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我打架,你暖床!【合章】/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瑾对当年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只记得那时的光域是一片混乱,甚至连月光树旁的生机泉水,也出现了退化的征兆。

她被勒令不能踏出绿叶城堡半步,整个城堡戒备森严。

等到禁锢消失的时候,千落怜也一同不见了。

而不见的还有……精灵族唯一一头九星大君主兽——月神鹿。

这些年来,也不是没有传言说是光域的二殿下用了什么狡诈的手段,因此使月神鹿震怒,继而离开了精灵族。

尹瑾却不怎么相信这种说法,因为她很清楚,二殿下虽然是喜欢恶作剧,经常让其他精灵气得跳脚。

但是他再怎么胡闹,也不会做出对精灵族有损的事情出来。

而西方精灵,则是把月神鹿的失踪怪在了光域的身上。

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西方精灵和东方精灵之间的隔阂更大了。

如果不是由于生机泉水和月光树独一无二,月光女神又照顾着东方精灵,恐怕西方精灵早就大举进攻月都和光域,将东方精灵给灭了。

尹瑾微微抬头,看着还在把玩绿色藤蔓的颀长身影,将疑惑深深地埋在了心底。

连精灵王都对当年的事情讳莫如深,也没有别的精灵敢多问一句。

尹瑾猜测,就连大殿下叶影,恐怕也不清楚当年事情的始末由衷。

毕竟……她不得不承认,叶影的神经实在是太大条了。

倘若叶影真的最后登上了王座,估计整个光域都会鸡飞狗跳吧?

可惜的是,王后也去得早,偌大的光域精灵族,唯一能继承大统的男丁,也只有叶影了。

但——

尹瑾依旧觉得,千落怜才是最好的继承人。

只可惜……世事难料,一切都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很快,尹瑾就知道千落怜要见的人是谁了。

抬头望去,便能看见头戴着金银色花环的精灵女王,从树枝编制而成的绿色台阶上缓缓而下。

她步履优雅,白色的裙摆拂地而过,绫罗作响。

黑色的长发披在背后,泛着点点的莹光。

唇不点而朱,眉弯弯似月,眸盈盈若泉。

难怪都传言,精灵女王是闻名九族的稀世美人。

然而,这份动人的美,在少年精灵面前,却蓦地淡了。

如果有别的智慧生命出现在这里,那么必然首先看到的,会是千落怜。

并非是多么颠倒众生,但是却让人无法移开眼。

“果然是稀客。”舞流音走到他面前停下,脸上有着意外之色,“是来找阿淮的么?”

真美,她心里不由得感叹了一声。

果然,在见过的那么多来客之中,也只有这位光域的二殿下,能和她妹妹的儿子相比拟了。

也因为这位和阿淮交好,她倒是也多了一个赏心悦目的晚辈。

“不——”千落怜摇了摇头,嗓音淡淡,“我接到小容的传讯,他让我帮他妹妹看看病情。”

“瑶瑶?”舞流音蹙了蹙眉,旋即舒展了开来,“我刚才已经替她看过了,小竹现在应该也给阿淮传讯了。”

“唔……看来我来晚一步呢。”千落怜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他耸了耸肩,“可惜了,白跑一趟。”

“看来你回来之后,先跟阿淮联系的?”舞流音也没什么女王的架子,就像是在跟自己的后辈唠家常,“其他精灵知道么?”

“除了您和小瑾,目前没有精灵知道。”千落怜笑笑,“我还没打算把我回来的消息公开出去。”

“这样也好。”舞流音点了点头,“毕竟……”

她没有接着说下去,她知道眼前的少年精灵能明白。

“您也不用劝我。”千落怜的双眸微微一凉,“我保证,这件事情不会涉及到月都。”

闻言,舞流音叹了一口气:“我哪里担心的是月都,我担心的是你啊。”

千落怜的眸光倏地一顿。

“当年阿淮的事情,如今我还历历在目呢。”舞流音抬手,指尖凝聚出淡淡的绿光来。

下一秒,她裙摆旁边的土地上就长出了一颗小芽。

紧接着,那颗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高变粗。

不过片刻,小芽就变成了一株大约有半米高的绿植。

而在数片绿叶之中,有一颗蓝紫色的果子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舞流音弯身,将果子摘了下来,续道:“你虽然遇见的事情和他不同,但是在某些方面你们很像……”

千落怜沉默不语,墨绿色的双眸中,伤色一掠而过。

“你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了。”精灵女王将果子递了过去,她幽幽地说道,“所以,不论什么时候,记得照顾好自己。”

千落怜看着那枚果子,迟疑了一下。

“这个送你了,拿着吧。”舞流音微微地笑了笑,“就当是我送你的见面礼了。”

“多谢。”他沉吟了半晌,最终还是选择接过。

“要上去坐坐吗?”舞流音挥手,先前生长出来的绿植便消失不见了,她侧眸,“瑶瑶就在上面,你若是不放心,可以去看看。”

“不必了。”千落怜说,“只要没事了就好。”

他和舞珺瑶没有任何交情,也懒得上去看。

反正小容的交代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就该做他筹划已久的事情了。

“嗯。”舞流音颔首,“那我也就不送你了,再会。”

千落怜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客套的话,便直接转身了。

这个时候尹瑾还有些发愣,她感觉先前的那一番对话,让她听得云里雾里,什么都没搞明白。

不过……月都的精灵女王竟然知道当年那件事的始末由衷么?

可是似乎那时,唯一没有被牵扯进去的,就只有月都了才对。

尹瑾还站在那里,低头沉思着。

忽然,她的头就被砸了一下。

尹瑾一摸,摸到了一个圆形的果子。

她看了看,正是先前精灵女王赠给二殿下的。

“走了,小瑾。”不远处,千落怜的神色有些无奈,“你傻站在那里做什么?”

“来了殿下!”听到这话,尹瑾连忙跑上前去,“殿下,你的果子。”

千落怜头也没回,轻描淡写地撂下一句话:“送你了,拿着吧。”

舞流音给他的是一枚用天地精华凝聚而成的紫玲珑朱果,可以增长修为,也可以改善体质。

是所有精灵梦寐以求的宝物。

不过于他而言,倒是没什么用。

没用的东西,随手就可以丢弃。

这不就是他当初离开的理由之一么?

千落怜握紧了背后的弓箭,接着向前走去。

背后是影影绰绰的树木,而倾泻了一地的阳光。

尹瑾小心翼翼地将紫玲珑朱果收好之后,也跟了上去。

很快,主仆二精灵就消失在了森林深处。

舞流音目送着他们远去,直到看不见了,才又重新回到了树屋内。

精致的房间里,孤竹替舞珺瑶压了压被角。

此刻见到舞流音回来之后,不由地问了一句:“吾王,是谁来了?”

“光域的二殿下。”舞流音利用空气中的木元素,给自己做了一个椅子。

她坐了下来,神态悠闲:“阿淮让他来帮瑶瑶看病。”

“是他?!”听到这话,孤竹吃了一惊,“他果真回来了?”

当初她去找阿淮的时候,也只是听光域的精灵嚼了一下舌根,并不能特别确定。

“嗯,回来了。”舞流音抬头,“小竹,你很惊讶?”

“难道吾王你不意外吗?”孤竹忍不住开口,“当初光域可是对外说,他们的二殿下已经死了啊。”

而且,那位二殿下,可是能带来腥风血雨的精灵啊。

“没什么好意外的。”舞流音神色淡淡,“那是光域为了保存他们的颜面,所以才那么说的。”

语气之中,是毫不掩饰的淡淡嘲讽。

“吾王,你是不是……”孤竹愣了一下,才问道,“知道些什么?”

月都喜好平和,一千年前的事情,他们没有一位族人牵扯到其中。

那个时候,舞流音也应该在闭关才对。

孤竹也只知道事情很大,但是其中被隐藏的秘密,她一个都不清楚。

而以阿淮的性子,也不会对她说什么。

“怎么能不知道呢?”舞流音叹息,眸中浮起了浅浅的雾气,她轻声说,“那是一场——”

“倾国之乱啊。”

窗外的风微微震动着,仿佛在预示着一场浩劫的来临。

……

卡撒大陆,诺托城。

在兽族的各个种族之上,还有着一个兽人联盟。

联盟不同于人族的世俗皇朝,拥有着绝对的统治力,它只是一些势力的集合体。

而诺托城,就是兽人联盟的总署城市。

联盟的首领大酋长,也居住在这里。

诺托城内有来自各个地方的智慧生命,在这里见到精灵、恶魔、天使或者羽族,也不会让人感到多么吃惊。

由于诺托城是卡撒大陆上最大的一个兽人城池,又由联盟掌管,所以想要进到这里,必须得有联盟颁发的通行证。

否则,就算你是三大王族的子弟,也要被拦在外面。

所以现在,卿云歌就遇到了这个难题。

她抬头瞅了一眼高高的城门口,不禁扶额:“阿淮,你真的没有通行证吗?”

自从第一次这个称呼叫出口后,她倒也不觉得有多么难以启齿了。

卿云歌想,反正抱也抱过了,亲也亲过了,再“害羞”也没什么用了。

不过是初次谈恋爱,有些招架不住某人的攻势。

有些心塞。

什么时候能反守为攻?

“没有。”容瑾淮摇了摇头,表情怎么看怎么无辜,“我连钱都不带。”

卿云歌:“……”

有……实力任性啊!

“所以……”卿云歌瞟了他一眼,有些纠结,“我们怎么进去?”

两人此刻都幻化了容貌,丢到人群中都看不出来的那种极为大众的脸。

虽然,只要容瑾淮暴露一下身份,可能大酋长就直接出来相迎了。

不过他们的行动是需要保密的,肯定不能露出踪迹。

从梅尔州出来之后,卿云歌和容瑾淮就去了卡撒大陆。

她准备一边找能让冷夜苏醒的药材,一边提升自己的实力。

左右现在羽毛也没有感应到第四道剑魂,她也不急让凤璃剑继续晋升。

而在路途之中,得到了那七味药材之一——乾元幻蕊的消息。

据那些在城邦外流窜的地精强盗所言,诺托城内的一个贵族手中,就有这株药材。

所以,他们就来这里了。

但是没有通行证,进去就成了一个问题。

容瑾淮抬眸,看着城门口前那两排兽人守卫,然后坦然道:“直接进去。”

“直接?”卿云歌刚想问是怎么个直接法,就感觉自己的眼前一花。

等到景物再度清晰后,她发现她已经来到了诺托城内。

眼前是繁华的街道,街道两旁是兽人小贩和建筑群。

相比较人类的城市,诺托城的规模虽然大,但是却远远没有人族皇城那般金碧辉煌。

兽人对于建筑,并没有什么深入的研究。

同样,他们也不懂得享受生活。

唯一宏伟盛大的建筑,就只有联盟大酋长所居住的宫殿了。

据说这宫殿,还是大酋长手下的数千人类奴隶耗时几十年才建立而成的。

听着周围的吆喝声,卿云歌眼角就是一抽。

靠之!

居然玩瞬移!

还有这种操作!

等等,瞬移是什么级别的玄通来着?

卿云歌想了想,好像是……神阶?!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瞬间,她神色怪异地看向旁边悠然自若的白衣男子。

“那个什么,你老实告诉我,你修为到底是多少?”

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诺兰·格兰德,是龙王奥格·格兰德的长子。

卿云歌也清楚,容瑾淮的年龄肯定上千了,而且还很有可能是几千。

虽然根本就看不出来他是一个唔……上了年龄的老妖精,但是如果他真的已经到了神阶,那是太恐怖了。

“嗯——”听到这个问题,容瑾淮微微侧眸,他似乎是在笑,“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我好奇啊。”卿云歌咳了一声,她嘀咕,在保证,“你放心,我绝对没有嫌你老的意思!”

反正兽人本来就活得时间长,再说了,这个世界不能用前世的眼光去看。

“我知道夫人自然不会嫌我老。”他唇边含笑,“毕竟夫人也知道,我体力很好。”

卿云歌:“……”

她知道个屁哦。

这话绝对不能接,一会儿肯定某四个字又蹦出来了。

“你可不要转移话题啊。”卿云歌哼了一声,“快说,你修为到底多少?”

她得算算,要花多长时间才能赶得上他。

“这个么……”容瑾淮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少女微微鼓起的脸颊,眸中的笑意更深了,“卿卿不如自己猜猜看?”

闻言,卿云歌斜了他一眼,不确定道:“神阶?”

容瑾淮挑了挑眉,没承认,也没反驳。

“天……神阶?”卿云歌心里没底,又往高报了一个级别。

他只笑,不说。

“难不成你还在天神阶之上?”卿云歌看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

完了,这让她怎么赶。

修为越到后面,就越难提升。

“卿卿能把我想得这么厉害,我很开心。”终于,容瑾淮开口了。

他低头,双手捧着她的脸,声音柔和:“不论我修为是多少,只要我能保护你,这就足够了,不是么?”

毕竟,就目前来讲,他的修为无法用九族的玄力等级来估算。

那双灿金色的眸子里的情愫清晰而深冽,让人心中不觉微微一动。

“好啦,我不问了。”卿云歌妥协了,她看着他,亦认真道,“我只是想快点追上你,要不然……”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自卑的人,可是有时候也在想,她到底配不配拥有一个这么好的人。

“我知道。”容瑾淮清楚她在想什么,他笑了笑,很是确定,“卿卿,你会成为比我还要厉害的人的。”

而这世上,也唯有他能和她比肩而站。

“嗯——”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歪了歪头,“我觉得等到了那个时候,肯定是我保护你。”

“是是是。”容瑾淮微微失笑,“我很期待夫人保护我的那一天。”

“好啊。”卿云歌眯了眯眼,很是愉悦,“以后我负责打架,你就负责貌美如花。”

“我一切都听夫人的。”容瑾淮没有意见,“所以……”

所以他是不是可以嗯?

“所以为了能尽快保护你,我现在就应该去修炼了。”卿云歌截住了他的话,然后还很贴心地问了一句,“阿淮,你说对不对?”

容瑾淮沉默了:“……”

怎么他感觉似乎被自家夫人套路了?

他收回他刚才说的话,还来得及么?

卿云歌此刻心情却是大好,可算是坑了他一回。

爽!

想到这里,她踮起脚,可劲儿地蹭着眼前人的上身,笑得像一只小狐狸:“对吧,阿淮?”

这勾人的声音和动作!

容瑾淮眼眸黯了黯,周身的气息也灼热了起来。

他刚想拉住她,却发现某人已经跑远了。

风中,还传来一句话。

“我去给咱们找客栈了,你记得跟上来啊。”

果然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容瑾淮望着红裙少女的背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算了,她开心他就满足了。

有些事情,还是自己先忍一忍。

……

是夜。

卿云歌独自一人坐在床榻上,一吐一吸,运转着丹田。

她为了能让自己安心修炼,专门开了两间房。

某腹黑也保证,不会过来打搅她。

虽然……这话听起来不那么可靠。

卿云歌知道,她的精神修为之所以突破了芥子境,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受了刺激。

所以现在,她需要巩固一下精神境界。

顺便,和那位一直在她精神之海深处活动的红衣男子交流一番。

也不知道她心中的推断,是否为真。

玄力在经脉中慢慢运转着,精神也随之集中了起来。

而此刻,卿云歌发现,她竟然已经能自如地来到她的精神之海了,而且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压抑。

难怪都说到了芥子境,一切都会与众不同。

但是今天,出人意料的是,红衣男子并没有立即出现在她眼前。

卿云歌挑了挑眉,控制着自己的精神体,向前走去。

走了没多久,她便看见了自己想见的人。

红衣男子像是早有预料她会来到这里,只是说:“小丫头,来了?”

语气虽淡,但带着久居高位的权威,让人心生臣服之意。

卿云歌点点头,她不慌不乱:“如您所说,我到了芥子境,就可以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了。”

“那么……”听到这话,红衣男子转过了身,他眉眼深邃,“你想知道些什么呢?”

“您能这么说,肯定已经清楚我想知道什么了。”卿云歌笑笑。

红衣男子闻言,默然了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聪明的小丫头啊。”

他抬头,眸中带着回忆之色:“一千五百年了,我终于又看到了希望……”

卿云歌不语,但在认真聆听。

“哦对了,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呢。”红衣男子忽然摇头一笑,像是在笑自己记性不好,“我叫流渊。”

卿云歌一怔。

他又一摇头:“不过你可能对这个名字不怎么熟悉,你熟悉的应该是我另一个名字……”

“七彩神凤。”

------题外话------

有些秘密要揭开了啦~

精灵族告一段落,你们的怜怜暂时下线。

但是——应该又有一个美男要上线!

今天去了趟医院,嗯……医生让我停止一切用到左胳膊的活动。

so……单手码字有些伤不起,不过贴了膏药能好一些。

感谢大可爱们的打赏,月票、评价票和推荐票~

永远爱你们(づ ̄3 ̄)づ╭

目前加更是:上个月月票两更,这个月打赏一更,评论到777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