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合章】/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响的声音很大,连地板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千落怜一怔,旋即双眸危险地眯了起来。

他还是有些大意了,应该先在这里下一道结界的。

谁会在这个时候来这里?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的时候,推开门的影子就朝他动手了。

影子的速度很快,几乎是跳跃的同时,她的手中就出现了两把短剑。

寒光在眼前乍现而过,传来了空气被划破的声音。

千落怜身子一偏,轻而易举地躲过了第一道攻击。

手持双剑的影子不由分说,再次袭来。

他挑了挑眉,抬起了带着护腕的手,没有用任何防御手段,直接握住了那凌厉的剑刃。

短剑牢牢地卡在了掌心之中,不能存进半步。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那双白皙如玉、修长莹白的手上没有任何血色出现。

少年精灵的指尖浮着浅浅的绿光,晶莹剔透。

“嗯——?”影子一惊,明显没有料到这个闯入者竟然敢这般放肆。

眼神瞬间寒了几分,她毫不客气地抬起腿,扫向了面前人的下方。

但是这一次,依旧没有成功。

右腿直接被一只有力的胳膊架了起来,而那双握着剑的手此刻松了开来。

继而,她被直接抵到了门板上。

脊背顿时一痛,这个闯入者,没有丝毫地留情。

而寒意,在这个时候悄然入骨。

影子闭了闭眼,感觉到危险将至、命不能保,但事实上——

她的耳边只传来了一道蛊惑感十足的声音,低沉、微微喑哑。

“抬起头来,看着我。”

也许是这句话带着不同抗拒的权威,影子果真就抬起了头。

而在看到落在她头顶上方那双墨绿色的双眸时,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二、二殿下……”

少年精灵逆着阳光站立,身姿高大挺拔。

他一手撑着门框,下巴轻轻抬起,绯色的唇性感诱人。

因为阳光的缘故,他的脸有些看不清,但轮廓依旧清晰分明。

“我记得这一招,似乎还是我教给你的吧?”千落怜的眼角轻轻上挑,勾出一抹靡丽之色。

说完,他缓缓放开还处于呆愣状态的女精灵,退后了几步,语气之中带着少许欣慰。

“这么久不见,你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警惕啊……”

末了,他叫出了那个名字:“小瑾。”

“二殿下……”尹瑾在看清那张昔年引得光域,乃至整个月光森林的女性精灵都趋之若鹜的脸时,瞬间失语。

她目光呆滞,嘴唇蠕动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直到现在她还是不能相信,消失了千年已久,被认为已经死了的二殿下,居然真的回来了。

“这里没有什么二殿下了。”千落怜靠在墙边,偏头眺望着窗外,神色淡淡,“叫我怜吧。”

这个称号以前他很喜欢,甚至孩子气地强迫所有人都必须叫。

可现在对他来说,却是无比厌恶的过去。

“殿下永远都是殿下。”尹瑾到底是经历过严酷训练的精灵仆从,她回过神来后,迅速对着面前的少年精灵单膝跪地。

声音恭敬,带着些许的仰慕:“仆人不能逾越。”

“随便你了。”千落怜懒懒地应了一声,他目光依旧在窗外游荡。

尹瑾并没有起来,她的面容冷而不寒,肌肤也很苍白。

她低下头去,掩饰住自己波动得有些剧烈的情绪。

尹瑾知道,少年精灵虽然看起来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但实际上,他性格十分的喜怒无常。

作为一直侍奉他的仆人,她一直都不敢将自己真实的一面表现出来。

倒不是怕千落怜杀了她,而是怕自己被驱逐出去。

“小瑾。”这时,千落怜又开口了。

“殿下请吩咐!”尹瑾神情一凛,将思绪全部收紧,立马应声。

“我只是想问……”他有些好笑地看了全身绷紧的少女,“你究竟打算跪多久?”

“腿不疼么?”

“不疼!”尹瑾下意识地就回答了,一板一眼。

闻言,千落怜拧眉,似乎有些不喜她这个回答:“所以你是想让我把你扶起来?”

笑意在瞬间敛去,声音中只余冷寒。

“尹瑾不敢!”那寒意让她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尹瑾几乎是踉跄了了一下,才成功地站了起来。

“这才乖。”他的神色又柔和了下来,“知道我为什么在那么多小精灵中选择了你么?”

尹瑾低头,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仆人不知。”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曾经那个耀眼的少年精灵会在那么多的族人里,选择了她。

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尹瑾那个时候,才刚刚成年,不过五百岁而已。

她和其他平民精灵因为一次选拔,来到了绿叶城堡。

实际上,并不是尹瑾主动来的,而是因为她家里太过贫困,父亲又游手好闲。

最终为了一口饭食,把她卖给了王族的大臣。

而她们的任务就是,服侍光域精灵一族的王子和公主。

被挑中后,不需要什么东西,只需奉献出自己一身的忠诚。

永不背叛,永不背弃。

若有违背,死不足惜。

由于经常吃不饱饭,也没有晶石来供自己修炼,在那批精灵中,尹瑾是最瘦小的一个。

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会被选上,所以在被送到绿叶城堡中的花园时,一直低着头,只是默默地站在一个角落里。

但尹瑾却没有按捺住好奇心,偷偷打量着周围。

她看到不远处,就是被所有女性精灵围绕起来的光域二殿下。

围在那里的精灵太多,尹瑾并没有看到他的模样。

但是从和她一起被挑选出来的侍女脸上,也能看出那该是一个美到震撼人心的精灵。

不过一旁的大殿下跟前,倒是显得门可罗雀了。

不过他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反而很是得意洋洋,还招呼着他身边的精灵。

“哎你们待在我这里做什么,去看怜怜啊,别告诉我你们不想被他选中。”

尹瑾想,她就不过去了,反正她看起来就发育不良,也不会被选上。

但是令她意外的是,就在她在角落里发愣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在她耳边响了起来。

那个时候,少年精灵还没有像现在这样,一笑一顾,都带着十足的魅惑感。

他眉宇清秀,双眸明亮。

尹瑾抬起头后,首先看到的是一只手。

那只手上拿着的是所有备选人的名单以及详细家世。

“尹瑾?”他的声音十分好听,“今年刚好五百岁?”

“是的,二殿下。”尹瑾惊愕于少年精灵不仅走到了她的面前,还叫出了她的名字。

她有瞬间的惶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舌头打结。

“嗯,不错。”他只是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就懒懒地转过了身,朝着一旁的内侍大臣点头,“就她了,记下来吧。”

“二殿下,您要不要……”内侍大臣看了一眼十分瘦小的尹瑾,明显觉得这个选择不太好。

“嗯——?”刚走了没几步的少年精灵忽然回过了头,语气冰冷至极,“你在质疑我?”

那个时候,尹瑾在那双墨绿色的瞳孔里,看见了不符合他年龄的暴戾。

只是一瞬间,幽暗的气息便盖满了他的全身。

令人胆寒不已。

“臣不敢!”内侍大臣也被那个眼神吓了一跳,他哆嗦了一下,战战兢兢道,“二殿下选的,自然是极好的。”

一旁的大殿下向来宠爱自己的弟弟,他咧开嘴笑:“那是,怜怜的眼光本来就很好。”

“一会儿就送她过来。”被称为怜怜的少年精灵这才重新转过身去。

他的眼神没有任何的停留,似乎所有的一切于他不过是云烟雾岚。

他走得并不快,但让人却有一种远在天边的感觉。

后来,尹瑾才知道了他的名字。

千落怜。

这并非是光域的王族之姓。

其他侍女羡慕她能被千落怜选中,但并不知道的是,她其实根本没有见过他几面。

只有在被需要的时候,才能得到召唤。

更多的时候,他只喜欢一个人独处。

与整个光域,都格格不入。

为什么会在那么多的精灵中选择她呢?

这个问题,在千落怜还没有离开月光森林之前,尹瑾曾经问过。

然而,他并没有给她任何回答,只是笑。

但她能看到那笑意并不见底,寡淡而疏离。

即便是对叶影,偶尔也带着防备。

后来发生了一件震惊光域的事情,在那之后,千落怜离开了。

一走千年,尹瑾以为,她这一辈子大概都见不到他了。

有些疑问,只能埋在心底。

而如今,少年精灵竟然主动提出了这个问题。

“所以殿下……”尹瑾有些艰难地开口,她鼓起勇气,再次问出了这个问题,“当初为什么要选择我呢?”

她并非是一个合格的仆人,实力也没多高。

总而言之,她觉得她是一个非常无用的精灵。

听到这句话,千落怜发出了一声轻笑。

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就像在爱抚着自己很喜欢的宠物。

“因为,你够听话。”少年精灵的声音很温柔,但是听起来却冷漠无情,“而我只需要听话的精灵。”

尹瑾的身子一震,脸色微微白了一下。

“不听话的,我不会留下。”千落怜的手顺着那深褐色的长发缓缓而下,“除了你,其他精灵我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忍不住杀掉呢。”

然而下一秒,那五根修长的手指就锁住了少女的咽喉。

他唇边染笑,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胆战心惊:“可是小瑾,你刚才似乎没有听我的话。”

尹瑾猛地睁大了双眸,挣扎之色在瞳底一掠而过。

她的身子颤抖着,但是没有任何的反抗,平静得出乎意料。

“从殿下选中我的那一刻开始,我的生命就是殿下的了。”尹瑾的神色很认真,她一字一顿道,“殿下想要什么时候拿走,仆人都不会有任何怨言。”

“是么?”听了这话,千落怜的手指果然缩紧了。

他墨绿色的双眸中没有任何情绪,如同一汪深不见底的碧潭。

肌肤上传来的冰冷触感,让尹瑾打了一个寒战。

但是她没有任何的胆怯,即便接下来迎接她的是死亡。

随着手指慢慢地合拢,尹瑾闭上了眼。

然而,让她有些惊讶地是,下一刻,那冰冷刺骨的触感忽然消失了。

尹瑾睁开眼,有些诧异地看了过去,却发现千落怜在笑着。

许是很久都没有这般开怀过了,他笑得身子都轻颤了起来。

他侧站着,半敞的衣襟口下是微露的锁骨。

“小瑾,你果然太过死板无趣。”千落怜笑了好久,才止住,他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每次和你开玩笑,一点意思都没有。”

“啊?哦……”闻言,尹瑾茫然了,“二殿下……”

她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了。

“好了,别在这里瞎杵着了。”千落怜又拍了拍她的头,声音温和,“收拾一下东西,跟我出去一趟。”

虽然碰到他这个小仆人是个意外,不过却不会有什么影响。

如果尹瑾不是绝对忠诚,早在他离开的时候,就会杀掉她了。

曾经属于过他的东西,也只能是他的。

而如今,他会把失去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拿回来。

“遵命,殿下!”尹瑾也没有问要去何处,她只是无条件地服从命令。

千落怜点了点头,背着那张绿色的弓,长腿一迈,率先走了出去。

由于耽误了一点时间,此刻城堡前已经陆陆续续有精灵回来了。

他走下楼梯之后,依旧没有任何的掩饰,就那样直直地出了城堡的大门。

门前的精灵侍卫也熟视无睹。

不,应该说他们只看见了一抹淡淡的光。

而尹瑾出来的时候,刚好和叶影碰了个正着。

她气喘吁吁,行了一个礼之后,就接着向前跑去。

要是赶不上二殿下的速度,那么等待她的,恐怕还是死亡。

“哎哎,你这个丫头,不给殿下道歉就算了,怎么还溜得那么快。”叶影旁边那个曾经跟着他一起去过琉璃拍卖会的正太精灵,朝着少女远去的背影含喊了一句。

但没有得到任何成效,让他忍不住跺了跺脚。

“行了行了,咱们用得着搞西方精灵那些条条例例吗?”叶影敲了敲他的脑袋,并不在意,“也许人家有什么急事呢。”

反正又没撞到他,小事情而已。

“殿下,您的脾气可真是好,不像二……”正太精灵仍愤愤不平,话也一股脑地往外抛。

眼瞧着叶影的脸色变了一下,他才及时地刹住车。

正太精灵有些懊恼:“抱歉,殿下,我失言了。”

“无事。”叶影叹了一口气,眉眼之间有着倦意。

他摆了摆手,说道:“让我一个人静静。”

“殿下……”正太精灵欲言又止,但听叶影的语气十分坚定,也就退下了。

叶影并没有进到城堡里面去,而是走到了喷泉边。

他挠了挠脑袋,忽然觉得刚才差点撞上他的女精灵有些面熟。

“在哪里见过啊……”叶影皱眉,“我应该没有瑶瑶的脸盲症,怎么就想不起来呢?”

他沉眸思考,并不知道自己刚才到底错过了什么

……

三天之后,月都。

和光域相比起来,精灵女王舞流音统治的月都就显得更亲自大自然了。

这里没有什么城堡,在月都生活的精灵一族要么居住在树屋之中,要么选择了干燥的石穴。

看起来比光域的经济条件要落后了许多,但不得不承认,月都显得更加其乐融融。

夜幕降临的时候,精灵女王会邀请一些平民精灵,在露天的花园中一起享用晚餐。

而那座最庞大的树屋,则是月都精灵王族的居住地。

树屋内,一间朴素却不失大气的屋子里。

脸色苍白的女子躺在柔软的天鹅绒床榻上,胸膛微弱的起伏着。

这个时候,脚步声响起,有身影推门走了进来。

“吾王,你快看看,阿瑶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这是怎么回事啊?”孤竹抬起头来,神色不由地有些焦急。

不过旋即,她就意识到自己忘了行礼,连忙俯身。

来者正是舞流音,她倒是不在意孤竹有没有行礼。

东方精灵没有西方精灵那么注重礼节。

舞流音点头示意,她走到床跟前,抬起右手,放在了舞珺瑶的额头之上。

有着浅浅的绿光在她掌心下浮动着,像是一群跳跃的音符。

而随着光芒的流转,舞流音的秀眉也越蹙越深。

“吾王,如何?”孤竹有些紧张,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不用担心。”舞流音收回了手,她淡淡地笑了笑,“小竹你送回来的比较及时,我已经替瑶瑶修复了她体内的伤了。”

“她很快就会醒过来。”

“那就好。”孤竹松了一口气,“阿淮也应该放心了。”

然后,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眼角忽然一抽:“那个什么,吾王啊……”

舞流音回过头来看着她。

“打个商量,您能不能不要叫我小竹?”孤竹扶额。

她总觉得,这个称呼听起来特别像——小猪。

“嗯……”舞流音思索了一下,“那不如竹竹?”

孤竹:“……”

听起来更猪了有没有!

“那您还是叫我小竹吧。”孤竹选择了屈服。

舞流音点点头:“其实有些方面你挺符合这个名字的。”

孤竹:“……”

也许,她糟心侄儿的毒舌是遗传自舞流音?

貌似历来是有说,姐姐的孩子像妹妹。

她应该庆幸,袖袖不会说出这种扎心的话。

“吾王……”孤竹刚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就看到舞流音的神色忽然一变。

“怎么了?”

“有客人来了。”精灵女王缓缓起身,高贵的眉目间有着一抹疑虑,“我去招待一下,小竹你在这里看着瑶瑶。”

孤竹见到舞流音并不想多说,也就没问,只是点头:“好的。”

……

巨大的树下,站着两个人影。

阳光温暖而干燥,空气清新自然。

“殿下,我们来月都做什么?”尹瑾有些不解,“您在这里有认识的好友吗?”

以她对千落怜的了解,他应该不像是个会有朋友的精灵。

而且自从某件事情之后,月都和光域就不怎么往来了。

谁若是敢在精灵王面前提起月都,恐怕下一秒就会小命不保。

“小瑾……”千落怜伸手扯过了一根垂下来的绿色藤蔓,慢条斯理道,“怎么我发现现在的你,话变得有些多了?”

尹瑾猛地一个激灵,她低声:“是仆从僭越了。”

她应该知道的,她所侍奉的这位殿下,心思太过难猜。

一不小心,就可能触犯了什么。

从此,万劫不复。

“没事。”千落怜的语气很轻快,他笑了笑,双眸澄澈,“这次就不罚你了。”

此刻的他,看起来很像从前的那个还有些孩子气的少年精灵。

只可惜,归来之后,精灵仍是精灵,少年却已经不复存在了。

尹瑾默然。

她总觉得,这一次二殿下回来之后,变了太多太多。

更让人心动,性格也更捉摸不透了。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何殿下他要……选择离开居住这么久的光域呢?

------题外话------

ps:尹瑾由读者古栈道的月光客串~

千落怜这个角色,写出来后,就已经活了,不受我掌控。

我仔细想了想,觉得目前并没有人适合他。

他比世子,更难爱上一个人。

我也挺难想象怜怜真正爱上一个人会是什么样子。

其实千落怜才应该是男二。

【也没有规定男二一定要喜欢女主】

so……怜怜是大家的(目前)

括号内是重点。

精灵族有个为最终结局埋的大伏笔,仔细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