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云歌现身!(合章)/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那是……”

砰响声太过巨大,吸引了所有观众的目光。

而在那道身影落地,白色的光芒慢慢地散去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中央擂台之上,有身穿一袭红裙的少女缓缓而来。

眉如弯月,瞳若寒泉。

绯红色的裙摆无风自动,半绾的秀发披散在肩膀两侧,映着白皙修长的脖颈,流露出一股惊心动魄的美来。

花树堆雪,新月清晕。

眸光流转之际,眼角滴落的流星瑰丽摄人。

她依旧带着那半张黑金色的面具,遮住了令所有人都遐想不已的面容。

但即便如此,她一身的气度,也足以令人臣服。

难以言说的大气,无可比拟的魅力。

少女站在这里,仿佛一座巍巍高山,不可逾越。

没有人敢直视她的芳华,也没有人敢去触碰她的视线。

寂静足足持续了一分钟之久,观战席上这才爆发出一阵阵不可置信的高呼声。

有人惊喜,有人愕然,有人激动。

“卿云歌!那是卿云歌!”

“连兽王都放言救不了,她居然还能出来!”

“天啊,她到底是什么实力,居然如此强悍?”

很快,就有人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

“兄弟你看见没,刚刚她可是一拳就把火云学院的队长给砸了出去啊。”

“当然看见了,这卿云歌真的是太可怕了,洛云岚那么厉害的人,也只是一拳玩完。”

“嘿我说你们话可别说那么早了,要我说啊,能出来又怎么样?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这大比看的,还是实力!”

而坐在上方的九位院长也是因为这突然出现的熟悉身影,皆是一震。

但各怀的心思,却是不同的。

在看到卿云歌的时候,卡撒院长的脸僵了好一会儿,才掩饰住眸中的恨意。

她握着茶杯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有些发白,嘴上却仍不甘示弱:“影大人教出来的学员好生厉害,连必死之局都能破掉。”

“佩服,实在是佩服!”

而影溶月的眉眼间掠过了一抹微不可查的欣慰和笑意。

她就知道,卿丫头哪有那么容易就输呢?

听到那句话,影溶月看都没看卡撒院长一眼,只是淡淡道:“多谢夸奖。”

轻描淡写的四个字,又把卡撒院长气得不轻。

“哼,影溶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卡撒院长平复了一下心情,又得意了起来,“你们四灵学院这一次绝对拿不到冠军!”

影溶月微微皱眉,但并没有说话。

“我们卡撒学院这一次可是有着秘密武器。”卡撒院长以为影溶月是怕了,更加得意洋洋了。

她凑了过去,笑了一声:“这个秘密武器,就算是你最得意的学员,也打不过。”

卡撒院长当初得知那个秘密武器的时候,也狠狠地吃了一惊,而且比较担忧这会不会违反学院大比的规则。

不过经过再三保证之后,她也同意了。

反正就算最后事情败露,罪责也怪不到她身上来。

“哦——”影溶月长长地应了一声,她撩了撩眼皮,冷漠道,“据我所知,凤凰族应该已经再赶来的路上了。”

闻言,卡撒院长气急,她只觉得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还反被嘲讽了一句。

火云院长见状,摸着胡子笑了笑:“小辈之间的事情,我们几个长辈有什么好讨论的,不如安安静静看比赛,是吧?”

“谁跟你是我们?”卡撒院长正在气头上,又听到这么一句话,直接怒极,“你一个一千岁都不到的小屁孩,也好意思跟我们一起当长辈?”

火云院长傻眼了。

他、他明明是在帮卡撒院长说话啊,怎么反过来被骂了呢?!

影溶月轻轻地笑了一声,不再言语,凉淡的目光重新落在了中央擂台之上。

……

这个时候,唏嘘和欢呼声仍然没有停止。

但是很巧,为了防止观众影响到比赛的学院,外面的声音是透不进来的。

而仍旧倒在地上的洛云岚,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只记得,就在自己似乎马上要把苏沐颜掐死的时候,有人狠狠地给了她一拳。

然后,她就飞了出去。

那一拳的力度之大,让洛云岚根本没有任何抵挡力。

她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翻滚着,疼痛难忍。

谁?到底是谁没有受她的控制?

她明明已经算好了,四灵学院现在剩下的这些人,除了那个冷夜,没有人能逃脱她的控制才对!

洛云岚甩了甩有些眩晕的脑袋,她手腕撑着地,勉强让自己坐了起来。

下一秒,她就迫不及待地睁开了眼,想要看看到底是谁那么下作,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对她出手!

然而这一看,却让洛云岚彻底惊到了那里。

怎、怎么会……

仿佛是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洛云岚惊惧地向后退了几步。

她伸出了一根手指,颤抖地指着对面的人,声音瑟瑟:“你不是、不是……”

“死了吗”这三个字因为她太过惧怕,根本说不出口。

但是在场的人,却都能明白洛云岚的意思。

“你想说,我不是死了吗?”卿云歌环抱着双臂,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女子,她微微勾了勾唇,“真是不好意思,我命硬,连老天都不敢收我。”

起初,她也以为她死定了。

但是等到她进入到那扇黑色大门的时候,卿云歌这才发现,门内的世界,别有洞天。

并非是兽王所说的进去之后就会死,而是一次难得的机遇。

只不过卿云歌出来的时候,费了一些时间,这才来晚了。

出来之后,她才恍然,哦……原来兽王是说了谎话啊。

这样子人人都对那扇黑色的大门敬而远之,就没有人能得到那次机遇了。

说来,她还要好好地谢一谢洛云岚呢。

如果不是洛云岚这一路上费尽心思想要杀她,她可不会这么“顺利”啊……

卿云歌的眉梢轻轻上挑,玫瑰紫色的瞳孔中渐渐被嗜血之意占据。

看不见的地方,绯红色的花在眸底悄然绽放。

那是……即将杀戮的前兆!

“不,我不相信!”洛云岚拼命地摇着头,她忽然歇斯底里地尖叫出声,“你应该死了才对!”

“没错,你就是死了!”

女子的神色骤然狰狞了起来,平素的美好优雅尽数消失不见。

她可是洛族最出色的后代!

一个卑微的九族人,怎么能和她相媲美?

绝对不可以!

洛云岚死死地看着站在她对面的红裙少女,心里的愤恨与嫉妒越来越重。

为什么卿云歌就这么好命?

有人心甘情愿地跟随她,而她却得用幽兰香和天赋神通才能做到。

这不公平!

“洛云岚,我提醒你一下。”卿云歌挑了挑眉,“这里可不是只有你我二人,所有人都在看着你呐。”

说完,她不再去看洛云岚的反应,而是走到了因为脱力倒在地上的苏沐颜身边。

“小沐,吃掉它。”卿云歌掏出了一颗墨绿色的丹药,递了过去。

凌墨沉很有眼色地接了过来,然后给苏沐颜喂了进去。

“卿姐姐……”苏沐颜声音微弱地叫了一声。

卿云歌的眼眸沉了几分,握住了她的手,轻声应道:“我没死,不要怕。”

在触及到苏沐颜的手腕时,红裙少女的目光在瞬间变冷。

洛云岚,你果然该死!

为了你的一己私欲,能下这么狠的手。

卿云歌忽然有些庆幸,她出现的时间没有再晚几秒。

倘若再晚,可能小沐就……

她回想起曾经容瑾淮对她说过的话。

“卿卿,你不要看沐颜表面上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好吃又很傻,但其实她是很缺少关怀的。”

“你给了她一点温暖,她便会掏出自己的全部。”

“而且沐颜其实并非是苏家主的亲生女儿,我虽然不清楚,但她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说来,还都是一样的人啊。

卿云歌微微叹了一口气,曾经的她又何尝不是呢?

只有在黑暗里待过的人,才知道光明有多么可贵。

“凌兄,你照顾好她。”卿云歌缓缓起身,声音寒冽凉沉,“你们刚刚受了伤,这场比赛,就交给我吧。”

闻言,凌墨沉深邃的墨眸中掠过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光,他木讷地应了一声,然后就扶着苏沐颜靠到了一边。

苏沐颜五人之所以脱离了控制,是因为洛云岚刚才被卿云歌重伤了。

但是就算控制被解除了,他们依然受了不轻的伤。

当然,只有四人受了伤,另外一个人是装出来的罢了。

所以卿云歌并不知道,就算她没有及时出现,苏沐颜也不会有事。

毕竟就算有人再冷血,也不会不管苏沐颜。

“小师妹……”易染染擦了擦唇边溢出来的血迹,她涩然道,“我真是没用,每次都要让你来替我收拾残局。”

“染染姐,你不要这么说。”卿云歌浅浅地笑了笑,“这种事情,谁都料不到,你做的已经很好了。”

易染染的目光有些黯然,她摇了摇头道:“四殿之比,我身为朱雀殿的大师姐,却还要靠小师妹你来救,这一次又是这样。”

她有些无力地低下头:“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染染姐你能做的事情很多啊。”卿云歌眨了眨眼睛,意味深长道,“譬如……冷夜师兄你还没有追到手吧?”

易染染:“……”

好好地正伤感着呢,怎么忽然画风突变?

“咳咳,我们不要讨论这个话题了。”易染染不自然地咳嗽了几声,“那个什么啊小师妹,我倒是不介意你帮我,但是问题是……”

她犹豫了一下,才道:“你跟我不是同一支队伍,你出手,岂不是坏了学院大比的规矩了么?”

闻言,卿云歌稍稍地怔了一下,旋即她给了易染染一个放心的眼神。

“不要慌染染姐,问题不大,这些嘛……我早都考虑好了。”

见到卿云歌执意于此,易染染只是说了一句:“小心洛云岚。”

卿云歌微微点头。

她看不起的是洛云岚耍的那些手段,对于洛云岚的实力,她从来都没有看轻。

看轻敌人,那就是害了自己。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放过洛云岚!

而也就是在这时,洛云岚也冷静了下来。

她脑子开始迅速地旋转着,不过半息,她就想到了一个方法。

洛云岚内心冷冷一笑,然后叫住了擂台下的裁判:“总裁判长,我有问题,要暂停比赛。”

外面的声音传不去,但里面的声音却可以被外面的人听到。

裁判长也是刚刚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额头上还冒着冷汗。

他真的是头一次碰见,有人能直接打破擂台的防护罩。

这防护罩就算是他都不一定能打破,这届学员这么恐怖的吗?

裁判长正思索着这算不算犯规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再叫他。

抬头一看,发现正是洛云岚。

他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对于这个火云学院的队长,他可是没有半点好感。

但碍于裁判的身份,裁判长还是跳上了擂台,然后冷冰冰地反问:“怎么了?”

洛云岚根本不知道她早就引起了众怒,仍然端着优雅的姿态。

她款款笑着,意有所指:“总裁判长,如果我没有记错,她不是这支队伍的成员吧?”

“这样子的话,她怎么能够站在这里呢?”

洛云岚所看向的人,正是卿云歌。

先前也是她糊涂了,一心想要杀掉卿云歌,才做出那么蠢的举动。

等她先把这五个四灵学院的人杀掉之后,决赛再去对卿云歌下手。

然后出乎洛云岚预料的是,裁判长闻言,只是反问了一句:“你有意见?”

洛云岚愣住了。

卿云歌差点笑出声。

她还正准备说什么呢,这裁判居然就已经替她开口了。

可以,神助攻。

“裁判长,你不会和她有什么关系吧?”洛云岚蹙了蹙眉,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就算她把你伺候得很好,也不能这么不公平吧?”

真是气死她了,怎么谁都站在卿云歌那边?

这句话刚说出来,裁判长还没有说什么,洛云岚就先被撂了一个嘴巴子。

“卿云歌你——!”洛云岚捂着自己的脸,神情惊愕又愤怒,“你为什么打我?!”

话音还未落地,她的左脸也挨了一巴掌。

又是“啪——”的一声响,惊醒了出神的裁判长,可见力度之大了。”

“打你就是打你,还需要有什么原因吗?”卿云歌微微眯起眼,紫瞳中泛着寒冷的光。

“噗——”一旁的裁判长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而这嘲笑声更是让洛云岚羞愤难堪,她气得胸腔之内血气翻涌。

“你、你……”

卿云歌挑眉,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我怎么了?”

洛云岚一个没忍住,脱口而出:“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闻言,卿云歌轻轻地笑了一声:“知道我过分还往前凑,你是不是犯贱?”

裁判长几乎要拍手叫好了,但他目前的身份决定了他只能冷着脸。

“卿云歌!”洛云岚低吼出声,她捂着自己的脸,“你现在已经触犯了学院大比的规则了,你知不知道?”

“嗯——”卿云歌掏了掏耳朵,茫然地道,“我不知道啊。”

洛云岚几乎吐血。

“咦,裁判长,我违反大赛规则了吗?”卿云歌看向一旁憋笑的裁判,眼角一抽。

被问到的裁判长紧了紧嗓子,然后道:“没有。”

“你说谎!”洛云岚不可置信,“明明刚才兽王就说了,十支队伍两两对决,而卿云歌根本不是这支队伍的成员!”

“哦——”卿云歌恍然大悟,她慢悠悠道,“那不好意思,我现在是了。”

洛云岚愕然。

“裁判长,没有规定不能转队吧?”卿云歌勾了勾唇,“我和竹灵换了一下队伍,没有提前告知,真是不好意思。”

裁判长:“……”

咦貌似真的没有这个规定耶。

他好像被套路了是怎么回事?

裁判长咳了一声,才正色道:“没事。”

他挥手,声音冷硬:“比赛接着进行!”

说完,就直接跳下了中央擂台。

洛云岚气得都要疯掉了。

还有换队这种操作?

这裁判根本就是偏心!

若论修为,现在的她根本不是卿云歌的对手,这该怎么打?

洛云岚抓狂不已,但无可奈何。

观众虽然不知道洛云岚叫裁判长上去是做什么,但她的脸色,能让很多人猜到了一星半点。

而易染染等人,直接就退到了一边。

这时,卿云歌缓缓抬头,樱唇边扬起一抹嗜血的微笑。

“准备好接受我舒服的‘伺候’了吗?”

“洛云岚。”

------题外话------

咳咳,明天就是四更差不多一万二的更新,持续三天。

不接受催更。

大学党都知道六月有多忙。

考研党也知道今年有多忙。

说实话,我比有些全职作者更得还多。

我也不靠写小说挣钱,因为真的挣不了多少,盗版还那么多。

毕竟最开始跟着我的读者都知道这本书2p就没有过,可想而知能有今天这个成绩已经不容易了。

我是因为兴趣才写的,想写出一个独一无二的世界出来,也想写出独一无二的世子,独一无二的云歌。

——

今天和母上聊天。

母上:新闻报道有一个人因为赌球输了两百万,然后拿着刀在公交车上乱砍,砍伤好几个。

母上又说:看来我还是得去学车,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然后有人输了球拿车来撞你。

母上:……

【大概世子这么毒舌就是遗传的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