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我的确不安好心/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卿云歌瞬间一懵。

等等,她不是隐匿了身形了吗?

别人是怎么看到她的?

还没细想,头顶上方就传来了一个冷中带了一丝微诧的声音:“是你?”

卿云歌没有回答,也没去看。

但她也知道,她的身形确实被人发现了。

卿云歌记得,暗黑君主曾经告诉过她这隐匿身法并非是万能的。

至少,其他神灵器的主人,能一眼看出来。

看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声音的主人见她迟迟不答话,声音更冷了,“他们要抓的那个奴隶就是你?”

“不是我。”卿云歌想都没想,直接否认了,“麻烦你把我松开,我还有别的事情。”

不管这个人是不是神灵器的主人,她都没必要和他继续纠缠下去。

然而,面前的人并没有想松开她的意思,反而攥得更紧了:“原来你白日里是在装?”

白日?

卿云歌顶着微弱的月光,看了一眼。

结果发现,这个很有可能是神灵器之主的人,正是她今天在诺托奴隶拍卖场碰见的那个蓝发男子。

真是巧啊。

“我装不装……”卿云歌眸色微深,“似乎与阁下没有什么关系。”

不动声色之中,她手上用了暗劲儿。

趁着沧止微怔之间,右脚一个后撤,便脱离了他的禁锢。

不能再在这里耗下去,到时候引动府邸内的龙骑士是小,万一那位兽人联盟的大酋长也被惊动了,事情就麻烦了。

“身手不错。”沧止稍怔过后,面容再度冰封,眉目冰寒,“你一个人类,装作奴隶潜入伯爵夫人的府中,是何居心?”

看着眼前衣装破烂的少年,他不由地微微皱了皱眉。

好奇怪,为什么他会对一个人来少年感觉到莫名的熟悉。

甚至……还能在其身上,看到璃儿的影子?

且不说璃儿已经神魂俱灭,就算还活着,又怎么可能会是一个男的。

沧止抬手,抚了抚眉心,心情有些烦躁。

本来只是因兽族联盟大酋长的求助,他才不得不进入贝特伯爵夫人的府邸里,查看是否有什么异样。

倒是没想到,又碰见了白日里遇见的那个小奴隶。

而且,出乎他的意料,这个人类少年的性情与当时在诺托奴隶拍卖场中,所表现的截然不同。

这倒是有趣极了。

闻言,卿云歌没有丝毫的惧意,反而挑了挑眉:“如果我没看错,阁下应该并非府中的人才对。”

“阁下问我潜入府中是何居心,那么阁下……恐怕也不安好心吧?”

反正已经被发现了,她也没有装下去的必要了。

这语气,这神态……

越来越像了。

沧止的眉头皱得更深。

他紧紧地盯着眼前衣着破烂,但面容秀美清俊的少年,心下微微恍然。

不会是因为璃儿不在了,他又长久对女子没有兴趣,才会对一个少年起了想法?

不,不可以。

就算璃儿已经去了,他也要为她守一辈子的沧海。

“你说的不错。”沧止按捺住心中的那抹异样,声线寒冽下来,“我的确不安好心。”

卿云歌一愣。

这人出门没吃药吧,怎么还自己承认了?

“不过……”下一秒,沧止忽然话锋一转,眸中浮出了几分凉淡的笑,“既然我们都不安好心,那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你要逃走的话,得带我一起走。”

卿云歌目瞪口呆。

还……还有这种说法?

兄弟我根本不认识你好吗,谁跟你都是蚂蚱!

她充其量也是一只凤凰。

“不可能。”卿云歌的脸色冰寒,她后退一步,“道不同,不相为谋。”

她只是来拿乾元幻蕊,这对伯爵夫人不会有任何影响。

但谁能确定这个把她认错的殿下是来做什么的,她可不行引火烧身。

何况,这个叫沧止的殿下既然能够悄无声息地摸进伯爵夫人的府邸之内,肯定会有出去的办法。

眼下这么说,肯定是为了报白日里在诺托奴隶拍卖场中的仇。

“如果你不答应,我也不会让你走。”沧止微微眯起眼,薄唇凉意更甚,他偏头,“你看,那些龙骑士很快就要来了,万一你被抓……”

“闭嘴!”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清秀的少年狠狠地瞪了一眼。

卿云歌真是要被气死了。

好不容易潜入贝特伯爵夫人的府内,拿到了乾元幻蕊,居然还能碰见这么一个无赖。

简直是流年不利。

卿云歌抬头看了一眼身后,有些想骂人。

只见远处,有着明明灭灭的火把在逐渐靠近。

龙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想来是负责抓捕她的龙骑士要开始搜寻这片地方了。

她必须要尽快离开,可是——

沧止环抱着双臂挡在她的面前,一副——你不带我出去,我就要叫人来的表情。

卿云歌默默咬牙,她忍了忍,最终还是答应了:“带你走可以,你别给我添乱。”

比起和那些龙骑士们战斗,带一个人出去显然要轻松得多。

沧止似乎还有些不满意,他步步紧逼:“你怎么带我出去?”

他意有所指:“外面全是高级灵阵,如果不是灵阵师,根本破解不了。”

“这就不牢阁下费心了。”卿云歌耸了耸肩,“只要你不叫,我们就能安全出去。”

她看着那些越来越近的火把,眼眸凝了凝,然后快速地走到了一面外墙前,手指在上面飞快地移动着。

仿佛有无数流星迸溅开来,墙上的灵阵在手指的作用下,光芒逐渐微弱。

乍眼望去,像是一幅泼墨的水彩画。

沧止眼神微微一变,神色也厉了起来。

他背负双手,看着那清弱的少年在仔仔细细地破解着灵阵。

璃儿在灵阵上的造诣也很不错,而且这个少年和她所用的手法,似乎出自同一师门,很是想象。

沧止凝神屏息,目光牢牢实实地扣住了面前的身影,想要追寻着那抹浅浅的熟悉。

然而,便在这时,耳畔边忽然落下了一道龙吟,声疾风厉。

“快,就在那里,那边有人影。”紧接着,是龙骑士的大吼声,“抓住那个逃跑的奴隶,夫人重重有赏!”

还在破解灵阵的卿云歌神色微微一凛,手指的速度倏地又快了十几倍。

要是沧止没有拦她,恐怕她已经离开这里了。

而现在,他又引来了龙骑士,有些麻烦。

卿云歌早就仔细查看过保护着府邸的那些灵阵了,她所选的这座,品阶最低,是圣品下级灵阵。

这对她来说,并不困难,但也是需要时间的。

但眼下,时间……明显有些不够。

“不用解了。”沧止忽然来到了卿云歌的身后,“一起出去吧。”

说着,他拿出了一枚圆形钥匙形状的东西,然后贴到了墙上。

只听“咔嚓——”一声响,附着于墙壁上的灵阵应声而破。

身后的龙吟声近在咫尺,沧止直接伸出手,扣住了卿云歌的肩膀。

他足尖一点,脚下用力,身子腾空而起。

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瞬间掠到了高墙之外。

卿云歌只觉得面前有清风缓缓拂过,再落地时,已经出了伯爵夫人府。

“你……”她微微诧异地看了一眼一旁的蓝发男子。

假若他真的存心整她,应该想让她被捉住才对。

为何还会在最紧要的关头,把她带出来?

而且,她要是没看错,沧止手中的那枚圆形钥匙,能解除伯爵夫人府中的一切灵阵。

这种东西……

只有负责请人来建造灵阵的大酋长手中有。

所以,他是大酋长派来的?

深更半夜派人来贝特伯爵夫人这里,难不成大酋长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几番推测之下,卿云歌竟然已经要接近事情的真相了。

“看你还算顺眼。”沧止并没有什么表情,眼神漠然,“我没打算救你,你想多了。”

卿云歌:“……”

等下,这不算救她吧?

他没拦她她早就出去了好吗。

而且,她什么都没想!

“既然阁下也出来了,那么就此别过吧。”卿云歌微微颔首,她淡淡,“我相信,我们以后也不会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了。”

要是下一会碰面了再坑她一次,她可受不了。

沧止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神色稍稍复杂。

卿云歌有些看不懂他的眼神,于是耸了耸肩后,准备转身离开了。

然而,就在她刚迈出一步后,背后又传来了两个凉寒的字:“等等……”

“阁下还有事?”卿云歌回头,意外地扬了扬眉梢。

他叫住她是想做什么?

沧止深吸了一口气,他抬眸,皱眉:“你——”

------题外话------

本卿:世子有人想拐你媳妇!

世子:(淡定)他能拐得了,几千年前就拐了。

(偏头一笑):夫人是不是?

云歌:QAQ我发誓我和别人都保持着距离呢!

沧止:……麻烦请照顾一下单身狗,

【今天没二更了,状态有些不好,明天补上,加更统一在爆更那天加么么哒】

【爱与我同在的大可爱们嗷~】

【沧止是个很好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