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生死赌斗!【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入亚特兰蒂斯!

并可以进入人鱼族的宝库,选取任何一样东西。

这座赌坊,也正是人鱼族建立的。

一方面为盈利,一方面来找寻奇人异士。

但,倘若得到进入雅间的资格后,却并没有连赢五场,就会受到惩处。

输一场,就要被剁掉一根手指。

若是连输五场,那么就要交出自己的性命。

期间,赢家不说暂停,赌局就要永远的进行下去。

卿云歌和庄家坐在长型木桌的一左一右,而旁边立着一位侍从,负责开局。

“这位姑娘,不知道你想要玩什么赌法?”庄家的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看向红裙少女的目光就如同看着一个将死之人。

带了一丝怜悯,有含了几分不屑。

“我是来随便玩玩的。”卿云歌双手交握,目光游离,似是漫不经心,“你是庄家,难道不应该你来定吗?”

闻言,庄家和侍从都愣住了,他们的眼神也不禁古怪了起来。

心里都不约而同地想——这姑娘脑子没坏掉吧?

庄家在这里已经当职几百年,也见过不少智慧生命了。

而凡是进入到雅间之内的智慧生命,都会选择自己擅长的赌法。

他们甚至恨不得自己连赌局的规则也能一起制定,为的就是能增大自己的赢面。

因为就算运气再好,也不可能连赢五局。

并且,这里的庄家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

他们会通过言语、动作加大赌客的紧张程度,让赌客的失败率提高。

可以说,自从暮色赌坊建立以来,真正能进入亚特兰蒂斯的,一个巴掌绝对数的过来。

更多的赌客都变成了亡魂,葬身海底。

“姑娘真是个有趣的人。”庄家愣过之后,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笑笑,“我佩服姑娘的淡然,就挑一个简单的赌法吧。”

卿云歌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打着,双眸没有丝毫的波动。

她轻抬下巴,示意可以开始了。

侍从不禁多看了一眼红裙少女,心里嘀咕,还真是来了个不怕死的人。

“那姑娘就听好了。”庄家开口,“这种赌法很简单,雅格城的所有居民都会玩。”

卿云歌依旧淡然自若,从容不迫。

她端坐在那里,仿佛高高在上的女王俯视着她的臣民。

在红裙少女那锐利视线的注视之下,庄家竟然有种如做针灸的感觉,一时间不由冷汗涔涔。

他喉咙滚动了一下,才开口:“姑娘和我都会有五枚棋子,这五枚棋子分别代表着——”

侍从在这个时候适时地将两个盒子摆在了卿云歌和庄家的面前,并小心翼翼地打开。

卿云歌垂眸,看着盒子中的圆形棋子。

棋子做工精良,材料应该来自于星辰海洋之中的某种金属。

光滑如玉,轻若羽翼。

“人鱼、神龙、鲨鱼、虾米、水草。”

卿云歌将五枚棋子翻过来看了一遍之后,发现他们的背后正雕刻了这几样生物。

庄家接着说:“而这五枚棋子,也有着等级之分,人鱼最大,神龙次之……最小的是水草。”

“但水草可以打败人鱼。”

“所以我为姑娘挑选的赌法的规则是,我们将这五枚棋子都扣在桌子上,然后侍从喊开始的时候,一同揭开。”

“如果姑娘和我的棋子一样,就为平局,接着开下一轮。”庄家举起一枚棋子示意,“直到分出胜负。”

“啪——”的一声,棋子落了下来,仿佛死亡的开端。

“唔……有趣的游戏。”卿云歌翘着二郎腿,神态悠闲,“我大概明白了,那就开始吧。”

庄家这回淡定了,他已经认为红裙少女是一个有勇无谋的人了。

这个赌法说来简单,但赌起来却很难。

运气占一部分,更多的要看对赌之人的判断以及谋算。

庄家抬头看了一眼侍从,侍从会意。

卿云歌将棋子全部拿出来之后,随手把玩着。

也没有怎么洗牌,就直接扣在了桌子上。

看到这一幕,庄家和侍从都在内心嗤笑了一声,轻蔑之意更甚了。

看来这个赌客,很快就能解决掉。

庄家将棋子扣好之后,还专门提醒了一句:“姑娘,我们对赌的时候,可不能作弊啊。”

当然,他也不怕这个人类出老千。

敢在暮色赌坊作弊的智慧生命,会被处以极刑,连轮回的机会都不会有!

卿云歌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她眉目淡淡,只说了四个字:“我还有事。”

庄家瞬间就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空气上,憋气不已,但又不敢表现出来。

他只希望一会儿,能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遭到惨烈的教训。

这么美的一张脸,拔下来做成蜡像也是不错的。

见到庄家脸色阴沉,侍从很有眼色地开口了:“赌局现在开始——”

声音落地,卿云歌打了个哈欠,然后和庄家一起将第一枚棋子翻了过来。

人鱼对人鱼。

平局。

“姑娘一上来就用最大的棋子,想必是胜券在握?”庄家神色镇定,意有所指,“倘若我这一次出的是水草,姑娘可就要输了。”

听到这番话,卿云歌终于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她凉凉地看了庄家一眼,淡声:“你们鱼人是不是多长了一张嘴巴,话这么多?”

话音落地,庄家的脸瞬间铁青:“姑娘如此侮辱我,是否太过无礼了?”

“嗯?”卿云歌似乎很莫名其妙,“我只是在问你,你怎么能说我侮辱你?”

庄家一噎,无语了。

“来吧,开第二个。”卿云歌耸了耸肩,“速战速决。”

于是,第二枚棋子也被翻了过来。

这一次又是平局——神龙对神龙。

庄家的神色稍稍凝重了几分,但依旧不认为红裙少女能赢。

第三枚棋子翻开后,仍然是平局。

这个时候,庄家的额头上滚下来了一滴冷汗。

他的手放在第四枚棋子上,迟迟不敢开启。

卿云歌挑了挑眉:“庄家难道认为你会输?我可是第一次玩这种游戏。”

“姑娘说笑了。”庄家咬牙,终于翻了开来,是水草。

而在看到对面的棋子时,脸色瞬间惨白。

卿云歌的第四枚棋子,是虾米,刚刚好克制了庄家的水草。

“承让。”她勾了勾唇,将棋子在空中抛了抛,“下一局。”

她的确是第一次接触这种赌局,但不代表她不会玩。

庄家太过自信,以为第一次翻棋就能赢她,所以才直接上了最大的棋子。

不过下一局,庄家已经有所防范,她就不能这么玩了。

“姑娘运气真好。”庄家只是认为卿云歌运气好,并不知道自己其实被算计了。

他眼睛沉了沉,仔细思量了一番,才将棋子摆好。

卿云歌依旧是漫不经心地样子,棋子也是随便一摆。

瞧见红裙少女眼中那种不在意的目光,庄家确定,这个人类的确不会玩。

依靠运气能赢两三把,但五把绝对不可能。

庄家松了一口气,抱着这样的心态接着开始对赌。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他直接一连输了四局!

一旁观摩的侍从也惊呆了,在暮色赌坊那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赌客如此轻松地连赢四盘,而且看起来什么技巧也无。

真的只是凭运气?

“速度还是慢了。”卿云歌却并不满意,她一只手撑着下巴,“这是最后一局了。”

庄家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他足足用了一分钟才摆好了棋子,身子在发抖。

侍从也咽了一口吐沫。

卿云歌手指轻点桌面,另一只手盖住了第一枚棋子。

她目光淡淡:“翻吧。”

庄家豁出去了,猛地将棋子翻了过来。

棋面为人鱼!

他猛地抬头看着红裙少女,眼神凶恶:“我不信你这把还能赢!”

“是么?”卿云歌轻轻地笑了笑,然后将手指移开。

那棋子是……

庄家一看,大叫出声:“你怎么可能第一个就出水草?!”

水草可是最小的棋子啊!

第一个就出的话,输得可能性极大,正常人都不会先出水草才对。

“因为——”卿云歌弯唇一笑,眼神漠然,“我知道你第一个要出人鱼呢。”

通过观察人的面部表情,来达到揣摩人心的目的。

也许庄家已经掩饰的很好了,可眼睛还是出卖了他。

听到这句话,庄家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他哆嗦着嘴唇,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良久,瘫在了座椅上。

而这所雅间中所发生的事情,全部都被收入了另外几个人的眼中。

其中一个女子目光灼热地看着水镜中的红裙少女,红唇轻启,说了一句让她身旁人都震惊的话。

------题外话------

咳咳游戏随便编的,肯定有bug,这点小事不要在意昂~

最近几天要加快情节进度了,每章都有伏笔!

我发誓我一直在填坑呢!

爆更在这个周末(~ ̄▽ ̄)~

爱你们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