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秀恩爱中来虐渣!【1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卿卿——”容瑾淮蹙了蹙眉,他委屈了,“不是说好的么?”

“啊?”卿云歌有些茫然,脸上还带着诱人的红晕,她诧异,“什么时候说好的?”

不可能啊,她怎么‘羞涩’的人,怎么可能和他说好这种事情!

再说了,她这具身体才几岁啊。

就这样被拐上床还是不是不太好?

有人说过,房事有危险,投资需谨慎。

等下!

这腹黑的家伙怎么又卖惨了。

这小眼神……

卿云歌突然就感觉自己又看到了一只可怜巴巴的小宠物,在扯着她的衣角。

要命,胸口一麻!

“你说了。”容瑾淮半眯着眸子,很是确定,“那天咱们一起睡觉的时候,我当时还问了你来着,你回了我一个‘嗯’。”

卿云歌一懵。

按理说她睡觉应该没有睡断片这种毛病,怎么她就不记得了呢。

“卿卿——”他又唤了一声,上扬的尾音低沉而性感,“好不好,嗯?”

“再、再说吧。”卿云歌结结巴巴,“现在哪里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

“唔……”容瑾淮心情很好,他挑了挑眉,“夫人的意思是,麻烦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就可以——”

“闭嘴!”卿云歌一把捂住他张合的绯色唇瓣,瞪了一眼,“回去再说。”

被这么多人盯着看,实在是太不自在了。

“好,回去。”容瑾淮立马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

他有些舍不得地放开了怀中柔软的身体,这才又重新转过身去,温柔的目光也在瞬间转冷。

凤琅玥的身子立马一个哆嗦,她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声音在颤抖:“诺、诺兰大人……”

璇姝这个时候也从那种疯魔的状态中醒过来了,她的脸色也是一白。

双腿在那冰冷的视线之下,没有支撑住,“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她想让自己倾慕了已久的人看她一眼,却发现这个时候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为、为什么会这样?

璇姝有些艰难地看了一眼那风华无双的白衣男子,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在疼。

不光是被空间封锁禁锢住的两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白衣男子的身上。

除了一袭白衣,再没有多余的点缀。

墨色的长发半绾着,然而却丝毫不显凌乱,反而镀上了一抹妖异之色。

他秀丽但绝不女气的眉目间,是漠然和霜寒。

而那绯色的薄唇,竟在此刻勾出了一个笑容来,然后缓缓吐出一句话。

“我今天心情不好。”

没有人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略微了解的人也只知道白衣男子十分喜怒无常。

容瑾淮凤眸淡扫,声音温凉:“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想杀人。”

语气仍是淡淡,但让人感觉到寒意已经渗到了骨子里。

听到这句话,凤琅玥的脸色瞬间惨白。

她瘫倒在了地上,有些失魂落魄。

“但是,我不知道我要杀几个人,才能让我心情变好。”容瑾淮慢悠悠地开口,“不如你们来给我一个建议,嗯?”

最后一个字落地的时候,凛冽的杀机磅礴而出,瞬间就将所有兽人压倒在地。

蒂恩脸上青筋跳动着,他咬着牙,想要和这股威压对抗。

但是哪怕他用出了所有的力量,还是无法敌过。

双膝终于还是弯了下来,在不甘心之中,只能跪拜。

谈笑间,万人俯首。

在场中,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就是四灵学院的一行人了。

明焰感觉自己睁眼的方式有些不对。

她虽然知道这个死腹黑背景很大,但也没想过,居然这么大。

不过她还是不爽,一个比她还大了几十个轮回的人,居然把一个还没到十六岁的小丫头拐跑了。

简直就是老牛吃嫩草!

“凌小弟……”苏沐颜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日后你一定记得要保护我,我害怕容哥哥把我咔嚓了。”

太强大了,她以前居然还敢说他的坏话,幸好没事。

凌墨沉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但是他的眼神却变了一变,眸中掠过的情绪让人看不懂。

整个梅尔州都处于一种低气压的状态中,空气静得可怕。

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敢出声。

即便接下来,有可能是一场屠杀。

然而,令所有人意外的是,此刻,居然有人出声了。

“阿淮,我的建议就是,你一个人都不要杀。”

说话的正是卿云歌。

她的樱唇还湿漉漉的,面带红晕。

明眼人都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这句话,却让那些被迫跪在地上的兽人,感受到了一丝生还的希望。

想必唯一能劝说住诺兰·格兰德的,就只有这个红裙少女了。

“卿卿?”容瑾淮偏头,他望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你杀了,我岂不是就没有出气的人了?”卿云歌勾了勾唇,“而且,我喜欢亲自动手。”

亲自让他们,感受什么叫绝望。

而且,有些事情,她还是自己解决来得好。

容瑾淮拧了拧眉,并没有反对。

他微微笑了一下,道了一声:“好。”

字音落地,兽人们便感觉自己能动了。

但是他们却依旧胆战心惊。

空间封锁也在同一时刻停止了,璇姝也脱离了禁锢。

然而,她就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生命仍然跳跃在刀尖上。

“卿云歌,你别在那里当什么好人!”璇姝眼里满是怨毒,她没有形象地咆哮着,“你若是有点自知之明,就赶紧离开诺兰殿下,否则我就……”

话说到这里,忽然全部止住了。

璇姝猛地瞪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她面前的红裙少女。

“否则你就什么?”卿云歌直接就捏住了她的喉咙,没有丝毫的手软,“杀了我?”

“你……”在那双玫瑰紫瞳的注视下,璇姝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冷了下来。

死亡再一次缓缓地逼近了她,身体就像是不受控制一般,根本连玄力都凝聚不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放过你么?”卿云歌轻轻笑着,“因为我这个人太懒,并不是你所想的,我怕了你们麒麟族。”

璇姝愣愣,不得不说,她的心中还真是这么想的。

她从来都没有把一个人类放在眼里过,在她看来,人类不过只是卑贱的奴仆而已。

“不过现在,我的懒癌似乎好了一些。”卿云歌仍笑,手指猛地缩紧,“所以……”

“不,你不能杀我!”璇姝忽然叫了起来,“你还不知道吧?你娘可是我舅舅的未婚妻!”

卿云歌的眸光瞬间一冷。

“要不是当初你父亲出现,凤琅嬛早就和我舅舅成亲了。”璇姝喘着气,还在垂死挣扎,“而到现在我舅舅都一妻未娶,凤琅嬛对我舅舅十分愧疚,而舅舅又最宠爱我,你若是杀了我……”

她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因为卿云歌接下来说的话,让她的全身都凉透了。

“哦?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不——!”璇姝疯狂地挣扎了起来,但依旧无法脱离控制。

她只能感受到附在她喉咙处的修长手指在慢慢收紧,带着一股刺骨的灼热。

“对了,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卿云歌扬了扬眉梢,用精神力传音,给面前的人说了最后一句话。

“其实我……才是凤璃剑主!”

璇姝忽然就想起来,在烈焰山脉的时候,红裙少女还拿着一把剑。

也就是那把剑,断了她的手。

“原来凰灵薇……”璇姝的气力渐渐耗尽,身子也随之软了下来。

最后的话,还是没有说完。

她眼睛瞪着,看起来死不瞑目。

又是一朵红颜枯萎而去,但卿云歌没有任何的怜悯之情。

倘若今天技不如人的是她,那么此刻倒在地上的也是她。

“卿姑娘,姝儿的尸体,可以交给我么?”麒渊仿佛一瞬间疲惫了很多,他声音发哑,眉目略显苍凉。

卿云歌微微颔首:“好。”

她并没有鞭尸的癖好,而且璇姝也毕竟是麒渊的亲妹妹。

麒渊的心肠并不坏,她也没有树敌的必要。

就这样,麒麟族先行离去。

眼下剩下的,只有凤凰族和蒂恩·格兰德了。

凤琅玥也站了起来,说不怨愤是假的。

好不容易得到了那个杂种的消息,却在临头一脚的时候被破坏了。

当然,这些怨愤并不敢发泄出来。

诺兰大人一个手指头,就能要了他们全部人的命。

若是老祖宗来了,也许还多少能有些面子。

“凤琅玥,当年事情真相如何,你我心知肚明。”卿云歌微微冷笑一声,“而且,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你一句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