云岚抬了抬下巴,矜持而贵气,“你我的队伍在积分榜上排名前二,想必我们联手的话,一定能够拿下这座遗迹。”

听到这句话,不光是四灵学院,就连火云学院的四个学员也愣住了。

“我说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在打什么主意?”卿云歌还没开口,萧沐晨就毫不客气地说道,“先前你污蔑我们云歌,现在又打着合作的幌子说这种话,你到底想怎么样?”

“住嘴!”闻言,火云学院的四个男学员瞬间就怒了,“不许侮辱我们云岚!”

“还你们云岚。”萧沐晨哼笑一声,“没想到你们火云学院的人,还喜欢共享女人。”

苏沐颜曾经对萧沐晨有一个评价,那就是这个家伙的嘴巴太毒了。

而且他心直口快,有话就直说,因此在南淮城的时候,萧沐晨得罪了不少人。

但是人家就是不改,因为能被他骂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萧公子慎言!”洛云岚终于寒了脸色,她的眸底也逐渐浮起了冰冷的戾意,“我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你,让你这样看我。”

“你侮辱我没关系,侮辱我的同窗,委实是太过分了。”

她又上前一步,衣袖间的幽香散了出来,悠悠荡进了鼻翼之间。

一时间,荒芜的气息都被驱逐了不少。

洛云岚眉眼清丽,绝美得不可方物:“而且,我只是在询问卿姑娘,并没有半点恶意,萧公子却对我恶言相向!”

“到底是我想怎么样,还是萧公子想怎么样?”

水袖中,十根手指紧紧的掐入了掌心之中,洛云岚的脸色很难看。

以往在家族中,她根本都不需要去释放幽兰香,便会有很多人争先恐后地来为她服务。

而如今,对付有些九族的男人,连幽兰香都有可能不管用。

难道她还需要再加强一下手段吗?

洛云岚的眼眸凉了凉,如果不是她有任务在身,绝对不会来这么个穷僻的地方。

这一番话让萧沐晨愣了愣。

而看着不知道为什么,洛云岚一脸愤怒的模样,他居然觉得自己有些理亏,然后就闭嘴不说话了。

火云学院的四个男学员在看到他们心目中的女神被气成了这样,顿时也怒不可遏。

如果不是有洛云岚压着他们,他们早就上去对着萧沐晨拳打脚踢了。

“就是,你想对我们云岚怎么样?”

“我们云岚好心邀请你们,你们反而这般无礼,算什么四大院!”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勾了勾唇角。

洛云岚果然段数高,仅仅几句话就把自己摆在了受害者的位置,还让对方哑口无言。

“洛姑娘误会了。”瞥了一眼有些不知所措的萧沐晨,卿云歌朝着洛云岚微微一笑,“沐晨兄并没有想对你怎么样,只不过你长得太美了,他很嫉妒,所以才这样说。”

“还请你……万万不要计较才好。”

洛云岚:“……”

萧沐晨:“……”

“言重了。”洛云岚僵了僵脸,最终还是客气地笑了笑,“我瞧着萧公子也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我不过是蒲柳之姿罢了,萧公子不必妄自菲薄。”

“过奖过奖。”萧沐晨摸了摸鼻子,“经过洛云岚你这么一番开导,小爷我也觉得我长得比你好看了。”

听到这话,洛云岚倒是没什么表现,依旧端庄地笑着。

而她身后的四个男学员,却是一脸的愤愤不平。

“所以不知卿姑娘可否与我一同开启这遗迹?”洛云岚紧了紧眉,继而优雅一笑,“我想卿姑娘也应该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卿云歌听出了这句话的弦外之音,意思是——你不必那么心胸狭窄,藏着一个男人不让他见人。

她知道洛云岚为什么会这样说。

因为在那三天之中,不管洛云岚怎么使计谋,都见不到容瑾淮一面,遑论搭话。

闻此,她扬了扬眉梢,轻点下巴:“不,对于洛姑娘,我是很小气的。”

其他人听了这一番对话,都有些莫名其妙,根本不明白两个人在对什么暗号。

“卿姑娘不必担忧,若是我们打开了这遗迹,里面的东西我全部都让给卿姑娘。”洛云岚背着双手,眉眼之间镀上了一抹高傲之色,“而我只要一样东西,那样东西卿姑娘一定不需要。”

她想要的,唯有卿云歌的命!

“洛姑娘这么大方啊?专门喜欢要我不要的东西?”卿云歌弯了弯唇,“既然洛姑娘都求我求到了这个地步,我再不答应的话,也实在是太不近人情了。”

虽然不清楚洛云岚在打什么主意,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没安好心。

那就不如……同她在这座遗迹里玩个痛快。

“你……!”洛云岚根本没料到自己会得到这样一个回答,她气得脸都白了,“卿姑娘,我说的是合作!”

“所以呢?”卿云歌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既然卿姑娘已经答应了,那就请吧。”洛云岚最终选择忍下这个口气,她冷了冷眉眼,甩袖淡淡,“如果再不动手的话,要是一会儿又来人了,可就麻烦了。”

“哦——我不急啊。”卿云歌耸了耸肩,她挑眉示意,“洛姑娘要是急的话,那就麻烦先把遗迹的门打开吧。”

“也好让我看看,洛姑娘合作的诚意。”

闻言,洛云岚只感觉自己的胸腔之处有一口血气在翻涌,但是奈何她怎么也吐不出来,只能强忍着怒意道:“卿姑娘说的有道理。”

说完,她侧过身去,命令身后的人:“去打开遗迹的门。”

“好的,云岚!”接到命令的那个学员似乎极为高兴,他兴高采烈地走上前去,心里想着一定要在他的女神面前好好地露一手。

然而,就在他刚走了几步,距离那扇厚重的大门还有一丈远的时候。

忽的,“哐啷——”一声响,那个学员的脚下不知道踢到了什么,遗迹前的地面突然裂开了一道缝。

而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得极快,让人根本来不及去阻止,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学员惨叫一声,跌进了地缝之中。

又是“轰——”的一声,缝隙缓缓合上。

地面再度恢复了正常,齐整地看不出来有任何缝隙。

“云、云岚,小孔他、他……”火云学院的人都惊呆了,口舌都不由地打了个结,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然而洛云岚却没有什么反应,她的面色依旧波澜不惊,就像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

“只是触动了机关罢了。”洛云岚漫不经心道,“你们也去帮忙开门吧。”

听到这句话,剩下三个学员脸上的恐惧立马就消失了,他们没有丝毫地犹豫,也接着向前走去。

而很显然,方才那道缝隙并不是入口处的唯一一个机关。

三个学员过去之后,又有两个掉入了地下,只有一个人完好无损地走到了门前。

他额头上满布着密汗,眼睛中有着挣扎,但是最终还是叩响了那扇门。

“咔嚓——”一声,大门上的链锁应声而断,而门也在缓缓地向两边打开。

学员心下一喜,但是还没等他高兴地给洛云岚高邀功,那断裂的锁链就像是活了一般,忽的飞旋起来。

下一秒,“哐——”的一下,锁链缠住了他的脖颈。

“嘶嘶——”学员猛地睁大了双眼,他惊恐地想要向后退去,但是让他心神俱裂的是,那条锁链蓦然收紧,而他的双腿也跟着锁链的上升一起离地。

连凝聚玄力都忘记了,就这样死在了这最后一道机关下。

跟随她的四个学员死的死,消失的消失,洛云岚的面色却仍旧波澜不惊。

她甚至抬起了头,朝着站在她对面的红裙少女温柔浅笑:“卿姑娘,现在门已经打开了,我的诚意还够吧?”

只要能杀了卿云歌,四条命而已,算不得什么。

洛云岚并不在乎火云学院的任何一个人。

在她看来,这些九族人能为她死,那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幸。

早在洛云岚命令第一个学员去开门的时候,卿云歌就已经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了。

卿云歌自问自己不是什么善人,但如此草菅人命,又是毫无仇恨的同窗,她办不到。

“洛姑娘果然厉害,我自愧不如。”她扬起唇角,鼓了鼓掌,“既然门已经开了,那就请洛姑娘先进去吧。”

听到这句话,洛云岚蹙了蹙眉头,她心下稍稍地思索了一下,便答应了:“好,那一会儿卿姑娘可一定要进来。”

说完,她就轻移莲步,朝着已经打开的大门走去。

这一次,并没有任何机关,洛云岚安然无恙地走了进去。

“小师妹,这个女人实在是……”冷夜拧了拧眉,“你真的要和她合作?”

先前洛云岚那风轻云淡让火云学院的人去送死的一幕,他真的是刷新了自己的认知。

“当然不。”卿云歌挑了挑眉,“我只是想要看看,她想做什么罢了。”

明枪易挡,暗箭难防。

设下陷阱,让其自取灭亡。

“我知道我改变不了小师妹你的注意。”冷夜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但是一会儿进到遗迹里面的时候,还是要小心为上。”

“云歌,不要怕。”这时,萧沐晨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要是一会儿有什么危险,我会保护你的。”

“哦?”闻言,卿云歌眸中含了丝兴趣,“是要变成大乌龟给我挡伤害吗?”

路上的时候,萧沐晨可没少吹嘘他从玄武那里得到的天赋玄通。

萧沐晨:“……”

他才不是乌龟!

洛云岚进去没多久后,卿云歌五个人也随之入内。

而刚一进去,就被亮闪闪的萤光晃了眼。

那是一片璀璨的银色,缀满了入口处的第一座石室。

地上铺满了小拇指大小、石块一样的东西,而萤光正是那些东西发出来的。

一眼望去,至少有数万枚。

“这是……”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眯,不禁脱口,“破魔石?!”

等待四灵学院一行人的洛云岚听见了这三个字,倒是诧异地看了过来:“卿姑娘还知道破魔石?”

刚才进来的时候,她就发现了那些闪烁着萤光的石头,就是很稀罕的破魔石。

本来她还以为这些九族人根本不知道有破魔石这个东西,只把它们当成那些会闪光的普通石块罢了,所以洛云岚准备自己把这些破魔石收起来。

毕竟,就算是在她家族,她也不可能一次性见到这么多破魔石。

没想到这座她根本瞧不起的遗迹内,会有这么多破魔石。

有了这些破魔石,她的实力一定会进一步提高。

但是洛云岚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卿云歌居然认识破魔石!

“怎么,洛姑娘是觉得我不认识,然后好把这些破魔石据为己有?”卿云歌挑了挑眉,“可是我记得似乎你说过,这遗迹里的东西你不取丝毫,唯有一样我不需要的你才能拿吧?”

当然,她是不认识破魔石。

但是奈何……某只行走的百科全书认识啊。

剑灵也只是得到了自家剑主的允可之后,散出了一抹灵识,想要透透风。

结果好巧不巧,就看见了破魔石。

卿云歌心想,有时候羽毛还是挺管用的,至少知道的东西很多,回去她多给它奖励一只鸡腿。

剑灵:“……”

泪流满面啊他。

洛云岚被这句话噎住了,她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就像是不断变幻色彩的幻影灯。

最终,她决定还是以自己的计划为重。

“我并没有这样的想法。”洛云岚淡笑道,“不过是一些破魔石而已,我就让给卿姑娘了。”

语气之中,带了一丝慈悲。

像是在说,瞧,这些东西是我施舍给你的。

表面上笑着,然而洛云岚的内心却是气得不轻。

确实,一些破魔石她不在乎,但这里可是几万甚至十几万的破魔石啊!

若非现在就连她家族所在的地方都找不到破魔石矿,她何必在意这些。

“洛姑娘真是个好人。”卿云歌眼眸含笑,像是真的在夸奖她,“既然洛姑娘不需要,那我们就都收了。”

说着,还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本来我还想着,为了感谢洛姑娘你不惜牺牲同窗性命,也要为我打开大门,然后分你一点破魔石呢。”

洛云岚的脸色骤然一变。

“但是洛姑娘这般推辞,我也不好劝什么了。”卿云歌话锋一转,朝着冷夜四人颔了颔首,“师兄,沐晨兄,我们一定要感谢洛姑娘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让给我们。”

听了这句话,冷夜立马从善如流地开口道:“多谢洛姑娘了。”

洛云岚的脸色更差了,就跟吃了一百只苍蝇一样。

“云歌。”萧沐晨凑了过来,他眼珠转了转,“什么是破魔石啊?”

此话一出,其他几人也看了过来,冷夜他们同样不知道破魔石是什么东西。

卿云歌一边收着地上的破魔石,一边解释道:“破魔石顾名思义,就是破除心魔。”

“魔阶,是我们除了神阶之外,最难渡过的一个瓶颈,因为在晋升的过程中,会有心魔来干扰我们。”

“哪怕是心性坚定者,也会被他心底的心魔所吞噬,轻则终身止步灵阶,重则陷入心魔之中,永世沉睡,直到身体死亡,才能轮回转世。”

卿云歌拿起一颗破魔石,续道:“但是有了破魔石,这些困难就迎面而解了。”

闻言,萧沐晨有些惊喜:“云哥你是说有破魔石在,我们晋升魔阶的时候,就不会有心魔产生了?”

“当然不。”这一次,是洛云岚开口了,她的语调微微上扬,“破魔石只是能让我们掌控主动权,与心魔对抗罢了,真正想要破除心魔,还要靠自己。”

这个时候,卿云歌已经将地上的破魔石收集完毕了。

为了防其他人看出她并没有动用储物戒,所以动作慢了很多。

“大概有十四万块破魔石。”卿云歌弯了弯唇,“这些足够我们用了。”

每个人的体质不同,能吸收的破魔石数量也不同。

但是吸收的越多,日后能达到的境界也就越高。

从羽毛那里得知,曾经有人直接吸收了五万块破魔石,而最后这个人的修为也达到了恐怖的天神阶。

听到这句话,洛云岚的双眸中浮过一瞬的愤恨,她拢了拢衣袖,似有所指道:“卿姑娘的储物戒指,空间似乎不是一般的大。”

卿云歌扬了扬眉梢,语气轻快:“那是,这可是我夫君给我的。”

洛云岚再次完败。

“我们还是接着向前走吧。”洛云岚似乎已经不想再说下去了,迅速转移了话题,“刚进来就有破魔石,里面的东西肯定要更好。”

失策,实在是失策!

洛云岚抚了抚高耸的胸脯,示意自己平静下来。

只要她到时候成功地杀了卿云歌,那些宝物就还是她的。

现在不能急。

暗潮在几人之间不断涌动着,而遗迹之外,也在发生着大大小小的战斗。

一边,月光学院和冰灵学院撞在了一起。

另一边,易染染所带领的队伍,也和风羽学院直直地对上了。

很巧的是,这四支队伍此刻都在一处平地上,只不过对手不同罢了。

伊莲娜再次见到白竹灵,心中的愤恨更深了。

在传送到遗迹后,风羽学院的两支队伍也分开了。

又由于遗迹之中不能动用传讯工具,所以伊莲娜也并没有和碧儿汇合。

她本应该先去找碧儿,但是万万没想到,居然先碰见了她这位好表姐!

真是天助她也!

“好巧啊,表姐。”伊莲娜装作一副很无辜的模样,她笑得乖巧伶俐,“没想到这片上古战场这么大,我们也能遇见。”

她身后另外四个羽人却是一脸无奈,他们根本不想和这位最受宠的公主对上,但是奈何现在两院是敌对方,必然会有个输赢。

白竹灵淡淡地看了伊莲娜一眼,眉眼没有丝毫地起伏,目光漠然,仿佛在看着一件死物。

------题外话------

明天最后一天高考了,来和我们的蠢剑灵一起加油!

不出意外明天可能有加更?



小剧场:

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一天,云歌忽然很是兴奋地跑来对世子说:“我做了一个梦。”

世子手中的动作顿了一下,从善如流地接话道:“什么梦?”

云歌更加兴奋了:“我梦见你变成了一个女人,然后我变成了一个男人。”

他的神色依旧自若,沉吟了半秒,饶有兴趣地问道:“然后你又梦见你把我上了?”

“扯淡!”云歌哼了一声,“我梦见我把你甩了。”

“哦——”他长长地应了一声,旋即挑眉,“都说梦是反的,看来为了让梦尽快反过来,我得好好伺候一下夫人。”

云歌诧异:“你想干什么?”

他双眸眯起,欺身上前:“你。”

第二天,小九很疑惑,真奇怪,娘亲今天居然赖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