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背后的秘密!再次相错【合章】/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鬼?

璃儿是谁?

这年头,都流行认错人?

卿云歌也没抬头,她不动声色地避开了眼前的影子,模样看起来很是懦弱。

现在她扮演的是一个奴隶,在没有被贝特伯爵夫人选中之前,可不能露出一点马脚。

而且这名字一听就是个姑娘的吧,她这个时候可是男儿身啊。

认错人总不能连性别都认错吧。

然而,男子却并没有打算放过她。

他再度逼近一步,身上的凉意似乎也在这一刻散开了。

凉薄的声音之中,还带了一份小心翼翼:“璃儿,是我,我是沧止啊。”

这个名字,还是取自于当初她璃儿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沧海桑田,止于眼前。

虽然他知道,璃儿只是再借这句话让他退去,但是他并不在意。

能跟她说话,他已经很满足了。

卿云歌:“……”

麻烦来个人告诉她一下,沧止又是谁?

这个新出现的男子一番莫名其妙的举动,让其他人也惊呆了。

管事有些茫然地看向跟在男子后面进来的两个侍从,眼神在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殿下,您认错人了。”一个侍从立马走上去,神色有些为难,“这些都是男性人类奴隶。”

心里不由嘀咕一声,都一千年过去了,殿下居然还对那个凤凰族的公主念念不忘,也不知道到底喝了什么迷魂汤。

可怜老族长一心想要抱孙子,到现在连个孙媳妇都见不着。

沧止却置若罔闻,他依旧看着比他要矮了不少的身影,声音再度柔了几分:“璃儿,你抬起头看看我,好不好?”

受不了了!

卿云歌眼角一抽,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抬起头来。

眼前人的目光犹如大海一般,慢慢地拂过脸庞。

冰凉,却又带着丝丝的火热。

仿佛是看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他平静无波的双眸此刻泛起了波澜。

那是一种名为喜悦、失而复得的情绪。

“大、大人再说什么?”卿云歌的心静若止水,眼神却故作闪躲着,“大人是想把奴带回去吗?”

声音微弱,带着惧怕,又带着希冀。

沧止的神色瞬间一变。

卿云歌一边嫌弃着自己,一边咬着牙接着装:“如果大人看上了奴的话,奴一定会很听话。”

听话个屁!

千万别看上她了,她还要等贝特伯爵夫人呢。

这句话一出,令卿云歌有些意外的是——

仿佛是被人迎面狠狠地打了一拳,沧止脸上的血色,在瞬间褪了个干干净净。

本就白皙的面容,此刻愈显苍白。

他双眸中那点本就微弱的光,也忽的灭了。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再也无法回来了。

万顷星河,从此陨灭。

再无亮的东西。

“大、大人?”卿云歌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她又试探地叫了一声。

然而——

“不,你不是璃儿。”沧止后退了几步,眼神染上了凉意。

他摇了摇头,声音低哑:“是了,她已经死了,而且她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怎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他怎么能因为别人一个与璃儿像到了极点的动作,就看成了她?

真是该死!

没人能比得上璃儿。

谁?

卿云歌的眉目微微一凛。

他到底在说谁?

尽管她不清楚这个男人这些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她还是看清楚了,他脸上那极度失望、怆然的神色。

那似乎是一种……失去挚爱后才有的表情。

“她死了——”沧止说着说着,忽然笑出了声,眼神却渐渐冰寒,“我应该明白的,她死了。”

贵宾厅里寂静无比,只能听见男人凉到骨子里的笑声。

让人一听,也不觉有种心颤的感觉。

管事和侍从都不敢开口,其他人类奴隶更不敢说话了。

卿云歌重新低下头去,沉默不语。

她心中仍有着疑虑在缭绕,但是眼下的情况,也容不得她多想。

但卿云歌可以确定的是,她不认识一个叫沧止的人。

哦,不对,这个叫沧止的应该百分百不是人族的才对。

她拧了拧眉,用余光观察着蓝发男子,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空气依旧岑寂,那笑持续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停了下来。

“殿下……”一个侍从上前一步,欲言又止,“我们是不是先回亚……”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沧止挥手打断了。

再抬头时,他的面容更冷了。

“我要一个人静静。”沧止眉目冰寒,是命令的口吻,“一个都不许跟上来。”

侍从恭敬地应了一声,便退到了一旁。

管事大气不敢出,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丢了饭碗。

不再看其他人一眼,沧止转身离开了这里。

他走得很快,似乎再逃避着什么,沉稳的步伐也有些凌乱。

在沧止消失之后,贵宾厅的温度才回暖了一些。

“呼,吓死了……”一个奴隶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心有余悸,“真是太可怕了那眼神。”

“这个客人是谁?”有奴隶好奇地开口,“看起来来头也不小才对。”

“这不是废话吗?”另一个奴隶接话,“能进到贵宾厅的,哪一个地位会低?”

他们只敢用最小的声音交谈,毕竟在这里,他们一丝地位也无。

随时都有可能因为主子的一个看不顺眼,就丢了性命。

管事也抹了一把冷汗,他看了看那两个留在这里的侍从,试探地开口:“不知……”

后面的字眼刚刚压在舌尖,其中一个侍从毫不客气就地打断了。

“不知道的就不要多问。”

“是是是。”管事连连哈腰,心中在暗骂自己太好奇,“两位大人看看有什么合眼的奴隶,尽管挑走便可。”

既然能有资格进入到贵宾厅中,身份肯定不会低于贝特伯爵夫人。

“就这个吧。”侍从也没有仔细挑选,点了离他最近的男性人类,“你,跟我走。”

“我?”那个奴隶不确定地指了指自己,愣愣地问,“是我吗?”

“除了你还能是谁,快点走。”侍从也不耐烦了,对他们来说,奴隶也是随时可以抹杀的生物。

“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去?”一看情况不对,管事很有眼色地上前一步,手中的鞭子猛地挥了下来。

“啪——”的一声脆响,力度之大,直接把那个奴隶打得瘫倒了地上。

他吃痛不已,但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只能快速地爬起来。

“有你什么事?”这下,侍从不悦了,“你是他主子吗?让你打了?”

“啊?”管事傻眼了,“小人这是……”

“你,上去打他十鞭子。”侍从不理,指着那个被打的男性人类,“不许留情,现在就打。”

听到这句话,那个奴隶咬了咬牙,然后颤颤巍巍地接过了鞭子,对着管事,就是狠狠地一鞭。

鞭子落下的瞬间,管事的脸就是一白,额头上有着冷汗冒了出来。

他不敢叫出声来,只能硬忍着。

“啪啪——”

十鞭落尽之后,管事身上布满了血痕。

侍从点点头,满意了:“走吧,能被我们殿下选中,是你的荣幸。”

奴隶战战兢兢地看了管事一眼之后,就跟在两个侍从身后,离开了贵宾厅。

“贱人生养的玩意儿!”管事呸了一声,“还敢打老子,要不是你被选走了,老子一定废了你。”

其他奴隶怒不敢言,生怕管事的怒火波及到他们身上来。

“你们都给我站直了!”管事冷斥,“这次谁没被贝特伯爵夫人选中,也不用去角斗场了,直接处死。”

此话一出,十几个奴隶大惊失色,神色慌乱不已。

卿云歌眸光冰寒地看了一眼揉着自己背的管事,心中杀意渐起。

大约又过了几分钟的光景,贝特伯爵夫人才姗姗来迟。

她衣着华丽,古典的宫廷群完美地将她前凸后翘的身材勾勒了出来。

一头长长的柔软金发散落在背后,优美动人。

美中不足的是,她嘴唇十分的厚实,看起来就像肿了一般。

“这就是你们这次给我选的男性人类?”伯爵夫人的神色很高傲,声音中带了一丝不满,“数量真的是越来越少了。”

“夫人见谅。”管事躬身,“等下一次,我们诺托奴隶拍卖场一定会亲自派佣兵,去混沌大陆给夫人您抓一些貌美的男性人类回来。”

“这还差不多。”伯爵夫人哼了一声,不再追究,“我先看看,要是有好货色,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是。”听到这话,管事不由大喜。

“嗯……这个皮肤太糙,不好。”伯爵夫人一个一个地开始查看,边看边评价。

“这个倒是挺白,但是头发有些硬。”

“这个太胖了,这个太瘦了。”

“这个……”

管事越听,越叫苦不迭。

什么时候,贝特伯爵夫人的挑人眼光这么高了?

要是一个奴隶都没有被选中,他的奖金也就飞了啊。

果然,一连看了十四个,贝特伯爵夫人都挑出了刺儿。

管事看了看最后一个人选后,已经不抱希望了。

想必个子那么矮,贝特伯爵夫人就更不可能看中了。

然而,事实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咦,这个!”伯爵夫人忽然惊喜地叫出了声,“这个实在是太棒了,是哪个奴隶贩子送过来的?”

“夫人?”管事讶异地抬头看去,发现最后一个人类居然被选中了。

而且似乎……深得贝特伯爵夫人的意?

“好了,我就要这一个了。”伯爵夫人越看越满意,“这个奴隶,我会出五十万晶石。”

五百万晶石!

管事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可是他在诺托奴隶拍卖场当职以来,听到过最高的价格了。

一个人类,居然卖的比精灵还贵?

不可思议。

而这边,卿云歌看着那只即将落在她脸上的手,直接躲了过去。

不行,她实在是无法接受别人触碰她。

太难受了。

“哦?”伯爵夫人没有料到自己选中的小奴隶居然还躲开了,眼中的趣味更浓了,“有野性,我喜欢。”

卿云歌:“……”

她觉得这贝特伯爵夫人病得不清。

“小家伙,来跟我走。”伯爵夫人满意地起身,“保你吃香喝辣的。”

卿云歌默默跟上前去。

她心想,她都能卖到五百万晶石,容瑾淮要是来了,会不会直接上亿了?

嗯……握着这么大一笔财富,一定要好好地保护起来。

谁敢动她拍死谁!

“夫人慢走,下次再来!”管事欣喜不已,一个劲儿地哈腰。

五百万晶石,他能拿到百分之一的分成,可就是五万晶石啊,抵得上他五十年的薪水了。

真走运!

然而,其他奴隶却是一脸惨白。

完了,他们要被处死了。

“行了,你们跟我走。”管事心情好,也就忘了自己先前的言论,“去角斗场登记。”

闻言,那十几个奴隶们都松了一口气。

至少,角斗场还有活下来的可能性。

……

卿云歌很顺利地就来到了贝特伯爵夫人的府邸。

在被送到专属的屋子之前,她也发现这里的确如情报中所说的那样守卫森严。

外围,是无数高级灵阵。

而里面,还有着龙骑士在巡守。

贝特伯爵夫人也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新买来的奴隶她一天后才会去碰。

要好好地利用这段时间,等拿到乾元幻蕊过后,就立马撤退。

不过,卿云歌有些诧异,那就是——

贝特伯爵夫人看起来,也不像是一个为色所迷的女兽人。

反而,她给人一种心机深沉的感觉。

从这座府邸防守的严谨性,就能很好地透露出她的性子。

所以……贝特伯爵夫人喜好收集好看的男性人类,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卿云歌并不知道,此刻,另一间屋子里的对话,能很好地解决她这个疑问。

“夫人,恕我直言。”那是府邸内的管家,他忧心忡忡,“您这些年来大量地购买和抓捕人类男性奴隶,应该已经引起了大酋长的怀疑。”

伯爵夫人懒懒地靠在软塌上,不以为意:“引起他的怀疑又能怎么样?他不敢动我。”

“而且,父亲是为了保护这个白眼狼才死的,他要是敢对我出手,他的大酋长之位也别想要了!”

言辞之中,是深深的恨意和不屑。

“我明白夫人的心情。”管家叹了一口气,“可是夫人,我们也不应该和暗……”

“暗兽人?”伯爵夫人打断了他的话,声音厉了起来,“暗兽人怎么了?暗兽人就不是兽人了?”

女兽人的神色忽然激动了起来:“我应该早点和他们合作的,要不然父亲也不会死!”

“我天马一族也不会到现在只剩下我一个!”

管家怔了一下,再度叹息。

的确是因为大酋长昔日的时候,才导致天马族全部葬身异地。

他跟了贝特几百年,是看着她一步一步走上了无法回头的路。

但是,也情有可原。

“这是最后一次了。”伯爵夫人平复了一下心情,声音冷冷,“一会儿,你去再买几个人类回来,然后在三更天的时候……”

“连带着我带回来的那个人类,一起送给祭司大人。”

“明白了,夫人。”管家鞠了一躬,“我这就去办。”

说完,他就退了出去,然后贴心地合上了门。

“兽族……”伯爵夫人的眼神冷冽,与当时在奴隶拍卖场中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许久,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摆,又恢复了成了高贵优雅的模样。

“晚上的时候,去看看那个小家伙吧。”

“毕竟,这么漂亮的人死了,还真是怪可惜的。”

……

是夜。

卿云歌用暗夜笛隐匿了身形,摸出了房间。

她微微抬头,观察着周围。

黑暗之中,时不时地有火把飘过,那是正在巡逻的骑士。

此刻动手,倒是一个很好的良机,因为所有的龙骑士刚好在这一会儿去休息了。

一个时辰之后,他们才会再回到岗位。

龙类的嗅觉太过敏锐,卿云歌不敢保证,她会不会被察觉到。

不过贝特伯爵夫人放置宝物的地方,守卫倒是很稀松。

或许是因为,根本不敢有人在府邸里盗窃东西,谅他们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乾元幻蕊虽然稀少,但是作用却不大。

除了好看之外,一般都用不到。

当时那群地精强盗说,这株乾元幻蕊在伯爵夫人手中已经待了两百年了,期间也没有人来求取。

卿云歌想,可能伯爵夫人已经忘了还有这株药材了,反正她拿到手之后,也会留下等价的晶石。

于其他人,乾元幻蕊没有用处。

但于冷夜,却是救命的东西。

不可不拿。

躲过巡逻的骑士之后,卿云歌成功地溜进了贝特伯爵夫人的宝库。

在进来之前,她花了一点时间解决掉了宝库大门上的灵品上级灵阵。

比起府邸外围的帝品灵阵,这里的就要弱了不少。

卿云歌看了看容瑾淮给她画出来的图后,很快就精准地找到了乾元幻蕊。

不得不说……

某人,简直万能啊!

她果断地将乾元幻蕊从架子上拿出来后,放进了随身携带的紫玉盒子里,继而收到了七玄空间之中。

从进宝库到出宝库,卿云歌没有惊动一个巡逻的骑士。

接下来,就要计划如何离开了。

她毕竟不是个男人啊,要是贝特伯爵夫人心血来潮,想和她睡觉怎么办?

不成不成,想想就起鸡皮疙瘩。

卿云歌隐匿着身形,顺着来时的道路,慢慢朝着府邸的外围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尖锐的号角声突然响了起来。

紧接着,是龙骑士的大吼声。

“快,快,今天新来的男性人类奴隶逃跑了。”

“赶紧把他抓回来!”

瞬间,整个府邸的灯都亮了起来,如白昼一般明亮。

卿云歌的脚步蓦地一顿,心下一沉。

这是怎么回事?

她计算好了的,不可能让他们察觉到才是。

卿云歌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

是贝特伯爵夫人临时起意,破了自己的习惯,没有等到第二天,晚上就去看她了。

而这一看,刚好发现自己带回来的小家伙不见了,瞬间暴怒不已,当即命令龙骑士们开始搜查。

“我真是小看那个人类了。”伯爵夫人在屋子中踱着步子,冷冷地笑着,“居然能从这里跑出去,本事不小啊。”

跑出去是小,要是发现了她与暗兽人来往的秘密,事情就大条了。

伯爵夫人想了想,然后又下了一则命令:“抓回来之后,直接杀掉,不必再给我看了。”

虽然有些疑惑,但龙骑士还是听从了命令。

“哼,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大酋长派来监视我的。”伯爵夫人看着那数十个龙骑士,接着冷笑,“等祭司大人成功之后,你们这群走狗也要死。”

另一边,卿云歌却并没有多么紧张。

她从容不迫地向外走着,甚至,这路上还和一些普通骑士们擦肩而过。

发现了就发现了,没什么大不了。

反正她以前当杀手那么多年,也不是没有被发现过。

而且,有着暗夜笛在手,那些龙就算能闻她的气息,也看不见她在哪儿。

然而,就在卿云歌这个想法刚冒出来的瞬间。

有一只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大手,忽然,紧紧地攥住了她的手腕。

而且,没有丝毫的犹疑。

------题外话------

我不希望任何人诋毁沧止,盗版和半盗版更没有资格。

也不知道你从哪里看出来他破坏了云歌和世子之间的感情。

今天谢谢评论区的一位读者:没了心如何相配。

评论我看到了,很感动。

咳咳,那什么,为了能给你们开车,我最近在努力练习车技。

到时候,千万不要嘲讽我(╥╯^╰╥)

爆更的时间定了,就在月中,具体更新字数要看编辑决定。

我也不清楚这个字数多少是咋决定的,但应该是跟书的数据和读者活跃程度有关。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