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他是故人?异变再起!(合章)/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在轰鸣声落后,倏地,以石碑为中心,方圆十里的天地瞬间暗了下来。

这种暗并非是黑夜的颜色,而是一种压抑的死亡之色。

让人心生畏惧,又不得不臣服于此。

旋即,天空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那漩涡的颜色更深,它不断旋转着,吞噬着周围的空气。

日、月、星、辰、阳五将都不由地有些骇然,但不知道为何,他们居然感受到了一种极为亲近的气息。

下一秒,漆黑的苍穹之上,忽然降下了一道深沉的暗光。

光芒直直地打在了巨大的石碑上,继而,只听“咔——”的一声响,石碑的最上方,就裂开了一道深深的缝隙。

缝隙在迅速下沿,但是,在裂到一半的时候,像是遇见了阻碍一般,忽的停了下来。

五将有些茫然地抬头望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天地间寂静一片的时候,倏尔,一声凄厉至极的怒吼响彻了云霄。

“为什么?!”

“为什么还是不行!”

“几万年了,还不够吗?!”

咆哮声落后,周围又恢复了寂静,但是黑暗仍未散去。

听到这几句话,五将都震惊了。

几万年?

这里面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几万年过去,居然还活着?

“五、五哥。”星将咽了一口吐沫,“魔娅大人在出任务之前,有没有告诉这东西是什么来由啊?”

“未曾。”日将也有些慌乱,“大人只说让我们把它唤醒。”

“所以、所以我们这算是唤醒它了吗?”辰将抬头,目光茫然,“但是没有任何东西出来啊。”

“五哥,我觉得有些不对劲。”月将敛了懒散的模样,他神色凝重道,“大人不是说我们把粉末撒在这里就够了吗?要不然我们现在就走吧。”

“不行!”日将断然拒绝,“若是大人知道我们没有完成她交给我们的任务,一定会发怒处死我们的。”

“这……”其他四将对视了一眼,皆沉默了下来。

他们并不怕死,因为就算死了,也会去魔娅大人口中的极乐世界。

但若是被魔娅大人处死,那就是真的死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星将搓了搓手,问道。

“先看看吧。”日将皱眉,“说不定一会儿还会有什么特殊的变化。”

于是,五将就在这里开始等待。

然而,除了先前那个声音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东西了。

月将打了个哈欠,准备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

结果,就在他转身的瞬间,他忽然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就像是被什么控制了一般,脚步被死死地钉在了地上,举步难行。

“五哥!”月将脱口,“怎么回事这是?”

“嗯?”日将也大吃一惊,“为什么我们不能动了?”

这时,其他三将也反应了过来,不约而同地发现了这个异常。

“我们不仅不能动了,而且我还感觉到……”星将脸色“唰”的一下惨白了,“我体内的力量正在流失着。”

此话一出,剩下四个暗兽人皆狠狠地吃了一惊。

他们不由地慌乱了起来,开始运转着丹田,凝聚玄力。

但是不管他们怎么抵抗,都无法阻止自己体内力量的流失。

“这、这里到底是什么东西!”辰将感觉自己的牙齿都在打颤,他瑟瑟发抖,“五哥,我们快逃,一定要逃!”

魔娅大人当初根本没有给他们说会发生这种事情!

一旦他们体内的力量消耗殆尽,那么就意味着他们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五将都不想死在这里,但是他们却移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裂了一半的石碑在吞噬着他们的力量。

而这个时候,天空上那个巨大的漩涡忽然飞速地旋转了起来。

“轰隆隆——”一阵巨响,仿佛来自地狱的吼叫。

继而,是一声阴测测的冷笑:“逃?别想逃了!”

还是先前那个声音,但却明显兴奋了不少。

“本以为出不去了,没想到来了你们几个,看来老天待我不薄!”

这句话一落,五将便震惊地发现,他们体内的力量流失得更快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日将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我们可是魔娅大人的人!”

“魔娅?”声音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似乎是在回想。

日将感觉到似乎自己的力量也停止了流失。

然而,下一秒,他脸色瞬间一白。

“哼,魔娅,你们几个蝼蚁还敢用魔娅来威胁我?”声音冷冷地笑着,带了一丝嗜血之意,“魔娅的位置,可还是我给她的!”

“我若出来,她亦要俯首称臣!”

“所以你们能为我献出生命,是你们的荣幸!”

“你……”日将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还没等他说完一句完整的话,他就陷入了永世的黑暗之中。

而其他四将也一个接着一个的失去了意识。

漩涡旋转得更厉害了,狂风呼啸,树木号叫。

倏地,石碑上的裂缝又开始了下沿。

“我要出去了!我要出去了哈哈哈哈哈!”

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声音狂笑一声,笑声凄厉仿若鬼鸣,冷意渗进了骨头里。

然而,就在裂缝即将布满整个石碑的时候,再一次戛然而止。

而与此同时,天空中的异象也缓缓褪去了。

光芒消散,漩涡不见。

“不、这不可能!”声音疯狂地大叫了起来,“我怎么还是出不去?!”

没有人回应它,一切静得可怕。

许久,声音就再度静默了下来,像是又陷入了沉睡之中。

但是石碑上的裂缝却没有恢复,而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漫延着。

而石碑前,是已经干枯了的五具尸体。

他们的头颅直直地望着前方,枯槁的面容上满是惊惧。

日、月、星、辰、阳五将就这样死去了,不出多时,他们就会被这里的刀风所风化。

没有尸体,也没有残骸。

而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死,早在计划之中。

……

无天无夜之地,白衣的祭司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眼眸微睁。

他拂了拂袖子,然后离开了自己的位置,朝着远方的王座走去。

还未抵达魔娅的住处,大祭司便听见了一道疲惫的声音。

“事情已经办完了?”

“是的。”大祭司微微颔了颔首,面色没有任何波动,“暗曜十将,已经尽数死亡。”

“唉……”声音淡淡地叹息了一声,蕴含着无限的惆怅,“若是他们知道了真相,恐怕会怪我。”

黑暗散去,露出了黑色的王座。

王座上是穿着红衣的女子,她有着精致绝丽的面容,眉眼却阴沉凉薄。

但就是这样一种反差,让人感受到了一种瑰丽至极的美。

看到那鲜艳的红色,大祭司的眸光微微顿了顿,才低眉:“您也说了,在通向王座的路上,是孤独的。”

“是啊。”魔娅撑着肘,目光迷离而久远,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问道,“那‘他’醒过来了吗?”

“未曾。”大祭司缓缓摇头,“五将的力量还不足以让‘他’出来。”

“也就是说,我们还得派人去?”魔娅皱了皱眉,“可是那片上古战场并不归九族管,只有神玄岛主能开启它,而且……”

“而且当时‘他’也说过,若是没有成功地将九族攻打下来,还是不要去惹神玄岛的好。”

“您不必再派人去了。”大祭司微笑,笑容闲适,“虽然‘他’现在还出不来,但我能看见,在三年之内,‘他’是一定可以出来的。”

“那就好。”魔娅松了一口气,“现在凤璃剑主已经被除掉了,几年我都等得起。”

听到这句话,大祭司的秀眉微微地挑了挑,并没有否认。

他颔首:“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已经被除掉了,您可以安心了。”

令二尊四王、十二星罗以及其他暗兽人都很疑惑的是,虽然大祭司的位置要在魔娅大人之下,但是他们俩之间的交流,就像是普通朋友一般。

而且,大祭司似乎并不畏惧魔娅大人。

每每面对魔娅的时候,他总是很淡然。

而这种淡然……似乎就是他的眼中,根本没有魔娅。

当然,这种话暗兽人们是不敢说的。

因为所有暗兽人都知道,魔娅大人到底有多么宠爱大祭司,根本不允许任何人说他一句不好。

曾经有一个女性暗兽人冒犯了大祭司,直接就被魔娅捏碎了喉咙,撕裂了神魂。

“对了,那个前阵子跑到咱们这里的人类呢?”魔娅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王座,模样漫不经心,“还活着吗?”

“活着。”大祭司点头,“您若是想去看,我可以带您去。”

“不必了。”魔娅摆手,“看在那个人类帮助我们打开了封印的份上,让他好好地过完余生吧。”

本来,以他们目前的实力,是打不破昔年那道封印的。

但是巧就巧在,居然有一个人类找到了他们的所在,而且还说要放他们出去。

于是,魔娅就利用这个人类作为了媒介,成功地将暗曜十将送了出去。

而由于这里根本不适合人类生活,所以那个人类已经濒临死亡了。

“没想到您还很是慈悲。”大祭司抬了抬头,“那个人类我也认识,我会好好安排他的。”

魔娅轻轻地“嗯”了一声,便道:“那么他就交给你了。”

身穿红衣的女子缓缓起身,眸光骤然凌厉:“等到‘他’苏醒的时候,就是我们突破封印之日……”

“而那个时候,我要整个九族都拜在我的脚下!”

……

白衣的祭司离开这里后,便朝着观星台的方向走去。

观星台的旁边是他的住处,而那个跑进来的人类,就在那里。

他凝了凝神,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梦玉染听到了门的吱呀声,迅速地抬起了头。

在看到来人时,他阴柔的眸子微微一眯:“是你啊,大祭司。”

“是我。”大祭司淡淡颔首,他拂袖,坐在了一旁,“怎么样,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我本来就应该是个死人了。”梦玉染毫不在意地笑笑,“能活着还谈什么习惯不习惯?”

大祭司没有说话,他握着茶杯,手指修长有力,仿佛上好的美玉,泛着点点萤光。

“不过说真的,大祭司阁下。”梦玉染抬了抬下巴,“我真的不能成为你们中的一员吗?”

“梦公子是人类。”大祭司淡声,“虽然你已经和玄兽结合了,但也只能是半兽人,若想成为暗兽人,非兽人不可。”

“大祭司说笑了。”梦玉染耸耸肩,似笑非笑,眼神却渐渐犀利,“以大祭司通天的实力,把我变成暗兽人不在话下吧?”

他想报仇!

如果不是因为阿诺德那个蠢货,梦家不会被灭,他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境界。

闻言,大祭司稍稍地沉默了一下,才道:“你命不久矣,就算变成了暗兽人,也活不了几天。”

“你说什么?!”梦玉染仿佛听到了什么让他震惊的事情,“什么叫我命不久矣?!”

“梦公子不知道么?”大祭司微微抬眉,“你作为媒介送了暗曜十将出去,只有一个月的寿命了。”

“不——!”梦玉染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忽然歇斯底里地大叫了起来,“那最开始的时候为什么你们不告诉我?!”

他看着眼前全身都笼罩在祭司长袍中的男人,咬牙切齿。

“梦公子不要忘了,是你主动找来的。”大祭司淡淡,“而且如果我没有记错,我最开始的时候,还提醒过你。”

梦玉染一噎,但依旧怒道:“你们骗了我!”

如果他马上要死了的话,他还怎么报仇?

怎么站在巅峰?!

“我可没有骗过你。”大祭司轻笑,“我从来都不会骗我认识的人。”

“认识的人?”听到这句话,梦玉染茫然了一下,“你认识我?”

他怎么不记得,他还见过除了阿诺德以外的暗兽人?

这时,白衣的祭司抬起了双手,然后将遮住他面容的兜帽轻轻地摘了下来。

清俊无双的容颜暴露在空气中,眸光流转之际,潋滟如水。

“你——!”在看到那张脸时,梦玉染倏地睁大了双眼,他不可置信道,“怎么会是你?!”

“你居然是暗兽人的大祭司?!”

“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大祭司淡然自若,又重新戴上了兜帽,“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梦兄,我会在你临终的这几天,给你最好的东西。”

说完,他便起身朝着门外走去,徒留仍然处于震惊之中的梦玉染。

“凤璃剑主……”白衣的祭司喃喃自语,“要是魔娅知道你还活着,会有什么反应呢?”

天际边,黑色的飞鸟盘旋而下,仿佛一场盛大的舞蹈正在谢幕。

……

“砰!”

“砰砰!”

在数道重物落地的声音之中,传来了一道慢悠悠的女声。

“我说,你们也太不经打了吧?”

卿云歌有些无奈地看着地上的人不断哎呦着,思索着自己是不是真的下手下狠了。

和其他几所学院分开之后,他们先寻着当初她做的标记,找到了地武学院。

彼时地武学院正在欺压一所小学院,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被人盯上了。

然后四灵学院就很痛快地把地武学院的十个人都解决掉了,没有给他们留一个生存数字。

接下来,卿云歌等人就开始对小学院下手了。

当然,他们做人也留一步,毕竟无冤无仇。

给每个人留了至少两个生存数字后,就换另一所学院接着打。

如今,四灵学院每支队伍,都有大约一千五的生存数字,几乎占了总数的一半。

而在掠夺生存数字的时候,卿云歌再一次碰见了洛云岚。

这一次洛云岚根本就不敢说什么话,根本就是连滚带爬地逃走了,连交手都没有。

“小师妹,我看我们的生存数字也够了。”易染染拍了拍手,“这几天都没合眼,打得我累死了。”

虽然他们的实力高,可是也耐不住一直都在打架啊。

“那就休息吧。”卿云歌认同地点了点头,“明天早上,大门就应该打开了。”

听到这话,易染染直接头一歪,吓得冷夜连忙将她倒下去的身子给抱了起来。

许是真的累了,易染染瞬间就睡着了。

其他几人也都选了一个地方休息,苏沐颜也很高兴地找到了凌墨沉给她当肉垫。

凌墨沉有些无奈,但还是伸出了一只手圈着她。

唯一没有睡的,就只有卿云歌了。

她抬头望着暗下来的天空,然后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集齐七道剑魂,前往凤凰族。

卿云歌想了想,从七玄空间内拿出了那个黑色的盒子。

她细细地抚摸着盒子上的纹络,心中微微一动。

“云歌,等你打开这个盒子的时候,就是我们见面的日子了……”

昔日的话语仍旧回想在耳边,卿云歌阖了阖眸,也寻着一棵树靠了下来。

第二天,他们是被一道威严的声音唤醒的。

“小家伙们在这里玩的是不是很开心?”声音中带了一丝调侃,旋即又严肃了起来,“不过接下来你们可就得提点心了,因为这第三场比试可是很危险的。”

卿云歌睁开了眼,迅速地起身。

她听出了这个声音是兽王的,看来先前说话的神玄岛主,也不过是提前留下来的意识罢了。

“不过很多小家伙就不用担心了,因为这第三场比赛,只有生存数字排名前十的队伍才能参加。”兽王紧了紧嗓子,“那么下面,我就宣布一下进入决赛的学院名单。”

“第一名,四灵学院,队长冷夜,生存数字一千五百七十六。”

“第二名,火云学院,队长洛云岚,生存数字一千五百六十二。”

“第三名……”

“第十名,冰灵学院,队长绾卿,生存数字三百二十一。”

兽王宣布完毕之后,便高声道:“好了,这十支队伍就从大门中出去吧,剩下的队伍我会直接把你们传送走。”

话罢,众人感觉自己眼前的画面一晃。

等到再度定神的时候,卿云歌发现他们来到了上古战场的中央地带。

有着凛冽的刀风擦脸而过,冰寒彻骨。

卿云歌微微眯起眼,然后看到在他们的面前,有两扇巨大的门。

门没有实体,如同水面一般,微微晃着。

一扇是蓝色的,一扇是黑色的。

“对了,有一点我要告诉你们。”兽王忽然又开口了,“蓝色的门是出去的,可别进到黑色的门里面去了,进去的话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

两扇门前足足五十人,正是先前兽王口中排名前十的队伍,而卿云歌旁边,就站着洛云岚。

“走吧。”卿云歌看都没看洛云岚一眼,就率先先前走去。

伊莲娜一直都跟着四灵学院,不是她不想逃,而是她被看的太紧了。

她知道若是她出去的话,白竹灵绝对不会放过她,一路上都在想着脱身的法子。

在听到兽王那句话后,她眼睛一亮。

进到黑色的门里就活不了了?

天助她也!

在即将伊莲娜趁着白竹灵不注意,双手猛地一抬,直接就将她推向了那扇黑色的门。

“竹灵小心!”卿云歌一直都注意着伊莲娜,她微微一惊,迅速拉住了白竹灵。

“云歌,谢……”白竹灵也是心有余悸。

然而还没等她说完话,异变突生!

卿云歌为了拉住白竹灵,身体和她掉了一个个儿。

一旁的洛云岚看到了这一幕,眸光一闪,毫不犹豫地也伸出了手。

就像是上天都在帮洛云岚一样,黑色的大门忽然迸发出了一股吸力,直接就将红裙少女给吸了进去。

白竹灵瞬间睁大了眼睛。

“云歌——!”

------题外话------

大祭司是谁呢——不告诉你们!

ps:23号到25号有小爆,大概在两万字,每天四更的样子。

不要慌,我从来不虐女主(~ ̄▽ ̄)~

等着吧,云歌会变得更强的。

接下来要开启虐渣打脸模式了。

咳世子嘛……希望他出来的时候你们不要打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