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卿卿,我要你就够了【1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先是想了一下,才恍然:“哦对,怜他也是精灵一族的。”

诶,提到这个……

她转过头去,紫眸眯起,声音压低了几分:“那个什么啊,我觉得你是不是有些事情要跟我解释一下?”

说着,卿云歌伸出手,毫不客气地直接袭向了身旁人的窄腰。

摸了一把后,她哼哼两声:“嗯?小容?”

容瑾淮沉默了下来:“……”

他觉得,他有必要振夫纲了。

要不然会被吃的死死的。

唔……不过这种感觉还挺不错。

“别闹。”把那只在他腰间为非作歹的手拿下来后,容瑾淮无奈一笑,“你知道我这里怕痒的。”

“你要是不怕痒我还不摸了呢。”卿云歌瞟了他一眼,“等会我再跟你好好地聊上一聊。”

“嗯,我都听夫人的。”他唇边含笑,眉眼盈盈,看起来真的像个认真听话的人。

但实际上,卿云歌深知,某人的心已经黑到没边了。

她为什么就忽然有了一种,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坑的感觉呢?

真奇怪。

“染染姐,你到精灵族也不用担心。”卿云歌回过头来,朝着易染染颔首,“我和他在精灵族有一个朋友,你要是有麻烦,也可以去找他。”

上次她和千落怜都在彼此的传讯灵石上留下了神识印记。

要联系怜,给他传讯即可。

咳……不过卿云歌真的不确定,以千落怜的性子,会帮助什么人。

即便和他接触不多,她也能看出,他是一个极度矛盾的人。

就像是某种双重人格的患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疯。

“小师妹的朋友还真是遍地走啊。”易染染眨着眼睛笑,“不仅精灵族有认识的,现在神玄岛也有好友了。”

顿了顿,她的表情变得有些贼兮兮:“对啦小师妹,你这个精灵族的朋友,怕不和那位月泠寒一样,也是个美男子哦?”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卿云歌明显感觉到,自己周身的气压降低了。

冷梅香在鼻翼间幽幽散开,依旧清新醉人,但似乎……

她悄悄咪咪地转了转头,好巧不巧地对上了那双已是金色的双眸。

虽然不似墨色那般幽深,但也带着别样的风情。

这个颜色,才正是配他的。

“唔——”容瑾淮低下头来看着她,声音轻飘飘,“月泠寒?卿卿你觉得你是不是有事情要跟我解释一下?”

“嗯?”

唇边逸出了一个尾音,性感蛊惑,不停地在撩动着人的耳膜。

卿云歌:“……”

好气哦这个家伙居然学她说话。

她一会儿一定要接着挠他的腰,然后让他痒死。

不对啊,她和月泠寒什么关系都没有吧?

解释个大头鬼哟!

染染姐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暧昧呢!

“我发誓,除了你之外,别的男人我都没多看一眼。”卿云歌眼角一抽,“什么月泠寒,我都不知道。”

容瑾淮眯了眯眸子,心情似乎很好,他慢悠悠地应了一句:“嗯,所以卿卿你还是看了。”

卿云歌:“……”

她还能说些什么。

“你一天到晚招惹一堆桃花,还好意思说我?”卿云歌不甘示弱,她掰着指头开始数,“你自己数数,从我认识你到现在,几朵桃花了?”

黎雨真一个,琴绝一个,一兽族公主……

算了,已经数不过来了。

“桃花?”闻言,容瑾淮蹙了蹙眉,他似乎想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摇头,“卿卿你是不是记错了,我没有桃花。”

哟呵,这死腹黑还敢睁眼说瞎话。

卿云歌眼皮一跳,她一点都不信:“你敢不敢再假一些。”

这还是她知道的桃花,不知道的估计已经成一片桃花源了。

“我真的没有。”他好笑地看着她,伸出一根手指弹了弹那光滑如玉的额头,“卿卿你想一想,以我对别人的态度和说话方式,还能引来桃花?”

卿云歌果真就开始想。

貌似……容瑾淮对其他人要么毒舌把对方噎到死,要么就高冷地不理睬,亦或者是连怜香惜玉都没有,直接动刀子?

她想了一下,如果是她这样被对待的话,她不捶死这个人就算了,怎么可能喜欢他。

“你说的似乎有道理……”卿云歌一脸纠结。

奇怪了,她总感觉有地方不对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低声笑了起来。

他摸着她的头,神情温柔,眼神明亮:“而且,就算有什么桃花,我有卿卿就够了。”

九族太大,我要不起,我要你就够了。

他是个惯说情话的人,但一字一言,都极其的认真。

这样的认真,也只对一个人。

就像那句话所言——“我的喜欢,只有对你,才是喜欢”。

别人,他看不见。

卿云歌怔怔地看着那双璀璨的金色眸子,仿佛跌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空谷之中。

她的心跳忽然加快了几秒,指尖似乎涌入了一股电流,酥酥麻麻,席卷了全身。

“我知道。”卿云歌低声,“我一直都知道的。”

她早就不再怀疑,眼前人对她的感情。

曾经经历过太过刻骨的背叛,她很难去完全信任一个人。

但是,她愿意把她的全部信任都交给他。

不过一句……生死相随。

“我说你俩啊,能不能考虑一下我们其他人的感受?”明焰站在一旁,目光有些不善,语气也阴阳怪调了起来,“我都心塞死了。”

可怜她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一个伴。

真是扎心。

不能再扎心了。

索性,被扎心的人只有个别。

有些很自觉地就自动转过身去了,譬如苏沐颜。

有些对这种事情很漠不关心,譬如白竹灵。

而易染染则是忙着将冷夜放到容瑾淮替她准备好的冰棺之中了,也就没有看见。

“咳咳,明焰殿主,那什么……”卿云歌差点就被那句话给噎住了,她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啊。”

明焰:“……”

更扎心了。

容瑾淮倒是没什么表示,他一点都不介意让所有人都知道。

嗯,那样的话,他就不用那么麻烦地掐桃花了。

这个主意有些不错。

他眸中盈着笑意,一直看着红裙少女。

“小师妹,各位,那我就先走了。”易染染收拾好之后,直接将冰棺背在了自己的身后,“我等着你们到时候来精灵族看我。”

她的脸上仍然有未凝结的泪痕,但是瞳孔里已经重新亮起了光。

“染染姐。”卿云歌微笑,只是说了两个字,“保重。”

千言万语,在此刻也只是徒增负担而已。

她会在今后的日子里,去寻找那七味药材,希望能尽早找到。

“保重。”易染染也点了点头。

她朝着众人一一道别,最后,站在了明焰面前。

“师傅……”这时,易染染的眼圈又忍不住红了起来,她轻声说,“徒儿要走了。”

明焰的身子蓦地一颤,她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又不知道如何去说。

这个徒弟总是爱闯祸,万一出去又惹到了什么人,她如何能安心?

“染染,你要记得。”明焰动了动嘴唇,“如果累了,就回来,师傅永远都是你的避风港。”

易染染鼻头一酸,她笑着抹了抹眼泪,声音坚定:“我会的。”

家还是家,始终不会变。

她挥了挥手,背着巨大的冰棺,朝着西方走去。

在那里,渡过星辰海洋,就能够抵达月光森林了。

夕阳西下,并不高挑的女子此刻看起来却是那般的高大。

地上是长长的影子,昭示着新的开端。

“好了,小家伙们,我们也该走了。”明焰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回去之后,你们就可以毕业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而离别也正是为了再一次相逢。

众人都似有所感,一个个选择了沉默不言。

“明焰殿主,我就不回去了。”卿云歌浅浅地笑了笑,“多谢您这段时日,对我的照顾了。”

她需要尽快加紧进程了,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到凤凰族。

“唉……”听到这句话,明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小丫头啊,我明白,早在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绝非池中之物。”

卿云歌一怔。

她接着说:“我很确定,等我再见到你时,你已经站在了世界的巅峰。”

“承明焰殿主吉言了。”卿云歌只是笑,并没有说什么谦虚的话。

这是她的目标,她从来都不会放弃。

“不过啊小丫头,有一句话我想告诉你一下。”明焰的神色突然变得郑重了起来。

这个样子让卿云歌也不禁正了正色,她侧耳:“您说,我听着。”

------题外话------

来投月票了~

加更在像你们招手~

世子情话之一:九族太大,我要不起,我要你就够了。

ps:我觉得可能离开车的日子不远了,带我磨炼一下车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