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原来你俩才是真爱!【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莱茵之畔。”容瑾淮说,“这里可以说是人鱼族的禁地。”

“禁地?”卿云歌略略思索了片刻,“只是对人鱼族来讲的么?”

“不错。”容瑾淮颔首,“其他水族倒是没有把莱茵之畔当成禁地,但也不会去那里。”

他曾经去过莱茵之畔,查看过一番,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也许那里只对人鱼族有危险,但是凡事都有一个万一。

不必要去的地方,还是不要去的好。

“我明白了。”卿云歌点了点头,心中却隐隐有一个想法——

蓝色剑魂,肯定要么在深海归墟,要么在莱茵之畔。

本来在她猜出红衣男子就是神凤的时候,还想着问他为什么把凤璃剑的剑魂弄到一堆危险的地方去。

结果,凤璃剑根本不是神凤造的。

也不知道是那个神经病铸造的,回头要是让她找到了,一定要狠狠地揍一顿。

“那你去神龙族吧。”卿云歌很是理解,“我随便在城里找个客栈住下。”

“夫人真是好生养。”听到这句话,容瑾淮忽然叹了一口气,“一个客栈就够了。”

“哈?”卿云歌摸不着头脑。

难不成她一个人,还要两家客栈?

“既然都来了亚特兰蒂斯了,当然是要去水族做客的。”容瑾淮屈指弹了一下她的眉心,“走吧,我送你去人鱼族。”

“哦对,我想起来一件事儿。”提到人鱼族,卿云歌发现自己把某位公主给忘了,“我貌似吧爱家族的公主给烧了,他们恐怕不会欢迎我们。”

人鱼族并不好客,对人类更是深恶至极。

虽然吧,她其实是个半人半凤凰。

“爱家族?”闻言,容瑾淮的眸色一深,“他们把你怎么了?”

他知道自家夫人不喜欢惹事,如果她出手了,那么定然是旁人惹她了。

“几条鱼能把我怎么样。”卿云歌耸了耸肩,“遗憾的是我没带调料,要不然还可以烤几条鱼给你吃。”

“会有机会的。”容瑾淮笑笑,瞳中却浮起了点点寒冰,是杀意的象征,“夫人烤鱼的手艺的确很好,我还想尝尝。”

此刻,爱家族并不知道,无形之中,他们得罪了一位九族都惹不起的人。

等到事后懊悔的时候,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那是。”卿云歌挑了挑眉,“虽然在厨艺上我没有半点天赋,但是烤鱼我还是很有自信的。”

前世的时候,她不会做饭,但嘴巴又挑,所以常常宁愿输葡萄糖来维持体能。

但后来有一次去热带雨林出任务,恰巧碰到了那里的原著居民,然后她就学会了烤鱼。

能烤鱼之后,其他肉类也会上一两手。

卿云歌忽然有些忧伤。

要不是因为她贪嘴去抓雪狼,也不至于遇上雪崩。

“卿卿不用会厨艺。”容瑾淮眸色浅浅,犹如霞光,“我会就够了。”

“唔……有时间给我做饭吃?”卿云歌趁机摸了把他的脸,调戏了一番。

“等我回来就给你做。”他微微笑答,“不过卿卿你不必担心,我们去的不是爱家族,而是奈家族。”

……

奈家族领地。

长廊两边,有着手持长矛,穿着半身盔甲的人鱼骑士。

他们在看到蓝发男子后,齐齐恭敬地行礼。

“殿下,您回来了。”

沧止淡淡颔首,没有丝毫的停顿,便走进了大殿。

大殿中早有两个人影在那里等待,殿顶悬挂着的琉璃灯盏在玉石地面上映出七彩的光辉。

“好久不见。”沧止将外衣脱下来交给人鱼侍从后,走上前去。

他伸出双臂,和其中一个人拥抱。

一触即分。

沧止将白衣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眼,眸中染上了极淡的笑意:“你还是老样子。”

说不嫉妒诺兰,那是假的。

但是这个人,他也十分佩服。

倘若把他放在诺兰的处境之下,他能不能撑到现在,都是个问题。

至于璃儿的死亡……

沧止不得不承认,他因此恨了容瑾淮几十年。

恨其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凤青璃,怒其为什么没有再小心一点。

若是如此,璃儿很有可能就不会死!

但后来,沧止也明白了,有些事情真的是天注定的,无论你多强大,多厉害,都无法改变事情既定的结果。

生命有情,天道无情。

无情总是占了上风。

这世上唯一斗不过的,是命运。

这是凤青璃死亡之后,沧止第一次见到容瑾淮。

一千五百年,有些事情应该要放下了。

他们都必须要承认,凤青璃死了,死得连神魂都没有留下。

“你也一样。”容瑾淮拍了拍沧止的肩膀,微微一笑,“我还以为你会变老。”

“你不老,我不敢老。”沧止难得开起了玩笑,“要不然我就更比不过你了。”

“兄弟之间,不谈比较。”容瑾淮的眸光顿了顿,大约知晓沧止话里的深层意思。

他眸中掠过一抹复杂之色,带着淡淡的叹息。

“说的有理。”沧止认同地点了点头,“所以兄弟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他微勾唇角:“我可记得,你是个大忙人,谁都找不到你。”

沧止也是今天早上才接到传讯的,彼时他也是刚回到亚特兰蒂斯不久,为此深感意外。

他曾听说,在璃儿死亡之后,容瑾淮就消失了。

而那时他亦沉浸在悲痛和对容瑾淮的恨之中,也没有主动联系过。

不久前,沧止才听说容瑾淮出现在了梅尔州上,但至于是什么事,他就不得而知了。

“所以我主动来找你了。”容瑾淮挑了挑眉,“怎么,不欢迎?”

“自然是欢迎的。”沧止耸了耸肩,“你可是大腕,让我这小地方蓬荜生辉啊。”

话罢,两人对视,又是一笑。

他们对话的口吻轻松而熟稔,看起来感情很好的样子。

不过,沧止和容瑾淮的情谊的确很深。

早在与凤青璃相逢之间,两人就认识了。

纵然几千年来经历了太多无法把控的事情,那种早已根深的兄弟情谊是不会因为其他而改变的。

“不说笑了。”容瑾淮极轻地摇了摇头,“我此番来这里,也是神龙族请我。”

“神龙族?”闻言,沧止皱了皱眉,“他们请你做什么?”

“深海归墟发生了异样。”容瑾淮言简意赅,“请我去瞧一瞧。”

“到挺会甩手做掌柜。”沧止凉凉地看着他,“看来你不是来专门看我的,那你来我们人鱼族做什么。”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容瑾淮微微无奈,他揉了揉眉心,“我来找你是让你安排食宿。”

“我记得你不喜欢吃我们人鱼族的事物。”

“不是我。”

“那是……”沧止的声音顿了一下。

他这才注意到,白衣男子身边还跟了一个人。

沧止微微眯起眼,略冷略寒的目光落在红裙少女身上的时候,神色一变。

“是你?!”他的声音骤然沉了下来,“你竟然是一个女的?”

卿云歌眼角一抽。

在看到蓝发男子的第一眼,她就知道要坏事,果不其然,被看出来了。

当然,要是看不出来才是沧止眼瞎。

这也太凑巧了吧!

这个上次坑她的人,居然会是奈家族的王子殿下?

还和容瑾淮关系那么好?

“我也没说我是个男的啊。”卿云歌觉得是自己占理,她扒着身边人的衣服,瞅了一眼沧止,“你男女不分怪我咯?”

她还跟容瑾淮说过她在伯爵夫人府中,碰见了一个坑她的人。

两人估计都没有想到,这个人是沧止。

巧了。

“你说的人是她?”沧止眉头皱得更深了,冰冷的眸中燃起了怒意,“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怎么能在璃儿死后,这么快就看上了别的女子?

这个想法一出,沧止心中对红裙少女的一丝异样也无存了。

眼神也变得更加冰寒,仿佛结了冰的泉水,冷意深深。

没有人可以和璃儿相提并论!

“我一直很清楚。”容瑾淮知道沧止的意思,他淡淡,“所以我这一次,还带给你了一个好消息。”

闻言,沧止稍稍地怔了一下。

什么消息对他会是好的?

下一秒,白衣男子的话让他脸色一变。

------题外话------

云歌:今天的事情,让我发现,同性才是真爱。

沧止and容瑾淮:……

云歌:我走了,祝你们99。

容瑾淮:你干的好事。

沧止:怪我咯?

——

码字到昏厥_(:з」∠)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