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万年前的那一场动乱!【1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有流泪的能力了?”卿云歌的心忽然微微动了一下,“怎么会……”

不能哭和不能笑哪一种更残忍?

她认为是前者。

再悲伤,再难过,也流不出泪来,未免太苦了。

“听说在神明时代的某次叛乱之中,整个亚特兰蒂斯都差点毁于一旦。”容瑾淮缓缓道,“也是在那个时候,人鱼失去了……”

顿了顿,他吐出两个字:“泪腺。”

有了泪腺,才能分泌泪液。

“君主们做的?”卿云歌注意到了神明时代那个关键词,若有所思。

“有人这么说。”容瑾淮极轻地摇了摇头,“但究竟如此,现在也没有人知道了。”

他曾经就此事问过沧止。

但,即便是奈家族的少族长,也对此事没有半分了解。

人鱼族也十分长寿,也许有一些老一辈知道此事,但都讳莫如深,三缄其口。

他们也一直告诉后辈,人鱼天生就不会流泪。

自此,所有地方贩卖的人鱼珍珠都是假的。

真正的人鱼珍珠,只有亚特兰蒂斯的宝库里存了那么几颗,就连沧止也不一定见过。

人鱼为何会失去了流泪的能力?

传言中最多的,是因为人鱼族受到了诅咒。

但也不知道是谁设下的诅咒,延续到今竟然都没有被解除掉。

闻言,卿云歌沉默了一下。

她看了一眼那假冒的人与珍珠,低声说:“果然美好的东西,都有缺陷。”

不可否认,在貌美上,唯一能和精灵族相匹敌的种族,就只有人鱼族了。

“所以,才更值得珍惜。”容瑾淮淡淡,他抬眸,“我们走吧,去前面看看。”

卿云歌点了点头,同他并肩而走。

顺着集市的街道向前走去,尽头便是供奉水族守护者星海王后的神庙。

此时,正值晌午,烈日当头,所以来神庙拜祭的人并不多。

庙前有着女祭司在打扫着石阶,动作不紧不慢,徐徐而下。

海神庙呈长方形,矗立在雅格城的最高点,俯瞰着整个城市的全貌。

三层玉石台阶将神庙包围在中央,四十六根大理石柱环绕在外,构成柱廊。

如同英勇的禁卫军一般,守护着这座城市。

柱上有栩栩如生的浮雕,用古老的图画镌刻而成,绘画出当年海神与智慧神象征的宏大场面。

拱装的庙门前立着两座座雕塑,一座是面朝东方的人鱼,一座是盘旋而上的神龙。

神庙除了供奉星海王后之外,还负责镇守着星辰海洋,防止大海侵入岛内。

卿云歌站在石阶下,抬头看着神庙,仿佛看见了曾经的神明时代有多么辉煌。

不可否认,这座海神庙是雅格城内最宏伟的建筑。

浮雕遍地,飞阁流丹,画廊庭殿,蔚为壮观。

这时,有声音在两人背后响起:“客人远道而来,是来参观神庙的么?”

她回头,发现说话的正是神庙内唯一的女祭司。

女祭司穿着一身白色长袍,右手拿着一把陈旧的扫帚。

她衣装朴素,面容温和,眼神沉稳。

虽然长了一张极为普通的脸,但她周身的气度却有着贵者风范。

“您……”卿云歌微微眯起眼,感觉到了一丝不同,“是知道些什么隐秘之事么?”

“算不得什么隐秘之事。”女祭司咳嗽了几声,咳声空洞而轻浅,良久,她微微一笑,“我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罢了。”

她缓步走上前去,将扫帚放好,才低声道:“既然有缘见到两位人中龙凤,那不如就进庙一叙。”

“听听故事,喝喝茶,也是极好的。”

说完,女祭司就率先走了进去。

而在听到人中龙凤那个词语的时候,卿云歌和容瑾淮的眉目都是一凛。

两人对视了一眼后,卿云歌开口了。

“阿淮,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进去会一会她吧。”

这个女祭司,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容瑾淮“嗯”了一声,并没有拒绝:“是不简单。”

他方才将玄力注入到眼睛里看了一眼这位女祭司,竟然没有看出她的本体。

唯一能确定的,女祭司属于水族。

神庙内这个时候果然空无一人,连守护神庙的骑士都下去休息了。

而女祭司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们会进来,提前备好了茶。

卿云歌坐下之后,一双眼眸锁住了女祭司的脸。

“能在这里得见二位,实属我的荣幸。”女祭司丝毫不介意那灼热的目光,她淡淡笑笑,“我这一辈子,也无憾了。”

“谬赞了。”卿云歌也淡淡,“不知道您想给我们讲什么故事?”

容瑾淮没有说话,他低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我要讲的这个故事,其实很多人都听过。”女祭司浮着茶,“是万年前,亚特兰蒂斯的那场叛乱。”

在最开始的时候,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人鱼族。

人鱼,是地上的人类。

而后来,因为这一部分人类,触犯了某位神明的权威。

神明大怒,剥夺了他们行走的能力,将其双腿化为鱼尾,驱逐到深海之中。

与此同时,名为亚特兰蒂斯的大陆,也一同沉入了星辰海洋的底部。

从此,就多了一个名为人鱼的种族。

再后来的时候,人鱼族出了一位高贵清丽的公主,是她找到了能让人鱼化为人形的方法。

但这种方法十分苛刻,唯有修为高深的人鱼才能化形。

人鱼公主在没化形之前,就好奇大陆上的一切。

所以在化为人形之后,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大海。

但也就是这一去,酿成了大错。

彼时人族是所有种族中最强大的种族,他们一方面渴望着实力,另一方面对权力和金钱有着极高的欲望。

在得知人鱼落泪可以为珠之后,一些君王们起了歹心。

他们命人将人鱼公主抓了起来,以此要挟人鱼族每天都要供奉一百颗人鱼珍珠。

否则,就要制造兵器进攻亚特兰蒂斯。

人鱼族同意了,因为没有人鱼公主的话,他们就无法化为人形。

然而,贪婪是没有尽头的。

那些君王们到最后依然不满足,变本加厉,得寸进尺。

甚至,让人鱼族个月都要送一条活体人鱼上来,供他们取用珍珠。

有无数人鱼因此丢了性命,人鱼族岌岌可危!

然——

就是在这个时候,被关起来的人鱼公主做出了一件让人类和人鱼族都震惊的事情。

她自杀了。

并且以死立下了一道毒誓——

所有人鱼,都要被剥除掉泪腺,从此不能留一滴眼泪。

从那一刻开始,所有人鱼都不能流泪了。

而人族见到没有人鱼珍珠了,便也就对人鱼族失了兴趣。

但有一位君王并不甘心,他还是命人制造出了兵器,对亚特兰蒂斯发起了进攻。

倘若不是兵器到最后耗尽,再制作的话太过麻烦,恐怕人鱼一族会直接灭亡。

毕竟九族守护者,是一万年前才有的。

“这就是我要讲的故事了。”

一炷香燃尽之后,透过缭绕的烟雾,女祭司幽幽开口:“真是凄惨的故事,听起来让人有些悲伤。”

“故事毕竟只是故事。”卿云歌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声音沉了几分,“谢谢您的讲述,我们该走了。”

不管这个故事是真是假,都与她此行的目的无关。

她只需要找到流渊的尸体,助其复活。

卿云歌捏了捏白衣男子的掌心,点头示意。

容瑾淮颔首,表示了然。

两人起身,朝着神庙外走去。

女祭司望着他们的背影,叹息了一声,低低地说了几个字:“这,并不是故事啊。”

她双手合十站了起来,走到星海王后的雕像前,深深一拜。

背后是无风而动的幕帘,仿佛在诉说着久远的传言。

……

月朗星明,海风阵阵。

夜晚的雅格城十分的繁华,人流如织,车水马龙。

七彩的灯光交织在一起,仿佛一道通向天空的彩虹之桥,神圣而风华。

而此刻,卿云歌却没有享受雅格城内的夜生活。

她在一家名为“暮色”的赌坊里,和庄家对赌。

这家赌坊的门面很不起眼,但里面却大得惊人。

各个种族的智慧生命都有,赌局也花样十足。

有哭嚎声,有叫喊声,杂乱无比,可以称得上是群魔乱舞。

但这些在外面围着几张大桌子进行赌博的智慧生命,只是为了金钱晶石、天才地宝,亦或者是权力地位。

他们并不知道,这家赌坊的真实用处。

只有贵客,才能得到赌坊主人的邀请,进入到雅间之内。

一个雅间,只能一人进入。

因此,卿云歌和容瑾淮处于两间不同的门内。

相同的是,他们面前都有着一个庄家。

只有连赢庄家五局,才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