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瞬间碎裂!真惨,惨死了(1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那耀眼的玄力光芒时,除了冷夜四人外,其他人都震惊了。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在学院大比的时候,还隐藏修为。

这样有什么好处?

不是应该把修为展露出来,然后肆意掠夺积分和生存数字吗?

冥阶九段巅峰修为虽然可能并不是最高的,但是也足以带着一个队伍横着走了啊!

洛云岚根本不明白,为什么卿云歌要隐藏修为。

但是她此刻的神色却很难看,朱唇上的血色褪了个干干净净,脸色煞白,如同被人迎面打了一拳。

她哆嗦着手指,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嘲讽。

只要洛云岚一想起自己先前说的话,就会懊悔不已。

因为她真的以为卿云歌是为了面子强装的,谁会知道人家所说全是真的?

可恶!

一定是卿云歌她故意的,就想让她出丑!

洛云岚愤恨地看着临危不乱、从容不迫的红裙少女,心中的忌惮与杀意越来越重。

此女不除,一定会成为她的心头大患!

而正朝着卿云歌冲去的雾清河,自然也看到了那比他身上的青光还要深的玄力之光了。

他虽然也因为吃惊和略略地停顿了一下,但是攻势却没有收敛,力度依旧不减。

雾清河虽然已经收起了轻视之心,但依旧不认为卿云歌能打得过他。

因为他手中有着很多兵器,而他手上戴着的护腕,就是其中一件。

玄冥护腕,上品圣灵器,可攻击,可防守。

这一拳下去,就算是灵阶修为的人,骨头也要断!

雾清河硬朗的面容紧了紧,便直接握拳而上,准备先卸掉卿云歌的一条胳膊。

拳风忽的袭来,速度之快,连空气都在一同震动着。

月泠寒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他虽然也因为那深青色的光芒而吃惊,但是眼见到卿云歌依旧一动不动,下意识地脱口:“云歌姑娘,快闪开!”

“晚了!”雾清河却是冷冷一笑。

这个九族人果然太过狂妄嚣张,以为和他现在的修为相同,就能敌得过他么?

冥顽不灵!

下一秒,“砰”的一声巨响,玄冥护腕狠狠地砸在了红裙少女身上。

“雾、清、河!”月泠寒眸中满是怒意,“你当真要和我月族作对?!”

“月七,虽然你在月族的地位十分的高,但你也不可能号令全族。”雾清河依旧冷笑,“而且你认为,你们月族会因为一个卑微的九族人,同我大动干戈?”

说完,他转过头来,盯着红裙少女,轻蔑道:“看来你也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所以连躲都不躲……”

了字方才还含在口中,雾清河就倏地睁大了双眼。

因为他居然看到,红裙少女的身上根本没有一点伤,而他右手上戴着的玄冥护腕,却直接碎掉了。

雾清河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他震惊地看着掉落在地上的护腕碎片,紧抿的薄唇颤抖了起来。

而这时,他的耳畔边传来了一道轻飘飘的声音,带着惬意与慵懒:“你说完了么?”

声音清灵而空幻,如同空谷琴弦泠泠作响。

“我……”听见这句话,雾清河猛地抬起头,他眼中还带了一丝迷茫。

他张了张嘴巴,想问卿云歌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然而下一秒,他的右手就被反握住了。

“如果说完了……”卿云歌扣住雾清河有些粗糙的手腕,唇边扬起一抹嗜血的笑容,“那就该换我了!”

话音还未落地,只听“咔嚓”一声,是骨骼断裂的声音。

如同先前折断洛云岚腕骨那样,雾清河的手腕也被她生生折断了。

雾清河吃痛不已,他剑眉一紧,一个翻身,就脱离了卿云歌的掌控。

紧接着,他右脚后撤,左脚一抬,将手换成脚,接着朝卿云歌袭去。

卿云歌面无表情,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只是那双灿若星辰的玫瑰紫瞳中,浮起了一抹意味深长。

雾清河忽然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他根本没有时间去细想,长腿就狠狠地朝着红裙少女的下方扫去。

这一次,他就要她的腿!

又是“砰——”的一声响,雾清河的腿也打在了卿云歌的身上。

但是让他惊愕无比的是,他下身穿的玄冥护膝居然也在瞬间碎掉了!

玄冥护膝和玄冥护腕一样,都是上品圣灵器啊,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碎掉了?!

雾清河怔怔地站在那里,有些失魂落魄。

这不可能!

他专修铸器一道,在这个领域有着极高的造诣。

单打独斗,同阶修为的人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就是因为他全身上下都是武器,而且最低的级别也是圣灵器。

但是现在,他的两个上品圣灵器居然就这样碎掉了!

“真惨。”卿云歌淡淡地吐出两个字,“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

她根本没等雾清河答话,就抬起一脚,狠狠地把他踹在了地上,右脚压着他的胸口。

雾清河根本没料到,红裙少女居然会这样羞辱他。

“那是因为……”卿云歌微微俯身,冷冷一笑,“我比你强!”

我比你强!

这四个字就像是一把利剑直直地戳入了雾清河的心脏之中,他只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而也不知道红裙少女到底用了多大的力,透过他身上穿着的玄冥护甲,竟然还能让他感觉到疼痛。

雾清河脸色苍白地倒在地上,轻微地喘着气,古铜色的皮肤上有着冷汗在滚滚而下。

“想要我的胳膊?”卿云歌蹲了下来,她好笑地叹气,然后双手猛地一用力,就将雾清河的两条胳膊都卸了下来。

雾清河又吃痛一声,模样已经有些狰狞了。

“还想要我的腿?”卿云歌依旧踩着他,不让他动弹半分。

她换了一个位置,手腕再度一番,又是“咔嚓——”两声,男人两条结实有力的长腿也断掉了。

雾清河咬着牙,太阳穴处的青筋跳动着,喉咙涌上了一口腥甜。

“但是你最开始说,你想要我的命?”卿云歌起身,旋即朝着地上的人微微一笑。

笑容绝丽魅惑,但映在雾清河眼中,却如同地狱修罗。

“那我也只好……”她轻挑眉梢,缓缓开口,然后召唤出了凤璃剑,“恭敬不如从命了。”

下一秒,凛冽的寒光闪过,只见着那三尺青锋就要对着心口穿过。

雾清河终于无法忍受了,他现在确定这个九族人是真的想要他的命。

他紧绷着脸,怒吼一声:“我要离开这里!”

去他的试炼,他不干了!

卿云歌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依旧毫不犹豫地挥剑斩下。

然而,令人惊异的一幕发生了,在雾清河说出那句话之后,他的身上忽然浮现出了白色的光芒。

白光耀目,刺的众人睁不开眼。

而等他们在看时,原本倒在地上的雾清河已经不见了。

“云歌,那个神玄岛的人呢?”萧沐晨惊呆了,“他怎么就突然不见了?”

难不成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咒语,一说出来就能成真?

卿云歌的眸色深了深,她收回了凤璃剑,神情淡淡道:“应该是有什么特定的逃跑方式吧。”

她能禁锢雾清河一次,就能禁锢他第二次。

逃跑了也无所谓,碰上了再来一遍就是了。

不过神玄岛的人怎么有些奇怪,卿云歌拧了拧眉。

假如雾清河动用玄诀的话,是不会这么快落败的。

难道他就这么有自信,凭着一身的护甲武器,就能够杀的了他?

不过也多亏了她在九神院中找到的那件混沌战甲,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材料制成的,连圣灵器的攻击都能轻易化解,而且还能反弹伤害将圣灵器震碎。

卿云歌心想,有着混沌战甲在,她基本就是刀枪不入。

而洛云岚早就趁着混乱,带领火云学院的人离开了。

在她看到连雾清河都败在了卿云歌手下,已然方寸大乱。

此刻,这里就剩下了四灵学院的人和月泠寒。

“云歌姑娘,你真是厉害。”月泠寒走上前来,朝着红裙少女微微一笑,“没想到是我看走眼了。”

“哪里。”卿云歌微微颔首,“只是我没有告诉月公子罢了。”

当然,这种事情,她也不会给他说。

“不过云歌姑娘,你此次伤了雾清河,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月泠寒看出了她的疏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找到他,然后待他回神玄岛。”

“说到神玄岛……我有一个疑惑想请问月公子。”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

“卿姑娘请讲。”月泠寒温和地笑着,眉眼凉沉。

“你们神玄岛的人,是不是不会玄诀?”卿云歌问。

听到这个问题,月泠寒蓦地一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