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可不可以嗯?【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一袭白衣的男子凭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他身姿高大挺拔,眉目如月细腻。

但那样一张风华绝代的脸上,此刻却是满满的杀意。

仿佛有寒意渗透到了她的骨子里,凤琅玥忽然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

她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你,你……”

怎么会……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蒂恩不是说……他濒临死亡了吗?

同样震惊的还有蒂恩·格兰德。

在看到容瑾淮出现的时候,蒂恩瞬间就变了脸色。

有忌惮,有妒意,还有着吃惊。

他刚才看了冷夜的伤,几乎可以断定,诺兰这个时候也必然是处于重伤昏迷之中。

但是现在的诺兰,分明一点伤都没有,而且更让人看不透了。

蒂恩握紧了拳头,难道他这辈子,都赶不上一个连纯血龙族都不是的杂种了么……

璇姝在片刻的震惊过后,是莫大的欢喜。

她也忘了自己身处何地,提着裙摆就蹭了过去。

“诺兰殿下!是我啊,你还记得我吗?”璇姝兴奋地叫道,“我在格兰德宫没有看见你,你是专门来找我的吗?”

她就知道,她一定可以联姻成功的。

要不是凰灵薇已经死了,肯定会嫉妒死她。

麒渊眉头一皱,他本来想阻止璇姝的,但转念一想,无论他怎么说,都阻止不了他这个冥顽不灵的妹妹。

只有她自己认清楚事实,才不会再飞蛾扑火。

麒渊叹了一口气。

明眼人都知道,诺兰……是为谁而来啊。

容瑾淮根本看都没看璇姝一眼,他眯着眸子,声音凉沉淡薄。

“哑巴了?”

清清淡淡的三个字,却让凤琅玥头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真的有可能就这么死掉。

她的身子剧烈地颤抖着,末了,双膝终于还是跪了下去。

凤琅玥脸色惨白,声音微弱道:“参、参见诺兰大人。”

先前那一句——动我的人,你们凤凰族是想变成传说了么?

让凤琅玥意识到,她想杀掉的杂种身后竟然还站着一个她都不敢惹,不,是整个凤凰族都不敢惹的存在。

昔年,在她还小的时候,她就听过诺兰·格兰德的盛名了。

而因为上一任凤璃剑主的死亡,更是让整个凤凰族都对他忌惮不已。

从小凤琅玥就被教导,这世上有一个人你绝对不能惹,那就是——诺兰·格兰德。

因为你完全不知道,一个向来冷淡如雪的人真正发起疯了,是多么的恐怖。

那必然是日月无光,星辰颠倒。

“我该死!”凤琅玥哆嗦了一下,然后直接撂了自己一个巴掌,她深深地埋下头去,“诺兰大人饶命!”

“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现在的凤琅玥心中满是绝望,她死倒是次之,万一凤凰族也跟着一起毁灭,那就真的完蛋了!

凤凌儿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一幕,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如果听她的,和卿云歌交好的话,那么诺兰·格兰德必然也会护住凤凰族。

但是,凤凌儿并不知道,自打卿云歌和凤琅玥见面的那一刻,就已经是不死不休了。

凤琅玥一直在磕头,心中忐忑不已。

结果她发现白衣男子并没有杀她,而是将她周围的空间封锁住了。

她动不得,跑不掉,如同她当初想对红裙少女做的那样。

折扇一合,容瑾淮的身子顿了一下,才缓缓地转过了身去。

这一转,似乎过了一个纪元之久。

然后,他看见了心心念念已久的人。

那袭红衣艳烈而倾世。

那是他生命的颜色。

心脏为之跳动。

容瑾淮抬手抚上那张绝丽的脸庞,眸光不自知地柔和了起来。

他声音低了下来,是前所未有的轻柔:“卿卿,我来了。”

我来了。

卿云歌眼圈倏地一红,鼻子也有些发酸。

她感觉自己的嗓子在发干、发哑,吐不出一句话来。

“你……”刚说出一个字,泪水就如同崩溃的前夕,滚滚而下。

卿云歌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倘若他不在了。

等她将亲人们安顿好后,就随他而去。

她拼着命度过了芥子境,再睁眼时,世界忽然重新恢复了颜色。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还能再一次看见他。

“我在,卿卿。”容瑾淮的心轻颤了一下,一阵阵抽疼。

他用坚定的口吻又说了一遍。

“我在。”

“真好。”卿云歌笑了起来,泪水还在流着,她轻声说,“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

“但是真好,你还在这里啊。”

下一秒,容瑾淮的身子蓦地一震,他的眸中掠过一丝不可思议。

“卿卿……”

红裙少女发狠似的吻上了面前人的薄唇,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接吻的技巧。

只是一味地舔、舐、啃、咬。

毫无章法,节奏暴乱。

有鲜血顺着四片唇瓣缓缓流下,镀上一抹惊人的艳丽。

容瑾淮的双眸骤然一黯,他像是在强力忍耐着什么,微扬的眼角有少许的晶莹。

看起来,却别样的性感与撩人。

良久,卿云歌终于放开了被她凌虐了很久的薄唇。

她看着白衣男子,然后恶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泪,咬牙切齿道:“你若是再敢胡来,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答应你了。”

“不会了。”容瑾淮低眸,他伸手抱住她,轻轻地笑,“再也不会了。”

舍不得,他怎么舍得。

他承受过的痛苦,他不想让她也受一遍。

卿云歌也抬手拥住他,阖了阖双眸,轻声唤道:“我好想你……”

“阿淮。”

“你叫我什么?”容瑾淮凤眸幽深,嗓音低哑,咬着她的耳朵低声,“再叫一遍,我想听。”

卿云歌的下巴抵在他的肩膀处,她轻笑一声,又唤:“阿淮……”

“我也是。”容瑾淮将她抱得更紧,恍若叹息一声,“幸好有你,卿卿。”

倘若不是她在关键时刻突破,恐怕……

能相拥就已经很满足了,生死算不了什么。

……

众人早已被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一个个都说不出话来了。

璇姝呆呆地站在那里,脸上还有未褪去的红晕。

“唉……”麒渊早就料到了这幅画面,他叹了一口气,“姝儿,认输吧,不是你的,始终都不是你的。”

“不,我不——”璇姝就像是一只惊弓之鸟,她疯了一般得尖叫出声,“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高贵的诺兰殿下怎么可能会爱上一个血脉不纯的杂种?

不,她是不会相信的!

璇姝的身子在剧烈地颤抖着,怨毒在她的眼中缓缓凝聚。

“诺兰殿下是我的,没错,是我的。”她魔障了一般的喃喃自语,“对,只要没有了那个杂种,他就是我的!”

“璇姝!”见状,麒渊冷喝了一声,“你想死吗?”

“你闭嘴!”璇姝怒吼了一声,她直接拔出了身旁一个侍卫的佩剑,疯狂地冲上前去,“死,你死了就好了!”

但是,她根本移动不了半步。

无论她怎么朝前奔跑,还是在原地踏步。

麒渊在瞬间就意识到,璇姝是被人施展了空间封锁,跟凤琅玥的情况一模一样。

“诺兰殿下。”他抬起头来,想要求情,却在触及到那冰寒彻骨的目光时,生生地忍住了。

人家连凤凰族的大长老都困住了,区区一个麒麟族的公主,又有什么权利让人家放手?

要不是璇姝的疯狂举动,卿云歌差点就忘了这里还有着其他人。

一想起自己刚才意识不清做出的举动,心里悔恨的泪水就淌成了一条河。

哇要完了,这么多人都看到她强吻容瑾淮了,以后会不会被人认为是采花贼啊。

卿云歌眼角一抽,她咳了一声:“那什么,你把我放开。”

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终究还是不好的。

嗯……这里单身的有些多,造成伤害就不好了。

众人:“……”

谢谢您还想着我们在吃狗粮。

心塞塞啊。

“我不。”然而,让卿云歌目瞪口呆的是,容瑾淮竟然耍起了赖皮。

他不依,孩子气地蹭了蹭她的锁骨,振振有词:“我以后就抱着夫人走了。”

卿云歌:“……”

还有这种操作?

“听话。”卿云歌无奈,“回去再抱。”

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想抱多久都可以。”

“好——”他稍稍犹豫了一下,又附在她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那我可以……嗯?”

声音压得更低了,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

滚烫的气息拂过,耳边酥酥麻麻的,就像是喝了酒一般。

听完一整句话后,卿云歌的脸瞬间爆红。

她义正言辞:“这个不行。”

------题外话------

说了不虐吧!

神玄岛主:莫名其妙就当了一回助攻是怎么回事?(黑人问号。jpg)

以后天天撒糖(~ ̄▽ ̄)~

月票和评价票马上就清零了,我算了一下,再来一些就能再加一更。

投啦~

下个月有爆更,具体时间编辑安排。

到时候在基础爆更之上,再统一加月票、打赏和评论的更。

具体加多少就看你们的了嗷。

唔……有点想开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