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我帮你洗澡,嗯?【1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说到一半,又顿住了。

沧止的眉目间浮过一抹挣扎,他似乎是在犹豫着开不开口。

“怎么?”卿云歌蹙了蹙眉,“你是想对我说些什么?”

“我想问……”沧止的眸光出现了一丝起伏,最终,还是忍住了,“没事,你走吧。”

他应该早就知道,璃儿已经死了。

其他人再像,也终究不是她。

所以这个人类少年是否与璃儿有关系,他也不想去探究了。

埋在心底,这样挺好。

“哦。”卿云歌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总感觉,这个人对她的态度一直怪怪的。

她抬头瞅了一眼夜色后,朝着沧止微微颔了颔首,便离开了。

沧止背负双手,目送着清秀少年远去。

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眉目寒了寒,手指捏紧了袖口。

而袖口处,绣着蓝色的水波纹络。

隐隐约约,能从那些纹络中,看出一个“奈”字。

男子颀长的背影和夜色逐渐融合为一体,而一墙之外,火光大盛。

“不是说人在这里吗?”伯爵夫人神色阴冷,她压低声音怒吼,“人呢?”

“夫人恕罪!”龙骑士长立马单膝跪地,他心中忐忑不已,“属下明明在这边发现了那个奴隶的身影,但是等属下赶到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真是奇怪了,这里可是府邸的最外围,有着灵阵做防护。

纵然阵眼在府中,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解开的啊。

一个小小的奴隶,是怎么逃出去的?

“废物!一群废物!”伯爵夫人抬腿,直接一脚踹了过去,“大酋长就把你们这群废物派给我吗?!”

这一脚的力度并不大,但是却让龙骑士长感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他强压住心中的怒意,忍气吞声:“夫人,那眼下该如何?”

“如何?”闻言,伯爵夫人冷笑一声,“去禀报大酋长,让他封城啊!”

龙骑士长一愣。

“愣着做什么?”伯爵夫人怒火中烧,声音再度拔高,“还不快去!”

“是,夫人!”龙骑士长立马起身,然后急匆匆地离去了。

“没想到我贝特居然有一朝被一个奴隶给戏耍了。”伯爵夫人气得不断在踱步,“要是我的事情被败露了,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奴隶!”

……

大酋长宫。

“让我封城?”大酋长皱眉看着跪在下方的龙骑士长,“就为了抓一个奴隶?”

“是的,大酋长。”龙骑士长内心也十分愤懑,他把怨气都说了出来,“只是一个奴隶。”

“贝特真是越来越骄纵了。”大酋长冷哼一声,“竟敢命令我让我给她封城。”

龙骑士长不敢说话。

“那就随她的意。”大酋长淡淡挥手,“不过做做样子即可,不必大动干戈。”

“明白,大酋长。”龙骑士长也不明白,为什么大酋长对贝特伯爵夫人的态度越来越疏离了。

但是他只是个属下,主子的命令,就一定要听。

“嗯,去吧。”大酋长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表示。

龙骑士长恭敬地退出去之后,宫殿内再度恢复了平静。

但是下一秒,只有大酋长一人的宫殿中,又浮现出了一个身影来。

正是沧止。

“殿下。”见到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男子,大酋长立马起身,声音中带着敬重,“您回来了。”

沧止淡淡地“嗯”了一声,他随意地问:“刚才是贝特伯爵夫人府中的龙骑士?”

“是啊。”大酋长叹了一口气,“贝特也真是胡闹,为了一个奴隶就要封城。”

叹完气后,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蓝发男子,欲言又止:“殿下进入府中,可是查到了什么?”

听到这句话,沧止的手微微顿了一下。

他垂了垂眼眸,声线凉淡:“大酋长猜得不错,贝特伯爵夫人的确在密谋进行着某些事情。”

兽族的事情,沧止并不想多管。

今夜也是闲来无事,才应了大酋长的求助却伯爵夫人府中走了一趟。

但这一趟,对他来说,也不算全无所获。

至少……遇到了一个让他甚感兴味的少年。

“唉,我就猜到了。”大酋长神色忧虑,“贝特她真的和暗兽人有密切来往!”

暗兽人这个名字在兽族乃至九族中,都是一个令人忌惮不已的字眼。

然而沧止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他不置可否:“接下来大酋长准备如何?”

“还能如何,必须要把他们的计划扼杀于萌芽之中啊。”大酋长扼腕叹息,“只不过我答应她父亲照看她这么多年,于心不忍,不忍啊。”

暗兽人一旦再现尘寰,那必将是整个兽族的灾难。

如果不及时阻止,祸至九族,天下大乱!

“大酋长自己决定便好。”沧止敛眉,“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离开了。”

“今天真是麻烦殿下了。”大酋长连连道谢,“要不是殿下助我一臂之力,我也不能这么快就找到贝特的罪证。”

“言重了。”沧止淡漠道,“我也只是顺手罢了。”

“殿下慢走。”大酋长很是敬佩蓝发男子。

如同来时的悄无声息,沧止离开的时候,也没有留下半点踪迹。

他并没有像他和大酋长所讲的那样,离开兽族,而是寻着诺托城外的一片野地,停了下来。

城外在这个时候,常有玄兽出没,今天也毫不例外。

但是那些玄兽,都不约而同地绕过了蓝发男子所在的地方。

兽瞳之中,有着深深的忌惮。

那些玄兽中,还不乏有神兽的踪影。

沧止背靠着一棵梧桐树,缓缓地坐了下来。

他抬头望天,深邃的双眸浮翠流丹,明明灭灭。

最终,化为了一方星河,里面有着痛色在漂泊。

“璃儿……”沧止唇边有着淡淡的苦笑漫了开来,他低声说,“我好想你啊。”

漆黑的苍穹之上,是被云雾遮住半边的皎月。

皎月之旁,散落了点点繁星。

然而,并没有人回答他。

风声簌簌,岑寂幽冷。

沧止的神色忽然恍惚了起来,他忽然就忆起了那一夜。

彼时,同样如墨的夜色,同样璀璨明亮的繁星。

那个风华绝代的白衣女子对他说过这样一番话。

语气温和,但带着客气和疏离。

“少族长,你看,这天上的星星如此之多,正是因为每一颗星星就代表了一个人的神魂。”

她微微一笑:“如果有星星从苍穹坠落,那么一定是有神魂回归了天地。”

“然后,开启新的轮回。”

“我想,夫人在天之灵,也不希望看到少族长这么痛苦。”

沧止心想,那些星星可真是好看,但是在好看,也好看不过眼前的人。

只可惜……

事情有对错,有先后,但爱情却没有。

因为不爱,所以都错。

因为不爱,所以都迟。

不过沧止到并没有什么怨言,反而认为凤青璃的选择很对。

毕竟,那个人,要比他好了千百倍。

而且,璃儿那样的女子,又有谁不喜欢呢?

但,有些爱是可以埋在心底的。

沧止无声地笑了。

他伸出手,比在眼前,将那一方星河缓缓握住。

像那时一样,世界尽在手中,他轻声说:“那颗最亮的星星,就是璃儿你吧?”

沧止扭头想要看见熟悉的微笑,却发现,只有冰冷的月光洒在石块上,孤寂的冷淡。

他怔忪,怔怔地望着身旁空无一人的草地,像是要用眸光绘出一个身影来,但却还是宁静一片。

沧止忽然回想起来,一千五百年前,凤青璃……就已经死了。

她死之前,他连见她最后一面的时间都没有。

她死之后,他也只能每月去凤凰塚拜祭而已。

不敢靠近,不想远离。

就那样看着,便好。

“诺兰。”沧止缓缓地念出了这个名字,“不知道此刻的你,是否也忆起了她呢?”

“我……”

“真是羡慕你啊。”

……

而与此同时,客栈内。

容瑾淮看着面前黑不溜秋的少女,不由好笑地弹了弹她的额头:“卿卿,你这是……在泥地了打了个滚才回来?”

闻言,卿云歌眼角一抽,她哼哼两声:“我没事在泥地里打滚做什么?”

谁会知道这客栈老板居然在后面挖了一个泥塘啊!

“小花猫。”容瑾淮俯身,直接拿着袖角替她擦着脸上的泥渍,“不让我省心。”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总感觉心虚。

她咳了一声,转移话题:“你别擦了,你衣服都脏了,我直接去洗个澡就好了。”

“确实要洗个澡。”容瑾淮把她的脸擦拭干净之后,才慢慢起身。

他看了她一眼:“需要我帮你洗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