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你是,璃儿?!【合章】/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空气中有片刻的沉寂,唯有冷梅花的香气在缓缓飘散。

弦月高悬,云雾轻绕。

淡淡的光芒散在他高贵的面容之上,如玉清华,月姿雪韵。

“认识,怎么了?”容瑾淮的凤眸微微幽深,他神色波澜不惊,但声线沉了一分,“卿卿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卿云歌稍稍地迟疑了一下,还是选择答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里,偶尔会出现这个名字。”

这话并不作假。

之所以没有告诉他神凤的事情,是因为她并不想让他也牵扯到凤璃剑和幻魔、暗兽人之间的漩涡中来。

有些事情,她一个人承担足以。

毕竟……他肯定也很累了。

然而卿云歌并没有料到,这句话让白衣男子的眸光陡然一变。

记忆封印又开始松动了?

但是他记得,封印不应该解得这么快才对。

否则,卿卿的神魂应该全部圆满了。

容瑾淮稍稍地沉吟了一下,那看来还是因为凤璃剑中残存的记忆碎片了。

“凤……她在一千五百年前因为凤璃剑的事情,不幸身亡。”他顿了顿,最终还是叫不出来那个名字,“她很厉害,修为高强……”

说到最后,他说不下去了。

尽管红颜重回,但是有些事情……是难以抹去的。

而且,要是让她因外力想起以前的事情,恐怕生灵血誓会因此崩溃,神魂也不会再有凝聚的机会。

修长的手指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容瑾淮抬起了头,缓缓说了四个字:“跟你一样。”

卿云歌的身子也顿了一下。

类似的话,她在神凤那里也听过。

更奇怪的是,在听完流渊说得那些关于凤青璃的事迹之后,她总感觉神魂在阵阵作痛。

后来跟剑灵告别之后去了趟养魂泉,才稍稍好受了许多。

这些异常让卿云歌不禁有了一个猜测。

难道凤青璃其实也没死,跟流渊一样,被凤璃剑救下了?

而她所受到的影响,很可能是凤青璃的残余意识?

这个可能性并不小。

容瑾淮身为龙族殿下,想必也和凤凰族交好,对于凤青璃,他应该有着一些了解。

“阿淮你和凤青璃是很好的朋友么?”卿云歌抬头,注意到了他的一丝不对劲,她试探地问道,“能不能告诉我一些关于她更多的事情?”

“卿卿你误会了。”听到这话,容瑾淮垂眸笑笑,“我没有一个女性朋友的。”

他低声:“我只有你。”

那气息太过灼热,双眸深沉如海。

一时间,周围的温度也上升了几分。

“我……我说的根本不是这个好不好!”卿云歌的脸倏地一红,她的声音也磕磕巴巴了起来,“你、你不要老这么、这么……”

她只想掩面而泣。

好绝望啊。

这么久了,还是没抵挡力。

美色祸人啊!

而且这个家伙时不时就来一句让人脸红心跳的话,这撩妹技术哪里学的?

她只想给他满分,不怕他骄傲。

“嗯——?”容瑾淮似乎有些不解,他稍稍俯身看她,“我怎么了?”

“没什么。”卿云歌眼角一抽,她侧过头去,咳了一声,“那什么,你以后少说这些话,我都知道的,不用再说了。”

“不卿卿……”这一次,容瑾淮很罕见地没有听话,他弯眉浅笑了一下,“我只是想让你清楚,今天的我,永远比昨天的我要更爱你。”

卿云歌蓦地一怔。

“只不过我不懂得怎么讨女儿家欢心。”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眉眼微蹙,“所以也只好说些好话来哄你,但要是你真的不想听,那我就……”

“想听!我特别想听!”卿云歌瞧见他这个落寞的模样,立马脱口道,“你说的话,我都想听。”

她心想,可能是他太没有安全感了,所以才会说这种话。

唔……看来是她误会他了。

卿云歌挠了挠头,忽然有些灰心丧气。

原来还是她抵抗力太低了,不能怪人家。

她得多练练,到时候反压回去!

一门心思琢磨着如何反攻的卿云歌并没有注意到,白衣男子的双眸微微挑了一下。

里面流光浮动,似乎还掠过了……一抹得逞的神色?

……

次日。

诺托城白日里也热闹无比,来自各个种族的智慧生命在街道上穿梭着。

卿云歌摸了摸自己高束起来的头发,确保不会散落,才松了手。

没错,她现在是一副男子的打扮。

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混进那个有着乾元幻蕊的贵族府邸内。

贝特伯爵夫人,一个来自天马族的女性,在诺托城也有着很高的地位。

由于她的父亲曾经为了保护兽人联盟的大酋长而死,所以大酋长对于她的要求,向来是百提百应。

诺托城之内,无人敢惹这位伯爵夫人。

而亦众所周知,贝特伯爵夫人有一个爱好,那就是收集人族的美男子。

她经常会去诺托奴隶拍卖会,购置自己看上的货物,带回府中之后,在悉心调教。

本来,卿云歌是想偷偷潜入贝特伯爵府内的。

但是奈何……大酋长对伯爵夫人实在是太好了,甚至不惜花大价钱购置了无数灵阵。

其中还有着能防止修炼者瞬移的灵阵。

只要没有经过伯爵夫人的同意,那就是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

卿云歌虽然知道,容瑾淮的本事不止瞬移。

但是她也不可能为了暴露他的身份,强行让他进府去取。

所以卿云歌就想了一个歪主意,那就是——

她男扮女装,混进奴隶拍卖会,然后让贝特伯爵夫人把她买下来。

这样,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入府了。

入府虽难,但出府却很容易。

换了男装之后,再加上一些妆容,卿云歌确信,她这张脸就算是她亲爷爷来了也看不出来她是谁。

卿云歌很满意,哼着小曲慢悠悠地摸向了诺托奴隶拍卖场。

……

巨大的拍卖场内,无数佣兵在催促着那些贩卖奴隶的头子。

“快,把数量数一数。”佣兵之首明显是一个龙骑士,他有些不耐烦地挥着手,“下一场拍卖就要开始了,手脚都麻利一些。”

值得一提的是,兽人们崇尚武力,他们其中大部分对于奴隶的要求只有一个——

能打。

因此,在每一场拍卖进行之前,奴隶们都要参加角斗赛。

和智慧生命打,或者和玄兽打。

客人们通过观看奴隶们的比赛过程,来决定要不要拍下这个奴隶。

奴隶的实力越强,起拍价就越高。

毕竟,像贝特伯爵夫人只看脸的这种,太罕见了。

而一般为了照顾贝特伯爵夫人,诺托奴隶拍卖会会先将人类奴隶挑选出来,送到她的面前,让她择选完毕之后,再让剩下的进行角斗之争。

但,能被抓到诺托城当奴隶的人类,实力都不会高到哪儿去。

并且,由于人类又向来体质单薄,在角斗场中,不是兽人、羽族和巨人等种族的对手,遑论玄兽。

正常来讲,除了被贝特伯爵夫人挑走的人类奴隶,剩下的基本难逃一死。

虽然有传言说贝特伯爵夫人喜欢玩弄人类奴隶,但是至少还能留一命啊!

假如能讨贝特伯爵夫人欢心,说不定还能被免除奴隶的身份。

所以进入到诺托奴隶拍卖场中的人类男子,都希望自己能被贝特伯爵夫人选中。

但前提是——得有一张好看的脸。

数十个奴隶贩子听了龙骑士冰冷的话语后,顿时也急了起来,开始清点手中的奴隶人数。

“一、二、三……”一个胖子大汗淋漓地数着,“十二、十三、十四。”

数到最后一个的时候,他忽然一愣,有些茫然:“怎么回事,我记得我明明只带来了十三个奴隶啊?”

难不成数错了?

胖子擦了擦汗,又数了一遍,结果发现还是十四个。

“奇怪了。”他百思不得其解,连佣兵团已经到了他跟前都不知道。

“说你呢,数完了没有?”龙骑士看到了胖子呆呆地站在那里,顿时怒吼出声,“笨手笨脚,你还想不想做生意了?”

“想想想!大人,小的该死,小的该死。”胖子被这一喝,吓得一个哆嗦,他直接扑到在地,“求大人给小的一个机会!”

“行了行了,老子今天心情还算不错,就不罚你了。”龙骑士许是真的还有别的事情要忙,不耐烦地说道,“再有下一次,别说你这生意,就连你的命,老子也要收!”

说完,他牵着那条背脊上长满荆棘的巨龙,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其他佣兵跟在龙骑士身后,脚步整齐,踏地有力。

“呼……”胖子待到腿不软之后,才慢慢地爬了起来,他抹了把汗,嘀咕,“真是流年不利。”

算了,也不管那多出来的一个从哪来得了。

多一个他还能多挣一笔钱,想其他的做什么。

“都提点心。”胖子气喘吁吁,声音严厉,“一会儿记得低头,哪儿都不要看。”

“否则到时候要是得罪了这些大人,可有你们好受的。”

这十几个奴隶也是第一次见到龙骑士,也一个个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只能一个劲儿地点头。

除了其中一个用破布裹着自己的“奴隶”。

卿云歌专门把自己的打扮得看起来像个难民一样,但是脸上却没有什么灰尘。

为了确保能被贝特伯爵夫人选中,脸呢,很重要。

之所以衣服要破烂,为的是把怀疑降到最低。

能在诺托城屹立这么多年而不倒,要说贝特伯爵夫人没有能耐,那是不可能的。

想要拿到乾元幻蕊,就得让贝特伯爵夫人信任她。

卿云歌跟容瑾淮说好了,等她拿到乾元幻蕊,留下足够的晶石后,他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也不知道贝特伯爵夫人是不是有财迷属性,没用的东西她都不卖,正是让人头大。

“走了走了。”胖子缓过气来,挥手,“去前面那个入口处排队。”

其他十三个奴隶一听,立马奔了过去,生怕因为动作慢惹了什么大人物不满。

卿云歌走在最后面,用余光默默打量着这座华丽的建筑。

墙壁的四个边上都镶上了金子,而头顶上,是一盏巨大的琉璃七彩灯。

阳光透过玫瑰花窗投映在大理石地上,美轮美奂。

然而,只有进来才知道,这美丽的背后有多么血腥。

唯有杀戮,才能活命。

“咦,库巴,你这次带来了不少奴隶啊。”入口处,守护在那里的佣兵看了胖子一眼,“居然足足有十四个,你本事见长啊。”

“哪里哪里。”胖子赔笑道,“都是运气好罢了。”

“不错不错,你这里面还有四个男性人类。”佣兵啧啧出奇,“要是能被贝特伯爵夫人看重,你可就能得到一大笔钱。”

“到时候,可别忘了老兄弟我啊。”

说着,佣兵大力地拍了拍胖子的肩膀。

“好说好说。”胖子嘴上客套着,心里却不屑一顾。

佣兵点了点头,然后打开了门,放他们进去了。

离开外部大殿之后,卿云歌跟着其他奴隶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铁栅栏里面。

“行了,你可以出去了。”负责管理这里的兽人官员朝着胖子摆了摆手,“等到拍卖完毕后,晶石会划到你账上。”

“记得啊,五五分成。”

“知道,老规矩嘛。”胖子倒是对这分成比没有什么意见,他搓了搓手后,就走了。

又陆陆续续地进来了二十几个奴隶之后,门才彻底合上了。

“好了,你们就是下一批要拍卖的奴隶。”兽人官员目光威严地扫视着下方的奴隶,“现在我命令,男性人类全体出列,站到左边来。”

此话一出,奴隶群顿时骚动了起来。

有人忿忿不平,有人却欣喜若狂。

卿云歌声色不动,她敛了敛眉,站了出来。

“一共十五个。”兽人官员数了一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长得都不错,贝特伯爵夫人应该能挑到满意的。”

只要贝特伯爵夫人满意,他也能跟着升官。

说不定到时候,还能去大酋长手下办事,那可就一步登天了。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眼角一抽,心说,你们兽人是不是真的看不出来人类长得好看还是丑?

她刚才看了看,这些被抓起来的人类,真的要比她见过的男性差远了。

“这个看起来最好看。”兽人官员也注意到了裹着破布的卿云歌,但是还是有些不满意,“就是矮了点,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贝特伯爵夫人的调教。”

卿云歌:“……”

靠!

虽然她是没有容瑾淮一米八六的个子,但是——

她也没那么矮吧?

为什么调教这个词从这个兽人官员嘴里说出来,莫名色情呢。

“全部带到贵宾厅里。”兽人官员抬手示意两个佣兵上前,“管事,你跟上,一定要让贝特伯爵夫人满意。”

“明白,大人。”管事行了礼之后,便走到了那十五个人类面前,吆喝了一句,“一会儿见到贝特伯爵夫人,记得机灵点,听到了没有?”

那十几个人类许是在来的路上,被奴隶贩子打怕了,都唯唯诺诺地应着。

“愣什么,赶紧走!”一个佣兵见到卿云歌停顿了一下,顿时骂骂咧咧地扬起了手,“小白脸,你想死是不是?”

管事也看到了这一幕,并没有阻止这一巴掌。

奴隶于他们而言,就是最低等的生命,连一只宠物都比不上,可有可无。

死了一个,还有很多。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巴掌根本没有落下来。

便见佣兵忽然惨叫了一声,他的手掌上腾起了黑色的烟雾。

那烟雾不断地蚕食着他的皮肤,仿佛万虫噬咬。

“怎么回事!”管事大惊,目光凌厉地看了过来,“你做了什么?”

“没有。”卿云歌面无表情,“我修为那么低,能对他做什么。”

登记的时候,不仅要记录种族,还要测试他们的修为来以防万一。

管事也知道,这些人类之中,连魂阶都没有。

而他手下的佣兵已经到了冥阶,是不可能被这些奴隶伤害到的。

“叫什么叫!”管事气急败坏,“滚出去,自己吃坏了东西,还在这里丢人现眼。”

佣兵疼得冷汗都出来了,而他的右手只剩下了白色的骸骨,看起来可怖不已。

“是……大人。”他怨毒地看了一眼卿云歌之后,便哎呦哎呦着出去了。

“接着走。”管事声音冷冷,“要是再出什么茬子,你们都得死。”

闻言,其余男性人类都吓了一跳,连动作都僵硬了几分。

卿云歌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这个诺托奴隶拍卖场,手段实在是有些过了。

如果可以,走之前顺手把这里毁掉好了。

她压住自己想要嗜血的冲动,深吸一口气后,跟在管事后面来到了贵宾厅。

此刻,贵宾厅内并没有其他身影,想来是贝特伯爵夫人还没有到。

“站好了!”管事心情不佳,脾气也大了起来,“挺腰收腹,别到时候贝特伯爵夫人来了,看不上你们一个。”

“咕嘟咕嘟——”

有着咽吐沫的声音响起,几个奴隶的腿肚子都在打颤。

这些人,不乏是外出探险的时候被兽人抓了起来,然后一路辗转送到了诺托城。

还有的是兽人捕猎者专门偷渡进混沌大陆,偷偷绑来的。

总而言之,来源都不正当。

卿云歌百无聊赖地站在那里,目光漫无目的地晃着。

直到贵宾厅外响起了一阵有力的脚步声,她这才收回了视线。

紧接着,有着谄媚的声音出现。

“殿下,您不妨来这边看看,这里有着我们挑出来的人类男性,说不定有合你意的呢。”

“嗯。”

淡淡的一个字,却能昭示着说话者的无上权威。

脚步声渐进,来客终于出现了。

卿云歌微微眯起眼,望向门外。

那是一个身姿高大的男子,宽肩窄腰,修长疏朗。

映入眼帘的是那一头深蓝色长发,犹如海水一般柔软,衬着白皙俊美的五官,清清冷冷。

眸若琉璃,唇似桃瓣。

微挑的眉宇间,有着与生俱来的清贵和高华。

但他瞳孔中,是霜雪一般的寒。

仿佛有着冰山在缓缓靠近,无法化开的冷。

管事不由地哆嗦了一下,感觉有些不妙。

这个男子出现之后,那十四个人类奴隶都黯然失色。

卿云歌看了一眼后,就接着无聊看向别的地方了。

美男她也见了不少,除了某个腹黑,其他没什么感觉。

男子眼眸淡扫,眸光没有半点起伏,一丝波澜也无。

他准备随便挑一个奴隶,并不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

每个触及到他目光的人类奴隶,都瑟缩了一下,很是害怕。

男子出口的嗓音成熟性感,声线沉稳:“就……”

忽然,男子的目光顿住了,他死死地盯着一个身影。

脸上,忽然就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卿云歌垂着头,无聊地在玩手指。

然而突兀之间,她眼前的光被遮住了。

还没等她抬起头来,有一双手扣住了她的肩膀,力度之大,差点让她一个趔趄。

下一秒,耳边传来了一声不可置信的

“璃儿?!”

------题外话------

真·有力·情敌上线。

——

云歌:(抓狂)亲妈你就说吧,我什么时候能反攻反压反扑?

亲妈卿:(默默望天)可能这辈子都不会了吧。

世子:(慢悠悠)会的,马上就会了。

云歌:(狐疑)你怎么知道?

世子:(温柔、低声)放心,卿卿,床上的时候,我任由你反攻反扑反压。

云歌:……滚

亲妈卿:(认真)好像这个是有可能的,小本本记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