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论如何互宠互惯!【合章】/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顿了一下,才吐出了这两个字:“身体。”

神凤的身体?

一只七彩凤凰?

卿云歌愣了几秒:“有了身体,您就可以复活了吗?”

既然七彩神凤已经从当初的微末意识,到现在能在她的精神之海处凝聚出身形,想来也是可以复活的。

听到这个问题,流渊稍稍地沉默了一下,才道:“或许。”

毕竟,连他都不确定,他到底能不能复活。

他也不是不知道,清影因为她选择了自我封印,永久沉眠。

如果可以,他想试试这条道路。

尽管这条路,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好,我答应您。”卿云歌没有因为那不确定的两个字就放弃,她浅浅地笑了笑,“不过您知道您的身体在哪里么?”

如果让她摸瞎去找,估计找一辈子都找不到。

而且,为什么当初魔娅和那个幻魔意识杀掉七彩神凤的时候,没有毁掉他的身体呢?

或者说,混沌兽的身体又有什么特别之处?

“在星辰海洋的底部。”出乎意料的是,流渊竟然说了这么一个地方,“但是具体在哪里,我也不清楚了。”

接着,他又稍稍解释了一下:“混沌兽的身体坚不可摧,他们以为把我的神魂抹去就足够了,所以也就没有费力再将我的身体摧毁。”

“于是魔娅他们只把您的身体沉入了星辰海底?”卿云歌微微沉吟了一下,“但是星辰海洋的面积可比卡撒大陆和混沌大陆加起来还要大。”

“想要找到您的身体,这个时间恐怕会比您想象中的要长。”

水族的数量,可以说比人类还要多。

但也幸得,大部分水族只能在海里面活动。

而且水族想要化为人形,比兽族要难上了数百倍。

想必魔娅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把星辰海洋作为了神凤身体的埋藏之地。

流渊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淡淡地笑了笑:“我现在虽然还是一抹意识,却要比七千年前强大了不少。”

“对于我自己的身体,我也有着感应之法,但是也有一定的距离限制。”

他缓声:“所以一切,还要等小丫头你去了星辰海洋,才能再做打算。”

必须要把他的身体拿回来,有了身体,才有复生的可能。

他也才能和清影……相见啊。

并且,流渊有预感,幻魔即将要再次发起进攻了。

而那时候的入侵,必将是比一万年前朱雀他们陨落时,还要庞大的规模。

倘若那天真的来临,他和清影、以及六星麒麟都不一定能阻挡得了。

神玄岛又闭岛不出,因为九族世界被占领,他们也依然不会有什么影响。

没有入岛许可,就算是幻魔也无法进入。

神玄岛无法被外力所攻破,亦没有人知道,神玄岛到底存在了多久。

流渊一直在想,神玄岛到底是什么。

又是谁建立了神玄岛呢?

“我会尽快前往星辰海洋。”卿云歌点了点头,“我也希望您能尽快和清影前辈团聚。”

生离死别太过残忍,她不敢经历,也想去经历。

佛云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神凤和神凰现在,岂不是正好应证了一个爱别离?

“真好啊小丫头。”流渊的赤眸中有着淡淡的欣慰,“在没有你之前,复生这种事情,我可是想都不敢想。”

“神凤大人您可真的是谬赞我了。”卿云歌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如果没有您,我也走不到现在。”

想必那日在梅尔州之上,是流渊替她压制了那几个七彩凤凰骑士。

“互惠互利罢了。”流渊微微摇头,“也是因为你精神力在不断提高,我的能力也才能增强。”

他偏头,袖子一挥:“你应该也发现了,你的精神识海扩大了。”

卿云歌了然。

的确,这一次进入到精神之海后,她发现要比她上次进来的时候大了不少。

“对了,流渊前辈,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您。”卿云歌想了想,“您应该知道凤璃剑有一个七玄空间吧?”

“这个我知道。”流渊侧眸,“有什么问题吗?”

“是这样的。”卿云歌快速地解释了一下,“在我得到凤璃剑的那天,接受其传承之日,剑灵把我带到了一个七重宝塔的面前。”

流渊颔首,示意她接着往下将。

“而在宝塔的第一层,有一个蒲团。”她续道,“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了您,习得了《凤天诀》的第一重天。”

倘若神凤并非是凤璃剑的铸造者,那么他传授给她的《凤天诀》是否也跟凤璃剑毫无干系?

“《凤天诀》确实是凤璃剑自带的剑诀。”流渊笑答,“只不过若凤璃剑是完整的存在,你脑海中自然就会有它的全部招式。”

“但剑魂一分为七后,凤璃剑不完整,结果这个,麻烦事儿就到我身上了。”

不得不说,能创造出凤璃剑的人的确厉害不已。

竟然能将剑诀,灌入到他这连灵体都不算的意识之中。

“那么由此说来,那个七重宝塔,也什么用都没有了?”卿云歌百思不得其解,“羽毛还同我说,我每习得《凤天诀》的一重,就能上一层宝塔。”

但事实证明,她都学了《凤天诀》的三重了,那座七重宝塔,她也上不到第二层去。

卿云歌就这件事情问过剑灵,羽毛表示他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说是也许是因为凤璃剑破损了后,出了故障也不一定。

现在看来,羽毛的记忆一定出现了偏差,但是她能看出他并没有说谎。

那么难道……连他的记忆,也是凤璃剑真正的铸造者注入到其中的?

“七重宝塔我倒是不怎么清楚。”流渊也愣了一下,他想了想,“《凤天诀》的传授是我负责的,和七重宝塔没有任何关系。”

“而且……”他欲言又止,“我记得在青璃丫头还是凤璃剑主的时候,她也并没有同我提过什么宝塔。”

这回轮到卿云歌愣住了。

难道说那座七重宝塔,是她成为剑主后才出现的吗?

这就更奇怪了。

“不过小丫头你大可放心。”流渊笑着安抚道,“凤璃剑绝对不会对你有什么害处,而且我能看出——”

卿云歌抬头,看着红衣男子。

“这世上,再也没有人比你能契合凤璃剑了。”流渊大笑,那股傲气张狂再度腾起,“就算是清影,也不行啊。”

此话一出,卿云歌的身子蓦然一震。

她确实有那么一种预感,凤璃剑和她的契合度十分高。

暗夜笛虽然她用着也方便,但是远远没有凤璃剑那么得心应手。

要说还有什么能让她有这种感受,只有——

卿云歌沉了沉眸,混沌战甲和凤璃剑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好了,说了这么多也有些累了。”流渊伸出手来,拍了拍红裙少女的肩膀,“我很期待小丫头你……成功掌控凤璃剑的那一天。”

这句话一落,卿云歌还想再说什么,却蓦地发现,自己已经退出了精神之海。

而仔细一查看,精神力竟然差点就消耗殆尽了。

果然……

卿云歌叹了一口气,她刚突破芥子境不久,想来也无法在精神识海内坚持多久。

估计等她到浩瀚境的时候,就能无休止地挥毫了。

不过这一次的交流,倒是让她颠覆了不少以前的认识。

这还是只是流渊知道的,他不知道的还有多少呢?

越往前走,知道的就越让人心惊。

卿云歌瞅了一眼窗外的天色,还不晚,那么就先去七玄空间走一趟再说。

……

七玄空间内。

剑灵正苦逼地替小九梳理它的羽翎,一不下心还要被爪子挠几下。

“唉我说小祖宗诶,您现在可都是大君主兽了,随便整个玄诀都可以,让我来不觉得慢吗?”

是在不能理解人,啊不,鸟心啊!

“哼,你懂什么。”小九懒洋洋地靠在巨型的喵喵喵身上,表情很是惬意,“你知道我为什么专门让你来帮我吗?”

“恕小的愚昧。”剑灵心说不就是为了折磨本灵吗?

还能有什么原因?

小九一听到这话,舒服地换了一个姿势靠着,它笑嘻嘻:“因为你的名字叫羽毛哇,多配是吧?”

剑灵:“……”

多想换一个名字继续活下去。

“对了,你最近怎么不发光了?”小九像是想到了什么,疑惑地戳了戳剑灵,“看起来怎么和娘亲差不多的样子。”

“那是因为本灵就快要嗯哼……活过来了!”提起这个,剑灵立马眉飞色舞了起来,连带着手下的动作都快了不少。

“活过来?”小九更疑惑了,“那你现在是个什么东西?”

“胡说,我哪里是东西了!”剑灵气急,“我明明就是……”

话还未说完,远处就传来了一道慵懒的声音:“明明就是我的蠢剑灵。”

“嗷嗷!娘亲嗷!”小九眼睛一亮,立马就把剑灵给推到一边去了。

它也在瞬间就化为了迷你态,扑棱扑棱地飞了过去。

嗷好舒服啊,娘亲抱起来实在是太舒服了。

看着可劲儿地蹭她的小九,卿云歌的眼角一抽。

也幸亏这个小家伙是只玄兽,否则她可能就要把它扔出去了。

一旁的剑灵气得不行。

这简直就是差别对待啊!

不公平,他要闹了!

好吧,就算他闹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剑灵耷拉着脑袋,感觉有些心塞。

“羽毛,来。”卿云歌哄好小九之后,朝着蹲在那里画圈圈的剑灵喊了一句,“我有事找你。”

“啊?啊——”剑灵茫然了一瞬,立马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主子,啥事儿?”

模样要多谄媚,有多谄媚。

“那边说。”卿云歌抬起下巴,示意道,“小九,你先和喵喵喵玩着。”

“昂好吧,我听娘亲的。”小九嘟了嘟嘴,只好从红裙少女的身上跳了下来。

它踮起两只小爪子,悄悄摸摸地走到了喵喵喵的后面,然后——

“喵喵喵!喵喵喵嗷呜——!”

某团足有十米高的白色毛团直接蹦了起来,凶神恶煞地呲牙咧嘴。

是谁?

是谁摸了本喵的屁屁!

居然在暗中对本喵下黑手,太过分了!

要是让本喵知道,一定让美人宰了你。

“哈哈哈哈哈!哎呀笑死我了。”小九一看到那么大个猫跟个炸毛的小东西一样,顿时乐不可支,“太好玩了这只猫。”

虽然到现在,小九也不清楚这只白猫到底是什么种类。

但是没关系,能让它乐呵就行。

于是,小九蹭蹭地挪到了巨型白猫的身后,又是一爪子。

“喵喵喵!”白猫有些崩溃,为什么它就是看不见谁在摸它呢!

卿云歌:“……”

剑灵:“……”

绝配啊这俩。

看来捣蛋鬼有了新的目标了。

“主子,您找我到底什么事儿?”剑灵发现红裙少女带他来的地方,正是那座初见时的七重宝塔。

“羽毛,你仔细再想一下这座七重宝塔的作用是什么。”。

卿云歌认为,七玄空间内的东西,都不会是凭空出现的。

既然出现了,那么它一定有着什么作用。

可是到现在,她也没发现这座七重宝塔的功能为何。

要说它有什么变化,就是原来只有第一层亮着光,而现在,有三层都亮着。

光的颜色,也与她收集到的剑魂属性相配。

剑灵闻言,愣了半晌,才呐呐道:“我也不清楚,可是我的传承记忆告诉我,这宝塔就是跟《凤天诀》挂钩的才对。”

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怎么信。

卿云歌抬头,第一次正正经经地打量起剑灵来。

这次再看,羽毛已经比她最初见到他时,身子凝实了不少。

原本他身上还带有一层光,如今这光也淡了下去,看起来更像一个活人了。

他长着一张很可爱的娃娃脸,五官精致,虽然和帅这个字沾不上边,但也不失漂亮。

“那你还记得,你活着的时候到底是什么么?”卿云歌放轻了声音,“你真的确定,你是神凤的一抹残魂滋养而成的么?”

“你也一直认为,凤璃剑就是神凤以身所铸造的么?”

三个问题,让剑灵呆住了。

他努力地挖掘着自己的记忆,然后突然发现,这些记忆似乎不怎么清晰了。

“主子,我……”剑灵忽然惶恐了起来,他额头上滚下来几滴冷汗,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我不知道,我全部都不知道。”

他……真的存在吗?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瞬间,剑灵不寒而栗。

“别急,不知道就别想了。”卿云歌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她叹了一口气,“反正你也快活过来了吧?”

“可能到那个时候,你就能把所有的事情想起了。”

神凤也说,凤璃剑对她百利而无一害。

不管羽毛以前是什么,他现在都是凤璃剑的剑灵。

只是这一点,他都不会去伤害她。

“对不起主子。”剑灵有些颓然,“我什么忙都帮不上你,我真是……”

在剑主大人问了他这些问题之后,他也意识到了不对劲。

脑海中那些记忆,仿佛根本不属于他,他只是机械地听从那些记忆。

“错了。”卿云歌打断,声音淡淡,“你很重要。”

剑灵一呆。

“好好休息吧。”卿云歌拍了拍他的头,“我先出去了。”

……

离开七玄空间之后,卿云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窗外的弦月被薄云遮掩住,地上是斑驳的树影。

风声簌簌,静谧得只能听见心跳的声音。

除去凤凰族,她现在又多了一个任务——

替流渊找到他的身体。

而至于幻魔还有暗兽人……

卿云歌决定,等处理完凤凰族的事情之后,她需要再回玄灵域一趟。

看看神凤口中那所谓的四位王将,到底是什么模样。

趁着它们还无法突破四灵守护兽的封印,她看看能不能解决掉这四个王将。

而且重要的一点是,倘若连幻魔中王将的实力都达到了能与混沌兽相媲美的地步,那么其首领会到了如何恐怖的层次?

果真每个世界相差太大,其智慧生命的实力也有着云泥之别。

卿云歌扶额,要是她现在能回一趟二十一世纪,一个人就能灭了地球。

但在这里,还只是刚刚踏向了通往强者的道路。

就在卿云歌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时候,耳畔边传来了门被敲响的声音。

紧接着,门外响起了温凉低沉的男声。

“卿卿,睡不着么?”

诶!

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善解人意,居然没有直接推门进来。

卿云歌跳下了床,连鞋也没穿,然后跑去开门了。

容瑾淮斜靠在门扉的一边,此刻瞧见她出来,侧眸望着她。

他微倾着身子,低声开口:“我听见你这边声音不断,想来你还没有睡。”

“在想事情。”卿云歌也没有避讳,反正都穿着衣服,她点了点头,“就失眠了。”

不过失眠对她来说没什么,不要说现在她完全可以半个月不吃不喝不睡,就算是前世的她,也经常因为执行任务不眠不休。

早就习惯了。

“凤凰族?”容瑾淮蹙了蹙眉,“其实卿卿你大可不必去想,你若同意——”

他深深地看着她:“我可以替你扫了凤凰族。”

语气淡然至极,仿佛不过是喝了一杯清茶。

“我自然知道。”卿云歌从凤琅玥对他的态度中,就知道这话不会有假。

她踮起脚尖,双臂环住了眼前人的颈项,将头靠在了他温热的胸膛处。

那里的心跳平稳而有力,只不过是在这个时候,稍稍地快了几秒。

容瑾淮下意识地拥住了她的腰,饶是他,也因为这个举动,脸上浮起了浅浅的绯色。

白衣风华,玉颜国色。

“我不能躲在你的背后。”卿云歌笑笑,神色很认真,“我也知道你可以永远挡在我面前,但是不行。”

“强者之路,只能一个人去走。”

她抬起头来,对上那双灿烂若金的眸子,缓缓说:“这样,我才能配得上你。”

闻言,容瑾淮叹了一口气。

他揉了揉她的头:“你也知道,我不在意这些。”

这一次,他只希望她能好好地活着。

若是可以,他也希望她能不再被卷入那些复杂的事情之中。

“但是我在意。”卿云歌一只胳膊吊着,另一只手抬起来捏着他的脸,语气带了一丝玩味,“毕竟你这么一张脸,我觉得还是藏家里比较好。”

“嗯——”容瑾淮轻笑一声,“那我以后就只给夫人你一个人看。”

“这么善解人意?”卿云歌从他身上跳了下来,“我可记得你以前一直欺负我。”

“哪儿有。”他否认,声音很小,微垂的睫羽轻颤了一下,“我怎么舍得。”

又卖惨!

可耻!十分可耻!

卿云歌想转身就走。

但是奈何!

她好像就吃这套怎么办?

这人是怎么知道她吃软不吃硬的。

容瑾淮也十分懂得见好就收这个道理,他开始哄她:“卿卿你以后想怎么欺负我都行。”

听到这话,卿云歌瞅了他一眼,眼神带了一丝不信。

“卿卿,你可别这么看着我。”他偏头,眸中明显染了几分暗意,“否则我善解的不是人意,而是你衣了。”

卿云歌:“……”

她就知道!

信了他的邪。

算了,还有正事要办呢。

暂时先放过他。

“对了阿淮,我想问你个事儿。”卿云歌决定掠过这个话题,她想了想道,“你认识一个叫凤青璃……”

容瑾淮的动作蓦地一顿。

她看着他,然后说完了这句话:“凤凰族公主吗?”

------题外话------

咳咳,是不是都快忘了还有七重宝塔这个东西了。

没错,我们的剑灵是娃娃脸。(请自行脑补)

有月票和免费评价票话来投喂我嗷~

书城的推荐票也走一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