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千落怜,我回来了【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焰谨慎地望了一眼从容不迫的白衣男子,然后才对着卿云歌招了招手,选择了精神力传音。

“小丫头,你可要好好保护自己啊,别被这个死腹黑那么快就吃抹干净了。”她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别看他长了一副好皮囊,里面啊全是黑的。”

确实挺黑。

卿云歌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然后她想起来一件事,不禁有些疑惑:“什么叫吃抹干净?”

明焰:“……”

完了,她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小丫头这么天才的一个人,在这种事情上居然什么也不懂。

“反正……”明焰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含糊道,“就是离床远一点,懂了吗?”

卿云歌秒懂,脸又是一红。

她不自然地咳了起来,提醒道:“明焰殿主,我还没到十六岁。”

明焰心想,幸好这丫头还没到十六岁,要是十八了,恐怕被那个腹黑吃了都不知道。

“好了,我就说这么多。”明焰拍了拍红裙少女的肩膀,“你们小两口自己乐呵去吧,我们就先回学院了。”

嗯,虽然被扎心了,她也不能做一个碍事的发光体。

明焰朝着其他人喊了一声,他们便立马跟了上去。

而凌墨沉在迟疑了半晌之后,回过头去,看了一眼白衣男子。

容瑾淮似有察觉,他抬眸,然后颔首一笑。

两人都知晓这目光交汇代表着什么,只不过没有说破。

凌墨沉点了点头,又重新转过身去,开始听苏沐颜兴致勃勃地讲话。

“凌小弟,等回学院我们通过毕业考核后,我就带你回苏家。”

“我们苏家可厉害了,到时候我爹爹给你一个供奉的职位,你就不愁吃穿啦,是不是很开心?”

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身旁的人眼神一直飘忽着,像是根本没有在听她讲话。

很开心,凌墨沉心想。

可是他毕竟还是去不了了。

该离开的时候,已经到了。

……

卿云歌目送着所有人离开之后,才偏过头来,用胳膊肘撞了撞旁边人的腰。

她眨了眨眼,眸子里有些不怀好意:“你想不想知道,刚才明焰殿主给我说什么了?”

容瑾淮面不改色地将她的手握住,笑出了三分风流之意:“我猜,她让你离我远一些。”

明焰的那点心思,他不用专门去听,都能知道。

“嗯——”卿云歌歪了歪头,勾了勾他的下巴,“那你说,我该离你远一些么?”

“夫人若想的话,可以试一下。”他挑了挑眉,“只不过——”

“不过什么?”

“我会接着把你扛起来走。”

卿云歌还没从这句话的意味中反应过来,身子就腾空了。

只不过不是扛,而是横抱。

滚烫的气息在肌肤上蔓延开来,点染出一片绯红。

她……靠。

卿云歌目瞪口呆。

动作要不要这么快?

猝不及防。

“等等,我们去哪儿?”卿云歌感觉那双修长的手在牢牢禁锢着她,下意识地问道。

不会……真的要卖了她吧?

这个不行,只能她卖他!

听到这声疑问,容瑾淮微微低眸。

半晌,他浅浅一笑,说了曾经有过的四个字。

“天涯海角。”

……

这是一片茂密繁盛的森林。

草丛边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花蕊之上有着蝴蝶栖息停留,幽香散满了空气的各个角落。

天空是海一得蓝,澄澈如玉。

往前看,还能看见小溪顺着山谷缓缓而下,和着瀑布飞腾的声音,仿佛奏响了一支舞曲。

期间,有着麋鹿和兔子跳跃而过,惊醒了树上沉眠的鸟雀。

清风拂过,万物斑斓,宁静而致远。

这是个太过美丽的地方,只要来了,就不想再离开。

但对少年精灵来讲,这里却是他最不想回到的家乡。

不,也根本算不上什么家。

千落怜仍旧用墨绿色的斗篷将自己的面容和身形遮掩了起来,他走得不紧不慢,闲庭信步一般,看起来淡然自若、从容不迫。

但只有那双墨绿色的眸子中,偶尔掠过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流光,才能证明此刻他的心处于一种极为不平静的状态之中。

温暖、但不耀眼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辉。

月光森林并非是一片森林,而是一块大陆。

它位于混沌大陆的东南方,同风羽之谷一样,四面都是海洋。

而千落怜所在的位置,则是通向光域的一条路。

路上很是寂静,没有一个精灵的踪影。

他是专门挑着这样一个日子回来的——

这个时候,光域的精灵们都应该在月光树下祈祷。

偌大的王国,除了他,再无别的。

这样很好,千落怜微微抬眸。

不用和别人交谈,也不用去猜他们的心。

他拢了拢衣襟,接着向前走去。

横过那条小溪,再走一段时间,就到了光域的正中心。

而最显眼的,是一座白色的城堡。

绿色的藤蔓攀附而上,巨大的太阳悬挂在塔楼的顶部,映出一片金色的灿光。

城堡前有着一处喷泉,洁白的莲花在石像旁绽放开来,趁着绿色的枝叶。

显然,精灵王还是留了几个精灵看守着城堡的大门。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他们虽然很严谨地守护着城堡,却分明像是没有看到那直直走来的少年精灵一般。

千落怜很轻松地就进入到了城堡之内。

顺着大理石的台阶上去之后,他首先经过的是一个花园。

他眸光一顿,恍惚之间,有声音在脑海里回响起来,语气兴奋。

“瞧怜怜,这就是属于我们的大花园。”

画面又是一转,声音也换了一个,更加威严。

“滚出去,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

几乎是同时,花园之中就起了一阵狂风。

瞬间,所有花都落了下来,铺满了一地。

千落怜闭了闭眼。

清秀的眉目间浮起了一抹隐忍之色,带着些许的痛楚,但却让人感受到了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他不再停留,接着向前走。

最终,少年精灵停在了一扇有些古旧的门前。

这里是城堡的顶楼,就算是精灵王,也很少回来。

千落怜思索了片刻,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木制的钥匙,插进了结满了蜘蛛网的锁孔之中。

然而,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门后的房间里面却干净异常。

地板上虽然有着刮痕,但是不难看出被人仔细擦拭过。

他偏了偏头,看到床边的柜子上,还放了一个精致小巧的花瓶,里面插着一支娇艳欲滴的白色蔷薇。

窗帘也并没有拉上,阳光照进了这间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有精灵,一直在整理着这里。

没想到他走了那么久,还会有精灵来这里。

千落怜抬手按了按眉心,然后便将斗篷摘了下来。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身体看起来也很单薄,似乎连风吹都经受不起。

“千落怜……”他扶着镜子,看着镜中的少年精灵,低声说,“我们终于又回来了。”

下一秒,如绯樱一般的唇勾出了一抹冷到极致、也魅到极致的笑来。

“这一次,你应该不会再心软了吧?”

像是在问别人,也像是在自言自语。

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千落怜缓缓起身。

他走到了衣柜的前,打开了尘封已久的门。

果然,在这里面,还有着他曾经穿过的衣服。

随手拿出了一件深绿色的精灵装,而后,千落怜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解了开来。

白皙精壮、肋骨分明的胸膛暴露在空气之中,荼蘼花的香气更重了。

他微微抬头,锁骨深陷下来,看起来诱惑而妖魅。

他的动作并不快,但优雅至极。

接下来,千落怜又在柜子里找到了一副黑色的护腕,他沉思了一下,也带上了。

既然决定回来了,那么就先找回从前生活过的痕迹。

他微微眯起眼,将墙壁上那把深绿色的弓拿了下来,然后背到了身后。

还需要去月都一趟,小容给他传讯说,有人需要他去救一下。

等这些事情全部做完之后,就要和那对父子……正是见面了。

千落怜收拾完毕后,将屋子内的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他并不想让其他不相干的精灵知道他来过这里,虽然根本没几个精灵会上到城堡的顶楼来。

这里,早就成了光域所有精灵的禁忌之地。

祈祷的时间也快到了,想必那些精灵也很快会回来。

这个时候还不太适合和他的仇人碰撞在一起。

千落怜的眸光顿了顿,这才朝着门的方向走去

但是,就在他的手刚握上门把的那一刻,紧闭着的门忽然从外面被打开了。

------题外话------

给你们的怜怜加戏。

喜欢吗?

(不喜欢的话……其实我突然发现我对配角有点后妈属性诶)

这个月应该会再来一场高氵朝情节(~ ̄▽ ̄)~

想看怜怜脱衣的请举手。

这章卡死了(望天),每次新写一个地图都卡半天。

来吧拿票票来投喂我~看看你们能加几更?

反正我应该是能招的住的(托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