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只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琅玥猛地抬起头来,眸光微微闪动着,眼中的神色意味不明。

卿云歌声音寒冽了下来,带着令人胆寒的杀气:“我回归凤凰族之日,就是凤氏和凰氏……”

“颠、覆、之、时!”

所有人在话音出口的那一瞬间,都仿佛置身于修罗地狱。

面前似乎浮现出了一副染满血腥的画,画上是尸骨遍野的黑暗天地。

等到他们回过神来之后,已是冷汗涔涔。

更让他们心惊的,是那句——我回归凤凰族之日,就是你凤氏和凰氏颠覆之时!

狂妄至极的字句,嚣张放纵的语气。

本来是一件十分不可能的事情,但从红裙少女的口中说出来,让人意外地信服。

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在不久地将来,这一幕就会出现。

那个时候,必然是王者归来、卿临天下。

凤琅玥也被那摄人的杀气激得心脏猛跳,她勉强平复了一下心情,才让自己发颤的手指稳定了下来。

她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么可怕的眼神,一个还没有到十六岁的少女,竟然有着她都无法比拟的气势?

差点就让她给吓住了!

但是,凤琅玥依然觉得这句话好笑至极。

颠覆凤凰族?

就凭你一个血脉不纯的杂种?

一个连魔阶都没有到的人,若不是背后有着她不敢动的人,她早就杀了这个杂种了。

笑话,凤凰族传承至今已有几万年,说颠覆就能颠覆得了?

这种话,就算是人皇都不敢说出来!

凤琅玥的眼神中带着嘲弄之色,她本想狠狠地将红裙少女嘲讽一番,但在看见白衣男子的时候,最终选择了闭嘴。

“好啊。”凤琅玥轻轻地扯了扯嘴角,神色依旧嘲讽,“本座就在凤凰族,随时恭候大驾!”

她不能在气势上输给一个杂种!

要是真有那么一天,颠覆的不会是凤凰族,而是她亲手杀了这对母女。

卿云歌看出来凤琅玥其实在色厉内荏,她微微一笑,樱唇轻轻开启:“这一天,不会太远。”

她有预感,她快要打开那个黑色的盒子了。

娘亲留给她的东西,一定非常的重要。

而且既然娘亲说了等她打开盒子才能回到凤凰族,那么她可以猜想,盒子里的东西对凤凰族也重要性十足。

凤琅玥冷笑一声:“那就好,希望不要让本座等得发霉了。”

要是这个臭丫头一直躲在诺兰大人的身后,她还真的没有办法对付她。

不过还真是天真得可以,有着这么大的帮手不用,非要自己来,可笑至极!

“当然不会让你发霉。”卿云歌挑了挑眉,“毕竟,你要是发霉了,也会把我娘亲给熏到。”

“你这个……”凤琅玥被这句话气得半死,她想开口就骂,但还是不敢。

忍了忍,她的神色立马低了下来,声音恭敬:“诺兰大人,我们是否可以……”

真是受够了,她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嗯,滚。”容瑾淮连眼皮都没有撩动,只是漠然地吐出了两个字。

他伸出了一只手,正在替卿云歌整理着头发。

动作温柔,气度优雅。

态度,截然不同。

凤琅玥感觉自己受到了屈辱,但是也只能憋着气往肚子里咽,顿时只感觉胸腔之内一股郁结之气在翻滚着。

再不走的话,走火入魔的就是她了。

“多谢诺兰大人开恩。”凤琅玥躬了躬身,然后对着其他呆愣的凤凰族人冷声道,“我们走!”

回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得做好请老祖宗出面,去一趟九幽之境将灵薇的神魂换回来的准备。

凤凌儿朝着卿云歌笑了笑,便跟了上去。

蒂恩这个时候感觉到了一丝惊慌,他扬着唇角,勉强笑了一声:“王兄,真巧……”

容瑾淮并没有理他,而是低头问着红裙少女:“饿么?”

卿云歌:“……”

这个时候貌似不是讨论饿不饿的问题?

“先看看冷夜师兄。”卿云歌咳了一声,“他是你的龙侍,也受伤了。”

闻言,容瑾淮的双眸一沉。

他本想着等到学院大比之后,就带冷夜回去解除掉同心契,反正以他的修为,也不会受到什么太大的危险。

可是百密终有一疏,他没有想到,神玄岛岛主为了阻止他前来,动用了连他都没有听说过的混沌石。

冷夜的实力并不如他,那个时候,他都近乎垂死之态,那么……

“好。”容瑾淮点了点头,然后便朝着被易染染抱在怀里的紫衣男子走去。

“不许碰他!”易染染猛地抬头,双眼通红,神情凶恶,“要不是你,他就不会受伤。”

弄清楚了什么是同心契之后,她只觉得心抽搐一般的疼。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将一个人的生命牢牢地绑了起来?

易染染无法想象,冷夜微笑的面容之下,是满目的疮痍。

他连自己的命都无法掌控啊!

“现在这里只有我,能救得了他。”容瑾淮的语气不容置疑,神情依旧从容不迫,“除非,你想他死。”

这件事,确实是因他而起。

虽然他对他这位龙侍没有什么感情,但是不可否认,是他才导致了如今的一幕。

易染染愣了愣,最终还是选择了答应。

容瑾淮抬手覆在了冷夜的掌心之上,有着金色的光芒在指缝间流动着。

“他、他怎么样?”易染染的声音很轻地问着,她害怕得知一个自己无法承受的答案。

金光熄灭之后,紫衣男子的脸色仍然苍白,没有半点醒过来的痕迹。

“情况超出了我的预料。”容瑾淮拧了拧眉,“不过,还是有救的。”

“那就好……”易染染松了一口气。

只要有救,就再好不过了。

卿云歌蹙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但是——”容瑾淮起身,声音低了下来,“你要做好他醒来之后,不认识你的准备。”

“你说什么?!”易染染的瞳孔猛地一缩,“不认识我?”

“我先前遭受的攻击,名曰‘锁情’。”容瑾淮神色之中带着一抹倦意,声音也有些疲惫,“我承受了多少,他就会承受多少。”

“我并不知道,他能不能抵抗住‘锁情’的力量。”

一旦锁情成功,那么就会忘了自己心中最爱的那个人。

“怎么……会这样?”易染染的脸色顿时惨白,一瞬间,她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不过,我有另一种办法,能让他避免这一点。”容瑾淮又查看了一下冷夜的身体,缓缓说道,“但是你依旧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易染染抬起头来,双眼空洞无神,已经没有了光的存在。

容瑾淮在空中虚握了一下,递给她一个玉简,轻声说:“如果不能在一年之内找到这些灵药,那么他便会——”

“永世沉睡。”

“不——”易染染绝望地摇了摇头,“我选第一种,我宁愿……”

她捂着嘴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他忘了我。”

永世沉睡,无法轮回。

何其残忍啊!

“染染姐……”卿云歌也感觉自己心中有些涩然,“对不起。”

“好,那就……”容瑾淮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再度抬手,金光再次闪烁。

但是旋即,他眉目一凛:“他,在拒绝醒来。”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意志太强。”

卿云歌微微一惊,脱口:“这是什么原因?”

易染染也睁大了眼睛。

“因为他知道,他醒来之后,会忘了你。”这句话,是对易染染说的。

“冷夜……”易染染终于没忍住,哭了起来。

“只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容瑾淮的眸光沉了沉,他低声,“至少,还有几分希望。”

卿云歌清楚,说的几分,可能不足百分之一。

她看了那玉简之中刻录的灵药单子,一共七种,有些……是早已灭绝的东西。

与其说是希望,不如说是……更大的绝望。

“我把他的伤势已经锁住了,你现在就带他去精灵族。”容瑾淮又拿出了一个绿叶形的令牌,“那里有可以让他的时间延长到两年的东西。”

“拿着这个令牌,到月都,找一个叫孤竹的精灵。”

“她会带你去,也没有精灵敢为难你。”

这是他所能够做的事情了。

易染染将那枚令牌接下,她擦了擦眼角,努力让自己露出一个笑容:“谢谢……”

不论如何,她都要试一试。

就算是既定的命运,也不是不能打破。

“染染姐,我会帮你找那些灵药的。”卿云歌抱了抱她,“你不要担心,冷夜师兄一定会醒来的。”

“我知道。”易染染笑了笑,“他一定舍不得我的。”

眼圈又是一红:“我们俩还没打够呢。”

“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卿云歌开口,眉眼间有着担忧。

“不用啦小师妹。”易染染似乎又恢复了元气满满的样子,“你还有你自己的事情要做,我不能阻碍你。”

她拍了拍红裙少女的肩膀:“可不要小瞧你师姐我,这天底下还没有我坚持不下来的事情。”

闻言,卿云歌阖眸微笑:“我知道,染染姐的毅力可是很惊人呢。”

“卿卿你不用担心。”容瑾淮像是看出了她的担忧,然后伸手抚平那蹙着的秀眉,“你忘了他也在精灵族了吗?”

------题外话------

——

副cp也没有什么狗血情节,狗血的虐实在是让我自己都受不了。

下一章要放个你们喜欢的角色~来猜猜是谁

忽然想起了角色名字的由来,在这里聊一下。

关于女主的名字,实际上咳……是一篇上古时代的诗歌。

兰停云文中也说了,是陶渊明的一首词。

至于白陌尘、萧沐晨和剑灵咳咳咳,群里的大可爱们也都知道怎么来的。

你们真给力,居然让月票到了四百。

给你们记下来,现在是两更。

以后还是老规矩,一百月票加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